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449章 魇噩雷雨黑夜 下
    ‘轰咔!’

    闪电横空,撕裂漆黑的夜,映照的庭院之中极端恐怖。

    不管有没有闪电,我都能在大雨和黑暗中看清楚环境了,就看见头发老长的白裙子小女孩幽幽的飘了出来,离地一尺浮在花园之前,雨水穿透了她的身体落到地上。

    我惊骇的捂住嘴巴,不敢发出声音,只是死死的盯住她。

    “庵庵,你出来,我们一道玩吧……,你答应过,要和我一道玩儿的,说话不算数不是好孩子。”

    白裙女孩缓缓的飘动,黑发落到地下的积水和泥水中,却没变脏。

    我看在眼中很好奇,为何她能飘在那里,雨水也不能打湿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底大喊着,但绝对不敢发出动静来。

    借着花草作掩护,向着院子后头逃,那里有个闲置的仓库,平时我喜欢藏在那里,和姐姐捉迷藏,姐姐很难找到我的。

    我想,躲进仓库中,就能躲开恐怖小女孩的一家了,他们一家都能飘着,还长的那样恐怖,还是离远一些吧,比较安全。

    想着这些,我加快脚步,很快就冲到仓库门旁,尽量不出声的拉开门爬到里面,不忘抱紧洋娃娃,很明显,此时姐姐不在家,可能是有事出去了,只我一个人,要是落到可怕女孩和她的家人手中,指不定会被怎样伤害呢,一定要躲好了。

    想着这些,轻车熟路的在仓库中行走,眼睛可以看透黑暗,就躲进一个旧木柜的底层,在内将门拉紧,将一大堆杂物堆积在身上,抱紧洋娃娃,等待对方离去。

    ‘轰轰……!’

    外头的雷电声越来越大了,听起来好恐怖啊,姐姐何时才能回来呢?

    又害怕又着急,眼泪止不住的滴落,但我知道,捉迷藏的要点就是不能出动静,虽然害怕的要死,还是憋住了哭声,心头一个劲儿的告诉自己不要怕,姐姐回来就好了,他们欺负我,让姐姐打死他们!

    “庵庵,你在哪啊?”

    小女孩的喊叫声突然响起,听动静,她就在仓库中,吓的我急忙捂住嘴巴,惊恐的睁大眼睛,很担心被她找到。

    一只手抱紧洋娃娃,一只手悄悄推开一点儿木柜的门看过去,眼睛穿透黑暗,正好看见白裙子女孩满脸都是黑血的在半空飘来飘去,长发在半空舞动,反映黑光,我就感觉汗毛齐齐炸立起来,都想尖叫了。

    好不容易才止住冲动,安静的藏在柜子中,祈祷她赶快离去。

    五六个人影突然穿过仓库大门,飘了进来,其中一个脸青惨惨的女人搂住小女孩,安慰的拍着她的头顶,我想,那是她的妈妈。

    但下一幕,让我惊恐的几乎晕过去。

    只见正在安慰小姑娘的女人脖子一歪,一颗人头就‘咚’的一声从脖子上掉下来,咕噜噜的,像是皮球一般滚了出去,一直撞到墙角那里,发出彭的一声响。

    “啊呀!”女人喊疼的声音传来。

    我震惊的快要疯掉了,透过柜门空隙,死死盯着那颗被黑发包裹住的人头,又看看仍旧飘在那里,安慰女儿的无头女人,一霎间,眼前天旋地转,好悬弄出动静来。

    死死捂住嘴巴,保持一动不动姿态,半响,脑袋中的眩晕感才驱散,我仍旧一眨不眨的盯着门外,心头都是害怕,但已经被堵在仓库中了,哪还有逃跑的路?只能期望这些恐怖的家伙赶快离开。

    虽然我年纪小,但也知道,人头掉下来是不对头的,这不是正常的现象,虽然他们看起来和普通的大人一样,但我明白,人头说掉就掉的大人,和普通人很不同,具体哪里不同,想不通,只是感觉深深的恐怖,害怕的瑟瑟发抖。

    好几个飘在那里的‘大人’静静的看着,只有那个白裙子小姑娘静静的落地,双手捧起那颗人头,又漂浮起来,将人头安在她妈妈的脖子上,我似乎听到了‘咔吧’一声响,女人恢复如初,脖子间严丝合缝。

    这一幕我看在眼中,眼皮狂跳,这超出认知了。

    难道,人的脑袋掉了之后,还能重新安上吗?太离谱了吧!我感觉自己的认知被彻底颠覆了,认不清什么才是真实了。

    “庵庵,别怕啊,我就来找你玩儿的,我妈妈想请你帮她化妆,我看到你给洋娃娃化妆了,你画的很美啊……。”

    女孩对着阔大的仓库喊着,说出要求。

    我看见她身后的那几个‘大人’都阴森森的扫视周围,忽然发现,他们的眼眸和姐姐说的一样,不是漆黑就是惨白,和我的不一样。

    想起姐姐说的话,遇到眼睛全白或者漆黑的,不管男女还是小孩,都不要搭理,我深深的认同这话,可不,长成这样的人真的不能搭理啊,太可怕了,他们是不是也能在黑暗中看见东西啊?没见他们使用电筒。

    不行,我要藏好,绝对不能被他们发现了。

    想着这些,我不再偷看外头,缓缓向后缩着,想要将自己埋在更多的杂物之间,躲过他们的寻找。

    哗啦!

