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82章 近身撞邪
    屋子的温度随着蓝袍子‘女’人的抬头,又降低了好几度,我震惊的睁大眼睛,一眨不咋的盯着,其实,心底惊惧沸腾!

    感觉周围的空气被某种力量禁锢住了,我竟然不能喊叫,而且,手臂和‘腿’脚沉重的似乎难以移动了,这感觉让我悚然,心底却莫名的升起明悟,这是鬼气禁锢之力!

    因何想起这话,是搞不懂的,也没时间和心力去搞懂,现在,我想做的是,赶快挣脱这该死的鬼气禁锢之力,不然,要等到‘女’鬼将我吞吃了不成……?

    就在这恐怖的状况下,‘女’人的脸完全的转向了我!

    眼瞳猛地一缩!

    她的脸还是被黑发挡着的,看不到真容,但下一刻,我惊的在心底大喊起来!

    一股冰寒的‘阴’风打着转儿的出现,‘女’人脸上的黑发猛然被吹拂开,青惨惨的面容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即便是夜间,我还是在这一霎看清楚了她的样子,巨大的视觉冲击力袭来,心脏都快要承受不住负荷了。

    没错,和稻田中的死人头一模一样!

    这张脸上充满‘阴’森之意,一双眼睛完全是黑的,看不到眼白在哪儿?

    看见这样恐怖的一张鬼脸,我身上的毫‘毛’一根接着一根的弹起来,吓的几乎脱离皮肤自行逃亡而去。

    “救救我,好冷……!”‘女’人张嘴说话。

    她的嘴巴不停的滴着血,我看见,她的嘴巴中竟然没有牙齿,只有一条鲜红的滴血舌头不停的吞吐,那动作,让我想起了‘毒蛇吐信’。

    随着这话,‘女’人的头发上忽然结了一层寒霜,接着,身躯就那样忽悠悠的向着我的位置移动过来,她没有动脚,而是贴着地面飘来的,直到这时候,我才看到‘女’人的右脚穿着只灰突突的布鞋,但皮包骨泛着青光的左脚上却是光着的。

    同时,她的两只爪子恐怖的抬了起来,每一很瘦骨嶙峋的手指上,都有一枚长且弯曲的黑指甲,向着我的脖子部位伸过来,三米、两米半……,越来越近……!

    “你不要过来!”

    我在心底大喊,但无济于事,根本就无法移动身躯,更不能喊叫出声,身体木头一样的不受意念控制,无法移动,眼睁睁看着‘女’鬼伸着爪子接近……。

    惊悚感山呼海啸一般袭来!我的头发都竖立起来了!

    ‘女’鬼移动缓慢,我却宛似遭遇最残酷刑罚,那等死般的感觉,真的无法承受……。

    “救我,好冷啊……,你身上好温暖,救我……!”

    蓝袍子‘女’人到底是接近了,两只冰冷的鬼爪猛地扣住我的脖子,然后,恐怖的脸高速接近!

    鬼爪用力,我感到了窒息,痛苦的张开嘴巴,就看到‘女’鬼也张开了嘴巴凑来……!

    她两边的嘴角一直咧到了耳边,这状况,令我想起某部鬼片中‘女’鬼的形象,同样是嘴角裂开的,只不过,鬼片中的‘女’鬼身穿沾血白袍,眼前的这只穿的是蓝袍子!

    直觉的感到,白袍子‘女’鬼远远不如蓝袍子‘女’鬼恐怖,具体是因为什么,这时候是想不起来的,只是这么一道念想罢了……。

    ‘女’鬼滴着血的舌头在血盆大口中‘乱’动,看这意思,想要和我近距离的用嘴巴接触不成……?

    她很冷,我身上暖和,什么意思……?

    心头猛然跳出一个想法,‘女’鬼要汲取阳气,还是不顾人生命的汲取方式,被她这样的汲取了阳气,绝对活不长久!

