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450章 白夜猛鬼行
    这一年的暑假,家里有了很大的变化。

    一个男人总是出现在院子中,他是镇长的儿子,总是寻找各种理由来找我姐姐,还不要脸的在我家蹭饭吃,而姐姐竟然不赶走他,还亲自下厨做菜给他吃。

    这让我非常的愤怒,感觉受到了很大的威胁,直觉认为,姐姐会被这个可恶的男子带走,以后再也不稀罕我了,这是无法忍受的事儿。

    今晚,该死的男又出现在门口,穿着深灰西装,打着领带,人模狗样的,还带着一捧红玫瑰,递给姐姐的时候,姐姐竟然对他微笑。

    好讨厌,姐姐从没这样对庵庵笑过呢。我生气的瞪了死男人一眼。

    “庵庵,你看哥哥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喜欢不?”男子忽然蹲在我面前,变戏法一样弄出个有着浮雕花纹的盒子递给我,打开盒子,里面一个穿着花裙子的金发小女孩就旋转起来,动听的音乐声响起,一看做工,就知道是很昂贵的。

    “哼,不就是音乐盒吗,我有许多,不稀罕你的,你拿走,我不要!”

    抱紧了洋娃娃,虽然很感兴趣,但因为这人潜在的威胁,我还是装成了不稀罕的样儿。

    就见死男人脸一僵,尴尬的脸发红,我的心头不由得意起来。

    “庵庵,你怎么这样对客人说话呢?还懂不懂礼貌了……?”

    姐姐却呵斥了我一声,转头温柔的对男子说:“富崇,不好意思,我妹年纪小不懂事,失礼的地方你多担待。”

    “哪里,小孩子嘛,都这样。”

    男子虚伪的笑着回应,却隐晦的扫了我一眼,我直觉的感应到他眼底划过的厌恶,加上姐姐向着这人说话,一时间悲从中来,感觉自己就要被姐姐抛弃了,因为,她为这个死男人呵斥我了。

    “姐姐坏,我不和姐姐好了。”

    我大吼一声,抱着洋娃娃转头就向屋内跑,彭的一声,狠狠关闭卧室的门,还锁上了,听着外头姐姐在喊庵庵,我也不理不睬,抱着洋娃娃一头扑在被褥上,想起妈妈爸爸,眼泪不争气的流,这时候的我已经知道父母都不在了,不是去旅游了,而是,早就不在了……。

    “庵庵,你别这样。”

    姐姐的喊声在门外响起,还拍打房门,我狠心的不去管她,心想,你要是将那个油头粉面的男子赶走,我就还和你好……。

    门外,那男的好像是说了句什么,我竖起耳朵却没听清楚,只隐约听到‘一会儿就好’之类的话,不由的更是生气,大喊着:“不要你们管!”

    “这孩子。”姐姐抱怨几句,就听到脚步声响起,和男子一块向着前厅走去,竟然不理我了。

    “坏银,你们都是坏银……!”我气的大喊大叫。

    “庵庵,姐姐做饭去了,一会儿出来吃饭。”

    姐姐的喊声传来,我气的直蹦,但心知耍赖的计划失败,姐姐不会因为我不喜欢就赶走那讨厌的男人。深恨那夺走姐姐注意力的男子,抱着洋娃娃坐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要是这男的死掉就好了,姐姐就还会一如既往的疼庵庵了。”

    “我可以帮你。”

    一道幽幽的声音忽然传来,我悚然一惊,扑棱一下从地板上站起来,抱着洋娃娃向着声音传来方向去看。

    那里是一扇窗户,窗帘挡着,我看不到外头。

    姐姐说过,晚上一定不要拉开窗帘,但今夜我被气昏了头,顾不得那许多,几步走过去,一把扯开了窗帘,然后,吓得‘妈呀’一声向后坐到在地,眼睛直直盯着窗外。

    黑夜了,窗外却没安生下来。

    一道白影诡异的贴在了玻璃上,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透过玻璃和我对视,长发白裙,身材小,正是两年前的小女鬼,此时,她还是如同以往那样大小,正贴在窗上看着我嘿嘿的笑,嘴巴张开,露出一排排倒刺样的白牙,在黑夜中闪耀白光……。

    “你不要过来。”

    吓得不得了,已经知道这是鬼魂了,而且,我的年龄也比以往大了不少,知道鬼魂是很可怕的,心吓得都要蹦出来了。

    “庵庵,你不要怕我,我听到你的话了,可以帮你弄死讨厌的男子,以后,你的姐姐就还会如同以往那样稀饭你了,你说好不好?我们毕竟是朋友啊,当然要帮你了。”

    闻听这话,我一下子中止了喊姐姐的话,直直的盯着窗外的小女鬼,到底是仇恨更占上风,我抱紧洋娃娃,站起来,身体颤抖的看向小女孩,小声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那好,你帮我弄死那个男的吧,不希望看见他。”

    “别急啊,庵庵,你两年前答应过要让我抱抱洋娃娃的,你必须实现诺言,才能帮你啊。”小女孩阴笑着,漆黑指甲挠着玻璃,发出不大却瘆人的划动声。

    我听在耳中,毛骨悚然,但琢磨了一下,还是办正事要紧,就咬咬牙点头说:“可以,不过,洋娃娃不能给你,你抱一会儿就要归还……。”

    “这个好说。”小女孩笑着应下,但她即便在笑,脸也惨白的吓人,我都不敢看她了。

    “庵庵,你得将窗户上的符摘了。”小女孩忽然指一指窗户上方,我抬头就见一张紫光纸条贴在那里。

    “为什么?你在外头,我递过去就成了。”我很是不安的想要拒绝这个要求。

    “你难道不请我入内坐坐?这不是好朋友啊,那我就不帮你了。”小女孩不乐意的摇摇头。

    “别,我这就摘了……。”

