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451章 自挂槐树枝
    小女鬼担心被看到,躲避开姐姐视线是正确的。

    姐姐和我天生都能看见脏东西,按姐姐说法,这是遗传的,一生被这种能力纠缠是很不幸的,别人要是知道了,只会远离和害怕,所以,她感觉很寂寞。

    我当时回答,庵庵永远陪着姐姐,你就不寂寞了。姐姐只是抱紧我,没说话。

    姐姐挥挥手,先行返回大楼了,我就看见一道白影,从雨中飘来,猛然扑在富崇的后背上。小姑娘的手蒙在了富崇的眼前,然后,富崇就莫名其妙的绕过车子,向着厂子后方行去,沿途遇到几个在雨中搬运器物的工人,他不耐烦的摆摆手,工人们显然认识镇长家的公子,都不敢多问。

    我冷哼一声,打着黑伞绕行过去,盯着富崇的一举一动,视野中,小姑娘趴在富崇后背上,手遮挡他的眼睛,不停的在他耳边说些什么。

    然后,富崇就听话的行到厂房后的老槐树之前,手脚麻利的攀爬上去,在一棵高大的槐树上,将皮带解下来拴在横生的树枝上,还试一试结实度,然后,将自家的下巴靠近皮带绳套……。

    我看的是双目圆睁,这一刻,心底后悔了,意识到,这样结束一个人的生命是不对的,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躲在大石头之后,亲眼看着富崇将要死亡,心底不知是何滋味。

    “不要!”

    一声惨叫惊醒了沉浸在莫名心绪中的我,就见老槐树前多出几个女人,都是厂子中做工的,她们打着伞,似乎要送什么东西去别的厂房,路过此处。

    其中一个短发女人无意识抬头,正好看见富崇寻死的一幕,她‘彭’的一声坐倒在雨水浸透的泥地上,指着上方大喊。

    随着她的喊叫,数名女工一道抬头去看,雨水很大,但阻挡不住她们的眼,只听炸锅般的尖叫声大响,但树上的富崇双脚一蹬,已经悬空,下巴挂在了皮带之上,吊在了那里,似乎发出‘咔吧‘一声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重力太大的缘由,富崇的脖骨好像是抻断了。

    那一刻,我清楚的看到‘小女孩’离开了富崇的后背,他的眼睛霎间充满震惊和恐惧,努力的挣扎,腿在半空蹬着,但毫无作用,就那样被吊死在高空,一双眼睁的大大的,却诡异的流着血向下看。

    恐怖的是,他的视线正好和石头之后的我对上,一条猩红的滴血舌头从富崇嘴中落出来,脸孔扭曲着,居高临下,死死的盯住我。

    一道身穿白衫的人影从富崇的尸体上升起,我看去,不由大惊,只见富崇的阴魂漂浮在尸身之前呜呜的哭泣,但没有眼泪。

    他猛然扭头,阴森恐怖的眼睛死死盯住我!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啊?无边怨气蕴含其中,我只感觉像是一盆冷水兜头灌下,冰寒透骨。

    富崇和小女孩在半空撕扯扑击起来,让我惊喜的是,小女孩竟然将富崇的阴魂扯碎了,一块块的吃到嘴巴中,富崇的阴魂消失了。

    我看见小女孩身上的白裙子染了一重红光,而且,红光越来越浓……。

    厂中乱套了,好多人呼天抢地的奔向后院老槐树,我看见满脸泪的姐姐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悬挂在那儿的富崇,失声痛哭……。

    “姐姐就是对他比对我好,亏了富崇死掉了,不然,姐姐一定会被他夺走的!”

    看到这一幕,本来升起的愧疚心理被冲淡了,我抱紧洋娃娃,打着黑伞,乘着乱劲儿,一溜烟的逃出了工厂,快速回归自家,并换了一身衣物。

    缩在被子中,牙齿‘咯咯咯’的撞着,除了害怕,更多的是兴奋,我也没想到,自己具备了这样强大的能力,想要谁死,只是一句话的事儿,那种掌控他人生命的感觉,带着奇异魔力。

    握紧拳头,心里想的是,以后,我要保护姐姐,谁敢对她不好,就让谁去死……!

