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58章 诡人撞到正
    护士将老人接过去,我随手掏出几千块塞给护士,跟老人打声招呼说一会再来看他,老人良善,没多说什么。

    我急忙跑出医院,大声的喊:“魏琪,你在哪……?别闹,这不是开玩笑,你快出来。”

    掏出手机,拨打魏琪的电话,气人的是,话筒传来‘你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的回应。

    医院中人不多,外头更是一个人都没有,我在附近的大街小巷中找了个遍,愣是没有找到魏琪,直接懵圈了。

    人家才来棺材铺一天,就将她给丢了?要是张星霜那死女人管我要师妹,从哪里变个大活人给她呢?这姑娘是不是太调皮了?真是……。

    很后悔带这姑娘出来做事,但世上就是没后悔药可吃,我只能继续找,找了大半个小时,毫无头绪,忽然想起一句老话: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不要啊……!”我痛苦的嘀咕一声。

    对了,我会算卦的,虽不太准,但此时现代手段不管用,找不到魏琪踪迹,就使用古老手段吧,死马当活马医好了,没准,能算出她在哪里躲着呢。

    想到就做,找个僻静角落,我掐动指诀,然后,口中低声吟咏咒语,这种时候,脑中会显现出心算卦象阵法来,就能寻人或问事了。

    动作忽然停顿,眼神也停了,手指掐诀也停了,然后,身躯惊恐的颤抖起来,感觉无边的恐惧像是惊涛骇浪一样涌来,几乎将我拍灭了!

    “怎么可能……,为何会这样?”

    我不解的眨动眼睛,冷汗沁出来透了衣衫。

    脑中空空如也,百试百灵的心算卦象,不见踪迹!

    完全没反应。

    我愣了,不明所以。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道法失灵了?”

    不信邪的再次吟咏咒语掐动手诀,然后,我石化了。

    真的不好使了,一点作用都没有,感觉自己和一个普通人没区别,不论如何努力,道法什么的,都不能跟自己产生反应。

    颤抖的手拉开皮包,掏出张阴煞护体符来,在暗夜的微光中,符箓闪耀光华。

    稳住心神,按照以往那样,念动咒语,最终喊出‘急急如律令’,然后,将符箓向着身前一抛。

    符纸晃晃悠悠的在半空飘动着,打着旋儿的落地,没有自燃,更没有释放出任何法力波动来。

    “天啊,中邪了吗……,咋回事?”

    我大惊的喊着,揪住头发,像是蚂蚁般走来走去,将符箓捡起来仔细查看,没错,就是正常的阴煞护体符,百用百灵的东西,最低的等级,平时心念一动就能催动的符箓,为何此时失效了?

    不要慌,一定是有什么东西不对头,难道……?

    我向着四周仔细打量着,接着,瞳孔一定是缩紧了,盯着很远的位置看着,感觉那里有点异常。

    不管了,掏出毛笔绘制阴阳通冥府,感谢上天,这招好使,我不由大喜,抬头看过去,霎间惊愣当场。

    只见遥远的街头位置,漂浮着一缕缕灰白的气体,看上去无比的诡异,我惊的毫毛竖立起来,因为,那是阴气凝结的边界线,换句话说,这片区域……?

    我急忙跑到一座楼房的顶层向着四周观看,眼睛几乎睁大到极限,看到了周边范围都是阴气边界雾气,晴天霹雳一般,直接将我劈中了。

    “怎么会……?”

    我喃喃着,颓丧的从楼顶下来,试探的去往灰白的阴气所在的区域,抬腿走向前,感觉眼前一片迷茫,什么都看不清。

    黑夜,浓雾,让我有回到漆朵水镇的错觉。

    终于走出了浓雾,然后,看着面前的医院发呆。

    正是送老人去治疗的那所医院。

    可以确定的是,以祥云别墅群为中心,方圆三公里左右的范围,莫名的成了小型的鬼怪世界,这个范围内,人们将不断的见鬼,时间延长,妖魔鬼怪都将陆续的出现,最终……!

    想到那种可怕的后果,我不寒而栗。

    这种事听师傅说起过,有两种状况,一种是人为,还有一种是自然形成的。

    如,这个区域在以前是一片凝聚阴气的所在,就有可能形成这种格局,条件是有很多人冤死在此地,然后,就会莫名的形成小型鬼世界,这片区域中的人们就要倒大霉了,见鬼只是刚开始,随着时间流逝,将会愈演愈烈,最终,这里的人或许会全部死亡……。

    魏琪的莫名失踪,手机和网络无法联系外面,加上道法失灵,都证明了我的推断八成没错。

    “坏了……。”

    心头大乱,要是自然形成的还好说,但若果是人为的,难道是有人设局要杀我?不是不可能啊,这都多久了,要是有人告诉我太降门、赫连世家或者阴阳养鬼宗的高手来追杀了,我并不会太过吃惊。

    左妆是不是他们派来引我入局的?

