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421章 煞境
    区别是,那时候是一层层向上的,这次,却要一层层向下!那次是腐朽脆弱、易碎易断的木梯,这次是结实的钢化玻璃透明螺旋楼梯。

    材质不同,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暗中感谢,茅山的祖师爷们保佑,这才没有引发鬼怪们注意。

    我先行到楼梯旁观察了一番,确认没异常,才召唤来伙伴们,一道顺着楼梯向下走去。

    “大家注意安全,加快速度。”

    我一边下令,一边带头顺着钢化玻璃螺旋楼梯向下。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虽然是玻璃楼梯,但上面有着透明的纹,防滑又结实,急速向下时,也不会出现脚下打滑的现象。

    一众伙伴不出声的跟着向下,这里的雾气没有走廊中的浓重,可喜的是,没有阴魂和行尸出现,感觉上,螺旋大楼梯是邪物们很不喜欢的,所以,这地方竟然出奇的‘洁净’,这样我心头舒坦许多,即便是阴阳法师,也不愿意总是见鬼啊。

    “不对!”

    我猛然一声喊,一举手,身后的同伴们都钉在楼梯上不动了。

    “阿弥陀佛,是不太对头的,方道友,我们好像已经在楼梯上奔行半个多小时了,但始终没有到达底层,即便这是一艘超级游轮,水面之上的部分百米左右,水下部分顶天三四十米罢了,奔行十分钟一定能落到底层,但现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一定有问题。”

    虚空和尚挤到我身边说着,一脸凝重,伙伴们倒吸冷气的声音清晰可闻。

    “鬼打墙还是鬼遮眼?”

    我嘀咕着,向下行走数分钟,倒退回来,又向上行走数分钟,之后原路返回,看向大伙说:“上下黑雾弥漫,往上看不到头儿,向下见不到底儿,我们被困在螺旋楼梯之间了。

    不是鬼打墙或鬼遮眼能解释的,也不是奇门阵法,诸位,先原地休整一下。空虚大师,封葬门两位师妹,请过来商议一下。”

    老熊他们听话的坐在楼梯上,掏出饮用水和食物吃喝起来,我、虚空及两位女法师汇聚到更下方的楼梯处商议。

    环境过于邪门,我必须集中众人的智慧和力量,无疑,我们四个是这一团队中实力最强、经验最多的。如老熊这样的,即便有点儿战力了,对这种邪门的事儿也是一头雾水。

    “大师,你看目前这属于什么状况啊?我使用测试咒语试验过,不是法术力场、奇门阵法或鬼遮眼,真就搞不懂了,没有这些起作用,为何我们走不出螺旋楼梯?”

    我很是上火,掏出烟点燃。

    这是我解压的办法,因着孔晶的极度催眠,烟瘾真的越来越大了!虽然当时解开了催眠,但潜移默化的,我不自觉的就养成了更大的烟瘾……,特别是遇到费解之事的时候……,不吸烟都不会思考了。

    虚空他们也都适应了,包括封葬门两姐妹宁觅珍和宋丹雪,也没有表现出对烟味的反感。

    我坐在楼梯上吐出一个个烟圈,眼瞳中都是深沉。

    匪夷所思的事件一个接着一个,本来运气很好的没有惊动阴魂们就走过长廊,但到了楼梯中好运气似乎用没了,这不,就被莫名的困在这里了!

    先时我来回上下探查的时候,法盐、童子水、咒语、灵符之类的手段都使用一遍,周边环境根本没有任何变化,证明,不是那些手段造成的楼梯困境,这就让我想不明白了。

    只能希望这几位土生土长在这个空间的方士,能给出个合理的解释,毕竟,空间不同,或许,邪门事儿的种类也就有所不同了,我不能用‘原属空间’的认知看待这里,所以,需要他们的帮忙。

    “阿弥陀佛,两位女道友的想法呢?”

    虚空没有急着回答我,而是看向蹙着柳眉沉思的宁觅珍和宋丹雪。

    她俩的容貌并不算是特出众的,但都很容易让人记住,因为都拥有特殊的气质,很活泼是一方面,还散发着亲切的气息,这是一般的女孩不具备的。

    宁觅珍捏着耳上的珍珠耳环,缓缓说:“我觉着有点像是‘天然煞境’……。”

    “嗯,我觉着师姐所言有理,感觉上就是‘煞境’……。”宋丹雪两只手互相捏吧着,也同意师姐的看法。

    “煞境,天然煞境,什么玩意儿……?”

