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92章 神游红旗袍
    尸体缝合好了,这次,应该能够成功招魂了。。。

    这样想着,站起身来,持着桃木剑,围着她就要踏罡步斗,但下一刻,我猛地停住了。

    砰砰砰……。

    耳朵里忽然传来诡异的动静,听着像是有人在一步步的走路……,声音不算太大,但足够惊到我了,这可是苗老家后园的菜地,还半夜三更的,为何会有这样的声响?

    脖子僵硬的缓缓扭着头,向着东边的围墙去看,声音就是从那个位置传来的,下一刻,眼瞳猛然缩紧!

    反应特别的快,立马将地上躺着的尸首抱起来,然后,急急的向后退,莫名的,我浑身发紧,然后,心底升起了极大的惊兆,意识到必须要隐藏好,不要让突然出现的东西发现,不然,后果堪忧。

    根本就没有多想什么,体内有一股气流自动运行起来,将我的生人气息覆盖住,同时,遮挡住灵魂,不管是生人还是鬼怪,不注意的话,很容易将我忽略过去。

    抱紧了尸体,避免死气释放出去。

    墙壁那里走出了十几名持着长矛、身穿战铠的‘阴’兵,他们迈着正步,一下下的向前行走,任何阳世的物质似乎都是不存在的,他们从墙壁中穿透过来。

    “过路‘阴’兵,万万不可招惹。”

    这是我心底浮现的念头,抱紧尸体,紧张的不敢发出一点儿动静。

    更多的‘阴’兵从那面墙壁中穿透过来,默默的数着,这一会子功夫,从我面前迈着正步走过去的‘阴’兵已经有九十九名了,这是做什么?

    看着‘阴’兵们去往的方向,正是西方,那里,就是赫赫有名的邙山鬼蜮,难道,‘阴’兵正在往回赶路,只是从此地经过?若是如此,那真就不用太紧张了,过路的‘阴’兵咱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这样想着,心倒是沉稳了不少,就感觉怀中抱着的那东西,头颅搭在肩膀上,不由的心头一阵发寒。

    我可没有抱着‘女’人尸体的嗜好啊,是被迫的。

    此时还不敢有任何的异常,以免被过路‘阴’兵发现,要是他们知道我能看见‘阴’兵经过的场景,指不定如何收拾我呢。

    回忆起了自己有‘阴’阳眼不假,但我觉着,‘阴’阳眼时灵时不灵的,好在,现在可以看到这些‘阴’兵,不然,直接和‘阴’兵冲撞上,自身还处于‘招魂、施法’的时刻,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先前进来的‘阴’兵已经从西边的墙壁穿透出去了,更多的‘阴’兵从我的面前经过,‘阴’风阵阵,周围的空气都变的如同深冬一般寒冷,我拼命控制才没有牙齿打颤。

    这么多的‘阴’兵,不用多了,三五只的对着我投掷长矛,我就得死翘翘,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狰狞,浑身上下戾气缠绕,绝对不是好路数。

    我刚想到这儿,眼瞳猛然放大,紧跟着一缩!

    东面院墙出现了奇异的景象,偏偏我对这个景象升起了熟悉感。

    一匹浑身披着战铠的高大骨马,从墙壁中穿透、走来。

    大蹄子啪嗒一声落地,骨马旁边跟着显现一个身材高大、持着白骨剑的鬼怪,这只鬼怪身穿战铠,戴着头盔,看不清面容,但看到这厮的一霎,我就感觉浑身的毫‘毛’都在尖叫着‘危险’。

    同时,还有很重的熟悉感传来,似乎,和这恐怖到难以形容的鬼怪有着恩怨纠缠,这种感觉让人心惊,但下一刻,更让我吃惊的事儿发生了!

    只见骨马整个‘浪’的从墙壁中穿透出来,高大的马身上,却有个身穿大红旗袍的美丽‘妇’人盘坐着,坐的稳如磐石。

    那只鬼怪牵着缰绳,竟然只是一个开道的?或者说,这么多的‘阴’兵,都是开道的!就是为了这个大红旗袍美丽‘妇’人摆出的排场?

