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60章 忆埋深渊
    那边,刘洋和郑梅合力将大红嫁衣的尸体抬出来,小心的平放在空地上。

    五个女子齐齐双膝一软下跪,口中发出抑扬顿挫、让人听不懂的咒语声。

    接着,她们对着尸体九次叩拜,每一次都额头触地‘砰砰’响。

    幸亏这里是山地,要是石板路,我都不敢想会怎样。

    磕头,念咒,但没烧纸钱。

    五位姑娘磕头之后,一道举起左臂,右手指甲对着左手腕一划。

    哗啦!

    血飞溅出来,直接落到尸体之上。

    我就感觉一股邪气从尸体上向着四外扩散。

    心惊肉跳,心说,不能等了,握住桃木剑就要冲出去阻止。

    “没事,只是放点儿血,不要命。”

    金梭低声说着,一把拉住我,不让我冲出去救人。

    “你不觉着五个姑娘集体中邪了吗?”我愤怒的扭头看向金梭。

    “不是中邪。”赶尸匠孟浩城回头说了一句。

    “不是中邪吗?”我再度懵了。

    “嗯,不是中邪,应该是夜游!”

    赶尸匠注视着包扎伤口的五个女孩,说出这个话。

    “夜游?”

    我嘀咕了一声,仔细看向五个姑娘,发现她们的眼神虽然有些迷茫,但本体意识还在,这状态不是鬼附身,夜游的可能比较大。

    想起她们利索的动作,确实,夜游时能激发潜能。

    “集体夜游,这太罕见了吧?”我不太敢相信。

    赶尸匠和金梭都没回答。

    我只能蹲下,继续看着。

    五个姑娘包扎好伤口,一道将染血的尸体抬回大红棺材中。

    乒乒乓乓好将棺材钉按照原来位置敲好,用绳子将棺材下葬,挥动铁锨等工具,不过半小时,一个比原来还要大的坟头堆积出来,竟然被她们完全复原了!

    五位姑娘神态木然的扛着工具,排成一行,向着来时之路行去。

    她们还是光着脚,不管上面都是污泥。

    我们三个急忙绕过去。

    我对着墓碑一看,霎间浑身毫毛倒竖。

    其上一张黑白照片,上面有一个长相中上的姑娘,正阴森的看着我们……。

    这张相片,明明就是那个鬼新娘!

    墓碑上没有字,只这么一张黑白照片。

    我打量照片数个呼吸,才感觉到自己的衣衫被冷汗打透了,挥挥手,我们三个跟住向回走的姑娘们。

    山路,……木桥,过河,……过芦苇丛,……七拐八绕回到村里,……回到取工具的老屋子,……姑娘们从老屋子走出来,脚上和手上的泥土不见了,清洗过了……。

    排成一排回到后院墙头,翻墙……,她们消失不见了。

    我死死盯着墙头,至此,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幕。

    集体夜游,挖坟掘墓,举办古怪的仪式,……鬼新娘的尸体……,鬼镜中害人的鬼新娘……,村口望夫不害人的鬼新娘……,这些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我沉默了许久,想不出所以然来,只能和他俩翻墙回去。

    后园静静的,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

    “明天再去看看她们吧,要是她们什么都不记着,那就真的是集体夜游了。”

    我想了想这样说,他俩表示赞同。

    “咱们也去清清洗一下吧。”我看了眼鞋上的泥。

    “好。”

    金梭答应一声,忽然,他的眼神一凝。

    同时,赶尸匠猛然向着远处墙头看去。

    我一惊,转头去看。

    两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出现在那儿。

    “魍魉齐至,今夜还真是不让人安生啊……!”我于心头大骂。

    我们三个眼带怒意,一点点的潜过去。

    想看看到底是谁,敢这么大胆的不请自来?

    两个黑影儿明显是练家子,从高墙翻进来一点声音都没有,而且,不管是阴气还是阳气都没有露出一点,可见,如同我一般,使用了封阴符和封阳符之类的手段。那就说明,都是道儿上的。

    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们穿着夜行衣不说,还用黑布巾蒙住了口鼻,只露出一双闪着光的眼睛。

    这种打扮当然不是来做客的,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只看这身夜行装扮,就不用对他们客气了。

    就在此时,赶尸匠忽然停住脚步,然后,顺手指一指身侧不远的方向。

    我和金梭一惊,同时转首看了过去,透过野生植物的空隙,看到个短发姑娘拎着一口刀,正对着两个夜行人潜过去。

    “哎呀,还有同道呢,这姑娘是……?”

