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02章 无所遁形
    “呵呵呵……。”

    他闻言一愣,然后,笑着起身,缓缓的坐到一旁,也不管流血的嘴角,眸光深沉如海的看着我。

    我不由气急。

    对了,今天,小师妹、林妍薇和魏琪她们不在棺材铺中,我专门挑了这天邀请这位大师……大魔头过来的。

    魏琪没心没肺的,没几天就将古墓的事儿撇到脑后去了,和小师妹与林妍薇玩闹的不亦乐乎。

    小师妹她们快开学了,成天的不见影,这是可劲儿疯的节奏啊!反正有小仙护着,我才不管呢,她们高兴就成。

    小半月的,我可没闲着,找时间开坛施法,废了九牛二虎的劲儿,将女鬼们的‘吸收通道’修补好,老子几乎再度虚脱。

    不过,看到她们破而后立的,衣衫上终于出现了一抹不会褪却的蓝,我还是很开心的。

    至于蓝衣女鬼的一月之约?我打算最后一天时再去赴约,必须安抚住,那只女鬼可不是善茬子,但是,我绝不娶冥妻,绝不!

    暗中,到祥云别墅区中布置了招魂阵,和我预估的一样,詹焕媛和小田她们的阴魂没有出现,我无法兑现‘一魄’对她们的承诺。不过,不必急。

    因为,有些事儿总是要有个说法的。

    看着宏吉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心头的怒火更盛,不着急出手,我缓缓落座,随手掏出一根烟来点上。

    宏吉忽然向我伸手。

    我不由一愣,想了想,冷笑一声,将香烟和打火机扔过去。

    老和尚端坐那里不动如山,只是手一动,这两样物品就到了手中,接着,香烟弹出来了一根,翻着跟头的弹上去,就那样的巧,落到老和尚嘴边。

    他一口就接住,随手一划打火机,无比娴熟的点燃这根烟,很是享受的吸了一口,眯起眼睛,悠然的看向我。

    我愕然。

    这家伙的一窜动作太熟练了,这是个老烟民啊,一副痞子的样子,和得道高僧不沾边儿,真亏了他平时装出一副高僧的样子来,忽悠的大家伙儿找不到北。

    这家伙竟叠起了二郎腿,一下下的晃着,还不停的吐着烟圈,似乎,没还给我香烟和打火机的意思了,那是我的好不?

    怨念深重的盯了老不死的一眼,我走过去,将香烟啥的抢回来。

    坐下,狠狠吸了一口,随着烟雾喷出去,愤怒消散不少,看着老和尚说:“看你这样子,是承认我的指控了?倒是光棍。”

    “我说方钢师傅,你这话可就不讲理了,不就是吸了你一根烟吗,老衲何时承认过什么?倒是你,不分青红皂白给了老衲一拳,我的牙都崩碎一颗,这要怎么算?”老和尚抖着腿,看眼地上沾着血的牙齿。

    “打死你也是活该,你不承认是吧?”我冷眼看向老不死。

    “没有什么可承认的,方师傅,你所言的事儿让老衲一头雾水。”

    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指的就是这号人,我消散几分的怒气再度翻涌上头了。

    “事到如今,你还嘴硬?也罢,我就和你说道一番。”

    我吸口烟,沉吟片刻,说:“对了,我还没感谢过那天你和魏琪、凤祥他们隔空救援的事儿呢,要不然,我就被青衣女鬼吊死了。”

    “你就是这样感谢我的……?”老和尚指一指嘴角的血。

    我点点头,嗤笑一声说:“很想用桃木剑砍你,后来觉着,不能让你冤枉而死,所以,临时换成了拳头,你该感激在心才是。”

    老和尚手一僵,抬头深沉的看我一眼,没接话。

    “青衣女鬼是你豢养的吧?跟我玩儿鬼遮眼的蓝衣女鬼,也是你指派的吧?”我冷笑着追问。

    “无可奉告,因为,你说的老衲不懂。”老和尚继续晃悠腿,同时吸烟。

    我很想扣住烟灰缸砸在这厮的光头上,且看谁更硬?

    “就继续否认吧,我不急。我们一道回想一下诅咒山庄的事儿好了。

    当时,灯光突然熄灭,我身处的环境就变了,被投放到平行小空间之中,本以为是偶然事件,过后问询过他人,只我一个人脱离了大众,这让我心头存疑,不明白锁定荣家人为主要目标的诅咒攻击,为何单独‘垂青’于我?

