<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94章 猫坐棺头
    董大妮听话的点点头,走过去抱起苗谷,说是熬好了米粥,要抱着小丫头去吃饭。她喊我一道吃的,但我哪有这心思?背着桃木剑和皮包,摆摆手就出了‘门’。

    哭声传来的方向可不就是崔大娘家所在的位置吗?出了院子,哭声更大了,惊天动地一般!

    崔大娘死亡我丝毫不觉意外,因为,这厮是祸害蓝衣‘女’的罪魁祸首之一,找她报仇天经地义,但是,我没想到蓝袍子‘女’鬼的手段这样极端,杀人就是了,何必分尸?非要‘弄’得和几十年前一模一样吗,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我有点儿不悦,有仇报仇是可以的,手段这样残忍我就不喜欢了。

    “得了,去看看吧,到底是怎样的不忍目睹法儿?”

    不紧不慢的赶到崔大娘家,远远就见村长和苗老正在说着什么,他们旁边就是‘阴’沉着脸来回走动的左先生,而崔大娘家的一众老小都在‘门’外哭着呢,属几个孝子的哭声最大,几个媳‘妇’一边哭一边安慰丈夫,几个小娃娃跟着哭。

    “小方,你来了。”

    苗老抬头看见我,就招呼我过去。

    急忙加快脚步走过去,村长也和我打了声招呼,左先生可能是被鬼怪所为气到了,咬牙切齿在那赌咒发誓,一定要将‘女’鬼打的魂飞魄散,没搭理我。

    我自然不会过去触霉头,和苗老说一声,村长也同意了,我就举步走过去,对守着‘门’口几个壮汉点头示意,他们看眼村长,村长点点头,这几位就让开了路,我推开院‘门’走入院子。

    即便心理有准备,看到院子中的惨况,也是眉头直跳哇!

    崔大娘的脑袋滚落在院子墙角部位,很明显是被利器一下子砍下来的,锋利又恐怖的利器,我却莫名的想到了‘女’鬼的指甲,那东西要是变长了,就当成利器使用,而且,绝对够锋利。

    地上都是血,崔大娘的身躯被切成了十几块!

    我蹲下仔细的打量一番,眼瞳缩紧。

    没错,切割的部位和蓝袍子‘女’人死被分尸的下刀位置一模一样。

    我亲手将那具尸体缝上,自然了解伤口的准确位置,只看这现场,应该就是‘女’鬼复仇造成的惨况,连切割部位都是一样的,但眼前却闪现三十三年前,‘女’人抬头和我说话的场面。

    虽然只说了不多的几句,但我感觉此‘女’是心怀慈悲的人,而且,蓝袍子‘女’鬼苏醒过来之后,并没有丧失理智,还知道引我的魂魄出窍,去观看一番数十年前的惨案。

    这样心思缜密且怀有慈悲心的‘女’人,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举动吗?我总感觉这个行为和蓝袍子‘女’鬼不符,但目前只说现场,应该就是‘女’鬼做的,别人,谁知道切割的准确位置呢?

    再度观察几圈,眉头蹙紧,院子中的‘阴’气不多,无法判断是不是‘女’鬼遗留的。

    用手绢捂住口鼻,我退出院子。

    大院子发生了这样恐怖的事儿,以后,崔大娘家就成了凶宅,谁敢入住?

    我看看刚止住泪的孝子们,心头很是沉重,这一刻,不知道自己帮着‘女’鬼的立场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了?按结果来看,‘女’鬼的复仇让崔大娘的孩子们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这属于无妄之灾了,实在是有点冤!

    好在,这些人平时的积攒不少,重新购房置地的应该不是问题。想到这,心底才松快一些。

    我看向村长凝重的问:“受害者只有崔大娘一人是吧?”

