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91章 冥妻凄谈
    有一点可以肯定,不是要杀我,若果想杀我,只是蓝衣女鬼避开女鬼的注意,趴在我身上的时候,就有一万种方式杀我了。

    这样说来,杀人不是奇门阵的目的。

    而我被单独的和伙伴隔离开,这证明,就是针对我而出现的特殊场景。

    不杀我,却将我投到这样可怖的环境中,为了什么……?

    想不明白了,眼前的迷雾越来越重了。

    金禾娜忽然看向我,说:“方大哥,听那只蓝衣女鬼的意思,好像是要缠住你不放了,一般而言,女鬼这样做,就是要你……。”

    “要我怎样?”我疑惑的抬头。

    “要你娶她。”金禾娜淡淡的说出四个字。

    咔……!

    就感觉晴天霹雳炸响。

    “你在说什么,让我娶她,娶一只女鬼……?这是什么意思,人鬼殊途,这两种生物谈对象,只是电影中的桥段,现实中,哪来的嫁娶一说?”

    我大惊,连连追问。

    “怎么不能娶,冥婚不就是嘛?”萧宝儿翻着大大的鬼眼回应。

    “冥婚的是两只死鬼,我可还活着呢,活人如何娶一只女鬼,这是在开玩笑吗?”

    我吼着,却不受控制的脑中浮现出那女鬼的美貌,还对我缓缓一福,口称:相公,奴家侍候你更衣……。

    我勒个去的……!

    急忙摇头,将不靠谱的念想驱逐……。

    “谁说一定要两只死鬼冥婚了?活人抱牌位拜堂的,你又不是没听说过?”金禾娜淡淡一笑,很是轻松的说着。

    我感觉头上都要冒烟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太混乱了。

    “停,停,她不见得是这个意思,也许,只是闲的难受逗我玩儿罢了,你们不要想多了,再说,即便她真有这意思,老子可不同意。

    真要娶女鬼,你们才是首选……,呃……?哎呀,我说顺嘴了……,你们不要这样看我,就当没说好了……。”

    我大窘,脸一定是发烧了,怎么顺嘴就将心底所想说出去了?这下可没脸了……。

    “哦,方哥哥,你对我竟然有这种心思……?这可不是好青年,我告诉你啊,方柔和林妍薇你都没搞明白呢,不许打我的主意……。哼,本姑娘可不做小……。”

    萧宝儿飘到我身前,上下的打量一番,高傲的扬起脑袋,喷出这么一句。

    金禾娜没说话,只是看着我,指甲不停的擦出一溜溜的阴火,看着很是瘆人。

    我流冷汗了,急忙说:“哎呀,你们不要误会,只是打比方,我的意思是,和那女鬼不熟,别说人鬼殊途不能有嫁娶的事儿,即便有,也要先找熟悉的是不……?就是打个比方,你们千万不要误会……。”

    “哼,谅你也不敢乱寻思……,声明一点,虽然你现在等同在豢养我们,但我们可不是你的私有物品,你不许存坏心思……。”

    金禾娜放开手,没有阴火出现了。

    松了一口气,急忙说:“我绝没有坏心思,禾娜你要相信,不是在豢养你们,你们是朋友,只是在我这儿暂居罢了……。”一边说,一边流冷汗。

    “哼……。”金禾娜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但看她那样子,对我的回应是比较满意的。

    “咯咯咯,方哥哥你急个什么啊?我这么的可耐,漂亮,你喜欢我是很正常的,不用不好意思……,话说回来,要是你真想娶冥妻的话,当然要追求我才对嘛……。”

    萧宝儿厚脸皮的说着,一点都不淑女。

    “我没想娶冥妻……!”

    只能大吼着表示立场了。

    “知道了,不要喊了,烦死了……。算了,不逗你了,走吧,我们一道去探索发现吧!”萧宝儿一指溶洞深处,一副雀跃的姿态。

    真的无语了。

    还探索发现,你当这是科普节目吗?

    我不停的腹诽,但还是下意识的、偷偷的看眼宝儿的脸。

    嗯,确实,好可耐……!

    感觉上,这地下溶洞极端危险,打眼望去,四通八达的通道很多。

    我们此时所在的区域很宽大,高有十几米,长度也有个数百米,这样大的空间,只有微量的星光,要不是夜视和阴阳眼的存在,在这鬼地方,我一定寸步难行。

    地势太复杂了,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石头,还有倒吊的钟石,形态也多种多样。

    地下河一定不止一条,鬼知道有没有比较深的?行走之间一定要注意。

    某些溶洞通道比较窄小,但谁能肯定通道之后是不是比这里更加阔大?

