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78章 上代之阎罗锁魔
    此时当然想明白了,没有枉死城副城主的推动,怎么可能将我一步步的迫进未知地带。

    我估算,箭头标示的未知地带中,只有这个区域才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凑数的,不做真。

    此地距离我最近,我要是想入未知地带,必然首选此地。

    真是算无遗策啊,老妪的心机太深了,对人心无比了解,恐怖!

    “枉死城副城主是我属下,这个月正好是他掌控护城法阵,权限极高。他对老身忠心耿耿,黑暗悬赏也是我示意他暗中弄出来的。

    噬魂沼泽发生大规模追杀现象,其实,已经过了地府容忍界限,是不被允许的,他控制法阵封锁了消息,所以,枉死城中别的副城主们,还不知道因着黑暗悬赏而引起大混乱的事儿。

    还有,你真的以为他会因为那不争气的丑鬼侄女,冒着天大的风险催动枉死城法阵做‘私活儿’吗?

    他不是不知轻重的,这次,为了老身犯下天大罪过了,一旦东窗事发,有可能万劫不复,但他还是听命做事,不枉老身昔年对他的帮助。”

    老妪很是敞亮的回话。

    “阳世那边是谁,或者说,是哪一方势力,听你的命令对念瑶下手的?”我咬着牙追问。

    “这个嘛,无可奉告,你要是能还阳,自己去查就是。”老妪似笑非笑看我一眼。

    闻言,楚念瑶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我和念瑶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还是上辈子有牵扯,凭什么她的魂魄就可以引得我走阴……?”我换了问题。

    “抱歉,这个事儿也不想告知,还是那话,你要是能还阳,自己去查就明白了,老身不用多嘴。”

    老妪淡淡的回应,眼皮子都不翻了。

    “你让我误以为阴曹地府里发生了天大的异变,其实,我只要跑到枉死城某个部门告状,就能收拾了副城主吧?还有,那‘最后通牒’也是你授意副城主弄出来吓唬人的吧……?”

    我忽然想明白了这点。

    “嘿嘿,还不算蠢……。老身分离的那道意念化为樊无相,引导你对枉死城做出错误判断……,副城主哪有那样大权力,还随意的派出阴兵追杀?那些,都是为了促你快点到老身面前所用的手段。

    地府中还算正常,小区域不太平,但十殿阎罗和地藏王坐镇,哪有什么大乱子呢?

    你自己想多了,那可不赖别人。

    其实,你这样冤枉的被诓入了枉死城,只要在街头高声喊冤,就会得到解救了。

    念瑶也是一样的状况,地府律法是很公平的,念瑶身躯未腐,只要喊冤,查明后就会被放回去。

    对了,那几个负责接引你们的‘使者’也是老身的部下,它们几个,加上副城主以及老身意念所化的樊无相等鬼物,联合起来,在你们面前演了一场好戏,让你误以为申冤无门,最终只能采取激烈反抗的手段。

    什么红木柜损坏需要冥晶赔偿之类的事儿,那都是子虚乌有的。那是樊无相循循善诱,副城主催动鬼屏幕发布假讯息,让你误解枉死城律法罢了。

    堂堂枉死大城,乃是收留枉死鬼,度化超生积累阴德所在,岂会因为一个破家具而毁坏冤死阴魂鬼躯?你还真信那苛刻刑罚?呵呵……。

    缝头女鬼顾瑛倒是个意外,她察觉樊无相与你所言夸大其词,因着你收留和缝头的恩惠,想暗中告诉你事实,不过,被老身及时的控制住了……。不必瞪我,放心,不会杀她的,老身可不是嗜杀的人,只要她不多嘴破坏计划即可。

    就这样,你一直在自己虚构的‘阴曹地府暗黑世界’中苦苦挣扎,一路逃亡,一直到见到老身。

    说实话,老身很高兴,筹谋许久才得成功,不易啊。”

    我静静的听着,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那个该死的副城主,使用‘鬼屏幕’之类的手段通报给老妪了,不然,她不会知晓的这样明白。

    楚念瑶气的浑身发抖,伸手指着老妪,满脸愤慨,‘你、你’了半响,愣是说不出话来。

    我拼命的摁着太阳穴,这才没被气死。

    原来,一切都在人家的股掌之中,还以为自己很聪慧,到头来才发觉,自己就是一颗棋子,甚至,提升道行的事儿都被计算在内了,要不然,老妪如何确定我能抗住黑暗悬赏追杀呢?

    要是我被打杀了,她的本体哪有机会见到我?

