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407章 大船聚枭雄
    联想到先时那鬼汲取血液的场景,我觉着,温藤付出的代价应该是寿命,还不少,不然,不会这样展现。

    只是,他自己感知不到罢了。

    但我借着金梭的眼,能看到。要是开了阴眼,自身也能看到。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我还能喝!”

    茉莉姐醉眼惺忪的,举起酒杯大喝特喝。

    我拦不住,只能听之任之,反正今晚又不拍戏,喝醉了大睡一觉就好,能看出陌离心底压着很沉重的事儿,让其释放一下也好。

    果不其然,再度灌下去好几杯之后,陌离的眼睛一翻,直接撞进我怀中,脸红的发烫,昏死过去。

    我苦笑着将她放在一旁的长椅上,脱下西服盖在女人身上。

    温藤的酒量很好,一杯杯喝着,眼睛却愈发的明亮。

    我坐下,看看睡着的陌离,又看看温藤,忽然说:“你们已经是人上人的生活了,为何还不知足?谁不认识你俩呢?都知道啊,这就足够了,为何总是不满足呢?她借酒消愁,你又何尝不是……?温兄,听我一言,有些东西,不能触碰,弄不好,会死。”

    温藤喝酒的手猛然停在那里,一脸震惊的看向我。

    半响后,他才恢复正常,挤出难看的笑,说:“方兄弟,你又没喝多少酒,怎么也开始说胡话了?来,来,来,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来日富与穷!我敬你一杯。”他举起酒杯,这是堵住我的话的意思。

    叹了一声,无奈的举杯对饮。

    我已经仁至义尽,但对方的执念太深了,是无法劝说住的,只能祝他运气好了。

    看来那块阴牌并不禁酒,所以,他才敢大喝特喝。

    据说阴牌的禁忌非常多,很多都是禁酒禁烟禁女人的,不想,这小子请的阴牌倒是百无禁忌?或者是,他虽然请了阴牌,但没有遵守阴牌禁忌?说白了,还是没有那么相信,只是自以为是的弄来改运的东西,结果,却不按照禁忌执行。

    说实在的,戴着阴牌却如此饮酒,是不是太过了……?

    脑中转了好几道念头,也无法确认这小子是不是真的触犯了禁忌,没事儿,过后的数月,他都在我眼前晃悠,不管怎样,温藤对我足够友善,阴牌要是出问题了,我若是有能力解决,帮他一把未尝不可,就当行善积德了……。

    心头计议已定,不再多言,随意的转头去看那边的楚念瑶,眼瞳猛然一缩。

    因为,念瑶身边的两张空位不知何时坐了人。

    如念瑶一般的超级明星,助理、经纪人、化妆师之类的一大堆很正常,有人出现在她身边很正常。不正常的是,这两位我认识……,确切的讲,其中之一和我特熟……。

    坐在楚念瑶左手边的是一个戴眼镜美女,即便她身在楚念瑶身旁,也没被遮挡住光芒,不少男人偷偷瞅着她,估摸着女人的身份。

    楚念瑶右手边是一个美少女,扎着两根麻花辫,身穿可耐的公主裙。

    “你妹啊,这不是张星霜和魏琪吗?”

    昏暗光线下看到这两位的一霎,我就感觉心头‘轰隆’一声响,想起自己和楚尘朝那个‘便宜爹’说过的话,花大价钱,请女法师保护念瑶。

    天了噜,楚家能量太大了吧,如何就能请动张星霜这尊女神级的人物充当念瑶的女保镖了?我去,豪门就是豪门,一出手就非同凡响!

    魏琪明显一直在关注着我,看到我转头看到她们姐俩的惊讶样子,狡黠的对着我眨动一下大眼睛,还蹭偎到张星霜身边,贴着耳朵不知说了几句什么。

    张星霜有些意外的看过来,看到我的一霎,神态微微一僵,很快就调整好,举杯示意一下,浅饮一口。以往,她和我打过一场,但那时我是阴魂状态,且改变了样貌,她自然想不到我和她早就见过面,关系匪浅的说。

    ‘扶摇子’的敬酒我岂敢怠慢?急忙举杯,一口喝掉杯中酒,脸上充满笑意。

    这些动作很是隐晦,但还是会被‘有心人’看在眼中。

    扶摇子的名头在道儿上极为响亮,除了张星霜本身的实力超凡之外,还因她父亲乃是龙虎山的当代掌门人张客淳。

    那可是道儿上有名的大佬级人物,谁敢不给面子?

    即便阴司中高手如云,估计,对上张客淳都要恭恭敬敬的,而我师傅稻花真人和张客淳兄弟相称,这事,估计没多少人知晓,当然不能了解扶摇子为何给我这么一个小年轻的面子。

    刷刷!

