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93章 超恐怖场
    布阵红符红光大放,稳定住法阵,行尸造成的破坏被瞬间补好。

    青毛行尸又被反弹出去,但它毫不犹豫的继续撞来……!一下又一下。

    布阵使用的红符源源不绝的输送神秘力量维持‘御降阵‘,不过,等到红符的力量告罄,它就能撞碎法阵了。

    见它浑身出现伤口,都在迸溅恶心的液体,我就知道,打死宝儿,她也不敢接近这具行尸了,抬头就看见门口那里飘进来几只吊死女鬼,其中一只还是蓝衣鬼,我就示意宝儿不用管这具行尸了,先去收拾了那些女鬼再说。

    宝儿绕过浑身都在迸溅恶心液体的青毛行尸,风一样的冲向数只女鬼……。

    “该死,你敢坏爷的好事,弄死你!”

    阴森的吼声隔空传来,降术师可能是感觉死降被破在即,这是急眼了!

    随着他的话,数十道鬼影从四边墙壁中挤出来,很明显,这些鬼物不属于死降控制的,是降头师另外施法召唤来的,所以,不会受到御降阵的阻挠。

    因为,它们不是降头术的产物,而是专门的驱鬼法术,这样的鬼物,御降阵不会阻拦,能直接攻击到法阵中的人。

    我眼瞳缩紧,心头很明白,这是冲着我来的。

    几十只鬼物并不是多么厉害的,其中只有两只蓝衣鬼,但它们的形象一个比一个吓人,只看上一眼,都感觉浑身发毛。

    其中一只红衣女鬼,不停的用长长的指甲刺着自己的身体,也不知道她为何这样?反正是残酷到了极点,如同生人被刺中时一样,红血飚窜,一根根骨头都被刺碎,血腥味扑鼻……。

    我知道,看见的不见得是真的,也许只是鬼怪催动的幻术,但这场景落到眼中,真的恐怖啊!

    有一只小鬼,看身形,类似于人类五六岁的男孩,它猛然拗断自己的一根手指,然后,张开尖锐利齿密布的大嘴,一口咬断了那根手指,‘咔嚓、咔嚓’的咀嚼着,嚼的满嘴都在滴血,阴森的漆黑眼眸死死盯住我,好像是在咀嚼着我的身体。

    要说这两只脏东西的‘行为’我还能忍着惊意看下去,但不远处那只肚子高高鼓起的女鬼,她的行为实在是太恐怖了!

    只听‘嚓嚓嚓’的声响,锋锐甲刀竹笋般释放出来,她盯着我桀桀怪笑,说:“小师傅,你看,我有了你的孩子啊,你为何不要我们娘俩了?你这负心人,我不活了,你的孩子也跟着死,你看啊,我要让你后悔终生……!”

    说着这话,她猛然对着自己的肚子扣去!

    噗嗤!

    衣物连着肚皮被她锋锐的指甲穿透,一用力,竟然完全拽开。

    哗啦一声,乱七八糟的东西猛然冲出来,一根根肠子在血水中动着。

    女鬼的甲刀不停的划动,在一大堆黑血包裹的内脏中,掏出一个浑身漆黑、只有巴掌大小看起来刚成型的鬼婴捧在手中,对着我嘿嘿的笑,喊着:“小师傅,你的孩子在这呢,你要不要它啊?要不要……?”

    黑光一闪,巴掌大、浑身皱皱巴巴刚有点人形的鬼婴,猛然睁开眼睛!

    这是一双怎样恐怖的眼睛啊?占据了苹果大小脑袋的一半,漆黑的鬼眼锁定我,猛然张嘴发出‘哇’的一声,像是婴儿啼哭声,然后,从女鬼掌心沿着手臂向上爬,超快的爬到女鬼脸上,猛然一口咬去!

    咔擦一声,女鬼的鼻子被鬼婴咬掉了,小小的鬼婴大口的嚼着,转过头,对着我发出‘哇哇’的喊叫……。

    就感觉一道霹雳轰中心头!

    我被这恐怖的场面刺激的几乎心神失守,赶忙默念清心咒,浑身倒竖起来的汗毛才伏帖下来,同时,握紧了桃木剑,恨得要发狂了。

    “你妹啊,老子至今还是童子呢,什么时候不负责的那啥过啊?香香的事儿就不说了,这个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女鬼,在我面前上演这么一出,这不是栽赃吗?败坏老子名声,该死!”

    电光石火中,想明白了,这些鬼怪夸张的‘自伤动作’,就是为了刺激我的神经。

    隐藏在暗中的降术师知道,我正在念咒破降,这种时刻,要是被刺激到,很容易法术失控走火入魔,这些鬼怪都是他召唤来的,级别不高,但刺激人的手段太厉害了,我想闭眼不看,但要是真的闭眼,数十只不受御降阵阻拦的鬼物,就会冲着我扑来。

    “宝儿,给我弄死它们!”

