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49章 新娘
    不过,我一直暗中感觉着左眼,一点异常也感应不到了,似乎,对战蓝衣女鬼之时的左眼特殊视野不会再度出现了,这让我有些懊恼。

    要知道,那种特殊状态时,感觉太强大了,对方的出手位置、速度,以及后续如何对应,都不用过大脑,自动就了然于心。

    即便对手比自身强大数倍,特殊状态下仍旧能够绝地反击,这是我喜欢的感觉,就是,无法掌控住……。

    不是琢磨此事的时候,先恢复了再说。

    在山洞中,我吃吃喝喝的补充体能,金梭照旧运转妖力高速恢复。

    一个小时后,我俩同时松口气,对战吕天恒受的伤基本上稳定了,战力恢复了七成左右,这就有了自保之力,不用慌张了。

    伸手入怀掏出烟盒,不由的脸一变,烟盒空空如也,竟然一根烟也没有了!

    我习惯于吸烟缓解心绪,冷不丁的没有香烟供应了,特别的不舒坦,只能询问的看向金梭。

    “那个,我平时不吸烟,身上也没有烟。”金梭撇撇嘴,这样回应。

    我恼火的将烟盒捏扁后撇了出去。

    向后依着石壁,扭头看向金梭。

    “黑裙女人所言你相信吗?”我急于和金梭探讨一番。

    “感觉大半属实,要是她恢复一部分实力,就能遥控那样厉害的死妖,她全盛时期会有多强?确实,足以匹敌紫红骷髅了。

    但是,也不能因着一面之词,就排除她是紫红骷髅的嫌疑,没准,布局的家伙就是想这样的糊弄我们玩儿呢。总之,两方面都有可能。”

    金梭沉吟着回答。

    看来,这哥们粗中有细,很是谨慎小心。

    我挠挠头,感觉被卷到一个大谜团之中,左右去看都是迷雾重重,根本就无法分辨真假。

    不客气讲,自认为很聪明的,通过了师叔他们的考验,是有着慧眼的,但此时又陷入迷茫之中了。

    真是巧合的遇上黑裙美女吗?要不是巧合,为何会遇上?还有,这位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紫红骷髅?要真是如她所言,是紫红骷髅的敌人,那她的身份又是什么……?

    一个个疑问浮现心头,但根本没有答案。

    打眼一看,似乎和自己没太大的关系。

    打比方说,黑裙女人所言为真,那么,可以这样理解,全盛状态的黑裙女人,和紫红骷髅出于某种我不知道的缘由对上,大打出手,然后,黑裙美女落了下风,被紫红骷髅施展的邪道大术,困在了鳄首山和周边的区域之内,紫红骷髅正在追杀黑裙女。

    而我和鳄首山区域中所有的幸存者,不过是被卷入了这场莫名的厮杀之中,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表面上看就是这样,顶天加上紫红骷髅顺道杀人,夺取生魂炼丹。

    这好像就是事件发生的两大缘由,但我隐隐觉着,不是这样简单的,好像是,跟自身是有关系的。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那三只神秘的青衣男鬼了。

    他们可是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参与到我的生活中了,这绝不是偶然的。

    所以,潜意识中,我觉着,自己有可能是造成当下局面的第三道原因,份量是否能赶上前面两种缘由?那就说不准了。

    这是我潜意识的感觉,不做准。

    “一切皆有可能!”我只能这样想了。

    “你在想什么?”金梭目光灼灼打量我。

    “没什么,胡思乱想罢了,嗯,你我都清楚,声音和意念都传不出多远,就会被无形的屏障阻挡,那么,吕天恒为何能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中找到我们呢?

    先不说黑裙女人,她受伤之前的道术一定极高,我们不了解她的手段,无法捉摸。但吕天恒之前是怎样的,你我心中有数。

    他的道术比你我高明是肯定的,但不该离谱到这等境地,追踪类别的法术,应该都失灵了……,我思前想后,只有一种理由能解释……。”

    我沉吟一下,缓缓说着。

    “你是说,是周边环境的原因……?针对你,故意显露行踪,让吕天恒追杀上来……?”金梭眼瞳金光一闪,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

    “是啊,只有这样的缘由能解释通了,紫红骷髅不想让我舒坦了,所以,送吕天恒这到我身边来,这也是增加艰险程度的方式。”

    我很沉重的点头。

    金梭眉头一挑,没多说什么,眼神跟着沉重。

    “所以说,跟在我身边,危险系数大增。金梭,你我相识一场,我不想你因为我受到连累,你单独离去吧,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好了,我的事自己面对就成。”

    我认真的看向金梭。

    沉默,数分钟的沉默。

    金梭阴晴不定半响,缓缓抬头,看向我说:“方钢,你说的话很有道理,确实,在你身边遇险的可能大增,不过,我金梭说过的话就是泼出的水,哪有收回的道理?

