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04章 笑很倾城
    “什么……?”

    我大吃一惊,不自觉的回忆。

    确实,认真想来,每次遇到诅咒攻击,惊悚感无比强烈不说,好像,最终攻击时,鬼怪和行尸就有些力所不及了。

    比如,冰湖遇险的时候,我们好不容易的冲出湖面,那时,几乎整体失去战力,要是继续被攻击,后果难料。

    但跟着冲出来的水鬼们全部消失了……,这有些太轻松了,就是持续着这样的好运气,我和女鬼们才能抗住一次次的诅咒攻击……。

    “哼,你不过是在耍我罢了,难道,还要因此而感谢你?”

    我讥讽的说着,看向宏吉。

    “感谢与否老衲并不在乎,下面,说说古墓之中的事儿。青毛行尸和两条蛇妖是老衲控制的,原墓主早就换地方安置了。

    你再次被投进了奇门阵,也是老衲做的手脚。

    青衣女鬼是老衲投放到溶洞中的……,就是这些了。”

    宏吉淡淡的说着,像是说今天吃了一碗斋饭般轻松。

    我的拳头再度握紧,但想着他的话,忽然心头一动,追问说:“青毛行尸是故意没有追到我的,并被我取走了阵眼,对吧……?”

    感觉极度不可思议,但此时,有了诅咒山庄中的遭遇做对比,自然可以推出这个结论来。

    “嘿嘿,算你聪明,你真以为凭着浅薄能力,能逃开青毛行尸的追击,还是一具即将进化到铁甲尸的高等级行尸的追杀?别开玩笑了。

    你会遁术,老衲也会,那么,被老衲控制的行尸会不会提速法门呢……?当然会,不用罢了。是故意让你得到阵眼吊坠的,不然,你以为能逃过那一劫……?”

    老和尚笑的很欠揍。

    “你为何如此做?”我出离的愤怒。

    对方的意图我不知道,现在看来,他不想杀我,否则……?

    忽然想起青衣女鬼了。

    那东西要是真想杀我,何必使用白绫吊起来我呢?那时,她镇住了我,鬼爪随意的一划拉……,我已经魂归地府了。

    这尼玛,就是在故意的折腾我好不?问题是,老和尚为何要这样做?

    “你以为我和你师傅有仇,折腾你图开心是不?告诉你,不是这样的,这中间的理由嘛……,暂时还不想说。”

    宏吉再度叠起了二郎腿,顶着满脸是血的‘猪头’,又开始吸烟了……。

    他连续的放过我多次,笃定我不会对他下毒手。

    这是吃定我的意思,怪不得有恃无恐呢。

    我愤怒的要炸开了!

    明白他为何这样做,想不通,抓心挠肝的难受。

    不搞懂这一切,还想睡个安稳觉吗?

    嘟嘟嘟……。

    后门外传来汽车鸣笛声,同时,电话铃声响起。

    宏吉惊讶的看过来,我点了点他说:“你安静些,这就将你的同伙请进来,我要问问你们,设计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宏吉的脸明显一黑,但他什么都没多说。

    我摁下接听键,行出屋外,亲切的和对方打招呼……。

    数分钟后,很是客气的请人到会客室。

    来人一边走一边和我客气的说话,但看到会客室中的一幕,霎间尖叫一声,扑过去看着宏吉喊着:“大师。你这是怎么了,方师傅,你……?”

    她回头看向我,大眼睛中都是不解之意。

    “左妆大姐,不要惊讶,请坐,请坐啊。”

    我笑呵呵的让座,左妆狐疑的打量我和宏吉一眼,沉默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来者当然是拜托我解决别墅闹鬼事件的左妆了。

    她是本市有名的商界女强人,很有力量的大富豪。

    我亲自为女人斟茶,放到她身边后说:“左姐莫要嫌弃,这茶赶不上你家的名贵,但喝起来别有滋味呢。”

    听我的话似有深意,左妆眼睛一眯,淡淡笑着说:“方师傅真会开玩笑,茶都是一样的……。”

    说着,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她始终没看金禾娜和萧宝儿一眼。

    我不由的暗赞,这女人真是厉害。

    说实话,最初,我的‘一魄’被弄进了鬼怪空间,我怀疑过左妆搞鬼,但后来发现是一魄走失了,不是仇家要害我而布局,就解除了对左妆的怀疑。

    现在想来,真是愚蠢,对方早就算计好了一切,我的心理变化,也在这女人的掌控之中。

    我笑着走回去落座,看向放下茶盏满面狐疑看来的女强人,轻声说:“左姐,好手段啊,耍的我团团转,你觉着自己比谁都聪明是不?”

