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89章 芸归御降阵
    砰!

    汽车沉重落地,到底是翻滚到了一旁,车头处出现两个深深的破洞,防弹材料也被萧宝儿的鬼爪穿透了。

    砰砰砰……!

    身后传来连环撞击声,我在车子中,余光透过车窗,看到了很多车辆撞在一起,有几辆撞击的惨烈,都炸了!肯定有不少人死了,惨况空前。

    车门被萧宝儿一爪子掏穿,直接拽下扔飞,我和楚念瑶被她拉出来……。

    前边车门被楚念缺踹开,这厮连滚带爬、满脸是血的出来,摇晃站起。看向前方,发现父母的车辆安然无恙,这才释然。

    “呜呜呜……。”

    警笛声大响,很快就控制了场面。

    事故原因很快查明。

    原来,行驶在更前方的一辆大卡车装载的石料猛然掉了下来,这种事故不出奇,奇怪的是,其中一块边长数米的巨石,从卡车上掉落后,宛似皮球般弹跳到半空,然后,又落下来,按照那轨迹计算,落点就是我乘坐的这辆防弹轿车。

    别管防弹与否,这样一块超重的石头携带重力砸下,直接就将车子砸扁了……。

    监控中,石料弹跳,我乘坐的车子突然在遇难之前被无形巨力阻挡翻立起来,车头出现恐怖破洞,车门自行倒飞,我和楚念瑶被无形力量拉出车子……,这一幕幕震惊了负责调查事故的人员……。

    我不用多管,也没利用阴气抹除监控痕迹,有楚家人在场,一切都能‘完美’处理了。

    现场来了不少重型机械,将陷入公路地面的巨石吊出来,按照我的要求,运到路边的空地上。

    看热闹的都被驱逐了,只有我们这些人留下来。

    我向着巨石走去,头上缠着绑带的楚念缺想说什么,楚先生挥手阻止。

    我收回眼角余光,不再关注他们。

    接二连三受到莫名的袭击,偏偏保命符失效,事前没有惊兆,要不是萧宝儿在场,这次,真是在劫难逃。

    这种阴眼看不见的攻击方式,让我感觉熟悉,‘血统诅咒’这个字眼浮升心头。

    我走到巨石旁,想了一下,咬破食指,弹出几滴血落到巨石之上。

    心底有这么一种感觉,下意识的这样做了……。

    嗡!

    一声响,巨石体表释放红光,一块‘鬼屏幕’浮现出来。

    一行淌血的字出现在鬼屏幕上。

    ‘方钢,我回来了。

    简易版的‘血统诅咒’已经起效,不需要那些苛刻条件,当然,维持时间只有两天了,以你的本事,估计是杀不死,但我要告诉你,这只是开始。

    按上头命令,我暂时收手。

    在楚念瑶‘身躯’中的生活很惬意,我真的没玩儿够呢。

    方钢,我注定要缠你一生,哈哈哈。’

    落款只有一个字,‘芸’!

    芸香的芸!

    在我看完这些字的时候,‘彭’!鬼屏幕崩碎了。

    我缓缓闭上眼,握紧了拳头。

    占据楚念瑶身躯在阳间活动数天的‘鬼姑娘’,竟然是芸香的阴魂?临走,她还给我下了一道简化版的血统诅咒,持续时间短,按两天时间算,已脱离诅咒时限,算是安全了。

    这是她的警告和下马威,告诉我,她芸香以崭新的姿态杀回来了!

    这个少女此时能随意的阴魂出窍行动,还能更改血统诅咒,不再有那些繁琐艰难的条件,就可以施展了?

    尼玛,这姑娘要作大妖了!她背后一定是紫红骷髅和那该死的师娘,以及,阴阳养鬼宗……!

    一霎间,我想到了好多。

    死降不属于咒诅,楚先生的死降和我受到的血统诅咒没有关系。

    那么,楚念瑶受到的攻击呢?针对我的血统诅咒,为何会有鬼怪攻击楚念瑶?

    那只鬼怪都发动攻击了,我都感觉不到,使用的是不是诅咒之力……?是因为我连累的她遭遇了一次诅咒攻击吗?

    有点糊涂,只开了阴眼,要是诅咒攻击引来的鬼怪,我和老院长他们应该看不见才对,为何都能看见?

    难道,芸香升级、简化过的血统诅咒,不再单单御使阳眼才能看见的能量,连阴气鬼怪都能催动了?有可能!

    阴阳眼失效了,保命符不好使了,都无法判断明白这些了。

    要是那只鬼怪确实被‘改造’过的诅咒之力所控制,那就说明,楚念瑶和我的血统相通……!

    她是我的亲人吗?那么,她的父母和哥哥,是我的什么人……?