    已经势成骑虎,我不能半途而废,那样一来,对道心有损。

    要是你因而丧命,我岂不是内疚?所以,这话就别说了,刀山火海,闯一闯就是。”

    他也很认真,且先时琢磨了许久,这话定是深思熟虑后才说的。

    我深深看眼金梭,没有说话,只是伸手过去,重重拍了他的肩膀两下。

    有时候,不说话反而胜却说话,此时就是了。

    我不再提及这个话题。

    修整一番,和金梭一道走出山洞,再度上路。

    行了半小时左右,眼前豁然开朗。

    我和金梭都愣了,直直看着眼前的场景。

    我还不相信的用手背擦了下眼睛,定睛细看,不由的脊梁骨发寒。

    距我俩数百米远的位置,出现了一座村庄。

    我和金梭骇然的转身看向身后,这才发觉,不知不觉的我们从鳄首山中走出来了,来到了山脚处,都能看到村庄了。

    “怎么回事,要是没记错,咱俩走的一直是有些坡度的山道,应该是越走越向上才对,为何下山了?”金梭大惑不解的挠着脑袋。

    “肯定不是鬼打墙或者迷魂阵,只能说,环境改变的厉害,还有,我们的感官不准了,以为在爬山、在向上,其实,却是在下山。

    那么反过来,我们要是感觉下山,是不是爬到山顶去了?”

    我回答着,有些懵,掏出罗盘来勘测一番,直摇头。

    罗盘上面的针一个劲儿的震动,此地的能量元素紊乱至极,气场和磁场之类的其乱如麻,根本就勘测不出什么来,只能将罗盘放回皮包中。

    伤势大好了,不影响我俩的行动。

    我持着桃木剑,握紧剑柄,吩咐一声:“既然到了这里,就没有过门不入的道理,我们进村看看是不是有幸存者吧?

    注意,咱俩这样子一看就是‘道儿上’的,紫红骷髅给他们说过,杀两个道上的,就满足杀生条件了,幸存的村民会如何对待咱们,真就不好说,小心一些。”

    “哼,他们要是老老实实的还好,要是敢生出坏心眼,我的刀可不是吃素的。”金梭狰狞一笑,眼中金光直闪。

    “能不杀生尽量不杀。”我摇摇头,觉着金梭戾气太重。

    妖怪都有这种特点,骨妖师姐左妆不时的展现戾气,让我心惊胆战的,金梭也是一个样儿的。

    我都不稀罕多说他们了。

    “要是村民都逃走了,那就看看有没有发疯的妖魔鬼怪,杀一些是一些,它们已经疯了,即便力场消失,也是疯狂的,散落出去还是害人,真是造孽啊……。”

    我说着这话当先而行,金梭紧跟其后。

    走了几步,一股阴风‘咻’的穿过身边,我俩的衣角都被掀了起来。

    我不受控制的颤栗了一下,眼瞳猛然缩成针尖大小。

    村口旁石碑左侧方,出现了一道幽幽的身影。

    我对着金梭摆摆手,示意他小心一分,但不要随意出手。

    金梭凝重的点点头,我俩一步步的接近村口,离的足够近,就看清了这道身影,不由齐齐的心头巨震。

    我就感觉冷汗一下子就从额头沁出来了,寒意深入五脏六腑,带着极致的冻结力量。

    破损的石碑旁,站着个女人。

    她身穿大红嫁衣,头上盖着红盖头,嫁衣上绣着好看的图案,要是没看错,这套嫁衣应该是她自己绣成的。

    盖头上有龙凤呈祥的图案。

    因为被盖住了,就看不到她的脸,没有鬼气传出来。

    我和金梭下意识的觉着她不是人,因为,她出现的太过诡异了,先时看到村庄的时候,我们可没看到这么一位新娘子。

    “哥哥,你来迎娶我了吗?知道我在此等待你多久了吗?你终于来了,我真高兴。”

    幽幽的女声从红盖头之下传来,带着无法形容的阴森。

    我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轻声回应:“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丈夫,只是路过这里的人,烦请姑娘不要纠缠,我们想进村……。“

    “呜、呜呜……,哥哥,你忘了当初的海誓山盟吗?还是听信了长舌妇们的谣言,认定我被那些歹人……?不是的,我逃了出来,清白还在……,你不能不要我!”

    说着这话,新娘子极为激动,一把掀开了红盖头!

    我打量了一眼,就吓的几乎尖叫出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