    这一天,直到很晚,姐姐才失魂落魄、红着眼睛回家,我当然要装成一无所知了,问姐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姐姐看看我,敷衍的说没大事,但我知道,一定是因为富崇意外身死的事儿,姐姐才憔悴成这样,不由庆幸富崇死的好,不然,以后指不定会让姐姐更加伤心,姐姐这么美,要是伤心大劲儿了,就不好看了。

    “姐姐,我给你熬粥了。”献宝的端来米粥,这是我用电饭煲做出来的第一顿饭。

    姐姐愣愣的看我半响,叹息着:“庵庵懂事了,是个好姑娘。”将米粥全吃了,还抱着我‘吧唧’了好几下,晚上搂着我睡了一晚。

    “以往稀饭我的姐姐回来了!”我暗中欢呼雀跃。

    镇长就这么一个儿子,似乎很看重,我出外的时候,看见镇长家宾来客往的很‘热闹’……。

    也就是这样了,短暂的喧哗热闹之后,镇子恢复了平静,但我不一样了,有时候,会偷偷摘下紫符,邀请小女孩和她的父母入内聚一聚。

    她们也需要吃饭,是用闻的。

    一来二去的,我和它们熟悉了,接着,认识了更多的鬼朋友,至少有数十名常年飘荡在漆朵水镇的鬼物和我熟稔,它们大多身穿白袍,有几个身穿红袍的,还有一个老鬼身穿蓝袍。

    很好奇为何衣物不一样?询问过,但小女孩没告诉原因。小女孩名为‘涯’,天涯的涯,我就称呼其小涯。

    生活似乎恢复了正常,只有我心中清楚,人生变的大为不同了。

    不多久,暑假就结束了,新学期开始,我又升了一年级,因为学习成绩好,还成了副班长,但是,我很不服气,因为,班长比我学习还好,长的也比我漂亮一分。

    男同学都跟苍蝇似的围着班长转,听她话,对比之下,我就黯淡无光了,这让我相当的气愤。

    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班长又比我高三分,整个年级第一名,光荣的要死了,我却只能是万年的第二名,心底压制不住的愤怒直冲脑门。

    然后,我在和小涯相聚的时候提到这事。

    小涯问我想怎样?我考虑一下,说:“想要班长不能来上学,不要和我同班了。”

    小涯索要了很多好吃的,应下了此事。

    三天后,班长被人发现很是异常的在楼顶徘徊,好悬跳下去……。

    这事震惊了整个小镇,班长被带走了,说是要看神经科医生,她家也从镇子中搬离了,至此后,我再也没见过班长,当然,我取代她成了正式的班长。

    随后的两年时间,都是我蝉联全校第一名的头衔,同学们羡慕、拥戴我,果然,只有扫掉绊脚石,才能得意起来。

    我十虚岁了,成了名副其实的班级大姐大,身后跟着一大帮小孩,谁也不敢不听我的,因为,最刺头的几个男同学,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至于我是怎样收拾他们的,他们不敢说,同学们也不敢问,反正,听我的准没错。

    小涯的衣服变成了半蓝半红的样子,似乎,能力更强了,我只是让她‘教训’那几个刺头再威胁一番,就轻松的搞定了一切。

    但就是在这一年,我做错了一件大事。

    二叔一家突然搬到漆朵水镇,而且,姿态强硬的要将红图纸箱厂及一大半父母留给我们姐俩的产业接收过去,还出示父母生前留下的‘借据’……。

    姐姐大怒,认为借据是伪造的,和二叔一家打起了官司。一时间,引得小镇之内人人侧目。

    我不忍看姐姐受苦,加上深恨落井下石的二叔,就下了杀人的命令,那数十只鬼怪在一晚之间,将二叔一家全部杀死!

    他们一个个死状恐怖,好像是见到了生平最恐怖的事儿。

    这一大家子上上下下共十七口全死了,一下子震动了整个镇子,数天后,一个神秘的道士出现在镇子中。

    他暂住在镇长家中。

    听姐姐说,这神秘的道士很厉害,和镇长家是亲戚,除了调查二叔家被灭门之事,还要顺道调查数年前富崇死亡的事件。

    我听闻这道讯息,当场惊愣。

    姐姐用最深沉的眼神望着我,缓缓问:“庵庵,你跟姐姐说实话,二叔家、富崇、还有……。”她一连说了很多镇子上最近几年发生的怪事,然后,认真的问:“庵庵,这些,是不是你做的?事态危险了,那个道士是这方面的高手,所以,不要隐瞒,告诉姐姐,这些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我震惊的看着姐姐,抱紧了洋娃娃。

    原来,姐姐早就怀疑了,只是,她为何一直不说呢?感觉眼眶热热的,犹豫一下,只能沉重的点头,并发出‘嗯’的一声,承认了这些人的死都和我有关。

    彭!

    听到姐姐坐倒在地的动静,我一惊,去扶着姐姐。

    “庵庵,怎么这样糊涂啊,那都是人命,是活生生的人,你怎么就毫不怜悯呢?上天赐予我们和鬼怪沟通的能力,不是让我们用之害人的,那会招报应的。

    知道爸妈是怎么死的?他们养鬼反噬了,所以,才因故身亡。”

    听到这话,我身体摇晃一下,几乎摔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