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86章 法到邪除左先生
    “啊啊……!”

    连声喊着,我猛地半坐起来,宛似刚从水中捞取上来,浑身上下湿漉漉的。

    阳光落到我的脸上,晃的我几乎睁不开眼。

    “无量寿!苗老,贫道幸不辱命,已将小伙子的魂魄唤了回来,好险,冥冥中感觉到了莫大的阻力,幸亏小伙子吉人天相,这是三清道尊护佑啊!”

    一道沉稳的声音响在耳边,我茫然的伸手擦着眼睛,努力去看眼前围着的一圈人。

    “汪汪汪……!”

    熟悉的动静响起,不等我看清楚,就感觉一只大狗冲进怀中,然后,一条大舌头在我脸上动着……。

    “尼玛,青山,你一点儿都不讲卫生!”

    我气急败坏的将怀中的大家伙推出去,用袖子擦着脸,之后,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场景。

    “方哥哥,你醒了,呜呜……,谷子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呜呜……!”

    小姑娘哭着冲来,一下子就将我撞翻了。

    我‘哎呦’一声便倒,不忘了抱住小姑娘拍着,看到苗谷安然无恙,心算是放回肚子中了。

    “方哥,你没事了,太好了……。”眼圈红红、有着泪‘花’的圆脸村姑董大妮将我扶起来,坐到旁边的青条石上。

    我此时身在苗老家的院子中,大中午的,就在院子中间晒太阳呢!

    这时候才有功夫去和关心看来的苗老打招呼,周围都是看热闹的村民,一个个指着我议论纷纷的,听他们的意思,我已经昏‘迷’三十六个小时了……?

    我骇然,转移眼神,落到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身上,眼角猛地一跳。

    这男子眼角斜着向上,身上凝聚煞气,他的形象虽然改变不少,也老了太多,但我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正是三十多年前帮着鲲鹏道长作恶的道童。

    他此时没穿道袍,苗老言谈之间喊他‘左先生’,看来,这人没当道士,这和他煞气太重有关吧?

    “小方啊,快来谢过左先生,你前天大半夜的中邪了,就那样走到了隔壁的院子中发疯,然后满村的跑,乡亲们帮着摁住你……,昨天早上,我去往县城,傍晚才请来左先生。

    大师看过你之后说,你的魂魄出窍,不知道跑到哪里游玩去了,说是今天中午借助太阳光芒施法招魂,果然,将你跑丢的魂魄找回来了,要不然,你就浑浑噩噩一辈子了,快向先生道谢。”

    我看向左先生,忽然想到,自己好像是学过表演,也略懂心理学,如是,表演出感‘激’涕零的样子,‘真挚’的上前,对着大摇大摆端坐木椅上的左先生道谢。

    周围的村民一个劲儿的赞叹‘大师神通广大,法到邪除……’。

    早就置办好了酒席,无关的村民都依着规矩回避,‘女’人们不让上席面,不一会儿,席面上只剩下我、苗老和左先生了。

    这是酬谢左先生的意思,我自然要做戏做足了,好一顿敬酒,言谈间,状似无意的询问了左先生的师承。

    他喝的有点儿多,显摆的说是师承龙虎山掌‘门’张客淳座下弟子鲲鹏真人,还说他修行的不够好,至今没成为内‘门’弟子,不能以龙虎山道士的身份云游天下,言谈间颇有怨怼之意。

    “张客淳……?”

    这名字落到耳中,我感觉非常的熟悉,但具体的还想不起来,但此时能确定了,我魂魄出窍是真的,‘阴’魂看到三十多年前黑凤村惨剧也是真的,那晚上的黑凤村堪称人间地狱……!

    原来,那‘女’人临死前看到了我的‘阴’魂,但灵魂出窍是在现今,为何跑到三十多年前去了?难以解释……。算了,不想了。

    无法解释明白这现象,就不多琢磨了,反正,三十多年前,我的‘阴’魂参与了‘阴’阳眼‘女’人身死之事,这就是因果,目前,我又到了此地,看来,是因果了结的时候了。

    “正一道龙虎山?往常听苗老提及过,说是名‘门’正派,为何其‘门’下弟子会做出那样残忍的事儿?哼,正道宗‘门’吗?鲲鹏真人的所作所为和正义挂钩吗?我看不像啊!”

