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35章 临城出击
    草木皆兵的过了几天,棺材铺周围出现了好几名奇怪的人,周家判断是杀手,就顺手给‘处置’了。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但第五天还是有神秘的法师出现在周边,试图攻破棺材铺的防守入侵,下场自然不会妙了,有周家请来的法师和柳婆婆坐镇,加上棺材铺中师尊布置的阵法,对方一点机会都没有,只能无奈的退走。

    但经过几番斗法,柳婆婆都说,那人的实力非常强,让我多加小心。

    这杀手和法师一定是从临城过来的,和徐家摆脱不了关系。

    太降门在第六天有了反应,白发鬼师方钢杀了莫硕华的事儿已经传遍天下,道儿上为之沸腾,太降门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考虑,都不可能无动于衷,此时才来讯息,让我还有些惊讶呢。

    来的是一封正式的请柬,是太降门门主请中间人送来的请柬,邀请鬼门的门主方钢在两个月之后到某一城市会面,看样子,我杀了莫硕华的事儿到底是引得太降门门主震怒了,对方没有玩阴的,而是按照江湖规矩送来了要求会面的请柬,这出乎我的预料。

    看样子,太降门也不像是道儿上传的那样不堪,这样子的话倒是让我放心了不少,只要太降门不对亲朋好友们下手,那我就无所顾忌了。

    按照规矩,我写了回信,拜托中间人送给太降门门主,声称届时一定赴会,有什么问题,当面解决即可。

    这讯息很快就会传遍天下,到时候不知道会引来多少关注,茅山鬼门站在了所有方士的面前。

    无所谓了,在我这代,或许该改变一下风格了,要是茅山正宗始终不接受鬼门的回归,大不了老子宣布鬼门单独成为一个宗门,一样能发扬光大。

    至于阴阳养鬼宗?那始终是鬼门的敌人,这不会有变化。

    我也会继续寻找妈妈马若暖的,她既然已经回归了,那就有机会找到她,我要问问她,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再决定是否认回楚家的那个便宜爹,要是妈妈被送到异度空间的事儿和楚家有关,哼,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两个月的时间足够长,我可以先完成邙山之行。

    但在那之前,需要先解决了‘鬼祭品’的事儿,这就必须去临城一趟了,和徐家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顺道将背后隐藏的法师摆平了,要不然,怎么能放心离开本城去往邙山呢?

    柳婆婆都说那个法师实力高深,我有些忐忑,和小师妹商量后,到底是携带了初代鬼棺。

    已经利用初代鬼棺和连依凝建立了心灵联系,哪怕落到恐怖的力场中,我也能有个随时能联络上的‘军师’了,这让我有了些底气。

    留下一大半的鬼怪保护棺材铺,剩下的一半随我同行,小仙她们自然是跟着的,香香死活要跟着,我真的无奈了,反正也带着初代鬼棺了,就带着了香香。

    按理说,这是古橘和古教授的事儿,我这样找到徐家去有些不太妥当,但因为对方不依不饶的在棺材铺周围出没,时不时的‘试探’一下,不胜其扰的,我真就不想等待了,这样被动不是我的风格,主动出击解决麻烦才是正道,再说,目前的我不是吴下阿蒙了,天下大可去得!

    这段时间和小师妹的关系飞速发展,亲密度直线上升,但一直没公开。

    听闻我要去临城解决‘鬼祭品’的事儿,小师妹很不放心,不知道叮嘱了多少句,我只能耐心的哄着,好在是哄住了。

    柳婆婆还留在棺材铺中坐镇,我没有什么好担忧的,鬼祭品的事儿发展到现在,其实,和我的关系才是最深的了,我只能送佛到西天,将这件事解决掉。

    照例施展幻术改变容貌,背着皮包离开了棺材铺,打车到了地铁站。

    这次不会遇到走阴的事儿了吧?想起往事心有余悸,很是小心。

    还算是安全,开往临城的地铁很是正常,一路直达。

    我从车门走出来,已经身在临城了,相比较而言,这座城市比我居住的城市大了不少,算是二线城市了,人口密集,走在街上,入眼所见不是高楼大厦,就是密密麻麻的人,这让我很不适应,毕竟,本城中人口密度没这样的大,临城的人口太多了,让我有喘不上来气的感觉。

    根据周家提供的讯息,徐家在郊区的别墅位置我已经清楚了,所以,打车后直接报了地址,司机师傅一脚油门,带着我绝尘而去。

    一个小时后,我站在郊区的某别墅群之外,选择的位置比较高,是一个小山坡,正好能将别墅群收归眼底。

    左右打量一番,我点点头。

    这片别墅依山傍水,只说风水的话,算是极好的了,我的眼神集中在西南角的那几座别墅上,那就是徐家人居住的地儿了,阴阳眼中,能看到那几座别墅冒着黑灰的雾,这是气运走向衰败的展现,没有开眼的人自然看不到,但这对我而言不是问题。

    鬼祭品邪术不能如期的进行下去,对徐家的影响一定是无比巨大的,我看着这几座建筑,就修改了此时去见徐家人的想法。

    因为,他们家的气运衰败的太厉害了,继续这样下去,先不说其他的,只说人口数量,短期内都会因为各种意外而锐减,这种状态下,徐家不会和我合作的,更不会提供有利的讯息。

    所以,在看明白徐家气运的同时,我就修改了计划。

    还是守株待兔吧。

    那个施法的法师该沉不住气了,他实验好几次都不能攻破棺材铺防守杀掉古橘,想用古文武来要挟古橘也做不到,目前,这些人都处于安全的环境中,他一定会心急。

    邪术要是失败了,鬼祭品送不出去,那么,邪术反噬之下,他的阳寿会缩水很多,我估算这样邪门的法师本身的寿命就不足,一缩水,没准直接完蛋了,他一定急的团团乱转,说不定,一着急就会联系徐家一道想办法。

    要是能因着徐家这条线,将这人揪出来,那一切都好办了。

    只是一个想法,并不能确定法师一定会再度联系或光临徐家,但我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所以,就在别墅群之外隐藏起来,静静的等着。

    反正,徐家和那个神秘法师才是着急的一方,我稳坐钓鱼台就是。

    按理说,法师不该再度和徐家联系了,这才是最稳妥的做法,但他此时着急了,没准会走错一步,那就是机会了,我等着他出错。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我引来阴气将自己包裹住,这样一来,什么气息都没有了,别说人,在周边路过的蚂蚁都感觉不到我了。

    今夜的天气不错,大大的圆月升空,星辉耀眼,加上进化过多次的阴阳眼,又站在地势比较高的山坡上,徐家几座别墅还灯火通明的,即便没有使用望远镜,我也能轻松的监控。

    经过不计其数的生死磨砺,我很有耐心,做事不急不躁。

    因为我知道,越是着急越是办不好事儿,我有了点预感,守株待兔会有收获的。虽然这种行为看起来很笨,但有时候说不定就能发挥功效。

    我对自己的预感是比较相信的,这是因为保命恢复了功效的缘由,我觉着任何一道预感,都可能是保命符籍着某种渠道传给我的,所以,即便这方式很笨,我还是执行。

    零点三十分,一辆深灰轿车忽然出现在公路上。

    我一震,直觉感到这可能就是要等的正主儿,也就是那个施展邪术的神秘法师。

    眼神锁定在了轿车之上,当看到徐家某座别墅大门打开轿车开入的一霎,我笑了起来,接着,展开了行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请收藏本站www.yuehuatai.com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