    这说明,她知晓茅山鬼门,了解本门的秘密手段,且预估到我会使用怎样的方式逃生,我所有的‘应急反应’都在她的计算中,这才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她必然深深了解茅山鬼门。

    “你到底是谁,和茅山鬼门是什么关系?”我咬着牙问出此话。

    “方钢,你不觉着自己问的有点儿多了吗?嗯,这样说吧,我和茅山鬼门的关系很深,和你的关系也很深,先透露一点儿好了,紫红骷髅是我师弟……。”老妪阴笑着。

    “什么?”

    我‘扑棱’一下站起来。

    “当年,是我在阴司中施法传讯,‘指点’师弟将你偷出来的,可惜,被方道华那厮破坏了,不然,老身不用等到今天……。”

    老妪没搭理我,而是自顾自的说着什么。

    我已经石化了。

    当年到底怎么回事?师傅,紫红骷髅,加上这神秘的老妪,还牵扯到了我,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等等,师弟?很好,可以确认,紫红骷髅是男子,不是女子。

    紫红骷髅一直隐匿的很好,声音非男非女的,难以辨别,老妪无心之言,倒是坐实了他身为男子的事实……。

    不对,再等等……,老妪是这样深谋远虑的老怪,所言肯定是考虑过的,她说是师弟,没准是在忽悠我玩儿呢,那就是说,紫红骷髅还是有可能是女子……。

    天啊,真亦假时假亦真,紫红骷髅到底是男是女,还是不能做判断,我不能相信老妪的一人之言。

    她是紫红骷髅的师姐,为何无比的熟悉茅山鬼门?甚至,连门主才会的秘术都有所了解?这才能预估到我会使用冥晶提升道行,几乎将噬魂沼泽掀翻喽……!

    越想越是混乱。

    我直觉感到,当年,自己被偷走的事件里牵扯到了太多的隐秘,可惜,师傅早就不在了,不然,一定得询问清楚。

    很明显,师傅和老妪及紫红骷髅都熟悉,这样算,师傅救我绝不是‘偶然’……。

    想的太多,脑袋几乎炸了。

    我发出痛苦的嘶吼声,抱头坐下,楚念瑶心疼的将我抱住安慰着……。

    鬼塔三十三层中汇聚的阴气最重,偏偏我们不能吸收、使用,阴森感觉包围了我和楚念瑶,像是置身冰窟之中,浑身上下凉飕飕的。

    我大口呼吸,渐渐调匀气息,示意念瑶没事。

    姑娘担心的看我一眼,松开了手臂。

    我慢慢坐直,看向黑暗深处的老妪,凝声说:“你如此大费周章的安排此事,不惜忠诚部下触犯地府森严律法,也要将我引到这里来,当然不是闲的没事可做,说说吧,你要我来此的目的是什么呢?”

    这句话出口,对面的老妪眉头一跳,阴寒的看我一眼,嘴角挑起一道冷酷的笑意。

    嗡的一声响,老妪身边的环境发生了大变化。

    楚念瑶眼睛霎间睁到最大,而我的眼瞳缩成一个点。

    老妪身边现出了一道道的红光,渐渐变的清晰起来,我这才看到,围着老妪,有一座‘红光囚笼’,边长大概四米左右,老妪坐在中间,前后左右不过两米的活动空间,可以感受到非常恐怖的禁锢之力,将老妪牢牢镇在红光牢笼之中。

    黑灰阴气在每一根红栏杆上释放出来,封闭了空间,老妪根本就出不来。

    随着红光囚笼的出现,整个三十三层亮了起来,黑暗被驱逐掉,我能看到更远,可看到此层的周边墙壁了。

    我和楚念瑶的眼神从囚笼上转开,向着周围看去,不由大惊。

    围着红光囚笼,相距七米远的位置有十座高有三米的雕像,非金非玉的材质,看起来很有特点。

    我只是打量一眼,就知道这是十殿阎罗的雕像。

    他们的脸都青惨惨的,雕像散发的阴气更是浓重,一股股红光连接在他们结成法印的手指上,从四边冲来,汇聚向内,形成了红光囚笼。

    我震惊的牙关‘咯咯咯’的打颤,猛地站起来指着周围的十座雕像喊:“这是‘阎罗锁魔法阵’,本门最高级别的镇魔法阵,非陆地神仙一流不可能布置成功,你到底是谁,为何被本门最厉害的法阵封在此地……?

    明白了,你千方百计将我引来,就是要我使用掌门印章和当代门主身份,破解此阵放出你来,是也不是……?”

    我倏然明白了问题的核心所在。

    愤怒的转首看向老妪,心头惊涛骇浪。

    这可是‘阎罗锁魔法阵’啊,是茅山鬼门秘籍中最后一页记载的东西,威力无穷,页面上有提醒,非为镇祸乱世间之巨魔,不得妄动此阵。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