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55章 茅山鬼门首席大供奉
    这东西避不开的,只能硬碰硬。

    和阴阳真人硬碰硬自然不是什么好事,好在他好面子的托大,只使用左手,要是认真起来,我真就一点机会没有,直接就被砸倒了,但现在嘛?不一样的。

    与其躲避,不若迎难而上!

    七八道蓄势到巅峰的法术都被我催动,半空中响起密如炒豆的声响,噼里啪啦的,连续五六重能量光罩笼盖自身的阴魂,首先做好防御,接着,一张师傅遗留的金符被我甩手撇了出去,厚重的力量一下子就从金符中释放出来,霎间,半空光明大放。

    金符的数量稀少,每一张都是天价,我目前真实的道行还不能炼制出来,这种符箓如此宝贵,还是师傅遗留的念想,要不是阴阳真人的星芒法术太过厉害,真就不想使用这种东西。

    现在嘛,只能当机立断的使用了,想来师傅也能理解我的处境,面对的可是当世最高强的邪道巨头,我都在考虑要不要拼着灵魂受伤催动黑符了?但到底是不舍得动用。

    “急急如律令!”随着咒语完成,高空的金光中浮现出一条金蛟来,此物长有数十丈,在半空蜿蜒,形象和传说中的金龙类似,但还不是,蛟就是蛟,不是龙。

    四只巨大的金光爪子猛然向上一探,电光石火中,和冲击下来的星光对撞一处!

    就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半空出现一个耀眼的大火球,接着,一重重圆环状的冲击向着四面八方无差别狂飙,就听到敌我双方的高手同时尖叫连连的施加保护法术,总算是将冲击阻拦住。

    定睛一看,行星投影、星芒和金蛟都消失无踪了,彼此的手段都太强了,将对方法术淹没的同时,自身也分崩离析、变成虚无。

    蹬蹬蹬……!

    背着一只手的阴阳真人向后退出八步距离,每一步都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但他只是这样子就稳住了身形。

    相反,我的阴魂受到了强大的打击,就感觉一柄无形的重锤狠狠打在了身上,忽的一下就被打飞出去,不知道飘出去多远才翻身落地,这次我脚踏实地,没有悬浮,但绝对没趴下。

    ‘咔咔咔……!’

    魏琪身后的‘躯壳’,就是我的身体中,响起密集的动静,无疑,更多的骨折伤势出现,同时,七窍大量溢血。

    魏琪手忙脚乱的为我疗伤,大长老灵尘子掠过去在我的身上点了好几下,这才稳住伤势,不再溅血。

    我就感觉阴魂的每一个部位都在疼,剧痛!

    但因为长久以来在生死间的历练,我知道自己受伤不假,但还能撑住,如是,一摆桃木剑,向着远处淡然看来的阴阳真人说:“这是第一招,阁下的星芒法术真是厉害,不过,我还没趴下,所谓礼尚往来,请阁下先出手吧。”

    阴阳真人静静看了我三秒钟,忽然一笑,轻声说:“方门主果然强悍,怪不得我的弟子和你争锋许久,也没占据多大上风,下面,是第二招,方门主接住了。”

    随着这句话,我就感觉眼前光影一闪,再一看,不由的亡魂大冒。

    只是一秒钟的时间罢了,他竟然出现在我身前数米远的位置了,同时,那只戴着白皮手套的左手宛似化为千手、万手,犹如长河崩塌的向着我疯狂的打来!

    指头,拳头,手掌,挨个的变化,面前都是这些影子,密密麻麻的看不清楚。

    我左眼分析的数据闪电般传到内心中,根本没有时间去想任何问题,只是知道根据左眼特殊视野的指示移动身形,同时,向着左眼传来的位置,拼命的挥动桃木剑。

    就听到叮叮当当的声响不绝于耳,噗噗噗!虽然左眼预告了下面将要防守的部位,但我的手速真就达不到更快了,只一个疏忽,心口、腹部和脖子就挨了三下重的!

    被那只手打在身上,就感觉自己被一座大山撞中了。

    咻!

    一声响,我变成了个翻滚的球儿,‘叽里咕噜’的翻了出去,一直翻出数百米远,这才彭的一声砸在地上,我浑身的关节都断了,躯壳传来的疼痛,反应在阴魂之上,三大要害位置出现前后通透的窟窿,凄惨的不得了。

    “不能倒下!”

    我给自己打着气,忍着无边的疼痛,用桃木剑支撑着站起来,腿发软不说,还在不停的颤抖,但我知道,决不能趴在那儿不起来,即便死,我也要站着死,决不在养鬼宗的人面前,给鬼门历代门主大能们丢脸!

    全场静静的,高手们都看向魏琪身后的‘我’,那是我的身体,已经浑身染血,呈现出极为可怕的扭曲形态,证明骨头碎裂无数,都是行家,很明白我承受了何等恐怖的打击,一般人在这样的打击下,根本站不起来……。

    我站起来了!