    这个疑问,一直到后来我发现董成是罪魁祸首,也没有得到解释。嗯,你不用装,我知道你冷眼旁观一切,早就洞悉了董成的阴谋。”笑着看向宏吉。

    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老和尚看我一眼,轻声的说:“不好意思,你说的话老衲不懂,还是那话,无可奉告。”

    我被气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同时,桃木剑持着,指向老神在在的轰宏吉,与此同时。金禾娜、萧宝儿持着刀出现在老和尚左右,一道用阴森的鬼眼锁定目标,并将刀锋指向宏吉。

    好似没看到两只女鬼,宏吉只是淡然的看着我,缓缓说:“你的火气太大了,年轻人,要沉得住气才是。”

    “沉你个大头鬼啊……。”挥舞一下桃木剑骂道。

    “你这人,为何蛮不讲理?你说的贫僧都不懂,你要是没什么确凿的证据,贫僧就要告辞了。”宏吉一甩衣袖,起身。

    “你给我坐下。”

    冷冷一笑,低声念动独门咒语。

    嗡……!

    虚空中闪耀起各种光线来,落到宏吉身上。

    他一声痛哼,嘴角血流的更多,抗衡不了这股力量,落回座椅中。

    到了我的棺材铺中,还容他放肆吗?

    这里,师傅布置了世上最高等的阵法,别说他宏吉了,即便柳婆婆到了这里,也是被困住出不去的下场,想要脱身,谈何容易?

    “方钢,你这是要做什么……,想要谋害老衲不成?亏了老衲算出你被青衣鬼袭击有难,汇合别的师傅隔空救了你,你就是这样报恩的?”

    宏吉移动不得,不由大怒。

    “哈哈哈,宏吉,你着急做什么?要沉得住气才是。”

    我笑着落座,看眼持刀横在老和尚脖颈的两只女鬼,真的不急了。

    宏吉敢踏进棺材铺,就已经注定是这样的下场了,他跑不了的!

    “方钢,你不说出个子午寅丑来,老衲和你没完……。”宏吉怒火乱窜的喊着。

    “宏吉,你自认为聪明绝顶,别人都是你随意戏弄的棋子?今天就是要告诉你,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露出了不多的马脚,我才能顺藤摸瓜的锁定了你。你叫嚣不停,不就是要证据吗?就说给你听。”

    挥挥手,两女鬼将刀后撤几公分。

    我看见她俩义愤填膺的样子了,深恐她们控制不住,直接一刀结果了宏吉。

    即便判刑,也要摆出证据不是?

    “老衲洗耳恭听,看你能是说出什么?”

    可能是他暗中实验过了,摆脱不了超级阵法禁锢,反倒平静下来,冷笑的看向我。

    “会让你满意的,我说到哪里了……?哦,诅咒山庄中的疑点。

    那次事件之后,就怀疑除了血统诅咒外,我还陷入了另一股力量布置的陷阱中,但苦思冥想,因没有线索,只能悬而难决。

    古墓之行,莫名其妙的就和伙伴们失散了,这和诅咒山庄中的遭遇太像了,想不联系起来都不行,然后,我就开始怀疑了。嫌疑人主要有两个,你和凤祥先生。

    因为,这一批的伙伴中,只有你俩和我一道经历过血统诅咒事件,所以,一旦怀疑心升起,你俩就是主要的怀疑对象。

    我苦思,将最大的嫌疑锁定在你的身上,缘由很简单,在我和大家分散之前,你展示了厉害的奇门阵法秘术。你能破阵,那你就能布阵,何况,凤祥先生当时说,他以前见识过你的奇门阵法术。

    听口气,他很是敬佩的。

    凤祥先生这人你我都清楚,别看他嘻嘻哈哈的没个正行,但骨子中傲气十足,让他敬佩,说明你在这方面的造诣绝对不同凡响,这样一来,你的嫌疑再度加深。

    若用一到十分,来区别嫌疑程度,这时候的你已经达到六分了,只是,这都是我的臆测,做不得准,也不算是证据。”

    “是吧,老衲就说,你只是乱猜测的,这样多疑真的好吗?诅咒山庄和墓葬中的奇门阵,根本就没有联系,你两次和大伙儿分散,是诅咒和奇门阵无意识的选择,并不是故意要针对你,所以说,你冤枉老衲了。”

    宏吉很是憋屈的看向我。

    “是吗……?宏吉大师,不得不说啊,你这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比董成还高明数分,也难怪,不是这样,我岂会这么久才怀疑到你的身上呢?你别急啊,证据很快就有了,会让你无所遁形的。”

    “哼,方钢,你就会信口开河,说吧,你有什么证据?”

    老和尚摆出了义正言辞的高姿态。

    我戏谑的看眼顽固不化的老不死,轻声一笑,说:“被隔离开之后,我到了主墓室之中,开启巨棺,被蛇妖和青毛行尸攻击了。

    那时候,真的是危机万分啊,差点就被撕成碎粉,好在没被追上,过后真是后怕,不过,青毛行尸脖颈间的阵眼吊坠却是弥勒佛形态,这吊坠是佛门的东西,我自然就联系到了你的身上。”

    宏吉扭了扭脖子,没有吱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