    村长是个光头的大胖子,跟我也很熟,闻言就点点头,轻声说:“事发的时候,他们一家都在睡大觉,幸亏只是针对一人的,要是针对他家所有人,那就惨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听到这么个话,我才松了口气,就是担心蓝袍子‘女’鬼胡‘乱’杀人,好在,没有出现这种状况,值得欣慰。

    左先生已经给出结论,就是那只蓝袍子‘女’鬼做的。

    这话让崔大娘的几个儿子气愤填膺,纷纷吼叫着让左先生灭了‘女’鬼,给他们的老娘报仇。

    左先生却挥了挥袖子,说:“这个先不急,急的是,人遭遇横祸惨死,必须马上入殓,而且,这是鬼害死的,所以,不能白天下葬,要在午夜零点下葬,借着午夜的‘阴’气镇住尸体的‘阴’气,不然,容易发生异变,如,崔大娘的魂儿不等头七就回来‘闹腾’之类的,那就更不好收拾了。”

    听他这样说,崔大娘的几个儿子都被吓坏了,崔大娘惨死已经够可以的了,要是她的魂儿还回来闹腾,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所以,他们立马同意了左先生的提议,这村子也没用有个王法,按理说,发生这样诡异的惨案,应该报案处理,等有关人员前来调查才是,现场更是一动不能动,要等相关之人取证结束之后再收拾。

    但黑凤村几乎与世隔绝,村中说话算数的就是村长和苗老,现在,还得加上个左先生,所以,崔大娘的儿子们根本都没有别的想法,就入内收敛老娘的尸骨去了。

    农村的老年人都有提前给自身打造寿材的习惯,崔大娘也不例外,她的棺材一直存放在后院子中,此时就被抬了来,儿子们忍着悲痛,将老太太的尸块都捡起来,放置到棺木之中。

    这地方也没有专‘门’缝合尸首的入殓师,也就这么凑合着了。

    左先生示意他们将棺材盖直接钉死,然后,掏出五六张红符,在棺材的上下左右一顿贴啊,示意孝子们将棺木抬到西边存放着,等到晚上零点,就要下葬。

    虽然我的记忆不完整,但也隐隐感觉半夜下葬实是奇异,但左先生说是利用‘阴’气以毒攻能防止崔大娘的鬼魂闹腾,大家伙也都相信了这番说辞,所以,即便我的心头很是困‘惑’,也只能听之任之。

    “中午我就去灭了那‘女’鬼!从太阳那里借来三昧真火,直接将‘女’鬼烧成飞灰!”左先生向着孝子们打包票,我看见崔大娘的几个儿子又再给左先生塞钱。

    不少村民围在远处指指点点的,村长走过去一顿喊,村民们纷纷作鸟兽散,在这一亩三分地儿中,村长就是土霸王,说话特好使的那个。

    我正和苗老说话呢,忽然感觉异样,抬头去看,不由吃惊,只见本是太阳高挂的大晴天,却变的漫天乌云了,黑沉沉的,还起了风,一副风雨将至的感觉。

    “这……?”

    左先生抬头看天,面上都是惊愕,一直在跟崔大娘的儿子们说着利用太阳烧死‘女’鬼的话呢,这一转眼,大晴天就变成大‘阴’天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是狂风大雨了,这种天气,还利用个‘毛’的太阳烧鬼?一点儿阳光都没有啊!

    崔大娘家几个儿子一道指着老天大骂,说什么老天不开眼,如此护着‘女’鬼为哪般之类的胡话。

    左先生发火了,叱喝:“不得对上天不敬!”

    几个鲁莽的汉子才闭上嘴巴,但一个个都是满脸的怨气,显然,崔大娘的死,打击的几名孝子快要失控了,满心的怒火不知如何发出来?

    “喵!”

    一声尖锐的猫叫猛然传来,一众人等都惊愕的扭头去看,入眼所见的场面,让我们同时身躯一震。

    不知何时,装殓崔大娘尸体的棺材上,多出了一只猫,它就在棺材头那个位置蹲坐着,浑身漆黑,一双诡异的猫眼中有着碧绿的竖瞳,正‘阴’森的盯着我们,并发出尖锐的猫叫声,‘露’出尖锐的牙。

    “猫坐棺头,大凶!”

    莫名的,心底浮现出这么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