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95章 此地无银三百两
    另一侧,楚念缺已经蹦了起来,就要大声咒骂。

    “制住他。”

    楚先生淡淡的吩咐一声。

    “是。”屋外掠进来了几个人,一闪,点中楚念缺的身体,他就僵在椅中动弹不得了,也说不出话了,英俊面容上都是怨毒,死死看着我……!

    楚念瑶震惊的捂住嘴巴,结巴的喊:“不对,……不对啊,我哥和我长的这样像,……我俩是双胞胎……。”

    “妹纸,难道你没听说过整容手术吗?”我怜惜的看了楚念瑶一眼。

    “啊……?

    姑娘惊呼,大眼睛中都是茫然……。

    “楚先生,你若是怀疑这份报告的真假,可自己亲自去做一次鉴定嘛……,知道大家族对这种事很重视的,以往一定做过鉴定了,结果是,楚念缺就是你的亲生孩子,是吧?

    如此看来,你需要查一下内贼了,有某些人和这对心怀叵测的母子联合在一处欺骗楚家……。”

    我冷静的给出了建议。

    “朝哥,你真的认为方钢说的是真事儿吗?看看我啊,我是你的结发妻子周娴舫!这是你的一对儿女,念缺如何就不是你的儿子了?你竟然听宁愿听信外人的胡说八道,也不相信自己的妻子?”

    中年女人坐在那里,有些激动的喊着。

    我扭头看过去,心头一动,冷冷的问:“你姓周,和周静静有关系吗?”

    “我是静静的小姑。”周娴舫淡淡的说着,眼角跳动数下,我能看出她眼底流淌怨毒之意。

    “原来你是周家嫡系千金,真就不知道呢,楚家和周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我讥讽的说了一句,扭头看向脸铁青的楚先生,嗯,这人本名应该是带着一个‘朝’字。

    “楚先生,莫非你名为楚朝……?”我狐疑的问。关于这位,外头打探不出讯息,不知真实姓名。

    “楚尘朝,这是我的名字。方钢,不用你多说,我自然会再验一遍,这次会全程监督,会用铁证告诉你,楚念缺就是我的儿子。”

    楚尘朝面容有些狰狞的说着,很明显,听闻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非亲生的,这厮心底大乱。

    据我所知,他只有这一对儿女,这一周时间我也搞明白了,楚先生就是楚家当代的家主,掌控了楚家遍布世界的资源和权利,不用说,他退下后,家主之位就该是他儿子的。

    念瑶身为女儿,没资格继承家主之位,毕竟,她是要嫁人的。

    这样算来,楚念缺的身份至关重要!要是楚念缺不是楚尘朝的儿子,后果真的太严重了,楚尘朝后继无人,有可能要从他兄弟的儿子中选择后代家主,这是关系天大的事儿……。

    无怪乎楚尘朝面对检验报告,还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他得慎重才成。

    听闻楚尘朝真的要重新检验,我敏锐的发觉周娴舫和楚念缺的神态都为之一变,很明显,他俩害怕这件事的发生,即是说,他们心中有鬼。

    我对楚尘朝点点头,扭头看向强自镇定的周娴舫,凝声说:“周娴舫,别怪我直呼你的姓名,你不配得到我的尊重。现在,你一定恨我,这我理解,但你给楚先生下降头媒介的事儿太过恶毒,我无法不鄙视你。

    即便要推你亲生儿子楚念缺继承产业,也不用这般极端吧?你做的天衣无缝,只要静静等待即可,我只能说,你太着急了……。

    一着急,就会坏事,其实,我有些费解,你这样处心积虑做事的人,为何会犯低级错误?你要知道,死降虽可怕,但楚家总能请来高人破解,根本就杀不了楚先生,何必这样做呢,反而让自己有了大嫌疑?

    能给楚先生下降头术媒介的,当然是身边人,你最有嫌疑了。我估算,楚先生这一周也在怀疑你,只是顾念夫妻一场,不想直接说明罢了,是不是啊,楚先生?”

    扭头,似笑非笑的看向神态转为尴尬的楚尘朝。

    “这个……,方师傅……。”楚尘朝支支吾吾。他这般历经世事的大人物,疑心比谁都重,这过去的一周,我就不信他没怀疑过周娴舫?

    “朝哥,你真的怀疑我?我对你一心一意,满心思都是你,即便我去死,也不会害你的,你一定要信我,难道,我的话还赶不上一个外人……?”

    女人愤怒的站起来,没看我,只是冷冷的看向楚先生。

    楚尘朝额头滚出冷汗,用衣袖擦一擦,避开妻子的眼神,沉吟不语。

    “我知道了,二十多年了,你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是吧?我无论如何努力,也赶不及她在你心头的位置,我周娴舫好歹也是周家的千金,凭什么受你这份窝囊气……?”

