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56章 扶摇子的信
    “就听方师傅的,一切都拜托您了。”左妆站起来,双手收下我递过去的几张阴煞护体符。

    “别墅位于……,定金是不是先付……?”左妆看向我,递来门卡,并给出使用方法。

    我记好地址收好门卡,摇摇头,轻声说:“等有了准信儿再说,感觉这事有点玄乎,按理说,阴阳师们都能找出缘由的,为何他们一无所获呢?这事不简单,我此时不能打保票,所以,关于收费的问题,过后再谈好了。”

    “那好,就有劳方大师了。”

    左妆很是期待的看了我一眼,提出告辞。

    我和林妍薇送女人出门,早就有豪车等着,司机下车开门,左妆坐进,挥手和我们说再见。

    “慢走。”我和林妍薇一道送行。

    看着数辆豪车远去,我陷入沉思中。

    “方哥,你是不是要去鬼屋啊?要不要带着我给你壮胆?”林妍薇挨过来,突然蹦出个这么一段话来。

    一个趔趄几乎摔倒,扭头看着眼中都是好奇的姑娘喊:“我说,小薇筒子,咱能不能别没事找事啊?这事儿透着凶险,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还是不要凑热闹了,告诉你哈,不管多好奇,都不要接近那座别墅,不然,会有危险的。”

    我的神态一定是无比凝重,林妍薇看我一眼就不敢纠缠了,不高兴的点头,也不说话了。

    “小薇,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记住了,要保护好自己,有些东西不要随意接触。”我语重心长的叮嘱,实在是不放心这姑娘。

    “知道了,一个男的,怎么比我妈还啰嗦……?那啥,饿了,给我煮面吧。”林妍薇是个懂事的,岔开了话题。

    无语了,我转身向内走去,身后跟着林妍薇。

    “你就是方钢吗,外号‘白发鬼师’的那个?”

    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忽然于背后响起。

    我猛然一震,感觉太不可思议了,心中直喊:“世界难道这样小吗,为何她会出现在身后,并准确的喊出我的姓名,难道,东窗事发了?以往做的那点事被知晓了?不能吧……?”

    胡思乱想中,我并没有马上回头,而林妍薇已经转过头看向门外,就听到她发出一声压制不住的赞美声,心知,绝对是那位找上门来了。

    只能控制着心绪,不让内心的想法显现出来,缓缓转身,向着站在门外阳光中的那个人看去。

    十二三岁的年龄,长相无比的可耐,宛似放大版的小仙,身穿淡蓝公主裙,后背皮包,还有一口像是装饰品的小桃木剑,踏着一双凉鞋,趾甲上涂着丹蔻,美丽、清纯,还带着一点狡黠。

    这女孩子我认识,见过好几面呢,她就是正一道(龙虎山)当代掌门人张客淳的关门女弟子魏琪。

    她的师姐张星霜留给我的记忆太深刻了。

    那真的是一位高手,去年,在那场席卷世界的大型灵异事件中,我和这对姐妹对手过,被打的好惨啊,午红龙被她们保护住,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后来是通过别的手段才将午红龙收拾掉的。

    这样强大可怖的两姐妹,想忘记都难啊。

    ‘挨打’的那天夜里,我被张星霜伤的很重,不得不去初农街88号鬼宅中借取阴气,从而欠了两只紫衣老鬼大条件,以后要去邙山找寻紫衣老鬼的墓葬,想办法破解墓葬局,要是没这对姐妹胡乱搅合,我怎么会欠下这样的债?

    看到这姑娘活生生的出现眼前,比去年长高了一大截,我不由的感叹一番,还真是山不转水转呢,这是冤家路窄吗?

    下意识向着魏琪身后看,没看到那个伪装成职业女白领的张星霜,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实在是,怕了那位名号为‘扶摇子’的女真人了,真的打不过啊,上次使用阴魂状态并祭献部分鬼躯,才能逃出那死女人布置的阵法,这次要是又被围住了,天知道还能不能逃出去?

    心念已经暗中联系上鬼棺中的萧宝儿她们,一旦发生异常状况,先想办法逃走再说。

    小师妹带着小仙,参加夏令营同学聚会游去了,不在家。这倒是不错,有事儿也连累不到她身上……。

    心中想法多了去了,但面上自然要装出一副惊讶的神态来,毕竟,阴魂状态的我和活人的时候区别太大了,她们不见得能认出来。

    作为一个学表演的高材生,装模作样自然难不倒我。

    “姑娘,你好,我是方钢,至于白发鬼师?那是道上的朋友们抬举,可不敢当,不知姑娘是……?”

