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59章 纸车送冥婚
    可能是只有我能看见这一幕,因为,看见几个医院出来的白大褂妹纸拎着塑料袋倒垃圾呢。

    她们直接从几名纸人和轿车之间穿过去,像是穿过空气一般,从这一行诡异的东西中间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着什么,显然,这几个倒垃圾的白大褂妹纸,根本看不见这一行脏东西。

    但是,等同‘撞到正’了,她们过后一定会小病一场的。

    好像脏东西们也看不到白大褂妹纸,有几只纸人被‘穿’过的时候还缩缩脖子,像是活人一样的动作,还狐疑的左右打量呢。

    我的皮肤上弹出一颗颗的鸡皮疙瘩,眼前这一幕太过惊悚了!

    握紧了桃木剑,要是红袍纸人们发现了白大褂妹纸们,说不得,我只能冲过去拼命了,不管如何,见死不救是不可的。

    幸运的是,那几个很是美丽的白大褂妹纸直到转回医院,也没引发这帮脏东西的注意,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握着桃木剑太用力了,此时就感觉手腕子都痛了起来,手掌心都是汗。

    从小到大都有道法的,冷不丁的失去了法力,这感觉,啧啧,别提了,偏偏这时候遇上一大帮邪门的东西,要不是意志力坚定,一定昏过去了,那就完了。

    身边没有女鬼们保护,感觉这么不靠谱呢,如荣家山庄的冰湖中,那样危险的境地,还有三只忠心的女鬼护体呢,远不是此时孤零零、且道法尽失的状态所能比的。

    这一行诡异的东西越来越近了,我看的更清楚了,不由的心头发寒,因为,看明白这是做什么了。

    这是阴婚!也称之冥婚。

    正在进行配阴婚的仪式。

    那几辆纸轿车中坐着一对新人,但是,太惊悚了,这对新人身穿的西装和婚纱都是红的,且这两位不是纸人,而是脸发青的‘东西’,无疑,是女鬼和男鬼。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他俩的红衣服和青鬼脸,这对鬼夫妻长的还真是不错,女的脸蛋是标准的美人脸,男的也相貌堂堂,但在黑夜中,由大批纸人护送,使用纸轿车来送婚,这场景,真是太有视觉冲击力了!

    我依着墙壁簌簌发抖,红衣厉鬼太多了,不敢轻举妄动,即便手速快,挥动桃木剑可以阻拦这些东西,但是,时间一长,我仍旧会被淹没。

    数量太多了,纸轿车中的红袍纸人也不少,和活人举办婚礼一样,还有纸人充当伴郎、伴娘呢,这场盛大的冥婚真的是太可怕了。

    一行红袍纸人从我面前缓缓经过,在鬼新郎和鬼新娘经过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掐着手诀,预防万一。

    就在此时,宛似心有灵犀一般,鬼新娘和鬼新郎都好像有所发现的看向我所在的位置,然后,齐齐发出震惊世界的尖叫声!

    “被发现,被看到了?怎么就我一个人被看到了……?”

    我大惊,顾不上其他,所谓擒贼先擒王,还管那许多?一挥桃木剑,舌绽惊雷一般狂叫一声:“尔等看剑。”

    轰!

    一剑狠狠劈砍在鬼新娘所坐的纸轿车之上。

    咔啦!

    被桃木剑劈中的地方应声开裂,其内的鬼新娘被鬼新郎保护着,冲出破损的纸轿车,‘啊啊’的喊着,好像说着什么,使用的应该是鬼语,我就看见周围的红袍纸人们一哄而散,竟不敢上前来杀我。

    “呃……,原来,这是故意穿着红袍,在装厉鬼啊,只是小小的怨鬼罢了。”

    我恍然大悟,这一下,恐惧被遏制住了,既然对方只是怨鬼,那么,桃木剑之下哪还有它们猖狂的份儿?只是怨鬼,穿上红袍装厉鬼,真以为能吓死老子?你们就这么喜欢吓人吗?让你们知道厉害!

    我一声呼啸,身随剑走,宛似冲进羊群的猛兽,一顿挥舞,将红袍纸人砍翻十几个,念在它们只是装厉鬼吓人,并没有真心吓死人的份上,只劈砍在它们的四肢上,不致命,但也让怨鬼附身的纸人们,变成了惨叫震天的‘滚地葫芦’。

    它们口中叽哩哇啦的喊着什么,使用我听不懂的鬼语,然后,没有受伤的急忙背起倒地的红袍纸人,一溜烟的逃进了黑暗之中,只留下几辆纸轿车横在街道上。

    我也没追杀,只是挥动无坚不摧的桃木剑,将几辆纸轿车砍成碎片就完事了。

    “痛快!”