    “闭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那是你的结拜义姐,也是念瑶和念缺的亲妈,你就是这样说她的,难道你们姐们的亲近只是做给人看的?”

    楚先生蹙紧眉头,愤怒的呵斥。

    “爸爸,你在说什么,到底是什么……?”楚念瑶震惊的软在椅子中,闻听此话,一下子蹦了起来,眼眸圆睁看着楚尘朝,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朝哥,你胡说什么,念瑶是我生的,我的!”周娴舫大怒,手指抖着指向楚先生大吼,然后,快步向着念瑶走去,要拉住女孩的手。

    “等等……,不不。”念瑶避开周娴舫的手,动作太大,一下子撞在身后椅子上,向着后面栽倒。

    我窜过去扶住念瑶,指着冲过来的周娴舫大吼:“你站住……。”

    周娴舫楞在那里,半响后,眼泪滚落,伸手向着念瑶喊:“乖女儿,不怕,离开那个坏人,到妈妈这里来。念瑶,你忘了妈妈多疼你吗……?”

    女人的神经受到不小的刺激,披头散发眼睛通红,那边,坐在那儿动弹不得的楚念缺急的眼角睁裂,我早就看出来,楚念缺一身功夫不低,但楚家卧虎藏龙的,先时飘进来的人都有着不次于天九的身手,瞬间制住楚念缺,他根本挣扎不得。

    “说什么心疼女儿,要是我所料不差,念瑶灵魂出窍,也是你做的手脚!你一定是送给念瑶什么东西了,那东西引得念瑶灵魂出窍,才有后来的事儿……。”

    我指着周娴舫吼着。

    “你冤枉我!那是我女儿,你算是什么东西,在这里信口开河?朝哥,不管怎样,我是你明媒正娶合理合法的妻子,你就这样看着?”女人疯狂的喊着,扭头去看保持沉默的丈夫。

    楚尘朝的脸犹如锅底黑,没有吱声。

    “好,很好,朝哥哥,枉费我多年来真心对你,就换来这样的对待?也罢,生无可恋,我就死在你面前以证清白。”女人手猛地一翻,一支小手枪出现在了掌心中,下一刻,手枪指向她自己的太阳穴。

    “不……不,不要,妈妈……!”楚念瑶被吓到了,一边哭一边喊,就要扑过去。

    彭!

    一道光影从楚尘朝的手中发出去,狠狠击中女人的手腕,‘咔吧’脆响,伴随着的就是一声枪响。

    彭!

    子弹向上射中了房顶,手枪在半空翻转几下,枪口冒着青烟落地。

    女人惨叫着,捧着自己的右手腕,那里出现严重伤势。

    我寻迹看去,地上多出了一块小石头,刚才,楚先生用这块飞石击中了周娴舫的手腕,阻拦了女人自尽的行为。

    她可是周家的千金,事儿没有查明就死在这里,那可就说不清了。周家可不是省油灯……。

    我暗中摆了摆手,刚才隐形飘到周娴舫身边的萧宝儿窜飞回来,即便楚先生不及反应,萧宝儿也会阻拦此事,笑话,在我面前,是她想自杀就能自杀的吗?

    “不对,不对……。”我忽然嘀咕出声。

    楚尘朝一摆手,屋子外窜进来一女人,伸手一点,制住了周娴舫,她想自尽也不成的。

    “什么不对……?”听到我的话,楚先生看过来。

    周娴舫被放回椅子中,那个女人处理了她手腕的伤后,不言不语的退出去……。

    我扶着楚念瑶,先将她扶到了一旁的长沙发上倚坐着,才看向楚先生说:“你不觉着,周娴舫求死的心太烈了吗?给我的感觉好像是……。”

    楚先生脸一变,凝声说:“方师傅是说,她一心求死,是为了转移我等的注意力,保护她心头最重要的人……。”

    楚先生这样老谋深算的人,这是因为涉及到自身了,不然,反应一定比我快的多,此时,一点就透。

    他一边说着,一边眼神游弋,最终定格在神态疯癫的楚念缺面上,久久凝视,不发一言,其实,他已经信了那张检验报告,只是。一直不想面对罢了。

    但周娴舫过分的自尽举动,让其疑惑更深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太盛了。

    楚先生琢磨一番,在女人震惊绝望的眼神中,走到楚念缺身边,伸手一摁,楚念缺长长吐出一口气,他眼睛中都流血泪了,吼着:“爸爸,不要听方钢这外人的挑拨,我是你亲生的儿子啊,你一定要相信……!”

    楚念缺满脸无辜的神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