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61章 血手
    自古以来,道儿上最让人不齿和诟病的只有一种贼,那就是劫掠女人的贼。

    这种贼人是各门各派最痛恨的败类,做出此等行为,师门被抹黑,在道上将会臭名远扬。

    此事乃是各大宗门的大忌讳,不管是邪道还是正道,都立起了规矩,不允许弟子犯此忌讳,一旦发现,轻则废除修为逐出门墙,重则立毙当场,而大家只会拍手称快!

    如太降门的莫文行,利用降头术控制大量的女孩对其惟命是从,虽然太降门属于邪道的,但宗门规矩仍旧不允许弟子们这样做。

    莫文行的行为要是被太降门高手知道,除了他师傅能向着他一些外,其他的高人只会恼羞成怒的将其碎尸万段!

    同理,即便作恶多端的阴阳养鬼宗,也不允许弟子做出这等事来,一旦东窗事发,将会受到无法想象的惩罚!

    这事儿是不可触碰的逆鳞,犯者,死!

    道上发现此等事,就会按照规矩惩罚,不会惊动明面上的某些机构插手。

    我还真就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两名胆大包天敢于犯戒的‘同行’,这给阴阳师和方士、道士等名号抹上锅底黑灰,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他俩行动起来有条不紊、无比娴熟,肯定不是第一次做此恶事,毁在他们手中的女孩不会少了,估计,最终都会被杀人灭口。

    想到这里,我的手已经握紧成拳,青筋浮现。

    这两个人和吕天恒那恶魔一样,死有余辜。

    不过,需要证据确凿。

    所以,我示意李沫、金梭和赶尸匠不要马上动手,一定要让他们无从抵赖之后才可以下杀手。

    毕竟,也有可能,他们会悬崖勒马呢,虽然可能不大,但不排除这种几率,就看他们还有没有点人心?有的话,算是救了自身一命,没有吗?哼……!

    我咬着牙,藏在一棵大树后,不出声的监视着。

    果然是迷烟。

    这两位用吸管从空隙处将迷烟‘送’进屋内。

    等了数分钟之后,其中之一掏出把匕首,小心的启开窗户。

    毕竟是老宅,不可能面面俱到,窗户很轻松就被他打开了。

    他俩宛似狸猫一般无声的窜到窗内。

    不过数分钟,就一人扛着个昏迷的姑娘跳出窗来。

    我的阴阳眼开着呢,看的清楚,这两个姑娘,一个是郑梅,另一个是洛曳。

    这么说吧,只说容貌和身段的话,这两位是五个妹纸中最好的,可见,他俩挑选了两个最漂亮的姑娘。

    我们仍旧没有动手。

    “金梭,你留下来镇场子,我和李沫及赶尸匠前辈跟着,要是他们真敢做什么,我们就结果了他们!你负责这里的安全,没问题吧?”

    我低声吩咐金梭。

    “没问题,方钢,要是确定了,你可不能心软,直接杀了就是……。”金梭眼底杀气一闪。

    “你放心,这是道儿上的大忌,他们敢犯,就要有死的觉悟!”

    我拍了拍金梭肩膀,挥挥手,汇合李沫和孟浩城,紧紧跟住扛着两个姑娘的夜行鼠辈。

    金梭留下来镇场子,防止更多的鼠辈窜进来,这是很重要的任务。

    两个夜行人的功夫真是不赖,扛着两个大姑娘,即便她们很苗条,那也得九十多斤吧?但一点不妨碍他们的动作。

    只见他们利索的窜上高墙,翻身下去。

    我们几个急忙跟上,再度翻出院墙,远远的跟着两个黑影。

    不久后,他们拐进了一个老屋子中,并关严了院门。

    我们几个翻墙而过,悄悄的潜到窗下。

    我用匕首挑开窗扇缝隙,然后,眼睛贴过去,向内看去。

    赶尸匠和李沫在别的窗旁,是一样的动作。

    “嘿嘿,师弟,这次发达了,本是对着别的姑娘去的,不想,那方钢的院子中,还有五个大姑娘。这两个看起来真不错,我喜欢。

    就是太可惜了,你我只能扛出来两个,不过,也够咱俩‘乐呵’的了,……明天一刀杀了了事,神不知鬼不觉。

    再说,那紫红骷髅说了,出去的时候,活着的人的记忆将被更改,这几天,咱俩虽然弄死了好几个大姑娘,但出去后,大家伙的记忆都变了,谁还知道呢?嘿嘿……。”

    一道阴邪的声音响起。

    我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虽早有预测,但真的听到,还是感觉气愤。

    说话的男子是阁照宗的祝亥。

    他的左手生了六根手指,是很容易被记清楚的。

    屋内没点灯,证明他俩开着阴眼,不用灯光就能看清。

    祝亥将扛着的郑梅放到火炕上,一把扯下蒙面黑布,露出了那张丑恶的脸。

    透过窗缝,我的眸光落到他的左手上,心头杀机翻涌。

    “三师兄,门内规矩太严了……,我一辈子都没这么的开心过,一边达成杀人奖励的资格,一边还‘乐呵’了,不虚此行啊,嘿嘿……。”