    我联想到这里,猛地睁开了眼睛。

    “宝儿,马上收集楚念瑶、楚念缺和楚家夫妇的血液或头发,去最近的医院,用最先进设备检查、对比……。我立马下令。

    萧宝儿闻言一愣,但还是点点头。

    我告诉她芸香的诅咒过时了,她才放心的去‘做事’……。

    刚经历事故,收集血液和毛发很容易。这些事就不需要我费心了。

    我走回去,摆摆手,示意没事了。

    大家都没多问,换乘一辆轿车,我们一行向着楚家庄园行驶。这次很顺利,不多久就到了地方。

    楚家庄园是极大的,同时,做法需要的物件都置办齐全了。

    我告诉他们,午夜零点才能进行法事,这之前,死降或许就会起效,只能扛着,同时,能观察到是什么类型的死降。

    萧宝儿已飘飞回来,说是医疗设备自动甄别中,需要一天的时间才有检验结果。

    楚念瑶是我的亲人的可能相当的大,她走阴就连带的我走阴,说明我们之间真的有联系,要说她是我的亲人,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这样算,楚家人都是亲人,我自然不能看着楚先生出事,先保住他的命再说吧。

    庄园主楼大厅被我选中,在这里布置法坛和法阵,用来破除死降。

    最紧要的是确定死降的类别,才能布置出相应的法坛。

    但事前可以先布置基础的。

    我踏着方位,在周边放置九九八十一张红符,这些都是楚家按我的吩咐花大价钱从山海市本地的诸多大师手中购买的,绝不会便宜了。

    才不管那许多,该用就用。

    每一张红符炼制都是不易的,不多花些钱岂能购买来?这才几个小时,楚家就弄来这么多,我怀疑他们家熟悉的大师一定不少。

    其实,死降发作一次,楚家就能察觉,感觉自己似乎多此一举了。

    我不出手,楚家也能找到道行高深的大师出手,这样算来,楚先生是死不了的。

    只是,发现的比较晚的话,会让其受到很重的损伤,不躺个一年半载好不了,我事前发现,倒是让他少遭罪了。

    这样看,我出手也不算多余……?

    心念转了好几圈,有些茫然,摇摇头,将纷乱思绪抛飞,茅山鬼门宗旨就是遇到事儿就不能看着,我不用想那许多了,管它是不是多余的举动呢?凭心而为即可。

    安置好符箓,弄来十八面法旗,放置在红符周边,法坛也布置好了,上面供奉茅山真君;灵位,前有香炉,开坛时要敬香。

    法坛盖上画满符文的布幔,摄魂铃、师刀、朱砂、灵笔、桃木剑、罗盘……,以及诸多法事需要的物件都齐全,黑狗血、鸡冠血和童子水准备了好几大瓶备用,更有楚家不知从何淘弄来的‘古铜钱’。

    这种铜钱沾染了奇异力量,对驱魔破邪有很大的用处,同时,门主印章一直在衣襟口袋中,随时可用。

    都准备好了,我开始念动咒语催动法阵,只是初始的催动,算是准备工作。

    这种法阵主要起守护作用,隔绝邪气入侵,但零点开坛之后才能起效,即是说,中死降的人,零点之前身在法阵中也得不到庇护。

    毕竟是厉害的死降,不遭点儿罪是不可能的。

    我踏出禹步的最后一步,同时法咒吟咏完毕,指诀对着法旗和符箓所在的位置点动一圈。

    嗡!

    一重散发淡淡红光的法阵雏形升起。

    这是本门专门用来破除高级降头术时使用的‘御降阵’,中降者进此阵,就能受到守护,隔绝降术的力量。

    只是,针对死降有时间限制,法阵零点开坛后才能启动,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只希望楚先生的死降来的不要太快了。

    完成初步的准备工作,我从法坛上走下。

    隔壁房间,楚先生来回踱步,看我进来,轻声问:“方师傅,怎么样了?”

    “一切都妥当了,静等即可。”我笑着回答。

    这栋楼只有我和楚先生在,楚念瑶兄妹、念瑶的母亲和一众保镖都远离此楼,这是为了安全。

    抬手看看时间,晚九点,距离零点还有三个小时。

    身旁飘着不显阴气就不会被楚先生看到的萧宝儿,很有底气的说。

    时间静静流淌,很快,就到了九点半。

    ‘咯咯咯……。’

    诡异动静忽然响起。

    我和楚先生吃惊的看向房门位置。

    一股股黑灰阴气从房门空隙透入,很快,我们眼前充满黑暗,毕竟只是柳叶开的阴眼,失业不清晰,看出去朦朦胧胧的,这时候,我特怀念处于罢工状态的阴阳眼。

    鬼气森森,渲染的阔大房间宛似地狱。

    楚先生不愧是练过的,这样了,还没表现出惊惧,倒是让我暗赞一声‘了得’。

    “咯咯咯。”

    诡异的声音继续传来,楚先生猛然扭头,眼睛瞪大,看着左侧的墙壁。

    我跟着看过去,心‘咯噔’一下。

    那里,阴雾分散,一只身穿蓝衣的鬼物,正爬在墙面上,扭头看来,漆黑鬼眼闪耀阵阵幽蓝异光,瘆人至极!

    “招鬼类死降!”

    我浑身发毛的嘀咕了一声,确定了死降的类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