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08章 逆风行
    村路旁的大树忽然狂猛的摇摆起来,起风了。

    风越来越大,吹拂在我们一行的衣服上发出‘呼啦啦’的响声。

    只有风,没有雨。

    我觉着这是紫红骷髅的意思,他想让力场中刮风下雨,只是一个念头罢了。

    这是推测,也有可能是自然产生的气候变化,但很塔玛的符合我此时的心境啊!

    和香香在一起的时光不算长,但是,经历了太多的事儿,我发现,心里不知不觉的有了香香的一席之地,割舍不断的那种感觉侵蚀着心。

    这只女鬼和我有着很深的渊源,更不要说她的腹中有了我的骨肉,即便那是只很可能带来腥风血雨的‘子鬼’,但血脉相连,一直牵动着我的心。

    但是,这母子俩被紫红骷髅施展手段夺走了,我的心里好像是空出了一大块,很是难受,非常的难受!

    从赵晓冉被劫走开始,就是紫红骷髅施展的连环计。

    他下一步棋的时候,已经预估到后面的许多步了,知道我不能眼看着同伴失踪不理会,一定会出来寻找。

    香香怀着呢,我一定会带在身边。

    所以,他费心布局,暗中在我们这支分出的小队前方布置好,故意挑选了五个鬼丫头一家留下‘线索’,让最小的鬼丫头看见了赵晓冉被劫到何处。

    预估好我一定会发善心的超度那鬼丫头一家,并得知这线索,以此诓我们到了‘紫玉宝树’内部空间,拟形的鬼物们全部出现……,最终,将香香留在了那里面,带了回去……。

    这过程对紫红骷髅来讲轻松的很啊,其实,从我走进宝树内部空间开始,已经注定了会失去香香。

    对紫红骷髅而言,这是真正的一石三鸟。

    首先,他夺取了赵晓冉体内的‘天赐骨珠’,从而,可以炼制最高等级的延寿丹,增加寿元,这是他开启法术力场比较重要的一个目的。

    其次,怀着子鬼的香香是时候回到他身边了,香香没有继续留在我身边的理由了,他直接夺走,将子鬼控制住,这也是很重要的一步。

    最后,这样做之后,会严重的打击到我的心理,即便不能随意杀我,但他可以‘诛心’!

    这是多么阴狠的一石三鸟之计!而这,不过是他布置力场之中的一个小环节。

    鳄首山灵异事件的背后缘由错综复杂,到目前,我也没搞清楚紫红骷髅的所有目的究竟是什么。

    可以确认的是,他的目的是多重的、相互影响的。

    只针对我,就有数重目的,针对其他的呢?

    我都无法想象了,这家伙的心智瀚如深海、捉摸不透,厉害,真的是太厉害了!

    紫红骷髅布置好了陷阱,就等着我一步步踏进呢。

    而我,虽然绞尽脑汁,事前也是想不明白的,此时想明白了,不过是马后炮,没有太大用处了。

    和这样的上代大魔头相比,我还是太初级了,不论是道行还是心机上,都不是一个等级的。

    他不能亲手杀我,但折磨我的手段真的太阴狠了……!

    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这些,我就感觉浑身的肌肉都‘突突’的颤起来,是被气的。

    归纳一下目前所知的。

    紫红骷髅耗费心血布置如此大的局面,目的太多了,我能看到的就有不少。

    夺取大量新亡之人的生魂,配合从赵晓冉那里挖去的天赐骨珠炼丹延寿,是大目的之一。

    让香香接近我后,想办法怀上‘子鬼‘,也是比较大的目的。

    不能随意杀我,却想尽办法的折磨我,以此报复师傅当年的出手搅局,这是顺带的目的。

    设置屠杀奖励,激活‘死亡游戏’,他在旁看戏,满足其极为诡异的心理需要,这也是目的。

    生杀予夺、掌控全局,充分满足掌控心理,应该也是目的之一。

    这样大的局,按照天道法则规矩,必须留下‘一线生机’,他或许在期待有人看穿这点而破坏掉此局,这样,‘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会被冲淡,这是不是他期望达到的隐藏目的呢……?

    黑裙子大美人夏萍的真实身份是……,她自己说过,鳄首山灵异事件最初的起源就在她身上……!

    想一想她的身份,和紫红骷髅目前的状况,那么,大魔头紫红骷髅想杀夏萍的理由就有了,这也是他比较大的目的……!

    脑中纷乱至极,只能归结出这些,但已经是我能想到的全部了。

    紫红骷髅还有怎样的目的?就不是我能想明白的了。以上这些,是根据现有线索推论的。

    总之,这家伙的城府太深了,不可能轻易的被我看透。

    狂风从正面吹来,吹的我面皮发疼。

    我浑若不觉,顶着风一步步的行走,感觉,体内有一股气越来越重、越来越猛,某一刻,火焰在心头诞生、燃烧,炙烤的我想要仰天怒吼。

    “啊啊啊……!”

