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46章 死妖
    “好。”金梭这次没有多说话,很痛快的应下后,依巨石盘坐好,闭眸运转妖力疗伤。

    鬼知道妖怪是如何恢复的?我也管不得那许多了,掏出些食物、饮水,大吃大喝一通,然后,等待着就是了。

    自愈功能强大了,等待断骨对接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往回走,希望不要遇到发飙的吕天恒。

    就在此时,一股打着旋儿的阴风忽然传来!

    周围的空气中充满强大的气息波动,只是接触了一下,我浑身的毫毛‘咻’的一下竖起来,一股冷意从脊椎骨直冲天灵盖。

    感觉上,被一只很恐怖的恶魔锁定了。

    那种感觉,不是亲身经历,绝对不理解那是多么的惊悚!

    同时,金梭的眼睛也睁开了。

    我俩齐齐扭头看向了左侧方的丛林,眼睛缓缓的睁大。

    那里,静静的站着一道黑影,其周围升腾黑雾,看不太真切。

    “你是谁?出来。”

    我缓缓的站起,用未受伤的右手拽出了桃木剑,凝神以待。

    “嘿嘿嘿……!”阴森到极致的声音响起,传到耳中,我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黑影走近了,样子显示出来,我和金梭的眼睛霎间睁大。

    这是一个女人,不对,应该是女妖。她散发着阴森的妖气,咦,好像还有一股子死气,怎么回事?

    女人很高,身穿一件紫红长袍,长长卷发随风飘扬,一双眼中的竖瞳死死盯住了我们,混身洋溢的杀气无论如何都挡不住。

    她的手中握着一口短剑,只有一尺多长,黑暗中寒光闪闪,脸上煞白,嘴巴却涂着口红,特别的红,像是喝了血的样子。

    只是看一眼,我都冷到了心里头,更离谱的是,她的额头似乎破了?有血滴落。

    我看到她左手中握着的染血的石头了。

    那不是我先时生气时扔出去的石头吗?这意思是,砸到她的头了……?

    不等我说些什么,金梭已经急急喊起来:“离她远一些,这是一只死妖。”

    “什么东西……?”我后退几步,不明白的问。

    “就是说,这妖怪本身已经死亡了,但是,尸身被炼过,可以被方士附着上一缕意念控制着,从而作为一种特殊的‘兵器’存在,说白了,死妖就是杀人用的。”

    “啊……?”

    我真的吃惊了。因为,这‘东西’师傅似乎没和我说过,不是,可能是说过,但我当时溜号了,没有往心里记,这都有可能。

    “死妖厉害吗?”我小声的问,完好的那只手死死握住桃木剑柄。

    “妖怪的身躯本就无比的强大,同级别中,妖魔鬼怪都不是对手,要是死后被祭炼过,那就太可怕了,身躯的强度有可能进一步增强。

    当然,以往的妖术都不会了,比如飞行什么的不能使用,但奔跑和出手速度和她的身体强度是相对应的。

    即是说,死妖的战力水平,关键在于其死亡之前的身躯强度,越强的,炼制之后越可怕,而厉害到何种程度,不去对战一番是不会知晓的。从气息上,只能感觉到妖气和死气。”

    金梭很是凝重的说着,手里出现了刀,全神戒备。

    在这诡异的环境中突然遇到一具死妖,这太过惊悚了,特别是,对方很不满先前那一石头的伤害。

    我有些闹心,早知道就不乱扔石头了,没的为自己招惹来这么邪门的东西,死妖,只听名称就感觉头皮发炸了,想来,不是好相与的。

    “那个,姑娘,我不是故意砸你的,不要往心里去。”

    看着停在我俩身前八米远位置的死妖,小心的说出这话,暗中,左手捏住几张红符,右手的桃木剑随时可以发动。

    左臂的骨头断裂处似乎真的合对好了,捏着红符的动作施展起来,没有感觉到疼痛。

    增强的自愈力在这危机四伏的地界真是太给力了,但是左眼始终没有动静,那种奇怪的视野,再没出现过。

    因为死妖是被某位方士意念控制的,其实,我等同借着死妖为媒介,在和那位高手打商量。

    砸到了死妖,从某种概念上而言,就是砸到了控制死妖的高手,这等时节,真的不好继续树敌。

    “咯咯咯……,砸了我,几句话就想抹平这事儿吗,哪能那样轻松?”

    死妖缓缓开口,语声尖锐、带着杀意。

    这不是妖怪本身的意思,而是控制此妖之人的意思。

    “这位同道,我们都被困在诡异的力场之中,都是落难之人,彼此迁就包容一下可好?何必打死打生的,根本没有意义好不?”

