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86章 竖贯瞳死降
    楚先生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看不起阴阳法师,简单讲,就是不相信我们有真本事,认为自己被当成冤大头坑骗了。

    他生气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我淡淡看着楚先生,没有说话。

    似乎是他妻子暗中拽了楚先生一把,他本要站起的身形一凝,缓缓坐稳,眼睛眯起来打量我半响,沉吟一番后说:“也罢,只要你能让我女儿安然无恙,一亿就一亿,但是,若果方师傅逗我玩儿,那么,嘿……。”他没有将话说完。

    我刚想回话,突然感觉不对头,眼神骤然锋利起来,猛然站起,死盯着楚先生的眼睛,急急喊:“将你的眼镜摘下来,快点……。”

    呼啦!

    周边坐着的那些家伙站起来了,好几个伸手入怀,似乎要掏出什么来,一个个紧张的盯着我。

    楚先生初时一惊,但马上镇定下来,先安抚般的看看妻子,接着挥挥手。周围站起的那些人缓缓落座,但眼神一直锁在我身上。

    “方师傅,你这是……?”楚先生很不悦的看向我。

    “少废话,想活命就按我说的做。”我打断他的话。

    可能是高高在上惯了,他脸上明显的露出了怒意,但毕竟有城府,愣是压下怒气,安静的将眼镜摘下来。

    “麻烦你,将你先生的两边眼皮翻开。”我对着中年女人冷冷的说着。

    “你到底要做什么……?”楚先生很是恼怒。

    “哎呀,你就听方师傅的话吧。”女人上前,不多说,翻开了先生的左右眼皮。

    我绕行过去,暗中吟咏师傅教授的‘探灵咒’,并指,对着楚先生的眉心一点。

    “哎呀,这是什么……?”女人尖叫起来。

    楚先生的眼白上浮现出一道道细细的黑线,竖立的,密密麻麻的数十道,穿透了眼瞳,弄得眼白上都是。

    有个西装男递来一面小镜子,楚先生在镜子中看到自己眼白上的竖立黑线,眼角猛然一跳。

    “死降。楚先生,你被人下了死降。”我走回座位,一脸凝重的看向他俩。

    “什么,死降?这是什么啊?”中年女人无法淡定了,着急的看向我。

    我有条不紊的解释着。

    “所谓的死降,就是害人到死的降头术。

    降术师在目标的食物和饮水中下了降术媒介,这种媒介通常都使用阴邪之物炼制,比如,死人血,裹尸布的一部分,亦或者新坟上的土,还有古老墓碑磨成的碎石粉末,尸体的一部分,或者是长期孕养怨灵的物件……。

    总之,都是很邪门诡异的东西,混合降术师本身的血,提炼成降术媒介。

    只要目标吃下,就中了死降。

    短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月就会发作,中降者死法各异,但都无比的凄惨,有的是各种奇怪的虫子从七窍爬出,其实,就是虫子将目标的内脏组织吞噬了。

    还有的表现为突发疾病,很厉害的那种。

    有的会引来诸多厉鬼、猛鬼,活生生将人吓死。发作起来什么样,端看施术者的设置了,这个,不到发作看不出来。”

    我冷静的解释着,女人已经脸发白的要倒下了。

    楚先生扶住妻子,阴冷的看着我说:“你说我中了死降,但是不是危言耸听,我并不能确定……。”

    “楚先生,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已经施法让死降的标志竖线在你的眼白上显示出来了,这是很明显的特征,降头中只有死降标志是数量众多的竖立黑线,且贯穿瞳孔,别的降头不是这种反应。

    看黑线来做判断,第一次发作应该是两天之后。

    死降隔一天发作一次,不管它的话,一次比一次厉害,五次后必死。你可以等待数天一看究竟。”

    我继续冷静的回话。

    女人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了,但楚先生还是保持着怀疑态度,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凝声说:“方师傅,我们先解决小女的问题吧,我想等两天看看。”

    得,这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看在他是念瑶父亲的份上,我不能见死不救就是了。

    “也好。”我淡淡应下。

    掏出一张纸递过去,说明这是开坛施法招魂时所需的物品。

    楚家势大,很快就能置办齐全。

    其实,我只要接近楚念瑶的‘身躯’三米之内,释放纸人中的阴魂回归躯壳即可,但这样怎么都不值一亿啊,做戏需全套,只能按照麻烦的方式进行了。

    还有,自家的‘家伙事儿’都不在身上,魂袋不能使用,缺少应用的物件,这让我很不自在,让楚家给我置办一套那最好不过了。

    这些东西的费用可不低,但楚家不会在乎的。

    楚先生将纸张递给一个随行的西装男,就伸手请我随行。那个男子快步离去,置办器物去了。

    在众人护拥下,我随着这对夫妇行到医院附近,绕道,从医院后门走进。

    这个位置比较偏僻,记者一个不见,说明楚家的势力有多大,一句话就将记者赶跑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顺利的走进医院,一直走到贵宾病房,门被打开。

