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29章 死亡地铁之奉城林磊
    “小子,事儿大了,你就死在这里吧。”

    吼着这话的鬼乘警一杆长矛凶狠的对着我刺来,两个乘警都在一个方向,所以,我此时只面对一个鬼乘警的袭击。

    “谁死还不一定呢?”

    我冷笑一声,身形一晃,腿部用力,超快的躲过这一下。

    一动手,对方的实力就显示出来,两个鬼乘警不过是厉鬼向着蓝衣鬼进化的级别,这样的道行,以往我还畏惧一分,此时当然不在话下。

    彭!

    顺手一棍子砸在乘警握着兵器的爪子上。

    啊!

    鬼乘警一下子松开了爪子,哐啷一声,长矛落地,而我已经掠过他身边,空着的那只手屈肘,狠狠撞在他的脖子右侧。

    轰!

    高大的鬼乘警推金山般砸在地上,黑烟直冒,张着大嘴嚎叫。

    而我的脚底板已经踏在他的嘴巴上。

    只听一声闷响,此鬼的嚎叫被踩了回去,疼的他直翻鬼眼,就是晕厥不了。

    借着这一踩之力,我腾空而起,半空移动了一下,躲开第二个鬼乘警的长矛刺击,然后,一个鞭腿,狠狠踢在对方的右脸上!

    几乎同时,右手腕一抖,惩戒棍紧随这一腿之后,砸在了对方的头上。

    嗷!

    不似人的嚎叫声响起,第二个鬼乘警向着侧方翻滚出去,狠狠砸在车窗之上。

    咔咔咔!

    车窗上出现蛛网般的裂痕,但没有碎,竟如同某种特殊玻璃一样,可出现裂缝,但绝不会崩碎,别说,地府出品的‘死亡地铁’确实做工良好。

    我一落地,更多的列车员蜂拥杀来,一道向着我砸来惩戒棍。

    一声冷笑,深寒的扫视一眼,阴阳眼明确的看出它们激发鬼气的痕迹,哪一个厉害些,哪一个稍差些,都能大约摸的显示出来。

    直接挥动起惩戒棍。

    论出手速度,它们别想和我争锋。

    叮叮当当……!

    已经阻挡了数十下攻击,看似它们一道出手,但毕竟有先后顺序,我自然能各个击破。

    “该反击了。”

    心中一声喊,猛然向着四面八方挥动棍子,同时,两腿加持道法力量,向着众鬼的膝盖狠踢!空着的手握紧成拳,对着它们的心口和面门狠命的招呼。

    噼噼啪啪……!

    连续的声响中,围攻我的阴魂厉鬼全部被放倒。

    一个个黑烟大冒,疼的在那儿翻滚,加持道法的攻击打中它们,伤害的是灵魂,比攻击到生人的同样部位疼痛了数倍,无怪乎它们这般的惨。

    所有的鬼列车员都被打翻了,包括两个先时牛的不行的鬼列车员。

    彭!

    我将惩戒棍狠狠扔了出去,砸在远处的车窗上。

    随手掏出了尺长桃木剑,缓缓走到翻滚惨叫的两个鬼乘警前,一脚踩住最魁梧的那个,足跟用力,狠命的碾了几下。

    “哎呀,你小子……,啊,疼……,大人,大人……,您高抬贵脚,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大人,是小的错了……!”

    我笑了起来,脚提起放到一边,不管其他鬼物,蹲下后,用剑面拍着这厮变形的鬼脸说:“你不是要将我摆出一百零八个样儿来吗,倒是起来试试啊?老子等的都不耐烦了。”

    这可是桃木剑啊,接触他的脸,就发出‘嗤啦’一声响,疼的这厮在地上打滚儿,一个劲的求饶。

    “大人,我错了,……真的错了,住手,住手啊……。”此鬼被折腾的凄惨不堪。

    我笑呵呵的停手,扭头去看另一只鬼乘警。

    这厮爬起来,见我看去,‘噗通’一声跪下,磕头如捣蒜,语声颤抖的喊着:“大人饶命啊,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瞧你那怂样儿!”我骂了一声,走过去,桃木剑放平,一剑面扇在此鬼的脸上。

    “啊!”

    鬼乘警直接扑倒。

    “最看不上你这种前倨后恭的家伙了,要是强硬到底,倒是要高看一眼。”我不屑的看了此鬼一眼。

    一大帮鬼列车员相互搀扶着起来,一个个用敬畏的眼神看着我,本想随着鬼乘警一道跪地求饶的,但看我因此一剑扇翻了鬼乘警,这帮家伙集体颤栗起来,站着也不是,跪着更不敢,哆嗦的像是寒风中的傻缺鹌鹑。

    看着它们这样儿,我不由的深深叹息。

    阳世间不缺欺软怕硬的家伙,看来,阴间也是一样的。

    要是我没有练过,这最后一段不知道驶向何方、且没有阴司某机构监管的路程中,就会被他们折磨死。

    反过来,我将他们全部放翻了,它们看我却如见阎王了,这不是欠揍什么才是?真是靠了!