    我只能继续说好话了,实在是,和金梭都是受伤未愈的状况,这时候和死妖对上,绝不明智。

    “既是同道,你还砸我,岂有此理?”死妖抛起石头,顺手接住,竖立的瞳孔仇恨的盯着我。

    心中开始骂天了,但面上只能挤出笑容说:“误会,真的是误会!随意一扔,真就没想到会砸到你,那个,我愿意赔偿,这里还有些熟食,你带回去食用可好?”我掏出一只烧鸡。

    “不稀罕,你打发谁呢?这样,你们身上要是有药品的话,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不然?哼!”死妖挥动一下短剑,妖气和死气一道震动,看样子,就要动手了。

    “我说,不知道你到底是哥们还是姐们,你是不是受伤了,这才派出这位……。”

    忌惮的看眼死妖,,咽下口唾沫接着说:“派她到处找寻药品?要是这样,我可以送给你一些,不过,不能全给,因为,我们也要保命不是?你看如何?”试探的看向死妖。

    那双有着竖瞳的妖眼转动数圈,死妖淡淡开口说:“也罢,我确实受伤了,但并不严重,你将一半药品分给我就是了,那样一来,你砸我脑袋的帐,就算是拉平了。”

    死妖随手挥动两下短剑,寒光凛然。

    “一半?你怎么不去死呢?”

    心中大骂,但当此落难时节,我和金梭真就没有太大的心力和此邪物拼命,算了,本就是自己先砸到对方的,作为赔礼,付出点代价也是应当的。

    向一边摆摆手,示意忍不住想要动手的金梭稍安勿躁,能够协商解决,何必动用武力?

    这只‘死妖’也许只是摆出吓人的架子,真实战斗力不值一提,我俩一出手没准就能放倒,但也有可能真的很厉害,一旦对上,就能将受伤的我俩打成缺货。

    这个风险可就太大了,相比之下,损失一半的药品储备,勉强能接受,且听‘控制者’通过死妖说的话,是一个讲道理的家伙,很可能是人类的方士,这样算的话,还是顺水推舟解决此事为妙。

    “多一事不若少一事吧。”我这样想着,反手从包中掏出一半的药品,向前走出数米,抬着头看着对方,缓缓蹲下,放在地面上。

    然后,我站起来,退到原位。

    “一半药品,只有这么点吗?”

    死妖瞅了一眼,很不满的样子。

    “真的只有这些,童叟无欺绝不欺骗。”我应了一声。

    死妖静静打量我半响,这才冷哼一声,随意的走过去,将地上的药品捡起来,查看一番后,用剑指着我俩说:“以后做事小心些,不要随意扔东西,砸到人不好,砸到妖怪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没来由的惹麻烦,那也不好……。”

    这家伙说话老气横秋的,我不知道控制死妖的是一个老前辈,还是一个喜欢装深沉的同辈方士,想反唇相讥,忍了好几下才忍住,七窍生烟的感觉。

    要不是心中明白,莫名拼斗殊为不智,可能已经受不住的动手了。

    “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你这个死东西,别让我知道背后是谁,不然,老子和你没完!”心头冒火,都想拽出打鬼柳条打出去了,凭着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住了,我都佩服自己。

    “哼!”金梭受不住了,冷哼一声。

    “哼什么哼,你不服吗?”死妖本来转身要走的,闻听这一声,霎间,散发杀意的看向金梭。

    金梭大怒,正要出手,我死命的咳嗽了一声。

    愤愤然的盯我一眼,我听见金梭牙关咬的‘嘎嘣’响了。

    还好,金梭筒子不是愣头青,到底是忍住了,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动作。

    “哼!”

    死妖原物奉还的冷哼一声,转身,缓缓走进了黑暗之中……。

    直到感觉不到妖气和死气了,我和金梭才像是泄气皮球一般的坐倒在地。

    “看不出来啊,你这脾气,都能忍住?不简单啊。”金梭打量我一眼,话中的意味儿很重。

    我眼皮一跳,淡淡说:“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这是至理名言,其中道理不用我和你解释了吧?对方神秘莫测的,死妖的实力有可能特高,也有可能是空架子,但是,你我此时是低谷状态,因一块石头而引发血案,你觉着值得吗?

    要是对方真的很厉害呢,你我吃不了兜着走是肯定的。”

    我深沉的看向金梭,语重心长的解释起来。

    不是我胆小怕事,而是,作为领头儿的,就是不能意气用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