    就感到好多道探究的目光,从昏暗的位置投射过来,霎间,引起我的警觉。

    我此时没开阴阳眼,看不清楚,但有死妖金梭在啊,他的眼眸闪耀一下金光,霎间锁定了所有因着张星霜对我举杯示意而投递探究眼神的主儿。

    饮掉酒水后,眼神示意魏琪装着不认识即可。

    丫头调皮的伸伸舌头,就将眼神从我身上挪开了。

    我缓缓扭头,和温藤随意说话,其实,暗中,利用金梭的眼,仔细观察窥探我的那些家伙,心中有数,这些人都是道上的,不然,不会因着张星霜的举动这样关注我。

    先时光线那样的昏暗,舞曲声那样大,场面很乱,要不是练家子,如何能观察的这样仔细?

    金梭的视野中,我主要在反观察十几个人。

    最引起我注意的是紧邻导演坐席的几个人,我对着那边努努嘴,对温藤说:“那人就是本片的男二号郑广吧?不知道他的戏份多不多?”

    温藤醉眼迷蒙的看了眼一头短发眼眸细长无比英俊的郑广,转头对我轻声说:“那家伙演戏水平倒是不赖,得到过一次影帝呢,据说,他曾经争取过本片男一号,但还是不敌周孝,屈居二号,戏份当然极多,只比男一少一些罢了。

    戏份比你我这样的男三、男四要多了太多,这没法比。

    这人出身神秘,据说也是某豪门家的,而且,他家跟一些奇人异士很有瓜葛,你看到郑广身旁坐着的那个神态冷漠的中年女人了吧?

    我听说,那是赫连家族的人。

    赫连家族你知道不?道儿上的厌胜术大师有七成都出自这个家族。嗯,你不是开棺材铺的吗,当然听说过赫连家族的名头……。”温藤再度喝掉一杯酒。

    我的眼瞳霎间缩紧。

    在金梭的视野中,男二号郑广身旁长相平凡的中年女人,眼神很是隐晦的盯着我,极为恶毒,我感觉,她不怀好意。

    温藤的消息真是灵通,竟然知道这女人是厌胜术大师倍出的赫连家族的人?看来,我小看温藤了。也是,这小子能弄来厉害的阴牌,估计也不是泛泛之辈,也许,我对他的猜测都不做准……。

    赫连千的样貌浮现心头,那是导致金禾娜她们含冤死亡的罪魁祸首之一,最终死在我的手中,赫连千当时恐吓我说,讯息会被传出去,会有她的亲人找我报仇。

    男二号身边的女人明显对我充满恶念,难道她是为赫连千报仇来的?那张黑皮邀请函是不是她做的手脚?

    “想不到温藤老兄竟是万事通,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男一号周孝身边那个眉清目秀的小青年是什么来历呢?是他的助理吗?”

    我低声和温藤说话。

    温藤神态复杂的看我一眼,忽然一笑,低声说:“既然小兄弟是开棺材铺的,算是半个道儿上的人,那我就不瞒你了,其实,我就是你们眼中所谓的奇人异士,不过,道行低微。但我对这些人比较清楚。

    因为,我是‘太降门’的记名弟子。

    只是记名罢了,我暗中还倒卖佛牌。这些年赚的钱,除了表演来的,别的都是通过这种渠道挣到的……。”

    温藤有些大舌头的说着,我震惊的睁大眼。

    原来,这人和太降门有关系!是了,他请来的阴牌肯定被太降门高手再度炼制了一番,所以,即便犯忌也无所谓,阴牌不会反噬。

    想不到,一个二线过气男明星,却有第二重身份?怪不得他知晓那么多道儿上的消息,还能认出赫连家的女人。

    “失敬,失敬啊,原来老兄还是隐藏的高人。”我随意拍了两句。

    “兄弟客气了,高人可不敢当,但说起各门各派的消息,我倒是门儿清。

    你不要回头,我告诉你,周孝身旁那个小年轻不简单,要是所料不差,应该是阁照宗的内门弟子,看他这般清秀,很可能是阁照宗最近名声响亮的大弟子宋同。”

    听闻‘阁照宗’这几个字,我心头一震,眯着眼喝了一口酒以做掩饰。

    阁照宗这个名号我怎么会忘?鳄首山灵异事件中,那杀人如麻的恶魔吕天恒就是阁照宗弟子,最终死在我和孔菲的手中。

    这件事说起来似乎很隐秘,但紫红骷髅是知晓的,他要是将此事暗中通告阁照宗,天知道喜欢护短的阁照宗会怎样对付我?

    阁照宗内门大弟子宋同的名气可是相当的响亮,和张星霜的名头不相上下,周家很看重周孝啊,竟然将这样的高手请到他身边做守护神……?

    开机拍摄一部恐怖电影罢了,为何会聚集了如此多的道上枭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