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92章 零点作邪
    超级恐怖的‘场景’足足持续了五分钟以上。

    两只鬼才发出诡异的动静,脱离楚先生的身体,一道向后飘进阴雾之中,陷入墙壁里消失不见了……。

    彭!

    楚先生像是根木桩般狠狠砸在地上,一定是蹭破了更多的皮肤。

    他猛然吼起来,像是被迫近死胡同的野兽。

    “混账啊,你们……,来啊,……来啊!想吓死我,不可能……!”他竟然没有休克,这胆量……?

    我只能啧啧称赞了。

    吼了半天,楚先生坐起来,掏出绷带和药粉处理伤口……。

    随后的一个多小时,一只只奇形怪状的鬼物接连出现,夹杂着数具不知从何而来的行尸,不停的冲击楚先生的神经……。

    但这人在最初的惊慌之后,越来越胆大,竟然能做到和鬼物们脸贴脸的对视不落下风了,那几只行尸更是被他挨个的打杀了,绝对的爷们!

    我不由的敬佩起来……。

    二十三时五十八分。

    “零点快到了……走!”我猛然从椅子中弹起来,大喊一声,就向着门口冲去。

    浑身都是红血的楚先生眼神一亮,挥舞桃木剑,随着我冲出房间,奔着法坛所在而去。

    他身后跟了数只形态狰狞、张牙舞爪的红毛行尸。

    很快就冲进主楼大厅,我一步踏入法阵之中,几步窜上法坛,而楚先生已经跟着跑进来,这时候,是二十三时五十九分,还差一分钟的样子。

    正式开坛之后,就是破除降头的过程了,暗中施法的降头师立马会感应到,但因为需要集中力量和我斗法,所以,他没有心力控制死降发飙。

    尸鬼邪降持续的还是第一次发作时的状态,不会出现楚家庄园中都是厉鬼和僵尸的场面,能保证楚念瑶和一众山庄工作人员的安全,只会对着法阵中的楚先生冲来。

    同时,降头师隔空和我斗法,想要阻挡我破坏死降,这是必然的发展轨迹,降术要是被强力破除,于施降者而言堪称大祸,以前的莫文行就是例子。

    他施展降术到小师妹身上,被我发觉后强力破除,直接遭受反噬,最终身死道消。

    所以说,降术是很危险的法术,弄不好会将自身搭里去,不知道这人和楚先生到底有多大的仇恨,竟然启动了死降?这要是被破了,他会受到很严重的反噬,运气好能活着,运气不好直接当场死亡都有可能。

    死降的反噬可不是简单说说的,比当年莫文行那种控制女孩心神的降术,威力大了太多。

    其实,我心头也有些忐忑,不过,萧宝儿在场不说,本身的实力即便下降了,也远非当年的菜鸟可比,我还是有底气和这样阴邪的降头师斗一斗的。

    不说别的,只说这人是楚念瑶的父亲,那就义不容辞。

    再说,从面相上看,楚先生虽然有杀伐果决的一面,但骨子中却是一个有原则和立场的人,我相信这样的人不会恶劣到哪里去。

    当然,看相这种技术活儿,我并不是特别的擅长,若果楚先生是一个戴上多重面具活着的人,我不见得能看准。

    这些,目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揽下了这趟活儿计,收下了楚先生亲手递来的百元钞票,那就产生了因果,必须担负自己该承担的部分责任。

    “我要开坛了,挡住这几只行尸……。”我急急喊了一声。

    楚先生握住桃木剑,又弄出几包法盐,悍勇的转身,和冲杀过来的几具行尸斗在一处。

    这几具都是红毛行尸,力大无穷尸气冲天,我自己对付都很费劲,楚先生似乎熟悉了动作,闪电般的移动,桃木剑不停的招呼在这些东西的脑袋和要害上,阴火点燃的同时,法盐不要钱的一包包砸出去。

    数十秒的功夫,三四具红毛行尸都被楚先生一个人打杀了,他的腿上被划伤多处,掏出匕首,都不去看燃起阴火的行尸,下手那个狠,寒光闪动几下,几条被尸毒污染的血肉飞出去。

    他手脚麻利的撒上药粉,用绷带包扎好,动作行云流水都不带停滞的,高效的要死了。

    零点到!

    我收回看向楚先生的眼神,心底震撼着。

    “这家伙要是道儿上的,让其学一点儿对付厉鬼的法术,加上这高效灭杀行尸的本领,很短时间,就是另一个大师了……。”

    时间已经到了,驱逐脑中所有的念头,恭敬的祭拜盖着红布的三茅真君灵位,按照规矩上香,暗中禀告祖师,弟子要开坛破降。

    看到三根香正常的燃烧,知道得到祖师首肯了,这才持着桃木剑,口中吟咏咒语,步罡踏斗。

    ‘嗡!’