    我控制不住了,仰起头,在狂风中大喊大叫起来,宛似疯子。

    猛然握住剑柄,将桃木剑持在手中,双眸一定是红的像是要滴血了,感觉眼角有液体,肯定是撕裂的伤处溢血了。

    “嗷!”

    我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身体高速奔腾起来,只一呼吸间,就跑到距离数十米远的农家宅院之前,桃木剑咻的一声,狠狠劈砍在旁边的数棵老树之上。

    砰、砰砰!

    不停的挥动桃木剑,坚硬的老树也受不住桃木剑的劈砍,很快就凄惨的发出巨响,砸在土地路面之上。

    尘土飞扬,被风卷起,漫天都是灰尘。

    “去死,你塔玛的去死……!”

    我发疯般的对着院门劈砍。

    劈碎,冲过去,对着数间矮小瓦房挥动桃木剑。

    这口剑无坚不摧,比世上众多金属的强度高出了不知多少倍,在桃木剑之下,不管是木头还是砖瓦,和豆腐都没有两样。

    不过五六分种,此地一片狼藉,已被我打成废墟。

    彭!

    剑尖深深刺到土中,我扶着剑柄,蹲在满目疮痍的土地中大口呼吸着,狂风吹起头发,打在脖子上,火辣辣的疼。

    手过于用力,手臂上愈合的伤口全部崩裂,绷带浸透了,有血滴落到地上……。

    “呼、呼……!”

    大口呼吸着,身体的每一个位置都在疼痛,但疼痛却让我感觉能透过气来了。

    先时,累积的怒火几乎将身体点燃!

    我深深痛恨带来这一切的紫红骷髅,要是可能,想用桃木剑将其劈砍成碎片……,不,肉泥更好一些。

    “大哥哥……?”小仙在远处哽咽的喊了一声。

    “别管他,这是伤自尊了,一会儿就好。”金禾娜冷冷的话随风传来,让我猛然激灵了一下。

    嘴角挑起苦笑。

    金禾娜的话真是一针见血啊!我之所以这般愤怒,有诸多缘由,其中之一就是伤到了自尊,一个男人的自尊被伤到了,自然会怒,大怒!

    从某种意义上说,香香虽和我没实质的关系,但我下意识的将香香划拉到自己女人的阵营之中了,她腹中是我的孩子,这等同我的妻儿。

    即便我从未承认过,但潜意识中,已经这样认同了,只是主意识还在抗拒罢了。

    一个男人,竟然保护不了自家的妻儿老小?

    这是最伤自尊的事儿了;无怪乎我愤怒的不可抑制。

    想明白了这点,我知道未来需要努力的方向了。

    紫红骷髅从我这里夺走的,我要他连本带利返还!

    我和父母离散,和妻儿分离,他是罪魁祸首,我要抢回香香和子鬼,我要复仇,让其尝一尝难受的滋味……!

    想明白了这些,我拄着桃木剑,晃着身子站直,迎着风吹来的方向,渐渐的平静下来。

    以前的我,没什么明确的目标,但此时不同了,仇人明确了,需要努力的方向明确了,人生变得不同了。

    这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儿。

    我安静了下来,因为,愤怒无济于事,除了亲者痛仇者快之外,根本于事无补。

    从此时起,我要紫红骷髅一点点儿的付出代价,首先要做的,就是给他一天大的打击……;而这个打击,我已经酝酿许久了……,嘿嘿。

    反手,缓缓的将丝毫无损的桃木剑归鞘。

    我转身,从废墟中一步步的走出来。

    看向关心看来的女鬼和赵晓冉她们,淡淡说:“没事,不用担心我,走吧,我们该回去了,赶尸匠他们都等急了。”

    金禾娜深深看我一眼,淡漠的脸上挤出赞许的笑,轻声说:“方哥,我们想回去,就得逆风而行。”

    “那就逆风行,走起!”

    我淡淡笑着回应了一句,这话中有着多重含义,就如同金禾娜的话一样,是很多意思的。

    我听懂了,很明显,金禾娜很了解我此时的心理状态,这让我升起知己的感觉。

    “我们随你走!”

    金禾娜、萧宝儿一道说。

    “小仙,来。”我拍拍肩膀。

    “哥哥……。”

    小仙有些哽咽的飞落到我肩膀上坐下,环抱住我的脖子,很是关心的喊着。

    “这孩子……,我没事,走了。”拍拍小仙的脑袋表示安慰,逆着风,大踏步前行。

    不管发生了什么,生活总要继续下去不是?

    只要心存希望和勇气,就没有不可能的事儿!

    这是我此时所坚信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