    面前的柜门突然被大力拉开,一张青惨惨的女人脸,一下子和我面对面,距离不过一尺!

    冰冷寒气扑面而来,眼睫毛都冻了一层寒霜,我震惊的浑身发抖,不等尖叫,对方一只长着漆黑长指甲的手,一把扣住我的脖子,直接拎起来,还嘿嘿笑着说:“原来,庵庵你在这里啊,捉迷藏是吧?阿姨逮住你了,看你还向哪里逃……?”

    “不要,不要……。”

    我被女人扣住脖子,心底大喊,但口中发不出声音来,喘不上气了,感觉就要被憋死了,拼命的挣扎,但对方的手像是冰冷钢铁铸就,根本就挣扎不开。

    好像是咬破了嘴角,下意识的向着女人吐口水,血水汇合口水喷溅出去……。

    “啊!”

    青面孔的女人一声惨叫,一把将我扔在地上,反手捂住冒黑烟的脸,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一边喊一边冲向仓库大门。

    那里是关闭的,但女人一下子就穿透大门飘了出去,惨叫不断的传来,好几个面孔狰狞的‘大人’都跟着冲了出去,白裙子小女孩也‘妈呀’一声逃跑了。

    他们接连从大门逃走,慌不择路的样子……。

    “咳咳咳!”

    我在墙角翻坐起来,捂住脖子咳着,眼前金星乱冒,感觉自己从深渊中爬上来了,然后,瞅瞅黑暗阴森的仓库,抱住膝盖放声大哭:“呜呜呜……。”

    “庵庵,你在哪?庵庵!”

    外头传来大喊声,我猛然抬头,大声回应:“姐姐,我在这里,这里。”

    ‘哒哒……。’

    急速的奔跑声,就见大门一下子被打开了,姐姐浑身都是水的冲来,一眼看见,就跑来抱住,又看看我的脖子,姐姐哭了,大哭特哭,抱着我说:“为何咱姐俩都是这样的命苦……?”

    我听不懂,也不想听懂。

    极致的惊慌中,根本注意不到这些,只是抱着姐姐喊:“你去哪了,是不是不要我了?妈妈,我要妈妈!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呜呜。”

    哭的撕心裂肺,恨不将先时的那些恐惧一股脑哭出来。

    “庵庵不哭啊,是姐姐错了,姐姐连夜开车去求符了,家里那些不能保证它们不进屋,但这符,能保证它们远离咱们的方家。”

    姐姐松开我,从包中掏出数张散发紫光的纸条来。

    我看到这些东西,无由的感觉很是安心,自然而然的停止了哭泣,然后,就抱着洋娃娃被姐姐带回了卧室。

    姐姐都没有换衣服,先将那些紫光纸条贴在卧室之中,有一张被姐姐叠起来塞在一个绣着好看图案的荷包中,叮嘱我带在身上,那些恐怖的‘脏东西’就不能接近我了。

    不明白脏东西是个什么意思,但想到这个纸条可以阻拦小女孩一家吓我,就开心起来,很是珍惜的将荷包塞在贴身衣物的口袋里,按照姐姐说的的片刻不离身,即便洗澡也要将荷包放在伸手就能碰到的位置,这样就不会有‘人’闯进屋子里来吓唬我了。

    做完这些,姐姐先给我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衣物,然后,姐姐也洗了一番,才搂着我,在雷声中睡觉。

    她一边哄着我,一边跟我讲一些注意事项,还要求我不要将这一切告诉外人,谁都不许说。

    我好奇的追问为何不能和其他的小盆友说?姐姐郑重的告诉我,其他人是看不见这些的,我说了,他们会害怕我,远离我,甚至伤害我。

    似懂非懂,但知道,姐姐对我好,不会害我,所以,要听姐姐的话。

    都后半夜了,我缩在姐姐怀中,恐惧感已释放出去,所以,很快就睡过去了,好像听到了姐姐深长的叹息声。……

    一转眼,两年过去了,我八虚岁了,都上小学了,也知晓了自己看到的脏东西就是鬼……!

    这是秘密,我始终不曾对外人说过,贴身带着那个荷包后,已经两年没见过脏东西了,我以为它们远离了我,直到这年的暑假,才发觉,它们从未远离,而且,会带来始料未及的恐怖变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