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72章 与镜髅语
    看来,她下定了进行禁术的决心,不惜以后受到重罚。

    这是执念,比村口望夫的那只鬼新娘还要深的执念!

    我真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姑娘,如何就发展成现今的状态了?根本就拦不住了。

    “金梭,你觉着呢?”我转过头询问金梭的意见。

    用一口飞刀剔着指甲的金梭淡淡的说:“不就是借尸还魂和保护她们吗,有什么不可以的?应下就是,反正,那些人有取死之道。再说,因果由她自己来承受,你犹豫什么?”

    “你是这样想的?”我认真的看眼金梭。

    他点点头。

    我看向众人,赶尸匠、铜梭、夏萍,甚至香香她们都保持了沉默……。

    没有反对,就是默认呗。

    借尸还魂之后的尸体,看起来和真人一样,但却具备很恐怖的能力,杀人宛似捏死虫子一般的轻松,这是我一直在犹豫的地方。

    “会控制着她不要滥杀无辜……。”孔晶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开口说道。

    我身躯一震,深深看眼孔晶,下定了某种决心。

    正要说些什么,我忽然感觉后背发凉,霎间,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

    心脏‘砰砰砰’的快速跳动,似乎像是一个在生死边缘的人看到地狱敞开了大门,那种惊悚和恐怖的感觉,无法对他人言明。

    不光是我,金梭也紧张起来,并下意识的绷紧了浑身的皮肤。

    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经历了,好几次了,我很明白是什么状况发作了,即便知道这是虚幻的、不存在的,但还是控制不住的不安和忐忑。

    我和金梭在大家惊讶的眼神中一道弹了起来,反身向后的同时,我持着桃木剑,金梭已经握紧了飞刀。

    “你俩不要慌,是不是菱形古镜出现了……?”

    我听到孔晶的声音。

    是的,菱形古镜就静静的悬浮在我身后五六米远,诡异的出现了,虽然没有阴气传荡,但真的无比惊悚。

    我睁大眼看着内中毫无一物的镜面。

    在那面镜子中,没有我或者任何人的影像。

    镜子不能照出影像来,只是这一幕就足够惊悚!本来,孔晶也应该能见到的,但她已经被解除了极度催眠状态,所以,目前,这屋子中只有陷入催眠状态的我和金梭能看到这面诡异邪门的古镜。

    这是我第三次亲眼看到这玩意儿了,快被此物折腾疯了。

    真是太扯了,这明明就是假的,为何在我的感知中和真的一模一样呢,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儿啊?

    催眠这种手段虽然不是法术,但在我看来,并不比法术差多少,甚至更恐怖。

    无声无息的,就能让人看见不存在的东西,这堪比幻术的手段真是厉害,至少,我和金梭此时一点别的办法都没有,只能被动的承受着这玩意儿的侵扰,不胜其烦!

    同时,神经也受到了极度的刺激,即便我俩是‘道儿上’的,没事就经历这玩意儿也真是够呛,受不住的。

    孔晶喊着的话继续传来,但似乎离得越来越远了。

    我的眼中都是这面缓缓向前飘来的古镜,根本看不见其他的东西,可见催眠的力度有多强。

    不管怎样,我毕竟是一位阴阳师,这证明我的意念强度远超正常人,但还是不能抗拒极度催眠的力量,可见,极度催眠多么可怕。

    这种手段要是落到心术不正、存心害人的大魔头手中,比如,紫红骷髅也掌控了这样的手段,那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者丧生?

    好像是大头、老白他们都在喊着什么,但是,我渐渐的听不到了。

    眼中,古镜周边忽然发散出浓重的黑气,很快就将此地陷入到黑暗之中,光亮都难以侵入到里面来,黑沉沉的。

    好在阴阳眼开着的,不然我一定什么都看不到了。

    黑暗笼盖,空间似乎凝固成一块铁板,厚重的落到心头,感觉上,重量还在不断的增加,越来越重,想让我屈服。

    我咬住钢牙,死活也不会示弱,一直在心中大声的喊:“假的,这都是假的!一会儿就消失了。”

    问题是,古镜已经飘到更近的距离了,我的视野中,镜框上那些古老的文字活过来一般,沿着诡异的路线乱窜。

    更恐怖的事儿出现了,数条浑身漆黑的毒蛇,突兀的显现在镜框边缘,沿着镜框蜿蜒、游动,这种冷血动物散发的阴寒气息,让我的血液都要被冻结了。

    不要以为只有女孩子害怕这玩意儿,其实,我也很打怵。

    从小看到这样体态的动物都感觉心头发寒,更不要说,几条毒蛇都扬起三角蛇头对着我‘嘶嘶‘的吐出蛇信了。

    好悬我就一桃木剑劈出去!但想到自己此时是在伙伴们聚集的屋子中,要是盲目的一剑刺出去,没准,这毒蛇所在的位置,就是哪一个伙伴也说不定,只不过,在我的眼中是毒蛇罢了,所以,我控制着自己绝对不能随意出手。