    持着桃木剑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停住动作,被‘坑’进来的怨气舒缓了不少。

    “好像这些鬼怪不厉害啊……?明白了,布局的家伙道行不高,没准是阴阳养鬼宗之内的门徒,所以,才没敢直接杀来,而是想用阵法坑我。

    哼,要都只是这样战力为渣五的怨鬼,你们是杀不了我的!阵法是有时限的,人为布置的,特别是道行不高者布置的,估计,十七八天就算是牛的了。”

    想到这里,自信心增长起来。

    能自保了,胆量就跟着上来了。

    “你在做什么呢……?”一道很是好奇、略带惊恐的语声传来,一听就是个温柔的女子。

    我吃了一惊扭头看去,就见先时扔垃圾的几个白大褂妹纸正睁大眼睛,用看到神经病的目光锁紧了我,看她们的脚向着一侧动着,怕不是发现我有异动之后就要转身向医院跑?

    我扫向她们手中拎着的塑料袋,心里话了,这医院人也不多,垃圾可不少,大晚上的还要妹纸们搬运,不关心员工。

    “啊哈,没什么,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活动一下筋骨。”

    知道她们看不见我脚下的那些碎纸片,将桃木剑归鞘,摆出无害的笑意,转过身看向几个好奇的妹纸。

    姑娘们狐疑的打量我数眼,主要是我这半白的头发和算是帅气的脸庞在一起,就很是惹眼了,不想多看都难。

    “先生,您要是想锻炼身体,向那边走,不远就是公园,随您折腾,不要在医院附近这样好不?不知道的还以为神经科治疗室中跑出来的……,呃,先生自便吧。”

    其中一个嘴巴快的就来了这么一通话。

    我却死死盯着说话的女孩,这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大姑娘,长相上等,看起来很是活泼可耐,但是,她眉心浓郁的黑气都快要溢出来了,死气凝聚,如此下去,她命不久矣。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

    女孩很是泼辣,发现我直直看着她发愣,想来,平时遇到不少这样的男人,张嘴就来了这样不客气的一番话。

    我为之气急,又听到另几位姑娘的嗤笑声,感觉脸庞火辣辣的,冷哼一声移开目光,轻声说:“看你印堂发黑的厉害,想来,正在走霉运,本想指点你如何趋吉避凶,既然你如此无礼,那就算了。”

    说完这话骂扭头就走,方向却是医院,对受伤的老伯说过一会儿再去看他,人不能言而无信,说了就要做到。

    “你给我站住,你的话什么意思?”

    一阵香风吹过,漂亮的白大褂妹纸瞪着大眼睛拦在身前。

    这态度是不是太恶劣了?

    想着之前喊我的那道温柔女声,扭头去打量另几位,马上确定其中看着就很温柔的女孩,才是最先说话的那个,见我看向她,还对我甜甜一笑呢。

    看看,这才是个女孩样嘛,哪像身前这位,就是跋扈大小姐的作风,老子管你这个吗?是不是惯得,长得美就以为谁都得围着你转?

    我不言不语,从女子身旁绕过去,直接走进医院大门。

    “你这个……,哼!”背后传来女孩的声音。

    算让她识相,要是敢口出污言,我不介意教训她一番……呃?现在不能五鬼搬运,想要教训她难道要拳脚招呼……?算了吧。

    激灵灵打个寒颤,不再多想,问了一声值班的人,找到某医务室,打眼一看,受伤的老伯正打点滴呢,腿上绑上石膏。

    额头沁出冷汗了,魏琪那小姑娘随意一脚踢出个石头,难不成真的将老头的腿砸断了?太不可思议了吧,这是怎样的力量?

    想着魏琪孱弱的身板,好像,和这股蛮力不挂钩。

    “老伯,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走过去问。

    “没什么大事,皮破了,骨头有裂缝,老胳膊老腿的,不抗劲儿了……,要是年轻时,一点事儿都没有……。对了,找到那个淘气的小姑娘没?这大晚上的,她一个人走丢了,要是遇到坏人可怎么办啊?她长的那样漂亮……,你不用管我老头子了,快去找小姑娘吧,别出什么事才是……。”老头很善良。

    “那好,我再去付费,您就在医院住上几天,伯母那边……?”我试探的问。

    没事,我刚才给她打电话了,她一会儿就过来。

    “打电话……?”我吃了一惊,忙问:“您能打通电话吗?”

    “能啊。”老头看山炮一样的看我一眼。

    我感觉脸又要发烫了。“那啥,老伯,能不能借您电话用一下,我的没电了。”只能编谎话了。

    “喏,你用吧。”老头递来个名牌手机,果然是住别墅的,用的手机都是最昂贵的定制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