    表演很到位,眼中还有初次见到美少女时应有的欣赏。

    魏琪用漆黑的瞳孔盯了我一会,吓的我以为身份露了呢,小姑娘才说:“果然很年轻呢,想不到,你混的还不赖嘛,有点名头了,一打听都知道你,……有事找你,嗯,不会让我站在门外说话吧?”

    小姑娘老气横秋的,我几乎被气歪了鼻子。

    没办法,知道这是得罪不起的人,只能笑着说:“这是哪里的话?姑娘快快请进。”说着一摆手。

    “嗯。”

    小姑娘架子摆的很足,趾高气昂的踏进了极乐殡葬的大门,随我到了会客室内,分宾主落座,林妍薇给小姑娘斟茶。

    魏琪对林妍薇似乎很有好感,说了声谢谢。

    我看的这个来气,想起去年自己好不容易以厉鬼状态施展了一次凝兵术,结果,阴气长矛被小姑娘用桃木剑挑偏了,没能当场杀掉午红龙不说,还被她师姐张星霜打成了那般惨样,心里真的气不打一处来了。

    不过,也只能忍着,虽然我无比记仇,但龙虎山掌门的关门弟子,还是好好哄着吧,暂时,得罪不起啊。

    魏琪很是老道,用茶之间一派大家风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名门闺秀呢,我可是深知她‘不折腾不痛快’的作风,冷眼看着就是,先搞清楚她的来意再说。

    小姑娘放下茶盏,轻声说:“冒昧来访多有打扰,我是龙虎山掌教的关门弟子,名为魏琪,我有个师姐,是掌教师尊的三女儿,名为张星霜,道号扶摇子的,不知方师傅可曾听闻过?”

    “不但听闻过,还被她打过呢。”心中直哼哼,面上装出震惊的神态,我急忙站起。

    “哎呀,原来是龙虎山来的高人啊,有失远迎,恕罪。扶摇子真人的名头无比响亮,只要是阴阳师,谁人不知啊,不知真人她……?”

    我试探的看向跟着站起来的小姑娘。

    “哦,师姐有事不在这里,这是她的亲笔书信,你看过就知道我的来意了。”小姑娘递给我一封信。

    我急忙接过,打开信翻开纸张,眼角不由一跳,心中直喊新鲜。

    这都什么年代了?书信传讯的方式她还使用已经让我惊讶,不想,竟然还是毛笔字?且蝇头小楷无比规整,一看就知道造诣颇深。

    眼前闪过那个下手无比狠辣的女真人扶摇子,我只能说,人家真是全才啊,看看这字写的,能落我三条街去,天才就是不同凡响,处处和凡夫俗子不同啊。

    快速的浏览一番,眉头很是震惊的跳动数下。心中已经了然,暗中直喊:“师傅,您老人家能不能对徒儿多说一些您的光辉伟岸啊?一道道意外的事儿不断,前有柳婆婆,现有张星霜,您老想要震惊死徒儿吗?”

    柳婆婆给的柳树枝被藏在供着师傅牌位的屋子中了,那种柳条很宝贵,一般时候不动用,即便和董成决战的时候也没带。

    那东西关键时有大用,但若是对付太厉害的鬼怪,如蓝衣鬼以上级别的,用不了几次就能量告罄了,所以,使用要慎重,是分成几十次打蓝衣鬼合算,还是只用一两次打击紫衣鬼合算?我一直没有算清楚呢。

    缓缓将信放下,看向魏琪笑着说:“魏师妹,原来,我师傅和龙虎山掌教还是兄弟相称呢,他老人家和你师尊是过命的兄弟。

    真是的,这么大的事儿,师傅竟没对我透过底,你师姐有事要去闽南一趟,这是将你安置到我这来了。

    这信你自己也没看过吧,你师姐说,让你在我这住上一段时间,少则两三月,多则五六月,一定来接你,师妹,你就放心住着吧。对了,扶摇子真人说了,你在这里,一切都要听我的命令,因为,论资排辈,我是你师兄。”

    我这个美啊,正愁没有大树依着呢,这就送上门来了?原来,我师傅这么牛,竟然和和龙虎山掌教称兄论弟?这是怎么说的?想起自己被张星霜打的那个惨,感觉太冤了,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吗?

    太妙了,从此后,老子也有高人罩着……,呃?有些异想天开了,毕竟不是同宗,适当的照顾还成,让人家帮着拼命是不是做梦吗?还是现实些吧,比方说,龙虎山能因为我和阴阳养鬼宗大战吗?不能,算了,不要想的太多,有长辈的这份联系在,好好经营就是了……。

    我恢复了理智。

    “什么……?”

    小姑娘却急了,一小子从椅子中蹦下来,抢走书信一顿看,脸发红,身发颤,好像是气的不轻,这信她肯定是没私自看过,不知道内容,难道,张星霜和她说的与书信的内容不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