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89章 葬阴掘 上
    驱邪过程持续了十五分钟左右,要不是红符定住了崔大娘,我觉着她早就砸在地上拼命的翻滚了,此时她承受的痛苦,堪比千刀万剐,身体不受控了,但潜意识里却是清楚的,所以,痛苦实打实的落在她身上。。。

    看着她这样疼痛,我心底却浮现出了快意,想起那个被崔大娘她们砸死的‘女’人,还觉着她受苦太轻了呢。

    彭!

    崔大娘直直的砸在地上,昏厥过去,她面上的红符变成了飞灰。

    左先生大口的喘着气,向后退了好几步。

    崔大娘大儿子急忙过去扶住,左先生掏出手帕擦着额头的汗,轻声说:“没事了,已经驱逐了邪气,好厉害的邪气,以我的功力,竟然需要十五分钟才能驱逐,这只‘女’鬼的危害程度真高,不好对付啊。”

    “大师快请坐,喝杯茶。”崔大娘大儿子赶忙扶着虚弱的左先生落座,端上茶盏,还送上一个鼓鼓的大红包。

    我看空见左先生熟稔的用手指掐了一下红包,一眨眼,红包就不见了,收取的速度赶上玩儿魔术的了,看的我一愣一愣的。

    “将她抬到屋内吧,一小时后就会醒来,炖点‘鸡’汤什么的补补元气,这样的折腾一通,阳寿损失不少。”左先生摇摇头吩咐一声。

    “啊?”

    崔大娘几个儿子都愣了,没想到驱邪之后还是损失了阳寿,几个孝子就要说什么,看样子,是想求左先生做法帮着母亲延寿。

    “不要说了,命由天定,我无能为力,抱歉,看她此时的面相,只有半年好活了,你们不要告诉她,让她开心的过完这段最后的时光吧。”

    左先生挥手拦住他们的话头,凝重的说了一句。几个汉子身形一晃,都红了眼睛,但也都明白,事已至此,只能如此了,道谢之后,将崔大娘搬进屋子之中。

    苗老带着我走过去,先和左先生客气一番。

    村长走来,说是今夜在村长家开席,请左先生留宿村长家。

    我们都知这厮怕死,这是想要留个守护神的意思,苗老自然不会提出反对意见的,晚上的席面他也是要参加的。

    左先生随着村长离去之前,拍拍我的肩膀说了声‘有发展’,就哈哈笑着,在苗老和村长等一众村里‘大人物’的陪伴下去吃席面,至于蓝袍子‘女’鬼的事儿?得等到明天中午才能去做法灭鬼。

    晚宴我没参加,编造个理由说是走失的魂魄回归,身子虚,大家都照顾我,都让我回去休息。

    回到苗老家,董大妮和苗谷就缠上来,我只能添油加醋的将驱邪之事‘讲述一番,直到两个姑娘都心满意足了,才停住话头。

    我对自己魂魄走失的事儿很是费解,就此询问了她俩,只说是大半夜的看到我‘乱’走一通,谁喊我,我都不理会……。

    我有些懵,看来,这还真是邪‘门’的事儿呢,自己根不知道何时走失的魂魄……?算了,也许是我在后厨遇到‘女’鬼之后,就被打上什么标记,引得我后半夜魂魄出窍了,她就是要让我去看看三十多年前发生的事儿……。

    给自己找到这个理由,就不再多想。董大妮母‘女’、大狼狗青山还在这里居住着,暂时不可搬回去。

    晚饭自给自足,大家一道用过后,早早地回屋休息,我哄着苗谷睡着,发现小姑娘握着那枚摄魂铃,看样子她很喜欢这东西,我就比较放心了。

    蓝袍子‘女’鬼害人是分目标的,和当年之事无关的,她不会找上,所以,苗谷和董家娘俩应该是很安全的。

    我晚饭时试着询问了一下,果然,董大妮的父亲名为董虎,而她的爷爷死的很早,具体缘由不详。

    我苦笑一番,好嘛,董大妮的爷爷,就是那个对着蓝袍‘女’‘射’箭的中年汉子,竟然是被我‘阴’魂出窍时使用桃木剑砸死的……,这真是一笔糊涂账!