    古镜距离我两米远左右停住了,然后,镜面上泛起纹路,像是电视正式放映之前一般,渐渐的清晰了起来,然后,身穿大红嫁衣、头上有红盖头的影像,静静的出现在其中。

    即便她没有摘下红盖头,我都能感觉到一双阴森的鬼眼,透过红盖头和我的眼睛对视着。

    “咯咯咯……。”

    一道阴森冰寒的女人笑声从红盖头之下传来,落到耳中,我浑身的毫毛都被刺激的竖立起来。

    “方钢,不错嘛,这就看出团队内部的问题了?看样子,这道隐患要被你清除了。……对了,我先要恭喜你一下才对。

    你入此村时和那妖怪的对话我听到了,嗯,你估计的没有错,确实,不管是怎样的布局,总会有一线生机,要是你能找出来,那么,你就可以提前终止法术力场。

    只是,你能找到吗?我很是怀疑啊,哈哈哈……。”

    阴森的女声不断,就从古镜中的鬼新娘的红盖头之下传来……。

    “你是……,紫红骷髅?我大惊,脱口问着。

    “当然是我了,我可是一直关注着你的。借着这本不存在的古镜鬼新娘和你沟通一下,要不然,我一个人玩儿多没意思啊,有你陪着我玩儿,有意思多了……。”

    我不由倒吸一口吭气。

    紫红骷髅的法力确实高强,竟然能侵入因着催眠产生的恐怖幻像之内,这种手段神乎其神,反正,我此时是理解不了的。

    这才明白,为何这次出现的古镜让我感觉这般惊悚,远远胜过前两次,原来,这是因为其内渗透了紫红骷髅的意念。

    看着镜框上始终对着我吐信,随时要攻击的毒蛇,心头的冰寒感愈发沉重。

    “是你故意将吕天恒送到这个村子中的吧?你想杀我,没必要这样麻烦,凭你的能力,只要现身,我根本就不是对手,你为何要舍易从难呢?”

    控制着惊悚感觉,握住桃木剑的手宛似磐石一动不动,在这大敌面前,绝对不能露出一丁点的胆怯,即便不是其对手,即便会死,也要直着脊梁,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

    “嘿嘿嘿,方钢,要你死当然容易,但是,我费劲巴拉的布局,可不是想要随意弄死你的……。没错,吕天恒是我故意送到你身边的。

    你逃命的反应不慢,我很满意。这场戏越来越有看头了,看着你们打死打生的,这是一种极致的享受啊……!嗯,你不到这种层次,无法理解我的意思。”

    女声幽幽,说出的话阴狠、毒辣。

    我看着古镜中的鬼新娘很想破口大骂,但知道那样不智,只能忍住沸腾的怒意。

    紫红骷髅视人命如刍狗,漠视生命达到极致了,别人打死打生,他却当成看戏?这种心理,确实是我无法理解的。

    “别以为自己就是某种层次的代表了,你这样的绝对不多。我师傅那样的高人,绝不会比你的成就低,他的言行举止才是正常的,你这样的,医学上有个名词,叫做神经病。”

    我缓缓的说出这话来,讥讽之意十足。

    “哈哈哈,方钢,你和那死鬼真人果然是师徒,说话语气都这样的相像,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附身在鬼新娘幻影中的紫红骷髅笑的愈发肆意。

    “你和我师傅认识……?”心头一跳,我试探的问。

    “认识?岂止是认识这样的简单……,那个该死的老杂毛,坏了我的大事,只是疗伤就消耗了我数十年的光阴,更该死的是,我恢复实力后出山,却发现,那个死鬼竟然死了?

    本想挖坟掘墓去收拾他的,却发现了你的存在,嘿嘿,所以,我改主意了……。有事没事的折磨你,岂不是更好的复仇方式识让你痛快一死,可就太便宜了。”

    紫红骷髅的语气中有着天大的仇恨。

    我的眉头跳动起来。

    这家伙竟然和师傅是生死仇敌?尼玛,就说嘛,为何关注我呢?原来,是老一辈的恩怨,转移到后辈的身上?

    想到这儿,我满嘴苦涩,心里话了,师傅喂,您老惹的事儿,却要徒儿承担后果,是不是太没道理了一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