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09章 莫名多出的大师
    门主资格,需要的是大毅力、大智慧、大决心、大骨气……,还要心存侠义。

    只有符合这些,才有资格成为门主,也才能和阴阳养鬼宗这样的邪道大宗门‘较劲儿’。

    当然,资格是一回事,以后的成长是另外一回事。

    只是这么个资格,就让我于生死中来回打转多次,果然,门主可不是好当的。

    我都想明白了。

    行尸领着两条蛇妖出现,考验的是我的勇气及应变能力,骨妖带着鬼怪们出场,考验的是我的侠义之心和是否有骨气。

    整体来讲,考验我是不是生具慧眼,能否看穿迷局?没有这份智慧,当然也是不合格的。门主嘛,总不能是个被人随意耍弄而不自知的‘缺货’吧?

    每一样儿都合格了,才有资格成为门主。

    想来,那天我若只顾着自己逃命,而不管穿山甲的死活,那么,于人品和骨气上,我就不合格了,将失去门主资格。

    这种试炼真是艰难,考验的是人心。

    我能过关,实属侥幸。

    彼此身份明朗,重新分宾主落座。小宝儿她们早就被我收到纸人中了。

    看向师姐和师叔,缓缓一笑,感觉如在梦中。

    原来,茅山鬼门远非我所想象的那样简单,关于传承,有着自己的一套手法。

    也对,阴阳养鬼宗一直就想消灭茅山鬼门,这是多大的敌人?要是没点后招,一旦传人身死,鬼门岂不是断了传承?

    所以。历代门主都会设置明暗多条传承路线,不管怎样,不能让鬼门消失就是了。

    我很是怀疑,除了师叔和师姐外,师傅还布置了其他的后手,要是我们三个加上小师妹都被养鬼宗害死呢,那鬼门岂不是真的断了?

    师傅该不会冒这样的险吧?估计,还有我们几个都不知道的潜藏手段,瞒着我们罢了。

    这个,就无需我来担心了,估计,只要我这当代的门主还健在,那些后招就不会发作,一旦我出现了问题,后招才会出现。

    师傅的智慧瀚如烟海,我是望尘莫及。

    “师叔,师姐,恭喜你们得偿所愿,接下来,请让我明白一些事吧。”

    我笑着看向‘非人类’们。

    “有什么不明白的直管问。”白骨女妖自顾自的吃着苹果,头也没抬。

    “师姐,你平时喝人血过活吗?”

    我的语气变的阴冷,这是必须问明白的事,不然,心头不安。

    “嗯……?”

    左妆闻言不悦的抬头看我一眼,沉吟一下,将咬了一半的苹果放下,缓缓说:“从有了灵智开始,我就是吸食人血过活的,这已养成习惯,改不掉了。”

    说着这话,她淡漠的看来。

    我不由的来气,正要追问些什么,宏吉师叔接口说:“阿弥陀佛,小钢,你莫要误会,她被我大师兄降服之前,虽吸食人血,但都有克制,从未杀过无辜的人,只是吸取部分血液罢了,过后,使用幻术消除那人的记忆。

    被大师兄降服后,她再想喝血,都是用钱去买的,不少人穷的揭不开锅,你师姐出价非常高,那些人不亏。

    到了现代,她想办法从医院等地方采购血液,都是耗费钱财换来的,没伤到无辜生命,这点你大可放心。

    你没发现吗,我们布置的这个局,过程中,没有一个无辜枉死的。死掉的那六个,还是你的‘一魄’打杀的。我们很注意这点……。”

    脸颊发热,急忙站起,对着师姐微微鞠躬说:“是我想多了,师姐莫怪。”

    “算了,你和师傅一个样,特别注重人命和因果,我倒是庆幸没遇到师傅之前,一直克制着不害人命,不然就不是被降服了,估计,师傅那样嫉恶如仇的,当时就会将我打杀了。你和是师傅在这一点上非常像,不愧是师徒俩,一般的执拗……。”

    “瞧你这话说的,好像你不是师傅的徒弟似的?”

    我尴尬的回应一下,顺势落座。

    既然师姐吸食人血是有原则的,那我就不能多管了,只要她不去害人生命就成,至于骨妖的习惯,我还真就无权多说什么,做为师弟,没资格指手画脚的。

    我扭头看看宏吉。

    “阿弥陀佛,用佛祖他老人家发誓,老衲也是清白的,没害过无辜的人,至于恶人嘛,倒是打杀了不少,善哉,善哉。”

    眉毛都是透的老和尚不等我多问,先将自身撇清了。

    “当然信得过师叔了,你不用解释。”我笑眯眯的应和,心头松口气。

    一个青毛行尸,没伤天害理的杀过人,我怎么不信呢!但不管怎样,至少,眼下的这个师叔不会随意害人,我做小辈的,也只能这样掠过去了。

    师祖大人将其收归门下了,应该不会出错。

    确定了这两位在这方面的德行,我才真的敢将他们当成自家人,不然,始终是不放心。

    “小子,别和我打马虎眼了,要是不解释,你不定琢磨什么呢,你和大师兄一个德行,想事儿总喜欢拐弯儿,真狡猾。”

    宏吉指指我,皮笑肉不笑的。

    “咳咳……。”我只能咳嗽了,这话不好接,急忙转移话题。

    “师姐,开始的时候,你说,有几个‘大师’在别墅中失踪了,是你故布疑阵,还是确有其事?”