    我阴狠的下令,这些鬼想刺激的我走火入魔,好,你不仁我不义,那就送你们下地狱。

    “知道。”宝儿挥动利刃刚斩杀了一只吊死女鬼,闻言风一样的掠过,卷起大量阴风。

    噗嗤!

    咀嚼手指的小鬼和不停刺伤自身的女鬼,都被宝儿砍断了脖颈,随着红血喷溅,两颗鬼脑袋打着转儿的弹飞上去,呼啦!燃烧起来……。

    那个脸上爬着鬼婴、肚子破开、肠子到处‘动’的女鬼,被萧宝儿毫不犹豫的砍成了两半,连带着那只可恶的鬼婴也被斩成了两段。

    呼啦啦!阴火烧起来,很快就吞噬了它们……。

    “让你们坏心的刺激我,这就是下场!”

    我快意的吼着,注意控制心绪,不能失控,破降到了关键的节点,楚先生疼的满地打滚,惨叫声声。

    他的意识就快要崩溃了,惨叫可就控制不住了……。但也说明,破降过程就要完成了,即将让死降反噬降术师。

    “杀死他……。”

    阴狠的吼声隔空传来,那些鬼物不再执着于刺激我的神经,一窝蜂的冲来。

    砰砰砰!

    依着阵法的力量,我催动了七张红符,以此时受伤的状态,不依阵法,根本催动不了,但开坛时就是这点好,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法坛和阵法去做事,本身并不用出多少力。

    “啊啊啊……。”

    一只只厉鬼被红符能量轰中,即便它们不被御降阵阻挠,但红符的力量可不是说笑的,不懂阴魂法术的厉鬼被红符轰中,那就是浑身着火、变成黑烟的下场。

    两只蓝衣鬼到底是厉害,半边鬼躯着火的冲到近前,一伸鬼爪,对着我的脸狠狠的挠来。

    我冷哼一声,呼啦一下,好几瓶子预备好的液体,如黑狗血和鸡冠血之类的泼洒出去,吓得两只蓝衣鬼急忙躲避。

    乘着这功夫。门主印章被掏出来,用棱角部位在手臂上一划,血冒出,我使用最基本的祭血方式催动。

    红光大放,在我脑袋眩晕的同时,两道红光穿透阴风和黑雾,狠狠穿透了飞扑过来的两只蓝衣鬼。

    “嗷嗷……!”蓝衣鬼们留下这种声响,燃烧起来……。

    怨气冲天……。

    这是鬼怪遗留的阴暗气息,过后需要使用特殊调配的净水驱邪,不然,此地都没法住人了。不过,相比此时险境,那就是小事儿了,好解决。

    “哇……。”

    楚先生猛然大口吐血,吐出一股股的黑血,黑血中有一大堆小虫子,它们在血水中古怪的动着,似乎感觉到,这些虫子一道用谁都看不见的眼睛,狠狠的盯着我。

    这场景看的我毛骨悚然,太恐怖了,任谁亲眼看到人的嘴巴中吐出来这些东西,估计,都是这样的感觉吧?

    死降完全被驱逐出了楚先生的身体。

    楚先生痛苦的嘶吼了几声,直接晕了过去。

    他为了抗住折磨,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在完全撑不住之前,死降被驱逐出来,只能说,楚先生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中了死降还能安然无恙的,世界上都不多。很多中术者不是没钱找阴阳大师驱降,而是倒在了驱邪的过程中。

    神经承受的冲击太大了,不说正式驱降时的疼痛,只说先时那几个小时间不断的见鬼撞邪,一般人都会神经失常,楚先生果然是非常人啊!

    我在桃木剑尖上挑着一张红符,念了一下催动咒语,猛然对着地上的小虫子一指,口中厉喝:“烧灭邪祟,急急如律令。”

    彭。

    红符炸碎,一大团散发红光的烈火扑到了地上,‘嗤啦啦!’所有的小虫子都被烧毁,释放出诡异的蓝雾……。

    “啊啊……!”不知道从何方传来了惨嚎声,一道包含阴毒的语声响起:“方钢,白发鬼师,你敢破降伤我?和你不共戴天,你等着,我会找你报仇的……!”

    声音渐渐的遥不可闻……,降术师没死,虽被反噬的重伤了,但没死……!

    我施法定位过,却找不到他的位置,无法让萧宝儿按图索骥找到他给予致命一击。

    这个降头师的能力远不是莫文行那样的能比,被他逃了,后患无穷,但也只能这样了。

    这是我第二次和降头师隔空斗法了,上次杀了莫文行,这次驱逐了死降,于纪录上而言,还算是不错的,没给师傅丢脸。

    屋内仅剩的几只鬼物齐齐发出害怕的尖啸声,阴风一吹,逃得不见踪影……。

    “穷寇莫追。”

    我拦住了要去追杀的萧宝儿,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浑身无力。

    尸鬼邪降,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