    看来,人与人的相遇多少都带着点因果的关系,可是,这是现在影响过去,还是过去影响了现在呢?我‘弄’不清了……。

    晚上二十点多了,苗谷发出很大的呼吸声,小孩子睡的就是香甜。

    我给她盖好被子,背着皮包和桃木剑走出房‘门’,对守在院中的青山打了个‘嘘’的手势,青山摇摇尾巴,没有发出一点动静。

    示意青山看家护院,就打开院‘门’溜了出去,左右看一看,土路上没有人,大家伙都不敢在夜间走动了,这是左先生嘱咐过的。

    他给每一家都送去了几张保平安的符箓,贴在屋子的四面八方,听他的意思,只要不随意的走出平安符保护的范围,一般不会被那只厉害的‘女’鬼撞上。

    所以,不过是晚上二十点,村路上已经没有人出没了,除了我。

    我当然知道,左先生的方式治标不治本,‘女’鬼锁定的,都是如同崔大娘一般参与了当年迫害事件的人,其他的无关人员,‘女’鬼不会纠缠的,她要是是非不分,我还真就难做了,毕竟,不能看着无辜的村民受祸害不是?

    此时倒是正好,‘女’鬼恩怨分明,这让我欣慰,今夜,没有机会捕捉左先生,不妨先去找寻到‘女’鬼的尸骸,免得明天左先生找寻出来之后施法引来‘女’鬼予以灭杀。

    这是我白天就想好的事儿,自然要付诸行动。

    天空漆黑,天幕昏暗,都是乌云,看样子,指不定后半夜会有大雨,除了各家各户的灯火,别的位置特别的黑暗,但我看过去,却可以看出去老远,即便黑暗,也能看到周围的环境。

    这双眼睛愈发的神奇了,我也没有时间多想,避开容易出现人的位置,一直走到那天看到‘女’人头的稻田里,按照记忆中的方位一路找过去……。

    十几分钟后,我在稻田里直直的盯着一个位子发愣。

    清楚记着,‘女’人头就是躺在这个位置的泥水之中,然后,又看到了蓝袍子‘女’人,但问题是,这位置空空如也的,根本就没有‘女’人头,难道,是谁在我之前将此物收走了?不对,只是对苗老说过具体的位置,他没有理由将人头收走,那么……。

    我回忆数十年前的那件事,想起当时自己将‘女’人头抛掷在水沟中,然后,因着抵挡葫芦法器的攻击,周边土层被掀飞,盖住了‘女’人头的场景。

    “难道,那天我和青山看见的都是虚幻的影像,是‘女’鬼故意让我看见的?明白了,‘女’人头还在地下埋着呢……。”

    想到这里,我忙将背包打开,找出一个折叠的金属物件,咔咔咔几下子,就将此物打开,一把折叠铲出现在手中,同时,一个留着平头的男人出现在脑海中,我似乎在喊他老白。

    就见这刚回忆起的记忆片段中,老白运铲如飞的挖坟,好像是,我俩在一个闹鬼的小镇子里挖坟,具体的回忆不起来了,但我想起了老白一些专业的挖坟动作,试着用同样动作开挖,果然,省时省力,不过十几分钟,已经向下挖掘了四五米深。

    折叠铲一下子停在了半途,没继续铲下去,因为,我的眼睛穿透黑暗,看到了一缕黑发。

    “挖到了!”我暗中欢呼一声,同时有点害怕,毕竟,这是一颗人脑袋!可不是大白菜。

    “这么多年了,头发还在,但脑袋已经变成骷髅头了吧?”

    叹息着,蹲下,戴着手套的手,小心的将周围的土层划拉开……。

    彭!

    我惊的向后倒坐。

    一颗丝毫没有腐损,和三十多年前一模一样的‘女’人头,就那样恐怖的出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