    我认真的问出这话。所有的疑点中,唯独这个,至今还没头绪。

    “师弟,这事儿,不是我故布疑云,而是,我装着惊慌请高人的时候,联系上的一些大师,他们到眼前了,我都没发现不妥。那些大师,诡异的消失在别墅中了。

    查看了,没在我使用妖力制造的临时鬼怪空间中,找到这几个大师,这件事真的很奇怪,琢磨不明白……。”

    左妆眉头蹙紧,显然,她始终不解此事。这场事件中,莫名的多出了几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大师,据说都是道士,感觉真是诡异。

    我揉着下巴,陷入沉思。

    不得要领,转头看看师叔,他也是一脸的凝重。

    “难道,有别的力量掺和到试炼之中了,目的何在?”我看向宏吉。

    “不清楚,能瞒过你师姐的法眼,这些人绝不简单,虽然你师姐平时处于封住妖力和修为的状态,但眼力可不是一般的方士能比的,莫名的,在她面前搞出灵异事件了,真是厉害,小钢,小心一些,事件不简单。”

    “明白了……。”

    点点头,心头很是狐疑,但一点头绪都没有,这事只能放置一边了。

    要是真的有外人参与进来,早晚会显形的。没有线索追查的状况下,我只能被动的等待。

    “师姐,你是骨妖,如何成了左家的……?难道,左家中还有骨妖?”我对左妆笑笑。

    “就知道你要问这个,很简单,我是‘混’进左家的,和他们没血缘关系,左家也没有妖怪了,我使用幻术,很轻松的就能让左家的人认为我是他们一族的……。”左妆抿着嘴,似笑非笑的。

    “师姐你真厉害。”我只能竖起大拇指了。

    随意影响普通人的记忆和判断,对人的神经系统会有一定的损害,其实,我不赞同如此做事。

    妖怪们混迹人间,多使用这种方式搞来身份。

    但对方是师姐,我总不能要求一只做事有底线的骨妖,去符合人类的道德标准。她能克制住不乱杀人,已经谢天谢地了。

    关于他俩麾下的蛇妖、行尸、厉鬼,以及法器棺材、法术手段之类的,我就不会多问了,如同他俩始终不问我如何养了这么多的水鬼一般,这是各自的私事儿,就不要涉及了,即便我是门主也一样。

    “师叔,古墓中那些可怜的孤魂野鬼……?”我瞅瞅宏吉。

    “这你不用担心,我会豢养的,让它们从迷失中走出来……,善哉。”行尸老和尚合十。

    “师叔真是慈悲为怀啊,敬佩。”我急忙溜须。

    “凤祥先生不是你们一伙的吧?”我多疑的看向他俩。

    “真不是!”他俩异口同声的说。

    “终于,还有个好人……。”我感叹。

    闻言,他俩直撇嘴。

    “师姐,我有事求你。”想了想,决定将话说完。

    “你说吧。”左妆眯着眼,一副淡定的架势。

    “我在你故意制造的鬼怪空间中,认识了两个女孩,一个名为詹焕媛,另一个是小田,当时……。”

    将‘一魄’对詹焕媛的承诺说了一遍,然后,对左妆说:“我想,那是你豢养的孤魂野鬼吧?你将她们的记忆篡改了,接着,将我的一魄拽入,狠狠考验了一番。这一步是检验我能否找到在‘真我’吧?明心的手段,真是高明啊。

    现在,鬼怪空间消失了,她们应该被你收回去了,那么,能不能……?”

    我有些难以启齿了,但还是期待的看向左妆。

    “哦,师弟的意思我听懂了,你想豢养她俩,完成‘一魄’的承诺是不?”

    左妆笑着的看向我。

    “呃,确实有这个想法,但还需要师姐成全啊。”我咽口唾液,心道,已经说出口了,那就说明白好了。

    管一个养鬼的女妖要取鬼物,这等同管一个守财奴要财宝,感觉不太地道。

    但也没有办法啊,詹焕媛那里我给过承诺的,哪能不兑现?大丈夫一言出口驷马难追,不想言而无信,就只能厚脸皮恳求师姐。

    ’师弟,我要是没记错,那天,你在溶洞中说记着恩惠,以后会报答我。今天,若是再加上这个……?”

    左妆玩味儿的看向我。

    “师姐,那就是两份恩惠了,我当然也得加倍报答啊,前提是不违背道义……。”

    我急忙应下。

    “开玩笑的,师弟既然开口了,就当师姐送你见面礼好了。这两只女鬼师姐很喜欢的,如今只能割舍了,你要好好待她们才行,早早的功德圆满,送她们入地府……。”

    白骨女妖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