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35章 怖形拐角凄风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何况,我此时自顾不暇,能帮樊老鬼一把,那都是慈悲心大发了,还是少管闲事为妙,想办法探查明白环境,早点儿带着楚念瑶逃跑才是正事儿。

    在此之前,先要填饱肚子。

    “念瑶,樊老鬼,你们在此修整,我去打水。记住,不要随便出黑石屋,免得有意外,樊老鬼,我不在的时段,你要保护好念瑶。”我随口吩咐。

    “大哥,你得快点回来,我住在这里,很怕……。”

    楚念瑶脸煞白,有些不安的拽拽我的衣袖,又懂事的松开。这姑娘,饱受惊吓,真是可怜价的。我很是怜惜她。

    “方大人,你放心,我一定保护好她。”樊老鬼信誓旦旦的承诺。

    其实,只要他们身在黑石鬼屋之内,那就谁也伤害不到,但万一他们因着某些缘由出去了呢?

    我这话就是打个预防针的意思。

    “很好,我会尽快回来的,出门了。”

    喊了一声,拎着一大堆用麻绳捆在一处的瓦罐,行出了黑石屋。

    这些瓦罐用来装水再好不过了,还得想办法收集些柴火,不然,如何将水烧开呢?

    “嗯,怎么这么阴?”

    出了黑石屋,抬头看看高空,黑云团聚,看样子要下雨。

    忽然想起樊老鬼所言的‘凄风苦雨’,看来,这地府中的风和雨,对阴魂而言绝对是天大的折磨,不然,樊老鬼为何发誓也要跟着我一道住呢?不过,我是生人,自然不担心这所谓的凄风苦雨。

    肚子太饿了,想起老婆婆给的桶面,就更饿了。

    不管什么风什么雨的,先去打水吧,樊老鬼可没说‘苦雨’能给生人食用,我自然不敢冒险,还是去忘川河支流打水比较保险。

    ‘呜呜呜……。’

    风猛然刮了起来,阴气在风中形成一口口刀子,我都能看见这等形态了,但这风吹到身前两米远就分到两边去了。

    “这就是所谓的‘凄风’吧?果然恐怖,阴气刀子虽然不会真的毁灭阴魂,但落到身上,疼痛入心是没跑的,枉死城中的阴魂真是可怜。”

    琢磨着这些,一看凄风不能奈何我,自然胆气壮。

    看来,身为活人在枉死城中还是很有利的,我倒是有些沾沾自喜了。

    拎着瓦罐,向着忘川河支流所在的位置行去。

    可能是凄风苦雨要来的原因,街面上一只阴魂都看不到,我抬头去看远处的高墙,上面的阴兵竟然不见踪影了,都躲进高墙上修建的‘箭楼’之内去了,凄风苦雨一定是对所有的阴魂都起效。

    咦,要是乘着这那样的时机翻越城墙逃跑,是不是成功的可能更大……?

    不对,还有枉死城的强力阵法笼罩呢,需要想办法找到阵法的生门位置所在,那才能逃出去。

    只要逃出枉死城,就有还阳的希望了,不是说地府有还阳通道吗……?嗯,还需要找到这条通道,该死,要做的事儿还真是多,且一件比一件困难、危险。

    我收回观察城墙的眸光,顺着街道拐了个弯。

    “啊……!”

    我一声惊呼,向着后方‘蹬蹬蹬’的退出五六步远。

    实在是,这一拐弯,入眼所见的‘东西’将我吓了一大跳,几乎脱手将瓦罐打碎,忙不迭的稳住,定睛去看,还是觉着悚然。

    在前方的石板街道边,一个浑身是土的‘脏东西’在那儿爬着,可以看见她那一身脏兮兮的红袍,看身段,应该是一只红衣女鬼。

    这尼玛的,无声无息的在那儿爬,阴风吹来,女鬼沾满土屑的黑发随风飘着,真是太瘆人了。

    “啊。”

    女鬼猛发出痛苦的声音,我看的清楚,凄风中的一口阴气刀子刺中了她的左臂,这厮疼的发出了动静,不然,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的。

    “啊啊……。”

    另一边也传来声响。

    我扭头去看,霎间,浑身毫毛一根根炸起来!

    在更远一些的阴暗角落之中,一个依着小土房外面墙壁站立的影子发出了这动静,这影子初始比较模糊,集中目力去看,就看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景象。

    这也是一只红袍女鬼,和地上爬着的那位不同的是,这只鬼的脑袋不在脖颈之上。

    此鬼的脖颈处像是断裂的木桩子般出现了参差不齐的尖刺、菱角,而她的那颗头,正被一双指甲长长的鬼爪捧在身前!