    很有可能,要是人为制造了这样的恐怖区域,那么,一定是某种失传的厉害阵法起作用了,是谁,到底是谁?为何不直接来杀我?能布置这等厉害阵法的,或许,比我高明吧……?

    一时间,乱七八糟的念头涌来,感觉心跳快到史无前例。

    深呼吸,不能慌,越是这样越不能慌。

    一旦惊慌失措,就会被猎杀。限制了我的法力,这是想轻松碾死对手的意思吗?抱歉,你们可能要失望了,因为,老子即便入毂了,也失去了法力,不能使用符箓和道法了,一样不是轻易就能被杀的!

    尝试释放出纸人中藏着的萧宝儿,不出预料,和纸人中的女鬼联系不了,没有我的命令,萧宝儿在纸人中会处于沉睡或修炼的状态。

    好狠的手段,我连驱鬼做事都不能了吗?好在,过去的半年我没白费劲。

    将桃木剑握紧拽出剑鞘,感觉周围杀机隐藏,这时候,不必找寻魏琪了,我根本无能为力,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命都要两说了。

    莫名的陷到别人的阵法中,首先要确保自己不死,至于鬼屋之类的?我此时只感觉那是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

    林妍薇我绝对信得过,但左妆吗?她是左秋菲的姐,弄不好我布局杀死左秋菲的事被发现了,左妆有坑我的理由。

    也怪自己,安逸的生活了半年,风平浪静的,就以为一切都过去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潜藏的危机一旦发作,就是致命的!

    没有道法,还有桃木剑和沸腾的体能,打不过可以逃,高速使用的桃木剑,让我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此时,我无比庆幸自己肯吃苦的熬了小半年,不然,这时候一点自保之力都没有了,养鬼的人不能驱使鬼怪了,真是太可怕了。

    我理解董成被切断‘心念线’之后的感觉了,最大的依仗被废了,感觉从云端跌落到了地下。

    这件事,刚开始本以为只是简单的驱鬼除魔罢了,没想到,演变成这样的局面?真的出乎预料,但我没退路,只能想办法破局。

    好在,大风大浪闯过了不少,还能保持镇定,要是道法还在就好了,没有道法,却深陷恐怖的局中,真的心惊胆颤。

    阴阳眼还好使,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身体猛然一僵,缓缓抬头向着街道深处看去,身躯控制不住的颤栗起来。

    只见那黑暗笼罩的街道深处,忽然闪耀起蓝光,然后,三十多个人……,不对,它们面庞惨白,身穿红袍,神态生硬,却不论男女都在眉心点了一颗红痣,这是几十只行走的纸人!

    和正常人一般无二的大小。

    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感觉自己真的见鬼……,呃,可不就是见鬼了吗?

    寒冷的气息围绕着我,周边的阴气浓的不可想象,死死依在墙壁上,持着桃木剑的手青筋显现,看着缓缓走近的一行纸人,感觉要昏厥过去了。

    不要以为我胆小,其实,这已经是胆大的了,红袍纸人啊,有可能是厉鬼级别的,不光是这三十几位,在它们身后,从黑暗中开出来了六七辆轿车。

    轿车不稀奇,但纸扎的轿车在街道上开着,即便我这亲手扎纸人和车船的‘手艺人’,也是第一次见到。

    每一个纸轿车的车头处都有着豪车的牌子呢,牌照都是齐全的。

    我只感觉毛骨悚然!

    这扎纸活儿的师傅是不是太用心了些,竟然连细节都照顾到了,收了多少钱啊?

    三十多个‘红袍纸人’之后跟着多辆纸轿车,纸扎的豪车!

    这还不算,后面还有五六个小纸人,在轿车和大纸人之间乱跑,看样子很是开心。

    它们开心了,我却快要被吓死了。

    这些小纸人也穿红袍子,这说明,附身纸人中的,很有可能是红衣厉鬼,这数量太多了!

    我艰难的咽下口水,决定发觉大事不好的时候就撒开了逃跑,反正,腿脚功夫练的够厉害了,不信这些家伙能追上。

    真是庆幸自己拼着吃苦头而练就了点儿逃命本领,此时还能有点底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