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409章 大邪乱开启
    一个大美女正孤寂的依着船舷眺望大海,手中持着空酒杯。

    看到这女人侧脸的一霎,我猛然身躯巨震,烟脱手掉了出去,落到海水中。

    孔菲!

    ……孔晶的妈妈,那个借尸还魂的女人就在那里。

    她是我从唐碑村大局中带出来的。

    这女人帮我不少,斩杀吕天恒,大战紫红骷髅,孔菲出力甚多。

    出来后,监控她的就是师叔和师姐了,防止她大开杀戒,我不必太过关注,不想,今夜在此相遇了?真是……。

    “谁说人生寂寞如雪的?你跳出来,保证不打死你……!”我于心头吼着这话,感觉太意外了。

    孔菲缓缓扭头,对着我绚丽一笑,美貌耀眼。

    看来,她早就发现了我。此时,孔菲距离我大概百米远,中间隔着不少人,但我俩的眼神就这样汇在一处。

    ‘别来无恙,就请你看场好戏吧。’孔菲的眼神清楚的表明了这个意思。

    我一愣,下一刻,眼睛眯起来,因为,看到一个美貌比孔菲略逊一筹,但气质无比高贵的妇人,气冲冲向着她走去……。

    贵妇身穿昂贵的深红晚礼服,气质卓然,一看就是大家族的,所过之处,人们忙不迭的避开。

    女人手中举着一杯香槟,‘腾腾腾’的快步走到孔菲身后,冷冷问:“你就是周菲菲……?”

    周菲菲……?我一愣,随即恍然,孔菲这是改换了姓名,也对,不然如何做事呢?孔菲的目的就是找负心男算账,连带着负心男的妻子也是目标,难道……?

    我想到这里,仔细打量中年贵妇,眼神霎间一变。这女人和周娴舫的脸型很像,她是……?

    孔菲缓缓转身,将空杯子放置在船舷上,看向贵妇,凝声说:“不错,我就是周菲菲,敢问你是……?”

    “呸,你也配姓周……?听好了,我就是周娴雨,你和我老公的事儿,他已经承认了……,你个无耻的狐媚女,也敢……。”

    “闭嘴,周娴雨,你算是什么东西,敢这样和我说话?滚!”

    孔菲淡漠的打量女人一眼,一股强大的压力释放过去。

    “大胆!”周娴雨大怒,手一扬,酒‘哗啦’一声向着孔菲泼过去。

    “放肆。”孔菲骂了一声,身形一下子就挪移开了,一点酒都不沾。

    在场众人发出一声惊叹,因为,孔菲的速度太快了……。

    孔菲没动手打周娴雨……。

    “娴雨,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误会了……。”一个身穿名牌西装的儒雅男子,快步从人群中走来,一把拉住要扑过去的妻子。

    啪!

    一个大嘴巴狠狠打在男子的脸上,腮帮子霎间鼓起来……。

    “滚,你这个恶心的家伙,你跟周菲菲不清不楚的,你天天想她,当我不知道?你一个入赘我周家的土鳖,能有今天的出息,还不是仗着周家的提携,你竟敢思想背叛?真是找死啊……!”

    “周娴雨,你埋汰这人我管不到,但你不要信口开河的说到我,我和这男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孔菲冷笑着截断女人的话。

    “哎呀,你还敢嘴硬,会点儿功夫了不起吗?……你们都是死人吗?上,打死她,我兜着。”

    周娴雨大怒,反手又给了怂包丈夫一个大耳光,指挥身后的保镖去打孔菲……。

    一众保镖就要动手。

    “住手!”一道厉喝,一个沉稳的男子走来。

    “哥,你要给我做主啊!”周娴雨看到男子的一霎,就像是找到依靠了。

    场面很快就被控制住,孔菲被那个男子客气的请到客舱说话去了,这边,周娴雨对着怂包丈夫拳打脚踢,凶悍的宛似母夜叉。

    看来,她虽然出身于周家,但因为招婿上门,家里惯着,都惯的不可一世了!

    好半响才结束了这场闹剧,周家的保镖们将看热闹的隔开。

    我微微一笑,向着一边挪动脚步,不再关注。

    孔菲已经展开了报复计划,看样子进行的很顺利,没想到,她针对的是周家的人?

    周娴雨?肯定是周静静的长辈。她是周娴舫的姐姐还是妹纸?她知道周娴舫和楚念缺目前藏在哪儿不……?