    仔细看,有一道‘筋儿’从她断裂的脖子中延伸出来,连接着这颗头颅。

    女鬼依着墙壁,被凄风中的两口刀子刺中身体,疼痛难忍,鬼爪中捧着的头张嘴惨叫,一眼看到我看过去,立马喊起来:“这位大人,求你可怜小女子,帮一把吧,疼,啊……。”

    又是一口刀子刺到她身上,女鬼张着满是倒刺牙齿的嘴巴惨叫,

    我被吓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阴森的死城街道旮旯中,一只捧着脑袋的女鬼向我求救,真是太吓人了!虽然我是阴阳师,也有能力对付她们,但不代表我看见这般惨像不感觉惊悚。

    “大人,您也救救小女子吧……。”

    爬着的红袍女鬼听到动静,猛然抬头,看到我像是看到了救星,张口祈求。

    “妈呀!”

    我几乎被吓得转身就逃。

    那边的捧头女鬼就已经超恐怖了,但眼前的这只女鬼,即便我见鬼无数,看到她抬起的那张鬼脸,还是被吓的几乎丢了魂儿!

    这女鬼的脸上都是洞,没错,密密麻麻的洞,伤口翻卷,黑血不停的流。

    更恐怖的是,她的脸是平的,没有鼻子,原属鼻子的位置只是两个孔洞,这是一张怎样恐怖的脸啊?

    最恐怖的噩梦中,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鬼脸,太吓人了!

    这家伙一边求着,一边向着我爬来,浑身关节似乎脱开了,爬动的姿态和某些恐怖电影中的女鬼一模一样……!不对,比那种鬼样子更恐怖。

    “不要过来。”

    我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儿一般向后蹦出去老远,将尺长桃木剑握住,手臂有些颤抖的指向爬着的女鬼。

    她那张超级恐怖的鬼脸,实在是太吓人了,我不敢让其接近。

    “大人,我知道你是住在那边黑石屋中的生人,也知道你有本事,绝对不敢害您,小女子生前被闺蜜好友所害,脸都没法看了。

    她和我丈夫串通一气坑害了我,我即便受尽苦楚,也要亲眼看到这对男女下地狱,所以,我在这死城中挨着。

    但是,我上月没完成工作量,本月受罚,太疼了!……大人,一会苦雨落下,我们这等苦命女子只能承受着,那是灵魂都要被折磨疯的痛楚。

    大人,求您可怜,只要让小女子跟在你身边,凄风苦雨不能接近,小女子就心满意足了。”

    爬着的女鬼凄惨的喊着。

    “大人,我是被狠心的婆家人害死的……。”

    捧头女鬼学着爬地女鬼的样子诉苦。

    我的嘴角一个劲的跳动。

    不是不想帮助她俩,但是,她俩的形象太可怕了,看一眼,寒气就从骨子中往外冒啊,同样是鬼,这形象真是天壤之别,看看楚念谣,再看看她俩,我都不忍目睹了。

    “那个,你将脑袋放回到脖子上,你将黑发固定在前方挡着脸,不要让我看见……,然后,你俩到我身边两米左右的位置跟着吧,记住了,不要再接近。”

    我到底是不忍心,再说,我是个生人,好像是没死之前,‘接引者’都不敢杀,那说明女鬼也不敢害我。

    如龙跃府那样的,也只是和我较量一番罢了,这样算来,她们不敢害死我,如此,我倒是敢让她们跟着。

    “谢大人。”

    两只女鬼闻言大喜,齐齐跪地磕头。

    捧头鬼倒是方便,跪地后双手向下,脑袋就触地磕头了。

    我看的是浑身冷气直冒。

    按我的吩咐,捧头鬼将脑袋塞到脖子上,用两只手扶着,窜到我左侧两米远的位置跟着行走,爬地女鬼将黑发梳理到前方,用发叉固定住挡脸,然后,跟在身后爬着。

    我问她为何不起立行走?她说这样能减少饥饿感……。我无语了。

    就这样,两只可怜的、但形象无比恐怖的女鬼一个走一个爬的跟在我身旁。

    ‘凄风’在我周边两米远就会改变方向,自然落不到她们身上,免除了不少痛苦。

    我就惨了,走了一路,毫毛几乎脱体飞出去,被这样的厉鬼跟着,实在不是舒坦事儿。

    左拐后右拐,眼前忽然出现一道河流,不算宽,大概五六米左右,也不深,只有两尺深度,清澈见底,缓缓流着,看样子真的能喝。

    先侦察一番,果然,河水中没鬼魂漂浮,这就放心了,先用河水将数个瓦罐洗涮洁净。

    两只女鬼好心的要帮忙,被我严词拒绝了。

    笑话,她俩碰过后,我还敢喝吗?

    弄得两只女鬼很是郁闷的说。

    清理瓦罐之后,我先掬起一捧尝试着喝下,感觉清凉入喉很是舒坦,不由一喜,果然没问题。急忙将瓦罐装满,然后,将盖子扣严实了,拎着瓦罐向回走,身边不远不近的跟着两只鬼……。

    啪!

    雨点落下来了,在前方的石板地面上砸出个小窟窿来。

    我大惊,仰头去看,只见一颗颗鸽卵大小的‘黑雨点’从天而降。

    这就是苦雨吗?这里面蕴含的阴气太重了吧?还有,黑雨点的体积也太大了吧,鸽卵大的雨点比冰雹还大呢。这玩意儿能将石板地面砸出窟窿来,落到身上呢?怪不得阴魂们畏惧如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