    我看看里面,有好几个专业的护士忙碌着,还有几分很威严的老医生聚在一处窃窃私语,像是是在议论楚念瑶的奇怪病症,他们一定都是最权威的医学专家,但此时一个个愁眉不展的,看来都被难住了。

    “楚先生。”

    专家们看到进来的人,都上前说话,其中一个领头的老者和楚先生低语几句话后,一脸愠怒的看向我。

    不用说,听闻我是‘奇人异士’了,这老头很不满楚先生的行为,不敢直接怒斥,就迁怒于我了。

    看派头,估计,这人是院长,也一定是业内最权威的医学大师,不齿我这种‘江湖骗子’,那也是正常的。

    我冷哼一声,扭头去看躺着的楚念瑶,不去理会老顽固,似乎能听到这厮火冒三丈的‘呼哧’声了。

    楚先生的话就是好使。

    不一会儿,护士和医生都静静的退出去了,病房中只留下楚念瑶的双亲和执意不走的老院长,那老头双目快要喷火的盯着我,就差大骂我了。

    我很是不满的和老头对视一眼,轻声问:“可是院长?”

    “正是。”老头自豪的直了直脊梁,一副高高在上俯瞰小丑的神态。

    我心里这个气啊,想了一下,决定让其有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世上的未解之谜多了去了,难道解释不了的,就都是骗人的伎俩吗?让其开开眼界也好。

    “见过鬼吗?”我冷冷的问。

    “什么?”老头子猛然睁大了眼睛,一脸惊讶的看向我,像是看到神经病了。

    “想看一看吗?”我不在意的笑着问。

    “你若真的有那等本事,老头子倒是想开一开眼界,哼。”老院长很是不服气的盯着我。

    “楚先生想看看自家女儿的魂魄吗?”我扭头去看脸阴沉的中年男。

    “正有此意。”楚先生点头。他妻子一脸好奇的看来,就差说‘我也想要了’。

    我掏摸起来,皮衣口袋的最底下,有几枚不知何时放入的柳树叶,都是炼制过的,在死亡地铁中清点物品的时候,我都没当回事儿,此时用来给他们‘开眼’正合适。

    至于额头绘制玄阴符嘛?我此时的念力太低了,能省则省吧,自身都用的柳叶开阴眼。

    条条大路通罗马,能看见鬼就成。

    将柳叶揉碎,告诉他们使用方式。三人将信将疑的使用柳叶擦眼,都被刺激的流眼泪了。

    我这才告诉他们,未来三天之内都能见鬼。三人都是一脸不信的样子,我也没多解释什么。

    静静等着。

    一小时后,我要求的东西都被购买回来了,在病房中堆积着,老院长嘴巴张大,愤怒的额头上青筋直蹦,就差喊人来丢弃这些‘糟粕之物’了。

    我笑眯眯的穿上崭新的道袍,戴上配套的道冠,吩咐一众西装男摆法坛……。

    人多力量大,要是我自己摆,没几个小时不成,但有这么多人帮忙,速度超快,十几分钟就好了。

    萧宝儿就在这间房中,但她针对老院长他们隐身了,因为,她此时的道行很高了,柳叶开阴眼不易看到萧宝儿的,我不用担心这个事儿。

    刚购买来的上品桃木剑摆在香案上,我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持剑,步罡踏斗,踩在各个方位上,因为动作比较娴熟了,看起来颇有师傅的几分神韵了。

    暗中,我示意纸人中的楚念瑶,逆着老院长他们的眼神先飞出去,等我喊‘魂魄归位,急急如律令’的时候,再从外头幽幽的飘进来……。

    妹纸很配合,偷偷飞了出去。

    我挥舞桃木剑,不停的念咒、手指灵活的掐诀,最终,桃木剑对着躺在那儿的楚念瑶大喊:“魂魄归位,急急如律令。”

    众人睁大眼睛,那些西装男没退出去,此时都在等待,老院长和楚念瑶的双亲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

    “哼,等你们亲眼看到楚念瑶魂魄飘进来,你们就知道自己多么愚昧了。”我得意的想着。

    “咦……?”

    老院长惊咦一声,因为,他什么都没看见,楚念瑶一点动静都没有。

    “怎么了……?”我懵圈了。

    “救命!”

    门外忽然传来楚念瑶惊惧的大喊声。

    “不好,出事了!”

    我大惊,风一样的冲向了门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