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99章 变脸心慌慌
    世间符箓分为八品,到了红符就是第二品。红符之上是紫符,为三品。

    金符为四品,比它更高级的就是黑符,那是五品。至于第六品往后的,我也只是听说,还没见识过。

    师傅遗留的灵符中,黑符的数量最少,金符次之,只有十几张,按市价计算,是千万一张,黑符就是一亿一张了,简直是天价的符箓。但同样的,这样高等级的符箓具备的力量也是骇人听闻的。

    比如我手中捏着的这张金符,就是专门克制妖怪的符箓,攻击力超强,名为‘降妖金符’,一旦催动,如白骨女妖这等级别的大妖,都会受到重创,杀不了她,但让其道行倒退一两百年不成问题。

    至于她麾下的这些妖魔鬼怪、行尸走肉?只要被金符的攻击波及到了,就会变为飞灰,一点渣滓都不带留下来的。

    “金符?你这么一个刚入门的阴阳师,竟然持有金符,你的师傅是谁,出身于何家何派?”

    女妖缓缓落地,身后的棺材跟着落地,满身杀气似乎不存在一般的收敛无踪。

    我眨巴一下眼睛,几乎不敢相信看到的这一幕。

    前一刻还气势汹汹,看样子要将我挫骨扬灰一般,但下一刻,就能变脸成邻家大姐姐,语言温和,态度和煦,让我感觉有温暖之意。

    这是做什么呢,变脸游戏吗?

    知道道行深的妖怪可怖,但真的遇上才知道,远比想象中更恐怖。这家伙变脸如同翻书,心绪起伏巨大却能瞬间收拢,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果然不同凡响啊。

    怎么就遇到这样的大妖了?运气不要太好的说。

    “我只是个不成器的,就不说师傅他老人家名讳了,免得给其丢脸,至于门派?不好意思,我只是无门无派浪迹江湖的散修罢了,不值一提。

    尊驾倒是识货啊,这张金符可不是普通货,是我无意中得到用以保命的,从未使用过,要不是尊驾翻脸想要毁约,绝不会动用此物。”

    捏紧金符,一点都不敢放松的盯着女妖,深恐一个不注意就被她轰趴下。

    这张金符是皮包中符箓等级最高的了,也是保命的最后一张底牌,黑符之类的,我并没有带来。

    打鬼柳条、降妖金符,这是我最终极的两道绝招了,要是还不能让女妖忌惮,那今天就必死无疑了。

    我希望这东西的威慑力足够强,让其不敢轻举妄动。

    “毁约……?呵呵呵,小家伙,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只是看你很有两下子,见猎心喜的想要和你过几招试探一番深浅罢了,这看得起你的意思,难道,你还不信我的保证吗?”

    女妖有些惊讶的看来。

    “信你个大头鬼!你这是胡说八道呢,相信你遵守承诺?不如相信那啥会上树。”

    腹诽不停,面上却惊讶。

    “哎呀,原来如此,我就说嘛,以尊驾的地位和能耐,在道上一定是有名有姓的,哪能不讲理的随意翻脸呢?原来是想要‘提携’一下后来者,果然够厚道,失敬啊,失敬……。”我也只能跟着胡说了。

    女妖为之一窒,接着就‘咯咯咯’的笑起来,眼神落到我始终捏着的金符上,轻笑一声说:“小家伙不用客气,知道我是遵守承诺的就成了,你不必如此紧张。既然你动手的时候知道轻重,没有杀死我麾下的任何一位,姐姐我自然会有回报。”

    女妖直接‘姐姐’这般自称了。

    我被这变脸超快的女妖弄得一愣一愣的,心中直‘呸’,老子哪里多出你这样残酷霸道的妖怪姐姐了?敬谢不敏、避而远之才是上策!

    心谤是一回事,表现是另一回事,人家给面子,我岂能不识好歹?也就顺势将手放下来,当然,金符还死死的捏住。

    “不敢,哪敢喊你姐姐,我只是后学末进之辈。”

    “男子汉大丈夫,别学小儿女的姿态,我说你有资格就有,婆婆妈妈的我就看不起你了。”女妖双手抱在前方,一只脚踏在飘过来落地的棺材上,一副女汉纸的形态,威风凛凛,巾帼不让须眉的感觉。

    天雷滚滚!