    ‘御降阵’应声而起,一重无形的壁垒笼盖住法坛左右,这样一来,死降控制的阴魂和行尸无法接触到楚先生。

    与此同时,一道阴森的意念猛然隔空传来:“何方妖道竟敢破降,找死!”

    这是因法术对冲,意念自动撞击一处,不然,怎样都无法做到这样的传音。

    对方只能模糊的感应到,并不能看到我,我也看不到对方,只是听到这道阴森的喊声罢了。

    这是个五十岁左右男人的声音,我知道对方的道行一定不低,但丝毫不惧。

    也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不停的念咒,周围的那些法旗‘呼啦啦’的飘动起来,一股股看不见摸不到的力量,投递到楚先生的身体上。

    “啊!”

    他猛然大叫一声,眼睛、耳朵、口腔、鼻腔……,一道道黑血溢出。

    这是在驱逐死降媒介,过程非常的痛苦,还不能如同医学手术般打麻药止痛,只能凭借个人的意志扛着。

    要是这过程中神经崩溃,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驱逐死降不是开玩笑的,真的危机重重,这种折磨,我详细的告知了楚先生,他当时咬着钢牙说了两个字‘来吧’,这话很是硬汉,但此时真的开始了破降过程,不知道楚先生能不能抗住?

    我的心都提起来了。

    楚先生果然是硬汉,大喊一声之后,他死死的闭上嘴巴,牙关咬的‘咯咯’作响,浑身肌肉鼓起来,一条条血管都能见到,汗出如水,可见他正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这个过程要是顺利,得十分钟左右,但降术师不会坐以待毙,一定会施法阻拦,这时间就会延长了,鬼知道何时结束?

    我只能祝愿楚先生好运了,口中低声吟咏对应尸鬼邪降类死降的破降咒语,还要留出部分力量和对方斗法。

    一只脑袋歪斜的女鬼从门外飘进来,手中持着一根灰白的骨头棒子,对着楚先生搂头盖脸的砸来!

    砰砰砰!打的火星子四溅,一重重涟漪在法阵屏障表面荡开,她砸不到楚先生。

    “宝儿,动手。”

    我催动着咒语,同时心念连接萧宝儿下令。

    已经开坛了,且对方的降术师正在准备远程法术,没有心力完全催动死降,萧宝儿可以动手了。

    “得令。”

    宝儿一声喊,化为一道光冲出去,刀光一闪,挥舞大骨头棒子的女鬼,被宝儿手中的武器截成两段,不等落地,就惨叫着化为黑烟了。

    楚先生根本不知道外头发生的事儿,已经疼的满地打滚,但愣是咬住牙不吭声,用这种方式支撑着,我看着都感觉疼,不过,能帮他的就是越来越快的念咒、施法,别的都无济于事,别让他白遭罪就是了!

    从门外冲进来一具青毛行尸!

    这死降的能力是不是太强了?这样厉害的僵尸都能引来?

    我眼角余光看到萧宝儿冲过去,意念中急急的喊:“宝儿,这具僵尸厉害,你不要逞强,缠斗就是,千万不要伤了自己。”

    “我知道了方哥。”

    宝儿意念传来回应,已和青毛行尸打杀一处,刀光连连闪动,都被青毛行尸坚逾钢铁的爪子挡住。

    这种恐怖的僵尸,身躯极度灵活,浑身硬度恐怖到让人发指,要不是宝儿已非吴下阿蒙,早就被青毛行尸击败了。此时,缠斗还是能做到的。

    宝儿的一刀猛然砍中行尸的大脸,竟然发出‘当’的一声响,好像是金属相撞的声音,听起来分外的惊心。

    青毛行尸愤怒咆哮起来,脸上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和一般的僵尸不一样,这具青毛行尸似乎更接近有血有肉的人,一股散发刺鼻味道的‘黑褐液体’,从伤口中迸溅出来。

    本来悍勇的要乘胜追击的萧宝儿‘妈呀’一声喊,急急后退,好险被溅到,骇的她鬼脸白到极致,像是透明的白纸……。

    青毛行尸满脸飙血的扑来,强大的力量加上迸溅的诡异液体,萧宝儿吓的直接窜回法阵之中,我看到她竟然发抖了。

    也是,宝儿生前这样的美丽,又是豪门出身,洁癖肯定是有的。冷不丁遇到这样恐怖又恶心的行尸,不受惊才怪?要是迸溅到那种液体,估计,宝儿会恶心的死掉……。

    彭!

    行尸狠狠撞在‘御降阵’壁垒之上,一重能量屏障显现,将其弹飞出数米。

    嗷!行尸咆哮着,超长的青毛挥舞着,像是一个炸开的‘青光刺猬’

    轰隆!

    青毛行尸合身撞在了屏障上。

    咔!

    法阵似乎发出了承受不住的碎裂声,好险就被撞碎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