    腿还在颤抖,需要依靠桃木剑的支撑才能站在那里,阴魂一闪一闪的,有向着透明发展的趋势了,说明灵魂受损严重,那可是阴阳真人的手掌三连击,鬼王都会秒杀了,大家都无法理解我是如何撑住的。

    因为,我心中有信念,那就必须站起来!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我就是这样的执拗……。

    站起来后,就看到养鬼宗主收回左手,忽然,抚了一下脸颊。

    那里,有道正在变浅、高速愈合的伤口,我知道那是桃木剑给他留下的‘记号’,在被他的三掌轰中的同时,我一剑砍在他的脸上,当时的伤口可不小,不想,只这么十几秒中,人家的伤口都快看不见了!

    阴阳真人凝视着白皮手套上鲜红的血,忽然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好个鬼门之主,真有种,那种境况下还能绝地反击的给了本座一剑?多少年了,没有人让本座流血了,你倒是打破了这个框框儿,真好!第二招已过,方钢,还有最后一招,你来进攻吧,本座要动用大威能的绝学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很好。”

    我冷冷应和一声,却感觉魂体沉重的宛似灌了铅,难以移动了,此时能勉强站着都是不可想象的事儿,何况还要主动进攻?但我更不敢让对方来进攻,先时那恐怖的打击让我心肝齐颤。

    太快了,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阴阳真人的手比千淬百炼的钢铁还要坚硬,要知道,我手中的这口桃木剑可是宝物,斩断金铁都跟玩儿一样,但就是这样的宝物。和对方的手连续撞击,对方竟然无恙?

    这都让我怀疑人生了,反过来想,即便自己最厉害的时刻,也不敢空手和桃木剑对上,莫非,对方的手上有什么玄虚?还是说,他戴着的手套有问题?

    阴阳真人的手掌强度大大出乎我的预料,真就没有想到他敢空手对抗桃木剑,我的这柄桃木剑乃是最强大的武器,没有道理一只手掌可以毫发无伤的接下来……。

    “白手套很可能是非常强大的法器,只说强度,不比桃木剑差。”

    我有了这样的推断,但这道推断对解决目前的状况毫无帮助。

    冷冷一笑,一挥手,‘咻’的一声,门主印章从‘躯壳’的背包中飞出来,直接落到掌心之中,毫不犹豫的运行起本门的心法。

    可怕的阴气齐齐调动起来,印章中忽然发出龙吟之声。

    我即将释放出其内储藏的最恐怖法术,八部天龙!

    那是我师尊封印在内的,当日,师尊阴魂出现,引动印章中的强大道术,打的紫红骷髅狼狈而逃,还不信了,只凭一只手掌对战的阴阳真人,能挡住这样的一招?他要是不托大,我一点把握没有,但他托大了,那好,就尝试一下被打翻的滋味吧!

    一看我催动了印章,特别是听到了那声龙吟,在场的所有高人都面上一变。

    估计,稻花真人的成名绝学肯定是留给了大佬们深刻的印象,他们都想起了方道华举世无双的手段,不震惊才怪!

    “你竟然能催动印章中隐藏最深的禁术了?了不得!本座真的小看你了,看来,一只手对付这招儿很困难啊,不过,方钢,前面两招过后,你已经接近强弩之末了,要是拼命释放出这一招来,因为本座的托大,或会被你所伤,但你的灵魂损坏度,将达到恐怖的六成以上。”

    “那么,你将陷入植物人的状态,能不能醒来真就要两说,你确定要这样做,值得吗?”

    阴阳真人是一个很敞亮的人,直接说明,单手对上这一招他都会负伤,但也点出了我将面临的恐怖后果,确实,以此时受重伤的阴魂来驱使这招,风险之大难以评估,即便打伤了阴阳真人,我也将陷入深度昏迷之中,能不能醒来真就是个问题。

    但我此时除了使用此招,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除非象征的打一招出去,那就会被对方轰趴下,再也站不起来,我不想给鬼门的历史添上这么一笔,除了拼命,还有选择吗?师傅对我恩重如山,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

    “阴阳真人,我师傅经常说,人生在世,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这是我们师徒俩做人的基本准则,我一人的生死事儿小,茅山鬼门的荣耀和师尊的威名事儿大,所以,这一招我必然要发动,你接住吧。”一咬牙,就要催动……。

    “你这娃娃怎么这样的执拗?和你师傅一个德行,得,老身看不下去了,后面的事儿,方钢,你就别管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传来,场内绿光一闪,身穿绿袍、一脸阴森的老妪猛地出现当场。

    “柳婆婆?”

    我停住催发印章道术的势头,震惊的看向老妪,没想到,这个时候柳婆婆会出现?

    “老身做茅山鬼门的首席大供奉都数百年了,最近的七八十年,一直没有值得老身出手的事儿,不想,愣是被你这娃娃迫的显出了身份?你呀,让老身说你什么好?也不知你是无畏还是缺货?

    这位是谁,这可是阴阳养鬼宗主,和你师傅一辈的绝世高手!你这娃娃竟敢跟他动手?要不是这人自重身份的让你一只手,一招,你就会被打死,那我答应稻花看着你成长的承诺岂不是完不成了?唉……。”

    柳婆婆摇着头,缓缓转身,看向右手也放到了身前的阴阳真人。

    她缓缓笑着说:“阴阳道友,老身上次和你切磋都是数十年前了,那时候还能勉强的和你打个平手,不想,你领先一步跨进最巅峰的层次,老身先要恭喜一声了。”

    柳婆婆笑起来满嘴的绿牙,很阴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请收藏本站www.yuehuatai.com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