    总之,这是个神秘莫测、充满阴森气息的所在,阴风呼啸,温度很低,这也就是我吧,换个人指不定会一筹莫展。

    这种想法算是自我安慰,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中,需要鼓足勇气。

    我和两只女鬼小心的向前行走,随便选择一个通道走去。

    这通道只有两米多高,比较狭窄,走在其中和爬行在盗洞中一样的感觉到压迫感,似乎,两边的石壁不定何时就会向中间挤来!

    可想而知,要是真的发生这种事,身在中央的我会是怎样的下场?那是任何道术都抗衡不了的巨大灾难。

    莫名的想到了这种事,浑身发寒,被自己想到的场景吓到了。

    真的很担心两侧石壁比会向着中间挤来!

    带着忐忑难安的心理,好不容易和两只女鬼一道走完了这段旅程,眼前豁然开朗,到了另外一个溶洞空间中。

    相比先时的要小了不少,没有自然形成的裂缝,黑暗幽深,要不是夜视镜和阴阳眼的存在,在这黑暗环境中,我一定等同失去感官功能,那就太可怖了。

    头盔上的强光灯策底的坏了,不是灯坏了,而是里面的结构出现了异常,换了灯头也不亮,试过几次,只能放弃了。

    ’啊……!”

    突然响起的尖叫声,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急忙转头向右侧数十米的位置看去。

    好在,这里不是古墓,我的目力可以看出数十米远,正好看到浓重的黑雾翻涌中,一个男人被扯进了一个更为窄小的洞口。

    “白发师傅,救我……!”

    尖叫传来,我一下子就震惊了。

    这是大地瓜两个男助手之一的‘穿山甲’。

    他矮小的身形我记忆深刻,打眼看过去的时候,那被黑雾拉走的男子,可不就是那小子吗?

    “坏了。”

    我大吃一惊,急忙跑过去,但已经晚了,到了洞口那里,目力看去,什么东西都没有了。穿山甲被拉走了。

    一下子僵在那里了,不知道是否要跟去救回穿山甲,他一定是被什么可怖的脏东西给缠住了。

    “方哥哥,我们还是谨慎些吧,你记着吧,蓝衣女鬼一挥手就能制造幻听幻视,我不清楚是这里的奇门阵赋予她的这种能力,还是她自带的能力。

    要是前者,我们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要是后者,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她在继续戏弄你。”

    萧宝儿飘过来说着。

    这姑娘脑子好使,还喜欢动脑筋,凡事儿都能想上几个来回,此时,她的话一下子就提醒了我。

    确实,我刚才所见的也许是幻听幻视,不是真实发生的,只是奇门阵或蓝衣女鬼想要让我看见的。

    但也有可能是真的。

    现在,我需要好好判断一下真假。

    如何判断……?

    心乱如麻,想不出头绪来。

    诅咒山庄中,遇到幻听幻视的时候,我们几个基本上就没法可想,此时感觉也相差不多。

    “我觉着,奇门阵自带着幻听幻视的能力,这样算来,我们在诅咒上山庄中,莫不是也不知不觉的被奇门阵捉弄了?当时,怪楼中的幻听幻视,是不是我们触动了奇门阵而不自知呢?”

    我扭头看眼两鬼。

    “嗯,很有可能。”

    金禾娜蹙着眉说:“那样说来,山庄的时候,我们面对的不光是诅咒,还有别的什么,蓝衣女鬼就是证明,她是被诅咒驱使的,那么,此时又来找你是因为什么?

    还是说,当时她并不光是被诅咒驱使,还是被奇门阵驱使的,那山庄中岂不是还有一股力量?”

    金禾娜说到这里,鬼脸上出现骇然。

    按照这个说法,当时,我们面对的就不光是诅咒了,还是另外的东西,是比诅咒还要神秘的东西。

    若不是蓝衣女鬼的再度出现,我们还不能联想到这方面去。

    因着蓝衣鬼的出现,且先时看到了亦真亦幻的‘穿山甲被黑雾带走’的场景,我们的联想力一下子就变大了。

    “要是这样说,我们此时经历的,和山庄中的某些场景是一样的,但是,你们发现没,这种场景,不是以杀死我为目的,更像是针对我布置的迷局,好像在和我做游戏一般,所以,保命符针对这个,始终没有太过强烈的反应。”

    看向两只女鬼,说出自己的感觉。

    “做游戏,谁这么无聊?不过,也有道理,要是奇门阵驱动着蓝衣女鬼来杀你,我们当时也救援不及,她一个动作,你此时已经……,呃,不说了。”

    萧宝儿看看我,没继续说下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