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28章 死亡地铁之群鬼凶乱
    男鬼列车员手中配备的乃是阴司特发的‘惩戒棍’,打阴魂所用的武器,当然,即便活人生受一下,那也是很难承受的。

    惩戒棍在眼前放大,我的嘴角冷酷的挑了起来,鬼不犯人,人不犯鬼,这是茅山鬼门的规矩,作为一个阴阳师,我不能无缘无故对一只没有害人行为的鬼怪出手,但是,当一只鬼怪敢于伤害茅山鬼门弟子,这时候,我当然可以出手。

    门内规矩明文规定,鬼门弟子没有打不还手的傻缺律条。

    即便对方属于阴司的一员也不成。

    超快的手速让我在对方的惩戒棍距离头顶一尺远的时候,就从怀中掏出了那口尺长的桃木剑来,相比师傅遗留的那件,这算是比较小的了,不过,其桃木材质,天生是鬼物和阴气的克星,虽不长,但一样好使。

    这剑得自于吕天恒,当初,在唐碑村老宅攻防战的时候,我暂借给小王杀敌所用,后来,唐碑村危局解散,小王物归原主。

    因它短小,塞在加大的內襟口袋中也不碍事,平时,我就带着这玩意儿到处游逛,此时倒是派上用场。

    ‘叮’的一声轻响,桃木剑后发先至的点中了惩戒棍,嗡的一声,散发阴气的棍子脱手飞出去。

    我灌注法力的一脚猛然上踢,学着当初那铜梭师姐的样儿,右脚的后脚跟狠狠的和男鬼列车员的下巴来了一次零距离接触。

    啊!

    一声惨叫,这小子腾云驾雾的飞了起来,向后翻了出去,真是好标准的空翻。

    彭的一声,这厮狠狠砸在一排车座之上,撞击声超响,只听动静都让人感觉身体发疼。

    这可是鬼地铁,不像阳间的物品,不能和鬼躯接触。这列车的每一样物品对鬼怪而言都是实打实的,所以,这就等同真的砸在座椅之上。

    “啊啊……,疼死我了,兄弟们,有造反的家伙了,快来啊,弄死他。”

    男鬼列车员趴在那里,像是骨头断了般的直不起身,张口大喊大叫起来。

    呼、呼……。

    阴风猛然吹起,黑雾从车厢两头疯狂的涌过来,一只只穿着制服、面容狰狞的鬼魂列车员,从阴风黑雾中飘来,男的多女的少。

    我前后一看,至少冲来数十只,有两只比较熟悉的,正是先时随着女鬼列车长检票的鬼乘警,他们手中握着的不是惩戒棍,而是一杆长矛,散发的阴气之重,远超越惩戒棍,这是能打的鬼魂烟消云散的强力兵器,是只有阴司正规入职的阴兵和鬼警,才能使用的厉害武器。

    这么多阴司有职务的鬼魂一道冲来,携带摧枯拉朽的势头,绝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马上一点地面,身体‘咻’的一声冲到砸在那儿的男鬼乘警之前,手一抬,桃木剑尖直直的点在对方的喉咙上,厉喝一声,都给老子站住。

    砰砰砰……!

    从两个方向冲来的鬼魂一道停住,用幽光闪动的鬼眼阴狠的盯着我,但看眼被桃木剑制住的同伴,投鼠忌器之下,真就不敢乱动,一个个憋着气的站在那里,阴风越来越大了,刮得车厢中的物品几乎齐齐飞起来,一众‘鬼乘客’哭爹喊娘的向着空地逃,在两侧远远看着不敢接近。

    “你,马上放开他,扔下武器、趴在地上,双手抱头,马上!”

    魁梧的乘警,举起手中恐怖的长矛兵器,指着我大吼。

    他身后的那些鬼乘警可能是唇亡齿寒的缘由,看见我撂倒了同类且此时将其当为人质,一个个怒气冲天的模样。

    鬼怪本就狰狞,这一生气,我天,还能看吗?

    有的白脸上浮现一道道青筋,有的七窍都在流血,还有的浑身似乎没有关节般诡异的动,不管男鬼还是女鬼,嘴巴一张,要不就是倒刺般阴森的利齿,要么就是漆黑不见牙齿的黑洞,还有黑烟从嘴中冒出来,要多瘆人有多瘆人。

    我一看,手上用力一分,桃木剑尖接触男鬼皮肤,‘呼啦啦’的冒黑气,疼的他惨叫不停。我对着两边鬼魂喊着:“诸位,你们要是继续上前,别怪我直接弄死他,立刻后退,听到没?后退,咱们可以好好说道说道。告诉你们,是这家伙先动手的,你们还有没有点王法,不是说阴司最公正么?”