    想的有点多,我看着大海,揉了一会儿太阳穴,这才感觉舒坦了一些

    妈妈马若暖的失踪,指不定周娴舫知道点儿线索,我恨不马上揪出这对母子询问清楚,那个便宜爹楚尘朝我并不在乎,确切的讲,楚家的家主之位我也未曾放在心上,除了亲妹楚念瑶之外,我最在乎的就是亲妈的下落。

    不找到马若暖,我永远不会认父。

    希望亲妈的失踪和楚家没直接关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想起荣家山庄血统诅咒惨剧,我深知豪门世家中隐藏着不计其数的肮脏,妈妈的失踪指不定藏着多少秘密,楚家未必就是清白的。

    即便便宜爹没有参与什么,那更上一代的人呢?我希望爷爷他们那一辈的,没有牵扯进来……。毕竟,谁不希望和和美美的呢?只是,高宅大院中的肮脏,让我不得不多想一些,这也是始终不认楚家的主要缘由……。

    心绪沸腾,几乎控制不住。

    “啊……。”

    身后忽然传来尖叫声,是一大堆女人发出的尖叫。

    我猛然一震,因为,声音传来的位置是泳池边,不知为何,第一反应就是,温藤出事了!

    倏然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众身穿清凉泳装美女尖叫四散的场面。

    我一眼就看到了温藤,他此时的状态非常恐怖,正举着一口锋利的水果刀,看那意思,要给前方跑的最慢的女孩后背来一下子。

    此时,死妖金梭还在宴会大厅,皮包和桃木剑在他身上,他根本来不及做什么。好在我怀中有东西,看到温藤这个样子,马上意识到,可能是阴牌反噬了。

    温藤只是个记名弟子,说白了,就是太降门为敛财招收来凑数的,真本事学不到多少,阴牌倒是碰了不少。

    派对时借着金梭的眼去看,就发现那只脏东西过于凶恶,果不其然,这是控制不住了,什么记名弟子啊,一块阴牌都控制不好?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要是因着鬼气影响,一水果刀刺死那女孩,得,温藤这辈子算完了。对这人的印象不错,怎么也不能看着惨剧发生。

    距离有点远,打开纸人封印释放女鬼需要点儿时间,但水果刀快要挨上女孩后心要害了。

    我一着急,顺手掏出一枚古铜钱,当做暗器,手腕子运足力量,‘咻’的一声打出去。

    只见一道光影闪过,随着温藤一声震天价儿的厉吼,他浑身冒着黑烟的砸在地上,脸上挨了古铜钱一下,镇邪力量起作用,将其打翻了,正好救了那女孩……。

    “快跑!”

    我一边冲过去,一边对炸了锅的泳装美女们喊着。

    姑娘们一个个尖叫着撒腿就逃,我已经跑到了温藤身前三米多远距离,正要念咒镇邪,‘嗡’的一声响,眼前光芒乱闪。

    定睛一看,周围已经没了其他人,只有我和趴在那儿的温藤。

    我知道,这是阴牌中的鬼物施展了禁制力场,暂时的将普通人隔开,看意思,这家伙想将我收拾了?

    也是,看我道行不高,这只鬼以为三下五除二的就能收拾掉我了,它真是打错了算盘!我没着急解开纸人封印,而是抬手咬破中指,用血在额头绘上‘玄阴符’,开了阴眼。

    同时,手中扣住几枚古铜钱,看向缓缓站起,在阴眼视野中不停散发黑灰阴气的温藤,厉声说:“孽障,还不滚出温藤的身体,要我将你打出来吗?”

    举起古铜钱示威。

    “要你来多管闲事?温藤早就该死,他触犯诸多禁忌,却去找太降门高手做法束缚我。但他们都不知道,我是一个会些鬼道法术的阴魂,让我找到了机会,挣脱第二重束缚,温藤就得死,哈哈哈。”

    这鬼物附在温藤身上,面孔狰狞的吼着这些话。

    “触犯禁忌是他不对,但万事好商量,我和他认识一场,不能见死不救。

    这样,你放开他,我做法解开阴牌对你的原始束缚,放你去地府轮回投胎,双赢局面,你看行不行?”

    我打着商量,要是这招行得通,对温藤身体的损伤会降到最低。

    “胡说八道,我是被秘法加持进阴牌的,除了制作这枚阴牌的太国阿赞,别人无法解开,这是阴牌的特点,你竟然说能解开阴牌的原始束缚?幼稚到可笑程度。”

    温藤持着水果刀,对着我比划两下这样说着。

    “别人解不开,但我能。”

    我自信的笑笑,茅山鬼门有专门对付阴牌的秘法,可以一试。

    “我才不信,你滚开。”附身温藤的鬼物根本不信我所言,散发的阴气越来越重,看样子很厉害。

    我咬咬牙,掏出一张纸人,快速解开封印。

    下一刻,手持薄刃匕首的金禾娜现身出来,一双鬼眼冷漠的看向身躯颤栗的温藤。

    “你是养鬼师……?”被鬼附身的温藤大惊,连连吼着,向后退,想要逃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