    我暗中嘀咕着,听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深知必然是这方空间对某种灵异现象的说法,要是说自己根本没听说过,怕不是成为他们眼中的神经病?身为阴阳法师不知晓‘煞境’,听起来是不是很缺货?

    想到这儿,我闭上嘴巴,有时候,就是要装聋作哑扮无辜,不然,可就露馅了。

    我怎么向他们解释自己对某些方面的常识很匮乏的原因呢?难道能说明自己是从另外一个空间过来的人士吗?那更会被当成神经病的……!

    咦,难道只有我和温藤到了这个空间吗?游轮之上还有没有原属空间过来的人呢?不排除这种可能……。

    闭嘴不言的同时,脑中想的事儿却增多了。

    “阿弥陀佛,英雄所见略同,贫僧也感觉是煞境,这可就不好处理了,要知道,煞境的产生,一般是因为风水布局,而天然煞境,就是自然存在的风水在影响这里。

    想要破除煞境,我们就需要改变周围的风水格局,这真是难办。贫僧对驱魔除邪很有心得体会,但风水煞境吗……?”

    虚空露出比较为难的神态。

    我霎间听懂了他们的话,暗中一拍脑门。

    “什么悬乎的煞境,不就是说风水煞吗?我去,只是几个字的改动,就听不懂了?真是的……!”

    我搞清楚了,虚空他们口中所谓的‘煞境’,就是原属空间我们这些阴阳法师都明白的‘风水煞’。

    风水布局之后产生的煞气,能影响的周边环境危机四伏。

    打比方说,我入行之初接触到的风水大局,就是漆朵水镇的‘百尸围城’风水局,那是一个恐怖的风水大宗师布置的杀局,那镇子所有的居民,都是被风水局锁定的‘目标’。

    同时,风水局运转,就会招来不计其数的怨鬼、阴魂作祟,会杀死风水局锁定的目标。

    而莽撞的去破局,就可能引起风水局的反击,那就是风水煞。

    是能利用一切形式杀人的手段,比血统诅咒那样的杀人方式,更恐怖更诡异数倍!阴气、阳气的杀伤方式都能催动,所以说,风水煞事极度恐怖的。

    当时,我和老白处理小鑫被女鬼附身的事件时,根本不敢改动百尸围城风水局的坟墓阵眼,一旦改动,就会触动风水煞,会被百尸围城风水局绞杀……!

    如百尸围城这样的风水大局,虽然厉害,但却是人为布置出来的,这种大局所产生的风水煞就是虚空口中的‘煞境’。

    天地之间本就存在自然形成的禁区,一旦入内,就会出现莫测之事,这种禁区大多是自然形成的风水局,在那里面触动的风水煞,就是虚空他们所言的‘自然煞境’了。

    以此推论,我自然就明白我们身处何等环境中了。

    这个螺旋楼梯被某种煞境,也就是风水局所散发的煞气影响,形成恐怖的局,我们走进,就等同走进触动浅表层煞气的风水局。

    一旦胡乱破局,会引来风水局的大力反击,那就是深层次的风水煞了,也就是他们所言的‘煞境’的攻击。

    被深度煞境攻击的话,凶多吉少!

    我立马明白核心问题所在,霎间出了一身冷汗。

    所谓术业有专攻,我不是主攻风水局的,面对这种东西只知道皮毛,根本不明白如何才能高效、安全的破开风水局,更不要说破开天然形成的风水局了。

    我深感庆幸,先前没有莽撞的使用强力驱魔法咒,不然,会不会引来煞境深度反击可就没准了。

    想到这里我接口了:“诸位,你们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是煞境了。不过,是不是自然煞境还有待讨论,现在的问题是,谁是最擅长风水布局的?”

    我看向虚空大师和两位妹纸。

    他们三个都面露苦意的摇头,显然和我一样,擅长道法、但并不擅长风水布局,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方式……。

    我马上站起,将烟头扔掉,召集伙伴们过来,低声的将分析结果说了一遍,然后看向其他法师,凝声问:“诸位,你们谁是风水行家?现在,就得请你出马了……。”说着话,我一个个看过去。

    倏然,眼神凝定在一个面容阴沉的男法师身上。

    这人我印象很深,就是当初在前甲板上讥讽我的男子,后来,释放女鬼过去打飞了他的桃木剑,愣是迫着他听命。

    这厮向来就不服我,他名为薛裹,是一个听起来很古怪的名字,我当然记得清楚。

    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着提及风水布局等字眼的时候,薛裹的脸上有细微变化,虽稍纵即逝,但我还是感应到了。

    因为,我始终在观察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