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79章 邙山脚下黑凤村
    随后的几天时间,我就在苗老的院子中养着身体,回忆起一点儿太极把式,好像是一个叫做什么九的古武高手,教给我强身健体的,我就教给了苗老和苗谷,我们三人每天清晨都在院子中比划半响,权当是健身了。,。

    这个村子名为‘黑凤村’,是个人口数百的山村,周边群山环绕,河流支脉众多,苗老告诉我,村子西边儿那绵延无有穷尽的大山脉就是‘邙山’,是有名的鬼蜮凶山,村民只敢到其他的山中打猎、采摘草‘药’,邙山是绝不敢进的!

    他叮嘱我可以在村子中活动,甚至,村外的青山绿水都可以游玩,但万万不要入西方山脉的地界,容易撞邪。

    邙山周围散落数百个大小村屯,村民们都知道这些规矩,多少年下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儿发生,和邙山鬼蜮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都习惯了。

    邙山这个词落到我耳中,脑中似乎出现了一个影像,一个身材魁伟身穿战铠手持白骨剑的鬼怪,乘坐在披挂战铠的骨马上,似乎在说着什么,他身后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漆黑漩涡,隐隐的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影像一闪及逝,我当时就愣了,然后,心底冒出一个想法:不能让漆黑漩涡后的邙山鬼王跑出来……。

    奇怪的念想浮现于心底,我很是惊慌,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升起这样的想法?邙山鬼王,那是什么?听名字很厉害的样子,但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想不明白了,控制着心绪不要太过‘激’动,深通‘药’理的苗老说了,越是着急就越是影响恢复速度,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虽是古话,但确实有道理,我就不再多想,反正,迟早能回忆起来一切,知道自己是谁的。

    目前能确定的一点是,我是一名替人看事儿的‘阴’阳法师,这里的山村对这样的人很是敬畏,前提是真的有那份儿本事,此地位置太偏,公路不通,只有坑坑洼洼的土路通着外界,要是下大雨,土路都没法子走,比之与世隔绝的屯子也相差不大了。

    周边临近几十个大的山村,这些村落总体算来,人数不少,好几万是有的,相互通婚,世代居住这里,虽落后,且思想停留在以往的年代中,对鬼怪神仙的深信不疑,但也算是自给自足自得其乐。

    我某日记起一篇桃‘花’源记,好像和眼前的山村很像,除了一些赶远路去县城的村民有点见识,大多的村民都不认识手机,更不要说更先进的东西了。

    我觉着自己一朝回到了很久远的年代,好在,大山中的村民淳朴,加上苗老是一个远近闻名、十里八村都当菩萨供着的医师,所以,对我这个突然出现在苗老家的外人,村民们很快就熟悉起来。

    不光是村民们熟悉的快,村子里的土狗们,还有各家养活的大牲口都习惯了我的存在,谁让我没事就去喂这些家伙呢?只说那些土狗,一见到我就摇着尾巴围上来耍宝,我都不好意思不给它们点吃的,不熟悉才怪。

    村子中的土狗是有阶层的,领头的是一只体型硕大的大狼狗,感觉和藏獒‘混’血了的意思,有着狼狗的凶狠,人一般巨大的体型很能唬人,这家伙是苗老家隔壁董家大婶家的,看家护院很有一套。

    董家大婶的当家的去年没了,领着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过活,姑娘名为董大妮,是个粗手粗脚的山村姑娘,长着一张满月般的大圆脸,身体壮实,下地务农是好手,家里没了男人,地里的活儿都是她们娘俩在做,真的很辛苦。

    他家的大狗名为‘青山’,这名字是董家老汉生前起的,董家老汉是个打猎高手,青山都能陪着董老汉进山追捕凶狠的猎物,可见它多厉害。

    这只大狗和我的关系相当的好,每次看到我都伸着大脑袋过来,我就拍着大狗的脑袋,喂它一些窝窝头之类的东西,关系就愈发的好了。

    一来二去的,狗主人自然就跟我认识了,董大妮每天下地回来,就带着青山蹭到苗老家,手脚勤快的帮着苗老家收拾院子,我的衣物她也顺手拿走,帮着洗了。

    我都不好意思了,但架不住董大妮的热心,总不能不识好歹吧?就将一些内里穿的捡出来,其他的就随她意吧!

