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469章 幽山同途话阴魂
    后半夜两点十五分。

    天空漆黑,没有光亮,山风呼啸,鬼怪咆哮。

    这种环境能吓死一大堆活人,但对我和张星霜而言,根本不算个事儿。

    “方钢师弟,行啊,看不出来,你的体质如此特殊,这才多点儿时间,断骨都愈合了?啧啧,有点儿意思。”

    张星霜在前头走着,秀发用新的木钗别上,转头看了我一眼。

    “张师姐,别磕碜我了行不?看看你,生龙活虎的,明明肋骨断了好几条,这都看不出受伤痕迹了,你使用的丹药是上品的就不说了,只说这自愈力,不比师弟差吧?

    你的伤势好的比我快,又是丹药又是自愈的,是想刺激死我吗?

    我现在身上还在疼呢,你不知道送几枚丹药给师弟使用吗?真没遇到过你这样小气的师姐。”

    故意这样说的,反正,嘴皮子上绝对不落下风就是了。

    发现张星霜这人,喜欢的就是骨头硬的,不管男女,只要表现出这点,就能让其另眼相看。相反,你要是刻意献殷勤,有事没事的就去拍马,保准会拍在马腿上。

    这是张星霜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对溜须之类的事儿不感冒。

    所以,和她说话不能是软骨头,该硬气的时候必须硬气,否则,她口中不说,内心却会瞧不起人。

    这姐们的毛病真的不少,但我需要强力盟友,只能哄着了。

    “你这人,丹药不是钱啊?知道一枚丹药能卖出多少钱?龙虎山虽然家大业大的,但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再说,你的自愈力这样强,用不多久就能恢复如初了,何必浪费丹药?你要是真的快被打死了,师姐不会吝惜丹药的,这你就放心吧。”

    “呸呸呸……,乌鸦嘴!”

    指着张星霜吐了好几口,什么叫做我快被打死了?这什么话?女人说话真阴损!

    “师弟,气大伤身,看你样子,还是童子吧?要注意保养,别需要的时候……,嘿嘿……。”

    张星霜没说完,但谁听不出什么意思啊?气的我快要蹦起来了。

    “你个大姑娘家家的,说话怎么这样没谱呢?有没有点儿名门淑女的样子了?龙虎山掌门人,知道他闺女满嘴胡柴不?等我以后见到他的,一定告知。”

    我只能搬出张客淳了,不然,真就压不住张星霜。

    这女人跋扈的要上天了,我很想揍她,只是,三分钟热度……状态已经消失了,还没过缓冲期,此时嘚瑟会被拍死,所以,也就说到这程度,万万不能真的激怒此女。

    “你敢!你要是敢跟我父亲和兄弟姐妹们胡说八道,我就废了你……!”

    张星霜眼神压低、阴狠的打量了我一眼,眼神落点让我浑身发寒。

    “我说,张师姐,只是开玩笑罢了,你不用这样认真好不?”

    心底发寒,只能将话题往回拽,实在是,张星霜的眼神忒恶毒了些,可不想被这厮惦记着,只能以退为进的来这么一句。

    “算你识相,……咦,别出声……。”

    张星霜忽然看向了前方,一摆手,我和三只女鬼都避让到山路一旁去,她也隐藏过来,距离我比较近,香气袭人。

    “师姐,你的香气……?”我只能小声提醒。

    “乱闻什么?讨厌。”

    张星霜白了我一眼,虚空画符,香气闻不到了。

    这女人的道行就是高,我看的是眼角直跳,反正,我真实的道行距离她太远,只有特殊状态的时候才敢一较高下。

    这也是本事好不?谁敢说不是,蹦出来,我保证不吐其一身。

    三具红毛行尸在浓雾中现身,摇晃的行来,凶狠眼睛四下扫射,喉咙中发出‘咯咯咯’的瘆人动静。

    它们浑身皮开肉绽,但没有血流淌,形态狰狞恐怖不说,还一身的臭气,张星霜厌恶的捂住口鼻。

    我想了一下,掏出个新的口罩递过去,张星霜看一眼,点点头,戴上口罩。

    我也戴上口罩,还戴了护目镜,然后,就发觉身旁一道冰寒眼神盯来,心一跳,暗骂一声难侍候,只能将备用的护目镜递过去。

    “是不是新的?”

    张星霜小声问,我眉头直跳,点点头,张星霜才戴上。

    “这女人不是一般的挑剔,幸亏不是我媳妇,不然,一辈子就完了!”莫名的,我心中升起这样的话,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师傅和张客淳像是结义兄弟的关系,那个落后的年代,会不会有指腹为婚之类的事儿呢?要是有,我和张星霜……?

    想到这,我都打冷颤了,心中直喊:“祖师保佑,千万不要有这种事……。”

    忽然,师傅领着小师妹回来时的场景浮现眼前,想起师傅说过,希望我和小师妹成为夫妻……。

    放心了,师傅不会将我这个堪比儿子的徒弟指腹为婚出去的,苍天保佑!

    三具行尸已经走远,张星霜狐疑的盯着我。

    “你刚才想什么呢?神态好奇怪,说,是不是跟我有关?”

    “死女人是不是太过敏锐了些?”