    想起紫红骷髅对夏萍所言阴司之内到处都是藏污纳垢的事儿,以往我还不信,此时倒是信了七分。

    寒着脸端坐在一椅子上,手中握着那口尺长的桃木剑,先时怕收不住手将对方打杀了,没使用桃木剑攻击,‘惩戒混’会让鬼魂受创,但不会致命。

    刚到地府,正是两眼一抹黑的时候,不能将事儿做绝了,这要是在阳间,遇到这帮穷凶极恶的厉鬼,我直接就打杀了。

    毕竟,身在人家的地界中,没搞清楚状况之前,还是留有余地比较好。

    地府可不是简单的地界,高手如云,我能对付这些鬼物,是因为它们只是低级的阴司职员,而这阴间间,天知道多少鬼威盖世的家伙?我这点本事不够看,一定要小心谨慎,但不代表我甘心受欺负,该出手时就出手,此时就是了。

    “你,过来。”

    我用桃木剑指一指最先被打的那个鬼列车员,示意他上前来。

    那只男鬼早就吓得颤栗如筛了,一听我喊他,以为要秋后算账,腿一软,要不是旁边的鬼扶了一把,怕不是瘫在地上?真是太没出息了!

    “大人让你过去呢,快去。”魁梧的鬼乘警努力的坐起来,捂着大脸,扭头恶狠狠对那个‘惹事儿’的鬼列车员吼着。

    被鬼乘警一吼,这厮颤的更厉害了,磨叽着不肯过来。

    我眉头直跳,很不耐烦的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过来了,那厮长出一口气的模样。

    “你坐这里。”我示意魁梧鬼乘警一声。

    “我吗……?”

    鬼乘警被吓了一跳,有心学列车员一般磨叽,但看我不耐烦的握紧了桃木剑,他眼神一变,不敢怠慢,一瘸一拐的走到面前的座位前,小心翼翼坐下。

    “你说,这车的终点站是哪里?”

    我看眼窗外,外头都是荒野,竟看不到那些形态诡异、到处翻找吃食的饿鬼了。

    “这个……?”

    鬼乘警很是犹豫。我一想就知道了,阴司是有规矩的,不得提前向乘客说明去往何方。

    “嗯?”

    我故作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同时,用桃木剑拍打另一只手的手心。

    “我说,我说……,大人莫急。”

    魁梧鬼乘警被我吓的够呛,这么大的块儿头,弯着脊梁、堆坐在那儿,看的我真想一剑结果了他。

    鬼乘警起身凑近,在我耳边低声说出一句话。

    听到这话,我浑身一震。“原来,我们要去往那里,传说中,那里可是……。”

    一时间想的有些远,主要琢磨的是,如何从突破‘那里’的封锁回归阳间?

    老子还没活够,可不想在这鬼地方待着,但显然,联系不上女鬼们的我,此时的实力想突破封锁并带着楚念瑶重回阳间,困难重重的说。

    “只能随机应变了,但愿运气好一些吧。”我于心中嘀咕了一声,示意鬼乘警坐回原位。

    “你是奉城还是林磊?”我淡淡的问。

    “启禀大人,我是奉城,这位是林磊。”

    魁梧鬼乘警急忙回话,并指一指旁边站着的那个鬼乘警。

    那家伙正是跪地求饶时被我扇趴下的倒霉蛋儿,此时,正强忍痛苦不敢吱声呢,见我看向他,吓得一抖。

    “就你俩这样的也能当乘警,怎么,是不是在阴司内部有关系啊?”我随意一问。

    “您老神目如电啊,不瞒您说,我二表舅家的六叔的三大姨的二闺女她姐……。”

    奉城急忙接话。

    “闭嘴。”

    我晓得了,这是一个话痨鬼,不得不打断他。

    “哦……。”奉城只能乖乖的闭嘴。

    “这可是一段没有监管的路程,那,你们身上的伤……?”我眼带深意的看向奉城和林磊,又瞅瞅鬼列车员们。

    “我们自己闹着玩儿的。”

    “没注意好分寸……。”

    一大帮鬼列车员纷纷喊起来。没一个缺货,自然明白我的意思。

    “我和林磊切磋,没收住手,所以才会这样……。”

    奉城急忙喊,扭头看向林磊。

    “对,对,大人,就是这么回事,列车长要是问,小的一定这样回答。”林磊赶忙溜缝儿。

    “很好,你们以后要多注意安全,怎能这样的不小心呢?”我故作淡然的说着。

    “大人教训的是。”众鬼一道回应。

    “都散了吧,该做啥做啥去,站好最后一班岗嘛。”我挥挥手。

    “谨遵大人谕令。”

    两个鬼乘警如蒙大赦,领着所有鬼列车员工对我恭敬一礼后,转身收好兵器,阴风涌动,比来时快了数倍的离去。

    看那样子,莫不是身后有猛兽在追?急急如丧家之犬啊。

    “德行!”

    我摇摇头,拍拍旁边的椅子,示意楚念瑶过来坐。

    “大哥,你好厉害啊。……但是,你打伤了他们,过后真的没事吗?要是他们回头就来报复你,可怎么办啊?”

    楚念瑶在一众阴魂忌惮的眼神中坐到我身边,小声的说出担心。

    “前怕狼后怕虎,那就什么都不敢做了。要是他们不服,那就再打呗,下一次,就打掉他们三分之一鬼躯,不信他们不怕疼。”我拍拍楚念瑶的手。

    听着这话的鬼乘客们,都浑身颤了一下,然后,距离我俩很远的落座,车厢内沉静下来。

    弥漫阴气的死亡地铁向着终点站飞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