    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可能是因为年纪太小,三两句就被绕蒙了,我搬来椅子,踩上去踮着脚,好不容易才够到紫光纸条,一使劲儿拽下来,就在这东西晃着落到地上的同时,就感觉身边咻的一声,一股冰寒的风从外吹进来。

    一惊,回头一看,对方竟然穿透玻璃出现在卧室之内了。

    这张纸条就是小女鬼说的什么符,能阻挡鬼进房间。

    我心底升起明悟,灵机一动,下了椅子后,蹲下捡起那张符,手死死握住,加上一直带着荷包,小女孩就在身前两米远,却不敢接近。

    “庵庵,你能不能将符撇掉?不然,我无法和你一块玩儿啊。”小女孩瘪瘪嘴,很是不满意的看向我。

    “不行。”

    我冷哼一声,将洋娃娃撇过去,却握紧紫符,冷声说:“就这样吧,你抱抱她吧,要还啊。”

    小女孩伸手接住洋娃娃,紧紧抱在怀中,高兴的在卧室中飘来飘去。

    好几分钟后,她才恋恋不舍的将洋娃娃还给我,然后,飘出窗户,轻声说:“你放心,三天之内,那男的必死。”

    我呆呆的看着小女鬼隐没在窗外的黑夜之中,心底不知是何滋味,然后,激灵灵一震,赶忙爬上椅子,踮着脚,将那张紫符贴在窗户上方。

    下了椅子,抱紧洋娃娃,顺手将窗帘拉上,心底忐忑不安,就像是有一只小动物左右冲撞一般,心慌意乱的,想的是,那个讨厌男人三天之内就会死了,再也不会缠着姐姐了,但是,我为何感觉不到喜悦,只有恐惧在弥漫呢?

    ‘当当当。’

    敲门声响起,吓得我差点尖叫起来,不满的大喊:“做什么?”

    “庵庵,别闹了,出来吃饭,不然,姐姐可就真的生气了。”姐姐声音传来,我气鼓鼓的拉开门,看一眼姐姐,忽然想,那个男的就要死了,我忍一忍好了。

    如是,装成懂事样子,‘嗯’了一声,抱着洋娃娃,不出声的随着姐姐走出房间。

    前厅摆满了一桌子饭菜,男子起身迎接我们,还笑眯眯的和我打招呼呢。

    忍着不耐烦,心底骂着‘讨厌鬼’,只能挤出生硬笑容和他说了几声,敷衍过去。

    看到我懂事了,姐姐笑的更甜了,还和那个男的眉来眼去的。

    我看在眼中,心底这个来气啊,用勺子使劲的搅和米粥……。

    “庵庵真可耐,又懂事……。”男子虚头巴脑的对着姐姐夸我。

    “哼,这个骗子。”我暗中瞪了他一眼,忍着火气,低头消灭面前的食物,暗中期待三天时间早点过去。

    时间缓缓流逝。

    感觉无比漫长,不时的偷偷看看钟表,暗中计算时间,距离小女鬼答应我的请求已经是第三天了,她是不是骗人玩儿呢?

    昨天晚上,那个死男人又到家里来了,姐姐哄我入睡后,我不放心的偷偷溜出去,却看见姐姐和那个死男人在花园中抱在一起,男人还在姐姐脸上……。

    啊呸!那是我都姐姐,不给别人香,好讨厌!

    我期待这男的赶快消失,同时咒骂小女鬼做事没有效率。

    看看窗外的雨,今天可是第三天了,小女鬼到底是不是骗我啊?

    姐姐大清早的就打伞去宏图纸箱厂工作了,家里只我一个人在,瞅瞅时间,上午九点半了,外头的雨越下越大,天黑沉沉,看着真可怕。

    彭!

    有东西撞在窗户上的声音响起。

    大吃一惊,急忙去看,就见白裙子小女孩死死贴在窗户上,正对着我招手,语声传来:“我这就去去弄死那个男的,你要不要跟着去看看?”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忙不迭的点头,同时有点纳闷,这还是第一次在白天看到小姑娘呢。

    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小女孩指一指高空,说:“雨天时阴气重,我就可以在白天出来,这样的白天宛若夜晚,我们戏称为白夜。”

    我恍然大悟,找到一把黑雨伞打开,抱着洋娃娃,一溜烟儿的出了门。小女鬼在前方数百米飘行带路,雨水穿透她的身躯,却对她没影响。

    “咦,这不是红图纸箱厂吗?”

    震惊的看向小女鬼飘入的位置,想了一下,还是跟了去。因我人小,加上降雨量特大,厂门口值班室的老爷爷又老眼昏花的,并没看到我溜过去。

    进了厂子,避开工人,看到办公楼前停了好几辆车,其中一辆是姐姐的,还有一辆也熟悉,正是那讨厌男子富崇的车。

    “他们白天也在来往?富崇,你该死。”我握紧了拳头,眼睛红红看着雨幕中的两辆汽车并排在办公楼前,心底都是杀意。当然,我此时年纪小,并不懂这样的状况代表了什么。

    藏在摞起来的箱子之后,透过空隙死死盯着,就见雨幕中,办公楼前,姐姐送那男子出来,我向着左侧去看,小女孩就躲在那边的树木冠盖中,她是害怕被我姐姐看见。

    收回看向小女鬼的眼神,我的嘴角挑起了冷酷的弧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