    看到‘妇’人的一霎,我的眼前闪过‘乱’七八糟的记忆碎片……,无法拼凑,但是,心头升起一个词,师娘!

    震惊的无以复加!我的师娘是这个身穿大红旗袍的‘阴’‘女’吗?不对吧,为何心底没有任何亲切的感觉,相反,惊悚感比先前看到骨马和鬼怪大高手时还要强烈呢?

    因着这种不妙的感觉,我死死的缩在那里,下意识的抱紧尸体,不敢迎着红旗袍‘妇’人的眼睛看,深恐被她发觉到,那就不妙了,只能低着头,看着一双双‘阴’兵的脚,从面前的菜园中走过去。

    它们都不是人,即便行军路过,也不会遗留任何痕迹。

    我不停的计数,共有‘阴’兵三百六十六名,很明显,是那个牵骨马的鬼怪在指挥,只是为了给盘坐马上的师娘摆排场。

    “师娘?她真的是我的师娘吗?为何出现在这里?看样子是要向着邙山鬼蜮进发,这其中……?”

    我满心的疑问,直觉感到,这是非常重要的状况,应该跟上去一探究竟。至于给这具尸首招魂的事儿?回来再说吧,不过,不能将尸首放置此地,万一吓到苗谷她们呢?

    将尸体背起,用绳子捆绑住。

    背着一具尸体,我也并不感到沉重,将桃木剑归鞘,攀爬过西边的围墙,仗着‘阴’阳眼的夜视能力,远远的跟在迈着正步行走的‘阴’兵队伍之后。

    不一会儿,就追到了‘阴’兵的中段,在那个美丽‘妇’人身旁七米的位置跟随着,这个位置应该是极限了,继续接近,会被发觉的,这是心底自动出现的判断,我当然不敢过于接近。

    忽然记起一种增强耳力的小法术,急忙施法,然后,注意力集中到骨马背上的‘女’人身上,果然听到了动静,她正小声的和牵着骨马行走的鬼怪首领说话。

    “剑胆,本座神游,只能在外一天的时间,就要回归躯壳了,距离彻底融合只有数月了,不能频繁外出。不过,邙山鬼王们负伤,那是因为本座的邀请,本座就必须帮着他们疗伤,不然,以后可就不好合作了。”

    “唉,千算万算,和小庵一起绞尽脑汁,利用方钢那个不孝的东西布局,还暗中联络好了诸多邪道宗‘门’,本想将正道打击的一蹶不振,不想,还是被方钢从‘阴’司借来‘阴’兵坏了本座大事。”

    “稻‘花’的这个得意‘门’徒难缠的很啊,本座早就预防他会从‘阴’司借兵,所以,神游下地府,启动隐藏多年的力量,让噬魂沼泽的异妖王们‘乱’起来……,还想尽办法,帮着它们打开十八层地狱……。”

    “本以为足以牵制住‘阴’司地府了,不想,方钢竟然鼓动的‘阴’魂宫殿的‘蒙’彩生了反叛之心……,本座辛苦布局那么多年,就被这一手打‘乱’了,正邪双方目前只是持平,真不甘心啊……。”

    我听着‘女’人的话,心头升起天大的‘波’澜。

    “这就是我的师娘吗?她是何身份,能厉害到在地府中催生叛‘乱’?不可思议!师娘屡屡提及方钢,方钢……?我就姓方啊!”

    我震惊的伫立当场,眨着眼,努力的回想。

    “难道,师娘口中所言的方钢就是我?我竟然能鼓动的劳什子的‘阴’魂宫殿的‘蒙’彩叛‘乱’?这都是什么啊……?

    脑中‘乱’‘乱’的,我无法确定自己真的就是方钢,也许,只是姓氏相同吧?

    这样想着,脑中安静下来。

    “不能确定,就不可随意带入,师娘所言的,可能是其他的姓方的人。”我这样给自己解释。

    被师娘喊为‘剑胆’的鬼怪沉声的回应:“主子,虽然方钢使手段破坏了我们的计划,害的我方损兵折将的,但他本身也别想好了,被地藏王菩萨的大手印击中,不死也残,我想,没准是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