    “你小子失心疯了吧,竟然敢劫持列车员?我不妨告诉你,在本次‘送魂地铁’之上,我就是王法,让你生让你死就是一个念头的事儿,马上放开他,束手就擒,不然,直接打杀了。

    别看你是生人,触犯了阴司尊严,一样可以先斩后奏,不过是多写几份书面报告罢了,判官大人都没有时间多看,嘿嘿。”

    块头最大的鬼乘警示意众鬼后退一段距离,他自己上前来,明显是这一帮鬼列车员的头儿。

    “你们不要这样,是那个家伙先动的手,我大哥只是自保。”躲在一旁的楚念瑶急了,上前几步就要说理。

    “滚开!”一个女鬼列车员一扒拉,将楚念瑶弄倒了,然后,用惩戒混嚣张的指着我。

    我心底的怒火‘腾’的一下就猛冲上来,却强自镇定喊:“叫你们的列车长来,让她裁决。”

    “抱歉,列车长大人上一站地下车了,目前,这趟送魂地铁中我最大。”魁梧的鬼乘警用大拇指头指一指自己,得意的回应。

    “所以,你就敢肆意妄为了?”我冷冷的看着他。

    “小子,给你脸了是吧?你要是还不放开他趴下,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一旦我们动手,你就是立马死亡的下场,且阴魂也会被打散,连投生的机会都没有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鬼乘警厉声威胁。

    “你们敢?随意杀人,不怕阴司惩戒?”我大吼。

    “嘿嘿,哈哈……。”

    一众鬼物闻言大笑。

    “送魂地铁最后一段旅程,没有阴司执法机构的监管,因为,大部分的旅程已经完结,大人物们都回归住宅休息去了,这就像是阳世间列车即将入库的阶段,没谁有耐心监管,我们打死你,也没有阴司惩戒机构知晓,你死也是白死,哈哈哈。”乘警讥笑起来。

    “我明白了,这所谓的最后一段旅程,就是阴司监管疏漏之处,谁都清楚,只是一直没有补上。你们一定很清楚这里面的道道儿,所以,才敢在这段旅程的时候欺负新死鬼们。”

    我义愤填膺,同时,眼神示意爬起来的楚念瑶躲远一些。

    姑娘聪明的很,而且,短短时间似乎和我心有默契了,我的一个眼神,她竟然如同小师妹一样的看懂了,急急躲到远处围观的鬼物之中去了,鬼列车员们都没注意到她,前后包围了我,注意力都在我身上。

    “算你小子聪明,还不放开?你敢打我的兄弟,看我们不将你摆出一百零八个样儿来,看你还嚣张?放心,你要是配合,我们不会杀你,你要是事后不服,可以投诉,不过,有没有鬼吏搭理你就两说了,哈哈哈。”另一个略微矮些的乘警叫嚣起来。

    “很好,我这就放,你们接住了!”我冷笑一声,将男鬼列车员直接撇了过去。

    彭!

    男鬼列车员狠砸在乘警他们之前。

    “奉城哥,林磊哥,你们可要帮小弟报仇啊,这人太狂了,竟敢反抗和劫持我,你们看啊,我身上都是伤。”

    男鬼被同伴搀扶起来,一边狠瞪我,一边向两个领头的鬼乘警诉苦,还解开衣服让他们看伤势。

    奉城,林磊,这是两个鬼乘警的名字,或是他们身在阴司的代号?这我就不管那许多了。

    “兄弟们,砸趴下他!”

    一看我放了人质,鬼乘警马上露出险恶嘴脸,用长矛一指我,直接下令。

    他本身没动,一众鬼列车员先动了。

    “弄死他!”

    身穿制服的鬼们‘嗷嗷’叫着,挥舞着惩戒棍向我猛冲来,一个个凶神恶煞不说,眼中还带着兴奋的光。

    显然,这一段没有阴司监管的路程,是他们期待已久的时间段,逮到一个倒霉的家伙就死劲儿折腾,以此满足它们折磨他人的心理需要。

    “尼玛,看我好欺负是不?”

    我这个火大,一挥桃木剑就冲了过去。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正是扒拉倒楚念瑶的女鬼列车员,我冲过去就是一个凶狠的飞膝,直接撞在她的脸上。

    法力运行,当然可以攻击到她。

    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似是鼻梁骨折的声音。

    啊!

    女鬼惨叫着翻滚出去,惩戒棍直接抛飞而起。

    我灵机一动,顺手握住惩戒棍,一摆手腕,啪的一声,直接甩在此女的肩头,直接将其肩膀打碎,那个位置黑烟升腾,女鬼的惨叫骤然提升了数十个分贝。

    “你敢反抗?找死!”

    两乘警大怒,浑身阴气滚滚沸腾,持着长矛冲来。

    这功夫,我已经收起了桃木剑,超快的挥舞起惩戒棍来,一霎间就打出数十下,每一下都砸在一个鬼列车员的脸上。

    只听‘咔咔咔’的响声不断,惨叫连环,冲到近前的鬼物都被砸翻在地翻滚,我顺脚踏了数十下,每一脚都踩在他们的要害处,疼的这些家伙只差喊娘了。

    车厢中混乱起来,这时候,两个为首的鬼乘警冲到我面前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