    不知道暗中咒骂此女多少次了,但我只能挤出笑意说:“既如此,恭敬不如从命,都是养鬼的,喊您一声姐,算是我高攀了。”

    “哪有?认识你这样的弟,你姐我高兴……!不过,你真的和死老妖不熟吗?”女妖眼底闪动一道杀机。

    “真就不熟啊,妖姐,你千万不要误会,柳婆婆和我只有一面之缘,看我还算是顺眼,赠送了一根柳条罢了,哪有什么别的往来?妖姐,你要开慧眼明察秋毫。”我大喊着,急急分辨。

    心里话了,要不是金符在手,哪有资格和这等妖物讲理?此时可是好机会,不要放过。毕竟,硬拼的话,即便能重创此妖,我也要横尸当场,两败俱伤都算不上,因为,人家还活着,我却死了。

    为何这样说呢?这是因为,催动金符的代价太大了,我承受不起。

    “妖姐?呵呵呵,很有趣的称呼。也罢,你就这样喊吧,我就喊你?呃,你叫方钢吧,喊你方弟好了。”

    女妖抬手捋捋鬓发,很随意的说着,接着,话头一转,轻声说:“你也太刚烈了一些,金符啊,即便你能催动,所有寿元也会被吞噬一空,你方才真的准备那样做吗?”

    她目光炯炯带着神深意的看向我。

    我不由苦笑,知道对方在试探,哪敢掉以轻心?琢磨一下回应说:“不瞒妖姐,我将金符掏出来,最主要目的是阻拦你的攻击。

    自知之明我有,万万不是你的对手。

    我的设想是,露出此物,你会忌惮,自然就不会攻击了。

    我真就不想催动它,俗话讲,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能不死,谁愿意自寻死路呢?但是,若果你不受威慑,执意要杀我,那还有什么犹豫的?

    即便我道行浅薄,催动此物只能祭出所有寿元,使用之后立马身死,但至少能拼一下。两边都是死路一条,若果你我易位而处,你会做怎样的选择呢?不用我多说吧?”

    我冷冷看向女妖。

    “方弟倒是实在,你姐我最讨厌男人欺骗了,你既然实在,我就不能不给面子,算了,你带着他离去吧,这场存亡游戏,你既然有金符,那就算你撑过了半小时吧。

    你喊我一声妖姐,无论如何我都会履行诺言的,会带着它们离去,不再掺和这里的事儿。

    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这里面,可不光是我这一股力量,你能不能解决此地的问题,还是未知之数呢,你好自为之……。”

    女妖挥挥手,所有属下都静静的站在身后,排成队列,然后,她飘到棺材之中,棺材盖缓缓关闭。

    无形力量起作用,将被封住的‘穿山甲’送到我面前来,落地的一刻封印了解除,穿山甲扑棱一下子站起来,就要对我跪拜叩谢救命大恩。

    我挥挥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这哥们很聪明,控制激动的心绪,跑到我身后站着,一言不发。

    “妖姐,我先时所言算数,你高抬贵手了,我记着,以后,我会回报于你。”我扬声说着,一口唾沫一个钉,既然人家给了面子,就不能言而无信。

    “好……。”

    一道飘渺的动静从棺材中传来,接着,十八厉鬼抬棺,顺着某条通道而去。

    溶洞中瞬间黑下来,我看不清远方了,只能听到众多棺材盖合拢的声响。

    想来,红毛行尸们都进到红血棺椁了。

    ‘砰、砰、砰’的沉重落地声中,棺材远离,最后留给我的是一道仇恨的眼神。

    接触一下,心头一震。

    是那只蟾蜍妖,它这是怨恨我吗?

    我只能摊手表示无奈了。

    一切归于寂静,这恐怖的一行‘非人类们’都走远了,我相信白骨女妖带领它们远离了此地,这地方的危局解了一半,剩下的就是那青毛行尸和两条蛇妖了。

    我再也撑不住了,浑身上下不光是疼,还有虚脱感,先时一直强撑着不露破绽,一直等到妖魔鬼怪们退走,无边的虚弱感袭来,我撑不住了,身体一个趔趄,向着侧方摔倒!

    “方哥哥……。”受伤的女鬼喊着,但她们受伤很重,影响速度,根本扶不住我。

    “白发师傅……。”

    男子哽咽的声音响起,我就感觉一双手扶住了我。

    顺着这力道缓缓坐下,虚弱的说:“水……,水。”

    穿山甲手忙脚乱的从皮包中掏出矿泉水服侍我喝水。

    “咕咚、咕咚……。”我大口喝着,感觉力量缓缓恢复着,同时,心底都是后怕。

    “糊弄住了?不容易啊!”

    金符,我即便拼命也无法催动成功。

    为何?因为,金符的催动,除非道行高深的高手,道行低的阴阳师去使用,唯一的催动办法就是献上生命。

    问题是,我犯了命缺,原本能活到七老八十的,命缺一犯,却只有很少的寿元了,这些寿元都被金符吞噬了,顶天能催动一半,就会因为后力不济半途而废。

    金符吞噬生命,指的是吞噬掉道行浅薄方士的正常寿元,不是我这样犯了命缺的。

    因此,我怎样也无法催动成功。

    先时,只是在唱空城计,表现的不怕死,愣是利用金符吓唬住了杀机凛然的女妖,这真是走大运了!

    不然,后果堪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