    鬼脸越来越近,我惊的眼角都要撕裂了。

    就在此时,‘咔擦’一声响,脑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挣裂了,然后,一道莫名的记忆浮现出来,是套口诀,这道记忆传来的同时,我的手臂能动了,毫不犹豫,立马按照记忆高速的‘吟’咏口诀。

    “请北方真武,踏天关无极,散发为上神,森罗七座星。……千里虚空界,十方世界中,云端现真身,点检百万兵。……阎罗吞妖气,寰宇再澄灵……。天罡万阵驱魔除妖镇邪灭鬼!太上老君,三茅真君,祖师莅临,急急如律令,破!”

    ‘吟’完这套咒语,脑中浮现咒语名称,破魔法咒!

    同时,有记忆碎片浮现,‘乱’糟糟的,好像是我在‘吟’咏套咒语,然后,用桃木剑砍一枚弥勒吊坠……!旁边好像是有个男人,我称呼他为‘穿山甲’,看来,是那个男子的外号……。

    就这么一段记忆,没头没尾的,但我清楚,自己用过破魔法咒,好像是劈碎了弥勒吊坠,解决了很大的问题……。

    脑子中整理着突然回想起的部分记忆,手臂可没闲着,猛地挥起桃木剑,我震惊的发现,随着咒语‘吟’咏成功,桃木剑上绽放出金光来,不强烈,但足以让人恢复行动力,这就足够了!

    “咻咻咻……!”

    这一霎间,高速的挥动桃木剑,在临近我身的蓝袍子‘女’人身上刺中了十几剑,其他的刺剑,都被‘女’鬼用鬼爪挡住了,但就是这得手的十几剑,就让‘女’鬼发出了震天的惨叫声!

    一股股黑烟从她中剑的位置升腾而起,碧绿火焰燃烧起来,烧灼的‘女’鬼几乎要死掉了。

    强大力量冲击而来,一下子就将我撞倒了,然后,后窗‘呼啦’一下子被打开了,蓝影惨叫着冲了出去……!

    我翻身站起,只来得及看到蓝影的几下闪耀,接着,就消失在浓浓的黑暗之中。

    “呼呼……!”

    深深的呼吸着,死盯着窗外,一眨不眨,浑身的力气都用光了,方才那一幕回现在眼前,让我后怕,因为,忽然想到,被‘女’鬼这般汲取阳气之后是怎样的。

    这等霸道的汲取方式,根本不顾生人的死活,严重些的,当场就会变成脱水僵尸般的样子毙命,轻一些的,也会昏厥过去,十个小时左右就会死,‘女’鬼这是在将人往死里整啊,要不是想起了破魔法咒,指不定,我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浑身被冷汗沁透了,艰难的咽着唾液,举步上前,将窗子关好,再度用砖头压好,这才步履沉重的返回房间。

    看一眼土炕上睡的香甜的小姑娘苗谷,恍然,方才的那些动静,包括‘女’鬼惊天的惨叫声,只有我这当事人能听到,苗谷和居住在其他房间的董家娘俩是听不到的,甚至,通灵的大狼狗青山也听不到……。

    “邪‘门’,真是邪‘门’。”

    我嘀咕着,筋疲力尽的坐下,倒了一大杯凉开水,‘咕咚,咕咚’的灌到肚子中,这才觉着自己真的活过来了!方才,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抬手腕看看时间,二十二点四十五分钟了。

    时间过得好慢,平时从未觉着时间这样的慢,我不放心董大妮他们一家,看眼土炕上睡着的小姑娘,摄魂铃静静的躺在她身边,心底都是安稳的感觉。

    不再犹豫,持着剑推房‘门’走了出去,向着董大妮娘俩所在的房子走去。

    一眼看到房‘门’口趴着的青山,它警醒的抬头看来,我就放心了。

    看来,她们娘俩没事儿,同时,心底有种感觉,那蓝袍子‘女’人没有惊扰董家娘俩,和大狼狗青山的守护,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我走过去,抱着青山的狗脑袋晃悠一通,小声的嘱咐它要守护好主人,不让任何邪祟近身。

    青山听懂般点着大脑袋。

    这样通灵的大狼狗,让我觉着此地的安全级别瞬间上涨!

    持着桃木剑,我在院子中巡视了好几圈,后院也去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异常。

    抬头看看黑沉沉的只剩下一点儿黯淡星辉的夜幕,心中沉重的像是有座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