    另一个男子摘掉面巾,一边看着昏迷的洛曳笑着,一边回应着祝亥的话,此人正是阁照宗外门弟子高瓮。

    “咱俩和包久师兄说是出来挖野菜的,不要浪费时间了,和这两个姑娘乐呵一下,我们就得出去挖野菜,不然,回去没法复命。

    你我都知道包久师兄的脾气,假正经的很,最反感这种事,记住了,和以往一样,不要露出异常。包久师兄道行太厉害了,要是发疯的话,你我都不是对手,没准儿会被他当场杀了。”

    “哼,那个假正经,不看两位师妹心仪他吗?我恨他许久了。师兄,你说,咱们要不要找个机会将包久……。”

    高瓮对着脖子比划了一下。

    “暂时不要这样,还需要他的武力保护我们。……以后,要是他碍事了,弄点毒液什么的,轻松就能解决。

    两个师妹我垂涎许久了,要是啥时候解决了包久,师妹们就是咱们的囊中之物了,嘿嘿……。”

    六指的祝亥笑的很是阴险。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掏出绳子,将昏迷的两个姑娘的手绑住,并在她们嘴上贴上胶带。

    “弄醒她们,清醒着才有意思……。”祝亥吩咐。

    “得令……。”

    高瓮高兴的掏出个小瓶,对着两个姑娘的鼻下一送。

    “噗嗤……。”

    像是打哈欠的声音,郑梅和洛曳齐齐醒了过来,一道迷茫的看着面前的男子,神态很诡异,眼神不定……。

    “咦,师兄,你看啊,好奇怪,她俩似乎一点都不怕……,这是什么眼神?……嗯,额头有玄阴符,一定是开了阴眼的,在黑暗中也能看清楚你我,却不害怕?真是有趣,比以往那些女孩有趣了太多……。”

    高瓮发现新大陆一样说着。

    “别说,是很有意思……,不管了,咱们该做‘正事’了……。”说着话,祝亥合身向着眼神冰冷的郑梅扑过去……。

    高瓮一边笑着,一边向洛曳扑去!

    我举起了手臂,就要发布杀人的命令了。

    祝亥和高瓮做出此等恶事儿,死不足惜。听他们所言,我对包久的印象倒是好了不少。

    就在此时,我震惊的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眼角几乎撕裂!

    因为,只这么一瞬间,屋内发生了令我震惊莫名的事儿。

    ‘砰、砰砰……。’

    连续的声响中,绑住郑梅和洛曳的绳子被挣断了,然后,两个女孩猛然向前挥手!

    噗嗤、噗嗤……!

    “啊啊,啊……!”

    血光蹦现,惨叫响起。

    我定睛一看,惊的毫毛竖立起来,寒意席卷全身……。

    郑梅和洛曳留着长指甲的手,如锋利的刀一样,深深穿进了两个男子的脖颈之中!

    喷溅出来的血,划出瑰丽的弧度,落向两个姑娘。

    被封住嘴巴的两个女孩,却能在血迸溅到身上之前滚落到土炕之下,手也从两个惊骇的满脸狰狞的男子的脖子中拽出来……。

    彭,彭!

    惨叫两声就毙命的两人,狠狠砸在火炕上,死不瞑目。

    “两个女孩挥手之间杀人,还能躲开血液的迸溅,这身手……?”

    我脑中嗡嗡的,僵在了那里,不会动弹了。

    赶尸匠和李沫也没有声音,估计,和我一样的被震到了。

    我直直的盯着屋内。

    两个姑娘缓缓的站起,杀人的手滴着血却冒着青光,这是使用道法加持强度后的异像。

    血手阴狠毒辣,没留给两男反抗的机会。

    问题是,从未发现她们会道术。还有,此时,两个女孩淡漠的像是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般,这也太镇定了吧……?

    “她们还处于梦游之中呢……。”

    赶赶尸匠低声说着。

    我凛然一震,明白了状况,不由暗叹一声,这真是一饮一啄自有天意啊!

    强力梦游的状态下,郑梅和洛曳堪比武术高手。

    两个浑身本领的男子,做梦都没想到扛出来的是这样的两个姑娘。根本不将她们当成威胁,结果,被一击毙命……!

    正要扭头和李沫说些什么,屋内接着发生的事儿再度将我惊到了。

    噗、噗……!

    两股低沉的声音传来,趴在土炕上眼睛大睁着毙命的两个男子,齐齐化成了黑烟,向上盘旋一下,就缓缓消散了……。

    “这是……?”

    我眼前发黑,急忙努力去看,只见,迸溅的那些血也变成了黑烟,缓缓散开……,女孩们手上的血跟着消失了。

    这场景说明,祝亥和高瓮不是人,是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