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62章 迷障惹鬼
    只有鬼物,魂飞魄散之后,才会是黑烟消散的状态。

    “他俩是鬼,周区和包久他们呢,难道……?”

    我可是开启着阴阳眼的,按照正常效果,妖魔鬼怪出现在视野中是多彩的,正常人是黑白的。

    何况,还有鬼气、妖气之类的可以帮助分辨……。

    但是,直到此时我才发现,视野中一直展现为黑白状态的两个生人,其实,是鬼,是不知道自身死亡、还在做劫掠女人恶行的鬼……!

    “怎么回事,阴阳眼失效了吗……?”

    我看着屋内空空如也的土炕,脑子乱了,躯体石化。

    帮助老白一家‘入行’之后,阴阳眼已经成了我必不可少的‘武器’,因着这双洞察阴阳的眼睛,我在一系列的灵异事件中顽强的活下来。

    还要加上保命符危机时刻的惊兆提醒。

    这两样是我最依仗的法宝,渐渐的,已经离不开它们,对这两样法宝有着无比的信任。

    但眼前的局面颠覆了我的认知。

    阴阳眼断定是生人的祝亥和高瓮,原来,是两只鬼。

    他们似乎并不明白自身已经死亡了,还有兴致偷偷潜入老宅,扛走漂亮姑娘,殊不知,两位‘强效梦游’状况的姑娘竟然使用道法加持了手掌的强度,一下子就灭掉了两只恶鬼!

    直到这时候,因为道术加持的关系,才让两只鬼魂消魄散,出现黑烟消散的场景,落到眼中,让我察觉不对头的地方。

    阴阳眼鉴别人和鬼的功效,宣布失效!

    或者,可以这样说,在紫红骷髅的法术力场范围中,阴阳眼鉴别妖魔鬼怪的功效乱了,某种时刻也许好使,某种时刻就不好使了,再或者,一直不好。

    我无法证明什么。

    并不是说阴阳眼真的失效了,只是,身处力场之中,眼睛所见不值得相信了。

    这对我而言,简直是奇大的心理冲击。

    这说明,我到鳄首山区域后所见、所闻的一切,都有可能是紫红骷髅故意让我看到和听到的,即是说,真假莫辨!

    我开始怀疑一切……。

    眼睛带给我的能力失效了,我的所有判断都不可轻信了,那些都是建立在阴阳眼鉴定之下的。

    这让我的脑袋乱成了一锅粥,暂时失去思考能力。

    混淆,极度的混淆!

    那么,从我赴约开始到现在,哪一些是真实的,哪一些是虚妄和幻觉?我无法判断了,这可是要了老命!

    屋内,郑梅和洛曳惊讶的抬手看一眼,下一刻,两女眼神变的漠然,然后,齐齐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吱呀!

    她俩推开门,头都不回的离去,向着来时路而去,想来,会回到老宅,走进原本的屋子继续睡觉,等到一觉醒来,她们根本记不得自己曾经做过些什么。

    我、李沫以及赶尸匠的身躯僵硬的立在各个窗口前,半响无语。

    两个姑娘已离开此地,我们却没追上去,这强效夜游的状态下,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对她俩造成威胁,我们知晓,她们一定会原路返回的,不用我等护送。

    一盏茶之后,我的感官知觉恢复。

    缓缓转头看向走到身边的李沫和赶尸匠,我苦笑一声,轻声问:“你俩,是真的还是虚化出来的,能不能向我证明一下?”

    赶尸匠老脸一颤,李沫直咬牙。

    “我还想问你这个问题呢?”赶尸匠上下打量着我。

    “你是不是我的幻觉?”李沫用刀背敲一敲我的肩膀,眼内,阴晴不定。

    无怪乎他俩这样,因为,我也是一样的感觉,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

    “好厉害的紫红骷髅,现在,老夫的判断完全失灵了,人鬼魔妖的界限混淆了,也许,老夫眼中的人就是鬼,眼中的鬼就是人呢,妖怪也能看成道士,真是一塌糊涂啊。

    这种环境设置,是将我们往死里玩儿啊,紫红骷髅是不是忒损了一些?”

    赶尸匠掏出烟袋锅,点燃后吸了一口,眸中隐藏怒火。

    任谁被这样糊弄,感觉都不会好了,这可以理解。

    “算了,我就当你俩是真实存在的好了。”我只能摊摊手,这样表示。

    “什么叫做当做存在?本姑娘如假包换好不好?倒是你,莫名的出现,还领着一大帮厉害的高手救援,你才最有嫌疑呢,本菇娘怀疑你就是一只厉害的鬼物,专门来欺骗本姑娘的,你说,你有什么目的?”