    我看到短发姑娘的同时,眼前一阵恍惚,好多片段从眼前闪过。

    突破尸鬼包围圈救援老白他们的时候,短发妹纸挥刀拒敌,一身功夫不比大头差。

    自我介绍的时候,短发妹纸儿站起来清晰的说,我是李沫,擅长古武……,学过柔术,射箭……。

    山崖山坪被包围的时候,李沫双手连珠飞出的石块,打断一只只行尸的脖子,脑袋乱飞……。

    “这是李沫啊,为何,我将她遗忘了……?”

    心中闪过这道念想,我不由大惊,转头去看金梭,果然,这哥们和我一样死死盯着李沫,眼中先是迷茫,随后是震惊。

    我霎间明了,我和金梭莫名的将李沫遗忘出记忆了。

    只是这样一想,在山村遇到团队之后的一幕幕出现在脑海。

    随着郑梅和大家团聚,李沫明明就在女孩之中,但我视而不见,吃饭的时候,李沫和我说话,我没回应,李沫不满意的‘切’了一声。

    阁照宗包久和我对峙的时候,李沫在院子里持着刀看着屋里……,孔晶见到镜鬼的时候,李沫跟在夏萍和死妖‘八妹’身后冲过来帮忙……。

    擅长古武的妹纸始终就在身边,为何,我的记忆将她排除了……?不对,不光是李沫……!

    闭上眼,脑中急急过滤。

    数息时间而已,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我发现自己的记忆对团队成员变的模糊了,李沫的容貌需要很努力才能记起来,这还是因为在特殊的状况下遇到了,不然,一定记不起她来。

    而赵晓冉和马蓉婷的面容已经模糊了,虽然不像是记起李沫那样费劲,但也相差不多了。小王、老白、大头,他们的面容都有些模糊了,我快要将他们遗忘了。

    相比之下,夏萍、金梭和赶尸匠师徒以及金禾娜、香香等四只女鬼还算是正常,在我的记忆中面容清晰。

    但是,只一对比就会发现,我记得最深刻的,是医学院五个妹纸。

    其中,郑梅的形象简直刻印到了心头去,她的一颦一笑,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好厉害……!”我出了一身的冷汗,遍体生寒。

    和金梭骇然的对视一眼。虽然我俩什么没说,但眼神一对,我们彼此就清楚了。

    我俩都发现了记忆方面的问题,李沫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明明她一直身边,但记忆中,竟然模糊的等同不存在了。

    “该死……。”

    金梭低声咒骂一声。

    我摇摇头,示意他不必急切,暗中的那个家伙将我俩当成傀儡耍,不过,没发现其想要杀人,所以,我还能容忍。

    但这手段都损害到记忆了,那就不能继续忍了。明天我会想办法将祸患清除……!

    “不要让李沫惊动那两人,我需要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我凑近金梭说话,眼睛盯着移动中准备突袭的李沫,努力将短发妹纸的面容记住。这次,一定不能忘了她……!

    “明白……。”

    金梭点点头,看了眼赶尸匠。

    孟浩城也同意的点头。

    金梭绕过去。

    我看见他出现在李沫身边,吓了李沫一跳。然后,他俩低声说了几句,李沫就停下了袭击的动作,并转头对着我和赶尸匠所在位置看来。

    我急忙挤出笑意。

    短发妹纸李沫皱皱鼻子,很是不满的瞪我一眼,气呼呼的扭过头去。

    我感觉无比尴尬,此时,想起来李沫为何瞪我了。

    在村子中和大家伙汇合后,李沫上前来和我搭过几次话,我一次都没理她,这让李沫误会了,后来,一直不理我,见我就瞪。

    真是冤枉啊!因为处于‘奇特状态’中,在我的眼中,李沫等同凭空消失了,她的影像和话语统统接收不到,渐渐的,快将她完全遗忘了,关于她的记忆,被埋葬在潜意识深渊之内。

    要不是现在偶然遇上,刺激的我回忆起团队中还有这么个短发妹纸存在,已经将她遗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事儿,只能以后想办法和她解释了。

    毕竟是个练武的姑娘,应该很是豁达,估计,解释明白并真诚道歉之后,姑娘会原谅我。

    要是换个心眼狭隘的,即便解释了,也会被记恨的。女人是最不好得罪的了,一点小事记恨一辈子都很正常。

    心中叹气,但盯住两个鬼祟的方士才是重要的。

    加上李沫,我们四个不出声的跟在黑衣夜行人之后,看着他们从后院偷偷潜入老宅中。

    我的眼睛眯起来。

    在我们四个的监视下,这两人潜到了五个医学院妹纸休息的屋子之外。

    看着他俩从黑皮包中,掏出两根长长的、吸管一样的东西,我的心猛然一跳!

    这场景在电影上屡见不鲜,那管状物体,一定是吹放迷烟的工具!

    “他们这是想要做什么……?”

    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因而,杀机猛然窜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