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10章 鬼婿
    面上自然不会展现出心理活动,毕竟,我先时等同拜师了,哪有弟子嘲笑师傅的道理?当然,只是古文字方面的师傅,和其他的方面不会混淆。

    “小水啊,你这是在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吗?”古教授非常不悦的看我一眼。

    “不敢,既如此,我就动手了,但请您千万记住,一会要是真的看见了什么,就当没看到好了,因为,我们目前还不知这家伙是什么意思,怕他发飙。

    但我直觉感到他没有害人的意思,只是跟随在你孙女身边罢了,也许是因为,他觉着小橘长的漂亮,这才被吸引来的。对了,一旦开阴眼,你不但能看见,也能听到原本不能听到的动静,请不要大惊小怪。”

    “别磨叽了,来吧。”倔强的帅老头儿不耐烦的摆摆手。

    我点点头,从包中掏出毛笔,沾染一点朱砂,行到古老面前,运笔如飞的在其额头绘制了一枚玄阴符,暗中吟咏开眼法咒,玄阴符一闪,已经发挥功效。

    “完事儿了,这么简单?”古老狐疑的看看我。

    “嗯,就是这样简单……。”我回去坐好,架起二郎腿,自己斟茶用着。

    古老阴晴不定半响,忽然面上一震,因为,我也听到了‘呜呜’的声音,其实,这就是阴气流动的声音,普通人当然听不到,古老此时却能听的明白,亲耳听到的动静让其神态发生了变化,我却蹙紧了眉头。

    先时那只东西完全隐匿着阴气,此时却开始释放阴气了,他跟在小橘身边到底做什么呢?

    茅山鬼门规矩,绝不灭无辜阴魂。

    我没有在这东西身上感知到恶意,最起码,他没有对小橘做过什么恶事,这样的阴魂只能坐下来好好的商量事儿,不能动用武力解决,除非他先要害人,我才能动手驱逐或者灭杀,这也是我们这一行解决灵异事件时总是很费劲的缘由之一。

    并不是说所有的鬼怪都得消灭,那是有因果的,不可随意沾染,人家没有恶意的状况下,打死我也不敢随意灭杀,寿元还要不要了?阴司生死薄上可都记录着呢。

    至于我深陷鬼局之时大杀四方?那是被迫着反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平时处理客户的灵异事件,尽可能的使用怀柔手段,和平解决问题最好。

    积德,积德,不但要为活人办事,也要为死人办事,了了他们未竞的心愿,那就是积阴德!

    “小橘啊,出来一下。”古文武眼神询问我一下,我微微点头,他就扬起脖子来了一嗓子,声音很是洪亮。

    “爷爷,什么事儿啊?人家敷面膜呢。”

    吱呀一声,里面房间的门被打开,脸上贴着面膜,打眼看去像是女鬼的小橘很不乐意的走出来。

    古文武身躯一震,眼睛瞳孔似乎放大了,我清晰看见他的太阳穴位置鼓起一道道青筋,但出乎预料的是,下一刻他就平静了下来,眼帘一敛,挡住眼底的震惊和恐慌,身躯的颤抖也被压制住了。

    “厉害,古老果然没有吹牛啊,虽然做了心理准备,但真的看到了却能保持镇定,这份胆气……?呃,怎么让我感到汗颜呢?”

    想起长大后第一次见到这东西时的心理状态,和此时的古老对比一下,只能说一句惭愧了。

    “看来古老真是胆量奇大之人,也是,考古的教授,不知道见过多少尸体和古墓,有这份定力也是正常的。”

    我想着这些,缓缓扭头,去看手掌拍着面膜走过来的小橘,其实,是在看小橘的身后。

    那里,有一个悬浮离地半尺飘着的男人,他的那张脸,比小橘脸上的面膜还要白,惨白惨白的,一双眼却漆黑黑的,没有瞳孔,正幽幽的看着我。

    这家伙身穿一套古怪的长衫,有点像是古代读书人穿着的长衫,头发很长,随着阴风飘荡,手中抱着一只懒洋洋、肥的要死了的大黑猫,黑猫眼睛中的竖瞳正锁定我。

    不说这人的惨白面庞,只说他的长相,倒是标准的帅哥脸,高鼻梁不说,眼角还斜着向上,估计生前很有些魅力,但此时看去,只感觉邪气森然。

    看他的装扮,不是现代人,应该是古代的读书人。

    呼!