    李沫用刀指着我,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凶神恶煞一般,怪不得我先将她给遗忘了,因为,这绝对不是我的菜。

    腹诽不停,面上只能挤出苦笑说:“李沫,不要扯了,走吧,我们回去,有些事,我们需要静下来好好想想。”

    “哼……。”

    冷哼一声,故意用刀指着我的李沫不置可否,但收回了刀。

    我们三个心头沉重的向回走。

    正行走在村路中,我猛然心头一跳,以最快的速度回头。

    咻!

    似乎有一道亮光在我身后划过。

    但定睛细看,什么东西都没有,可是,心底毛毛的,那种‘有东西跟随着’的感觉错不了。

    “小钢,你怎么了?”赶尸匠不解的看来。

    按理说,他一只老鬼,感应比我敏锐才是,但我知晓这力场中的感官判断都是混淆的之后,就不再怀疑了。

    紫红骷髅搞得鬼把戏,老鬼也分辨不清的。

    李沫也扭头看向我。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玩意儿跟着咱们?”我小声的询问。

    赶尸匠老脸一沉,缓缓回头看一眼,然后,看向我摇摇头,示意什么都没感觉到。

    李沫耳朵都在来回的动,在收集最细微的声音,但她也对我摇摇头。

    我就感觉有一股阴森之意包围了身躯,只有我能感觉到,真是邪门。

    “大家小心些。”

    我只能这样说了,持着桃木剑,另一手捏住几张红符,不管到底有没有事儿,有备无患就是。

    见我这样的戒备,他俩一愣,不敢大意,李沫握紧了刀,赶尸匠手中多出一沓子纸钱。

    周围阴沉沉的,不停的有阴风吹过,在后半夜的村路上卷起看着黑乎乎的尘土,然后,吹进路边年头久远的老屋子中。

    这场面,要是一般人,估计会吓的不敢走路了。好在我们三个都不是一般人,即便心底发毛,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那种被跟踪的感觉再度袭上心头。

    我浑身的毛发都颤栗起来,最恐怖的是,就在身边的两个同伴恍如未觉,只有我能感受到,这让我有孤立无援的感觉了。

    小心的前行数步,被跟着的感觉距离我愈发的近了,更近了,不足两米远了!

    咚、咚、咚……!

    心脏剧烈跳动起来,血液向着手臂集中。

    “看剑!”

    我猛然回身,一剑向后刺去。

    这个动作我在心中预演了数次,奇快无比,要是按照时间计算,估计,都没有十分之一秒,堪称超快的出手。

    不管是什么东西跟在身后,一定会显形的。

    亮光闪现,一面菱形的大镜子就在身后。

    其中,鬼新娘正伸着鬼爪,探出镜面,向着我后心要害狠狠掏来!

    我回身出剑的一瞬间,看见的就是这场景。

    说实话,那一瞬间,我的心几乎要蹦出嗓子眼去了,别看我会道术、会点小功夫,但是,老话说的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强悍如吕天恒,不还是被死妖破土一剑偷袭成半残吗?要不是他足够厉害,当时已经被打杀了。

    还有,两个‘扛女孩’的恶贼,不也是被突然出手的郑梅和洛曳打的魂飞魄散?这说明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即便是阴阳师,在被偷袭的状态下,也有死亡的危险,几率还很高!

    吕天恒就是前车之鉴啊,在这法术力场中,保命符的惊兆是否失灵,我都无法判断了,所以,只能跟着心走。

    这次,果然有状况,要不是反应快,古镜鬼新娘的偷袭岂不是得逞了?

    彭!

    桃木剑和鬼新娘的鬼爪对撞一处。

    “啊……!”

    一声惨叫,鬼新娘的手臂像是上次和我对战一样的崩碎成漫天的碎片,阴风一卷,古镜也好,鬼新娘也罢,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保持着一剑向前的姿态凝在原位,冷汗透重衣。

    “怎么了……?”

    持着刀的李沫眨巴着眼睛,死劲儿的看着我剑尖指着的前方,看她那样子,什么都没有看到。

    赶尸匠举着的手中纸钱都被捏的变形了,但他扔不出去,正慌乱的四处瞅着。

    无疑,古镜鬼新娘只我看见了,他俩看不到,也感觉不到。

    我缓缓收回桃木剑,心头沉重至极。

    事态愈发的严重,某些问题真就要解决了,不然,只是镜鬼就能将我折腾疯了。

    我张口,将刚才的事儿说了一遍。

    他俩听着,一道张大了嘴巴。

    “为何我看不到,不是开着阴眼吗?”李沫指一指额头的玄阴符……。

    我看了她一眼,淡淡说:“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了粗略的猜测,只是,还需要证据支持,不过,明天我应该能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是这样的吗……?”

    李沫被我的话搞糊涂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