    腹诽着,可不敢将想的事儿说出来,会被打死的。

    急忙挤出笑意说:“哪有,我刚才只是想到小时候的趣事儿,那时候的师傅很有意思,他对我说……。”开始胡说八道。

    张星霜不耐烦的说:“走吧,该赶路了。”打断了我的喋喋不休。

    “好险。”

    暗中擦拭冷汗,急忙追上女人的步伐,身旁三鬼跟随,我小声说:“乘着这功夫,某些讯息得告知你了,边走边说吧。”

    “好,洗耳恭听。”

    这话题是张星霜感兴趣的,她马上被吸引了注意力。

    我快步上前,和她并肩而行,这次,她没有好强的走在我前头,算是很给面子了。

    有条不紊的将自己‘异位’到无限辉煌号之后的事儿叙说一番,除了事关自家的某些事,能说的都说了,重点说了一下全冷庵记忆的事儿……。

    张星霜听的很认真,放慢了步伐,中间遇到十几批行尸鬼怪,我们都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避开,不和这些邪物起冲突,因为,完全没必要。

    张星霜忽然伫足,扭头看向我说:“原来,你只有三分钟好使……。”

    是的,都是盟友了,我自然要坦诚一些,再说,这事儿时间久了也瞒不住,还不如自己说明白,显得坦荡。

    本以为张星霜的关注力都在阴谋鬼局上,做梦都没想到她冷不丁的蹦出这么一句杀伤力奇大的话。

    就感觉一股怒气直冲天灵盖,眼前都闪耀金星了,可见被她气成什么样了。

    这话听着很正常,但内中歧意太多了,我又不是缺货,岂会听不懂死女人的讥讽?

    “警告你师姐,别太过分,不然,我要提掌门师叔了。”再度搬出张客淳,这女人谁都不怕,只怕她父亲,我算是搞明白了,这不,屡屡使用杀手锏,生奇效。

    张星霜的笑冻结在脸上,哼了一声,跳过这个话题,冷冷的说:“别让我逮到全冷庵,不然,一定要她好看!阴阳养鬼宗,敢算计本真人?找死……。”她的眼底杀机毕露。

    我一惊,这才意识到张星霜杀伐果决的不让须眉。

    “这还是女人吗?是披着女人外皮的凶兽吧?”

    只敢心底嘀咕一下,万万不能说出来。

    “洋娃娃给我看看。”张星霜伸手,我想了一下,就将背包中的洋娃娃递过去。

    张星霜一把抢过去,翻来覆去看了一番,冷笑一声说:”我有办法破开封印,放那女人出来,还不会损害她的阴魂。”

    我惊喜莫名的看眼张星霜,不想,这难题在她这里不算事儿。

    “但是……。”

    张星霜话头一转,我的心又沉了下去。

    “这道阴魂孕养的太恐怖了,这里的空间完全就是为了她设计出来的,说白了,全冷庵只能引动风水局力量,她本身的力量没有这样恐怖,但引来的风水煞,能被这道阴魂完全控制,我们根本不够她几巴掌拍的,放她出来,后果难测……。”

    “你也没有把握对付全冷禅的阴魂吗?”我真的吃惊了。

    “换一个空间可以,但这里是全冷禅的主场,难啊……。稳妥起见,你说的空间叠加点回归方式更靠谱一些。

    对了,我是在你失踪三小时后莫名出现在鬼船上的,而你在这边却有好多天了,这样算来,两边的时间流速不同,相差很大……。”

    张星霜将洋娃娃递过来,蹙紧眉头。

    果然,时间流速不同,具体的倍数换算的不太明白,但好像是比阴司和原属空间的时间流速换算方式还要离谱。

    我收好了洋娃娃,沉吟一会儿,示意张星霜继续行走,得尽快回到伙伴们身边。

    金禾娜她们静静跟着,不会多嘴,但都偷偷看张星霜,显然,对这强悍的女人很好奇。

    “小仙是吧?长的真可耐,来,姐抱一会儿。”张星霜忽然看向小仙。

    咻!

    小仙扑到我后背上,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大眼睛惊恐的眨巴,一个劲儿的摇头。

    “胆小鬼,姐姐还能吃了你吗?呃,萧宝儿是吧?长得也很开耐呢,像是我师妹魏琪……。”

    “我不可耐……。”

    萧宝儿受惊小鹿般的躲在神态冰冷的金禾娜身后,死活不接近张星霜。

    金禾娜瞪了张星霜一眼,示威的握住萧宝儿的手。

    “方钢,你不说话吗?”张星霜不高兴了。

    “那个,师姐,她们和你还不熟,以后就好了。”我只能边擦冷汗边打圆场。

    “算了,不强求。”张星霜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我松了一口气,将背后的小家伙拽过来,点了点她的额头,放在肩膀上……。

    “师姐,那份记忆中,全冷禅是很讲理、很善良的姑娘……,她的魂儿……?”

    “这么多年过去,还被蕴含怨气的魂力孕养,你觉着,她还会善良吗?我想,一定很是凶戾,我们还是少冒险。……唉,要是我父亲或者稻花伯伯在场,直接放出来也没什么,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现在嘛……,真是被动,全冷庵,别让本真人揪出你来,否则……。”

    张星霜握紧拳头发狠的样子超吓人,浑身气劲儿翻涌,女鬼们都被恐怖的阳气震慑的簌簌发抖。

    “你小心些,别伤到她们。”我提醒一声。

    “不好意思,没习惯和鬼物混在一起,三位妹纸不怕,本真人不伤你们就是。”张星霜急忙安抚。

    我苦笑着摇头,说一千道一万,张星霜的出身决定了她的行为特自我,不好侍候是正常的。

    行行复行行,天边发亮了,我看到站在山石上的老熊了,心下激动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