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38章 超悚缝头
    找来两个小一些的瓦罐盛面,我和楚念瑶分而食之,很快就将食物吃掉了,连着汤水带着面条,肚子鼓起来,感觉上很饱。

    但我很明白这种感觉只是暂时的,很快,饥饿感会重新降临,不过,有了这些食物入肚,最起码,未来的数天之内能抗住了,要是只喝水,那种生活,只是想一想都感觉眩晕了。

    非要用水煮面,不能直接嚼着吃吗?当然不是。

    只是,混合汤水入腹,会让‘吃饱’的感觉维持的时间更长,有条件的时候,自然要煮面吃,实在没条件的时候,为了不挨饿,嚼着吃也是一样的。

    不过,数量有限,食用一次少一次,按照我的估算,四十五天左右必须逃离此城,否则,阳世间楚念瑶的身躯就彻底坏掉了,那她就死定了。

    按照这个时限,两天吃一次比较合理。

    感谢‘怪婆婆’赐予的食物,不然,只是喝水维生的话,我真心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现在,有一点可以肯定,盼望我早点饿死的那些家伙要失望了。

    樊老鬼和顾瑛呆呆的看着我俩吃东西,她们看不到也闻不到,但也明白我俩有食物吃,这下子刺激的不轻,樊老鬼叹着气飘回小房间去了,眼不见心不烦。

    顾瑛一边吞咽空气,一边凄凄惨惨的嘀咕着‘好饿啊’之类的话,听的我是头皮发麻啊,这桶面对顾瑛没用,不然,还真想大发慈悲让其吃一些,冤死鬼的生活果然不好过。

    用餐完毕,似乎十八层地狱牌桶面有感应,自己就缩小成指甲盖大小了,我和楚念瑶小心的收藏好,这可是维系生命的宝贝。

    扭头看向始终扶着脑袋的顾瑛,我眉头一蹙问:“小瑛,难道没有办法帮你将这脑袋固定住吗?总这样扶着,你的手无法使用了,这可怎么行?”

    “方大师……。”顾瑛目前喜欢这样喊,我也没拒绝,这称呼比‘方大人’更容易接受。

    “办法是有的,方大师要是肯牺牲一点阳气,我就能固定住脑袋了。”顾瑛可怜价儿的看着我,还伸出猩红的舌头出来触碰鼻尖。

    这动作吓了我一跳,毕竟,正常人的舌头是碰不到鼻尖的。

    “要阳气何用?”我感兴趣的问,要是牺牲一点阳气就能帮助顾瑛固定住随时会掉的脑袋,这还是很合算的,最起码,不会因为顾瑛的脑袋而‘闹心’了。

    “方大师,你要是愿意,我就能汲取到一点阳气,……然后,按照心意,这些阳气会被转化为一种细细的线,找一根针来,你就能用线将我的脑袋缝在脖子上,会非常疼的,但我能忍住。”

    小瑛鬼眼幽幽的看着我。

    我的汗毛霎间落了一地。将她的脑袋缝到脖子上,谁来做,我吗?听这意思,好像就是要我来做?天啊,这哪是活人能做的工作?虽然我是一个散修,在当地也算是有点名头的阴阳大师了,但给死鬼缝合身躯的事儿,还没有经历过,只是想一想那种画面,心跳节奏都要乱了。

    阳世有给死人入殓化妆的职业,据说,他们有时会将因意外分离开的尸体缝合上,这种工作就很是瘆人了,但毕竟那都是死物,不能动弹,没有思维。

    但顾瑛不同啊,她虽是一只鬼,但有思维,还能动弹,一想到自己捧着一颗张嘴喊疼的鬼脑袋,往她的脖子上缝合的场面,就快要晕厥过去了有木有?

    “那个,让樊老鬼负责缝合成不?……至于阳气吗,我愿意为你付出。”我想了一下,犹豫着开口。

    “方大师,必须阳气提供者亲自动手缝合才成啊,换句话说,必须生人中的男子才能缝合上,樊无相缝合没用的,脑袋还是会掉下来,念瑶妹纸缝合也不成的。”

    顾瑛哀求的看着我。

    旁边的楚念瑶倒是松了一口气,显然,即便她可以缝合,估计,这姑娘也是撒腿就跑的货。

    看着顾瑛的眼神,我真心不忍。

    暗中咬咬牙,硬着头皮说:“那好,我就试一试,你先过来汲取点阳气吧……,警告你哈,只能一点儿,你要是敢过界,那我可不客气了。”说着话,我手一翻,桃木剑握紧。

    顾瑛鬼体一震,显然是忌惮桃木剑,忙不迭的应着:“方大师,你放心,我只汲取一点点,够凝聚出缝合线了就停手,对你只一点影响,不碍事的。”

    “好,你过来吧。”我点点头。

    顾瑛抬眼看我一下,似乎鬼脸发白了,缓缓飘过来,然后,闭上鬼眼,向我的脸接近。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吃惊了,慌忙一手捂住嘴巴,惊恐的看着距离很近的女鬼脸,其实,离近了看,顾瑛长的很好看,比林妍薇不差的。