    左妆闻言一愣,不解的看眼一旁不说话的宏吉,这才转头看向我问:“方师傅,你是不是糊涂了?你说的话,我……。”

    “听不懂了是吧?你不用说了,我帮你将剩余的话说完。”

    我笑着打断女人的话,接着说:“你定是要我拿出指责你的证据,下面,你不用说话,我这就将证据告诉你,可好?”

    “好……。”

    左妆端坐,从容不迫的样子,临危不惧的风范。

    “哼……。”

    我冷哼一声,凝声说:“左姐找到这里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戒心,毕竟,你是林妍薇介绍来的,所以,我同意探查你的别墅,帮你解决鬼节开始的见鬼事件。

    后来,我的‘一魄’莫名的进了鬼怪空间,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的回归。

    那时起,我还没有怀疑左姐,因为,不是有人要害我的感觉,只是一魄走失……,直到……。”

    我掏出烟点燃,吸了一口接着说:“直到我下到地下,且为了毁掉阵眼,九死一生的从地下回归地面……。

    走的却是另一条通道,但是,出口却是左姐居住的别墅的杂物间!

    那时候,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为了入地而挖掘的大洞,不得不开始怀疑左姐了。

    你的别墅中,隐藏着通往地下溶洞的通道,那些溶洞,能通往地下墓葬。

    一个正常的别墅,为何会有这样的设置?

    要不是我们轰碎了石板爬上来,只是在外头寻找,真就找不到这个入口,那里布置了高明的幻阵,所以,最初的调查中,谁都发现不了这个入口。我想,只有左姐才知道这个入口吧……?”

    摆摆手,阻止左姐的话头,说:“你不用急着分辨,且听我说下去……。”

    左姐愤恨的闭上嘴巴,沉重的呼吸,看样子,被冤枉了似的。

    我扫了她一眼,暗笑一声,接着说:“也不能只凭左姐的家有地道,就确认左姐如何吧?所以,灵异事件解决之后,我开始回想和左姐的接触……。”

    吸了一口烟,弹一弹烟灰。

    “我身上有等级超高的保命符,想要不知不觉的将我的一魄摄去,且让一魄不能察觉到异常,除了必须的鬼怪空间之外,还需在我身上留下‘法术引子’,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不然,我的一魄不会莫名的走失……。”

    继续弹烟灰。

    “因着地道入口的事儿开始怀疑左姐了,所以,就设定你为始作俑者,反过来来查找线索。

    我拼命的回忆,这诡异的摄取一魄的术法引子,是何时被种在身上的呢?回忆着和你第一次会面的细节。

    当时,你送给了我名片,还有别墅门卡……。

    怀疑你,就仔细检查这两样东西,上面没有任何施术的痕迹,那么,只有……。”

    我的眼神落到烧到尽头的烟头上。

    “你当时吸了一根女士香烟,烟雾这东西过后就会挥发,消失的无影无踪,你给我的东西都是没有法术痕迹的,那么,你吸烟时吐出的烟雾,会不会有问题呢……?

    我想到了这个上面,如是,乘着你邀请我们几位阴阳师欢宴的同时,拜托我的鬼伙伴们,暗中潜入你暂居的住宅,好一顿搜索,找到了两样东西。

    可能你觉着计划天衣无缝,没有后患,这才粗心遗留下的吧,倒是帮我解开了不少谜团。”

    我摆摆手,金禾娜飘来,放在桌子上两个物件。

    一包只剩下几根的女士香烟,还有……,一张银白面具!

    “香烟我验过了,就是当天你使用的那一包,其中,残留了法术痕迹,正是某种秘法的引子。

    至于银白面具吗……?

    妖姐,白骨女妖!这么快就和你这样的大妖怪见面了?方钢有礼了。”

    我站起来,扔掉烟头,对着面庞扭曲的女人抱拳为礼。

    “阿弥陀佛……。”宏吉在一旁来了一句。

    左妆直直的看着桌子上的东西,缓缓的,嘴角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

    她站起来,像是古代女子一般对我福了一福,轻声说:“方弟,有礼了。”

    声音变了,和我在溶洞中遇到的白骨女妖一模一样。

    即便我心理上有准备,还是惊的向后倒退两步,浑身发寒。

    ‘噼里啪啦’的响声中,这女人忽然长高了两寸,身材、脸蛋和气质都变了,要说刚才是六分的美人,此时就是九分姿容的绝品大美女了,她正在对着我微笑。

    我看着眼前的大美女,目瞪口呆。

    这前后的改变也太大了吧?判若两人。

    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眼对方绝美的容颜,好不容易才将目光从其面上挪走,心头‘噗噗’直跳。

    这美的不似人的女子太吸引眼球了,我暗中直喊‘女妖厉害’。

    忽然想起了那句话——微微一笑很倾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