    苗老和苗谷经常在一边儿看着我俩发笑……,我这个满头白发的外乡人,最近可是黑凤村中的风云人物,走到哪里都被指指点点的,听意思,他们看我的衣物就认定我是城里人,不少大姑娘小媳‘妇’的,看着我都眼冒红心,这让我相当的尴尬!

    对着镜子打量自己一番,确实帅,一副小白脸的模样,和村里黑黑的青年们不太一样,我发现村里的男同胞们看着我,都像是防贼一般,生怕我将村子中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拐跑了!

    董大妮的热乎劲儿我岂会不明白是啥意思?不过,怀中那张相片提醒我,一定是名草有主的人了,可不敢招惹,只能装糊涂呗。

    这几天更不得了,不光是董大妮,好几个二十多岁长的很有几分姿容的大姑娘,竟然组团跑到苗老家看病来了,这个说肚子不舒服让苗老配点草‘药’,那个说‘腿’脚发麻走不动路,要买一些苗老配置的膏‘药’,然后,就和我搭话……。

    山村的姑娘耿直,直接就询问我有没有娶媳‘妇’?

    这也太直接了吧?我面红耳赤的,不知如何回答了,然后,她们就‘咯咯咯’的笑到一处,一个个都甜甜的喊着‘方大哥’,喊的我半边身子都发酥了。

    我算是没脾气了。

    好死不死的,董大妮跑过来看到了这一幕,和几个别家的姑娘对上,差点就要动手了……,我就不明白了,这是在搞‘毛’线啊?

    后来,就养成了去村子周围‘乱’逛的习惯,顺道躲避姑娘们的热乎劲儿,和一众小年轻幽怨的眼神。

    当然,谨记着苗老的嘱咐,距离邙山区域远远的。

    虽然知道自己是个吃‘阴’间饭的法师,但因为记忆不全,一点都不会使用皮包中的物件,除了能高速的比划几下桃木剑,别的本事都不会了,这样子哪成呢?绝对不敢接近邙山。

    一众土狗之中除了个头硕大的青山,谁都不敢和我深入周围的山林,但青山喜欢,董大妮和他娘也不反对,最近这几天,青山和我结伴出现在村子外的几率越来越高。

    这天傍晚,我带着青山出现在村子东头稻田旁的土路上,处的时间久了,我发现大狗青山是一只很有灵气的狗,能听懂七成的话,这让我啧啧称奇。

    今天我给青山带了一口袋大骨头‘棒’子,上面还有没有啃完的‘肉’,示意青山和我比一下速度,要是它赢了,骨头都归它。

    青山瞅着骨头,哈喇子都下来了,忙不迭的点着硕大的狗头。

    这些骨头是外村的人孝敬苗老的,好像是,苗老帮着某村的大户治好了疑难杂症,光是‘肉’骨头就送来几十斤,大锅一炖,香飘十几里的感觉,苗老用强身健体的草‘药’炖骨头,那味道真是一绝……!

    我惦记着青山,给它装了一大口袋啃完的骨头‘棒’子。

    这几天,发现自己能跑的相当的快,奇快如风一般,这让我相当兴奋,如是,想在今晚和青山比试一下谁跑的更快?

    指着稻田土路尽头的老树,示意谁先到那里谁就赢,对了,我还背着皮包和桃木剑呢,这是习惯动作,不这样我就不安心。

    就在此时,青山忽然扭转头部,狗眼闪耀凶狠之光,对着左侧稻田一顿狂吠。

    我吃了一惊,扭头去看。

    彭!

    吓得我一跤坐倒在地上,因为,看到了一颗面目狰狞的‘女’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