    但是,我连;林妍薇都没有‘那样’过,可不想和女鬼零距离接触。

    “方大师,你别害羞啊,我不会真的碰到你,汲取阳气的方式就是这样啊,需要对着嘴,但不会碰上,你放心就是。”顾瑛很是惊讶的睁眼看看我,恍然,连忙解释。

    我想起了小鑫被女鬼吸取气息的时候,那只女鬼就是这种方式,就放心了。点点头说:“那好,你继续吧。”说着,就放下了手。

    顾瑛嘿嘿一笑,向前接近,距离我十厘米左右停住了,张开阴森森的嘴巴做了一个猛吸的动作。

    我就感觉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女鬼引导出去了,脑袋一阵眩晕,但很快就清明过来,定睛一看,顾瑛已经后退出去。

    她用一只手扶住脑袋,另一只手缓缓的从嘴巴向外拉着,拉出了一根细细的线,闪耀暗金之光的线。

    这就是她利用我的阳气转化成的缝合线吗?看起来好诡异。

    摇摇头,感觉有些虚弱,但真就没有大碍,看来,她真的不敢贪婪,否则,我也不会客气。

    将桃木剑收好,静静等着,一旁的楚念瑶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

    也是,一只女鬼宛似蜘蛛样的拉出线来,这场面真的具备震撼人心的视觉冲击力。

    这根线似乎不短,顾瑛小心的折腾半响,手中多出个线团。

    “我需要一根针啊。”顾瑛左右扫摸着。

    针……?我有些头疼,这鬼地方,哪里有针呢?

    “阴气凝结的针行不?”

    不知何时飘出来的樊老鬼来了一句。

    我扭头去看,就见他手中捏着一根闪耀蓝光的针,明显是阴气拟形的,不由大为震惊,眼瞳猛然一缩,凝声问:“樊老鬼,你会鬼道凝兵类的法术,难道,你在阳世和我一样,也是方士?”

    “方大人,你想的没错,我生前是一个不入流的散修,会一点法术,阴魂使用的法术也学到一些,只是,一直上不得大台面。”樊老鬼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点点头,深沉的看眼樊老鬼,没有多问。

    一个能使用阴气凝兵术的老鬼,说什么不入流的散修?这话不太真实。

    阴气凝兵之术,茅山鬼门中记载的都不多,绝不是可以轻易学到的,樊老鬼生前的身份绝不简单,但这和我没什么利害关系,也懒得刨根问底。

    “无相老哥,厉害啊,你还有这一手?阴气凝结的针当然能用,太好了,我的手有希望解脱了,总是捧着、扶着脑袋,做什么事儿都很是费劲呢,完不成工作量,和这个有很大关系,谢谢无相老哥。”顾瑛很高兴的回应。

    然后,她期待的看向我,楚念瑶好奇的看向我,樊老鬼淡然的看向我。

    尼玛!

    暗中骂了一声,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接过樊老鬼手中的阴气针,然后,从顾瑛那里接过暗金线,穿针引线一番,做好了准备工作。

    想了一下,直接坐在地面上,拍拍膝头,示意顾瑛躺下来。

    顾瑛的鬼脸更白了,不知是担心疼痛还是这姿势让其害羞?总之,脸白的像是一张纸了。看一眼,我都感觉心头的寒气直冒。

    顾瑛缓缓的躺下,将脑袋枕在我膝头,小声说:“拜托大师了。”

    我很想说,你不吱声最好。

    膝盖上有一颗女鬼脑袋的感觉太不妙了,感觉那部位寒冷刺骨,要不是老子承诺下来,恨不直接踢飞了!呃,这样不好,控制,控制啊!

    平心静气许久,我调整好了心态。

    “小瑛,你闭上眼,这缝合的过程中,不要和我说话,还有,你要是疼,也要忍住别喊叫,不然,我要是被吓到,或许,……一针穿到你脸皮上。”琢磨一下,丑话还是说在了前头。

    “方大师,你放心,我在凄风苦雨中历练出来的,忍耐痛苦的本事还是有的。”小瑛看我一眼,努力挤出一个瘆人的笑之后,缓缓闭上漆黑的鬼眼。

    我的冷汗都下来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祖师爷,您知道徒孙的经历不?你们这些仙去的前辈,哪个给女鬼缝合过脑袋的,有的话,出来说道说道啊,看看咱们谁更牛……?

    于心中乱七八糟的吼叫一番,自我感觉比祖师爷还要牛了,胆气自然壮大许多。

    我下意识的向后拽皮包,想翻找一双塑料手套戴上,一下捞空,这才想起皮包不在身边。

    暗中咒骂一声之后,只能接受没有手套可戴的现实,控制住颤栗感,伸手摁在小瑛的脖子上,然后,瞅准位置,像是缝衣服般缝合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