    古老呼出一口长气,低头看向面前的茶盏。

    他演戏的功力不错,明明手指微微颤抖,但只看整体,一点痕迹都没有,不会让那只长衫男鬼发觉到古老已经看见他了。

    “小橘啊,你在做面膜呢,那就算了,本想让你做点事儿的,晚上再说,你先回房吧。”古老摁一摁太阳穴,随意的挥挥手。

    “爷爷,你最好了,那我就先回房了,女孩子得懂得保养,不然,过几年就没人稀罕看了。”

    小橘嘀咕着,‘吧嗒、吧嗒’的回了房间,没有搭理我。

    那只长衫男鬼抱着黑猫,很是自然的跟着小橘回了房间。

    随着房门关闭,我就看见古老绷着的身体猛然放松,一下子依在沙发上,‘呼哧、呼哧’喘了好几口大气,这才缓缓的平静下来。

    我静静的看着,不发一言。

    “小钢,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古老惊讶的看向我。

    摇摇头,轻声说:“古老,我是什人不重要,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搞明白那只东西为何跟着小橘,想要做些什么?您也亲眼看见了,该当知道我所言不虚吧?”

    古老点点头,神态无比凝重,轻声说:“你想怎么做?”

    “简单,我想和那只东西谈一谈,但还不想吓到小橘,要是她知道身边跟着这么个玩意儿,会受到刺激的,她和您不一样,没有那么大的胆量。

    所以,我会施法弄昏了小橘,然后,请那只东西过来坐坐,和他聊一聊,您老想避开或者旁听都可以,毕竟,您老的胆量足够大。”

    “这样啊?”古老沉吟一番,凝声说:“小橘是我孙女,儿子和儿媳妇去考察,半年后才能回来,这段时间,我必须为小橘的安全负责,就跟着听一听吧,很想知道,那东西为何跟着小橘?”

    “也好,那现在就施法了。”我轻声一笑,其实,暗中告诉了小仙一声,小仙就隐形从纸人里飞出来,透进小橘的房间,瞒过那只东西的感知,将小橘弄昏了。

    我一拍手,笑着说:“完成。”

    “啊,完成了?你是说小橘已经昏过去了?”老教授不敢置信的追问。

    “您试着喊她吧,多大声都成,保证不会醒。”

    我笃定的样子让古老有些懵,他试着大喊了几声小橘,根本就没人回答。

    他满脸震惊的看向我,眼底却是探究之意,想来,感兴趣了?也是,老学者嘛,对一切未知都感兴趣。

    “房中的那位,出来谈谈吧,说说你为何跟着小橘。不说明白了,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猛然喊了一嗓子,倒是将古老吓了一跳。

    嗡!

    眼前一花,抱着黑猫的男鬼在阴风中现身出来,惊讶的看着我问:“你是法师,能看见我?”

    “没错,请坐吧。”我淡淡一笑,示意他落座。

    “爷爷也能看见我吗?”

    男子转身看向古文武,一张嘴的称呼,几乎让古老爷子闭过气去。

    “你喊我什么……?”古文武克制着惊慌,大声的问。

    “当然得和小橘一道喊您爷爷啊,爷爷在上,请受孙女婿一拜。”

    这厮放开大黑猫,撩起衣衫下摆,就要对着古老跪拜。

    “我去!”

    古老来了这么一句,立马起身避开,口中连喊:“且慢,使不得……!”

    男鬼的动作半途停住。

    “你是说,你是小橘的丈夫?这说法有依据吗?”我深深的看眼长衫男鬼,眼眯了一眯,追问了一句。

    “婚书在此,请二位过目。”

    长衫男鬼自怀中掏出一份红皮婚书,啪嗒一声,拍在了茶几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