    心中想法颇多,但绝不会显出来,推杯换盏、宾主尽欢。

    之后,苗老请左先生一定要解决蓝袍子‘女’鬼之事。

    左先生信誓旦旦,说是明天中午的时候,去定位那‘女’人葬身位置,挖掘残骸施法,自能驱逐邪祟……。

    我听着,心中不停冷哼。

    “三十多年前,你们师徒伙同一众愚民害死无辜‘女’子,三十多年之后,还想着一劳永逸灭除索仇‘女’鬼?有我在,休想!”

    仰脖子喝掉一杯酒,心头火辣辣的,我决定今晚先去将‘女’人的尸骸找到,这么多年了,应该让她的尸骸完整了……。

    数十年前,我只是一道‘阴’魂,拼尽全力都没能保住她,但现在不同了,我是拥有实体的生人,虽然记忆缺失,但也是法师,一定要帮助那无辜的‘女’人脱离苦海。

    至于村民?谁参与了当年的恶事,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这是因果,谁种下因,谁就要吞下果,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我暗中握紧了拳头。

    苗老是很会说话的人,言谈之间老道、圆滑,我听着他和左先生所说的话,直觉的认为,苗老绝不是乡下人,应该是见过大世面的,不由的对苗老隐居黑凤村之前的事儿感兴趣,但也知道,苗老要是不愿说,那是问不出来的。

    说着、说着,苗老话头一转,问道:“左先生,我这次去县城,怎么发现表面平和之下暗流‘激’‘荡’呢?县城的形式剑拔弩张一般,不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导致的?”

    左先生又喝了一杯酒,有些发醉的挥动一下手臂,轻笑一声说:“苗老,原来你发现异常了,反正,这也不是秘密,就跟你说了吧,不过,记住了,这事不要和普通人说及,毕竟,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说着这话,他还迟疑的看了我一眼呢。

    “左先生,你就放心吧,这娃也算是道‘门’的人,以前受过高人指点,只不过,菜鸟都算不上,但完全有资格听闻道上的消息了,我保证他的嘴巴严实,不会出去‘乱’说。”

    “这样啊?”

    左先生再度打量我几眼。

    我忙不迭表示嘴巴很严实,左先生这才满意的点头,但没有马上说,而是吃了点‘花’生米,又喝了两杯苗老亲自斟上的好酒,吊足了胃口才放下酒杯,掏出一块手帕擦嘴,之后,才缓声的说:“要说最近这段时间最大的事儿,非正邪两道火拼之事莫属!”

    “什么,正邪两道打起来了?”

    苗老吃惊,我也无比的紧张,还不知为何这样的紧张。

    左先生似乎很满意我俩的反应,大大的满足了他的虚荣心,摆摆手,示意我们要淡定。

    等我们静下来,左先生继续说:“这事儿早就传遍整个道儿上,也就是你们这等几乎与世隔绝的穷乡僻壤不知道吧,我跟你们说,这事可不得了,起因嘛,就是重出江湖的茅山鬼‘门’……。”

    “茅山鬼‘门’!”

    这四字进了耳朵,我就感觉心神一震,多了许多的影像在闪动,但毫无规律可言,‘乱’的难以理清,就摇摇头,甩掉这些东西,继续听左先生吹嘘。

    “茅山鬼‘门’‘门’主发现了养鬼宗高手聚集在经阙寺,然后……。”左先生侃侃而谈,我和苗老听的是一惊一乍的。

    “‘阴’间军团冲出通道……,那边,叛逃的‘阴’兵军团汇合邙山诸多鬼王,率领十几万‘阴’兵冲杀而来!尼玛,好一场大战,最终谁都没能奈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