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55章 枕边有张鬼脸
    这个‘左姐’我听林妍薇说过,好像是她在外打工时遇到的女老板,很照顾她,具体的我不太清楚,看样子,她俩的关系不错。

    一定是女老板遇到了什么事儿了,不知道向谁求助,林妍薇就推荐了我。

    “这是在给我招揽生意吗?”我暗笑起来。“这姑娘还是向着我啊!”这样一想,心底美滋滋的。

    看着女人放下茶盏,我捏了个指诀,口中抑扬顿挫的吟咏了一段‘静心真言’。

    随着声音,女人不稳定的心绪得到缓解,并慢慢的平复下来,这女人肯定是女强人类型,一平静下来,就有了女强的感觉了。

    “方师傅,真是名不虚传啊,早就听说白发鬼师是本城有名的阴阳师,此时得见,真是见面胜似闻名。”女人很会说话。

    “客气了,左……。”

    我扭头看向林妍薇,不知道如何称呼。

    “我家左姐还没结婚,光忙着事业去了,你和我一样喊左姐就是。”林妍薇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但还是说了这话。

    “啊,那好,左姐,你可以说一说遇到什么事儿了吗?不要急,慢慢说就是,越详细越好。”我用安定人心的语调说着这话。

    女人掏出一包女士香烟,眼神询问的看来。

    “左姐请便,我也吸烟的。”打了个哈哈,自己掏出一根点燃,顺手帮左姐点上。

    女士香烟和我吸的自然不同,所以,我俩也不会递给对方香烟。

    左姐先吸了一口烟定神,然后,轻声说:“方师傅,我是从事房地产贸易的商人,最近一段时间,居住的别墅中有很恐怖的事发生。这事,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我听的很认真,随着左姐的叙述,脑中逐渐构建出画面来。

    半月之前,那可是阴历七月十四!农历是八月十几号来着?我也记不清了,反正,那天是很有说道的日子。

    阴历七月十四到七月十五,是一年中阴气最重的时段,不少人就是在这个时段招惹了脏东西,听左姐将时间退回到那天,我直觉感到,左姐遇到的事儿和鬼节应该有点儿关系。

    那天,左姐从公司回来,用过晚餐洗了澡之后就早早的休息了,但这一天的夜里,就发生了很恐怖的事。

    左姐说,她那天晚上睡得很不安稳,管家和女佣都住在楼下的房间,上层是她使用的区域,一般状况下,没她的召唤,女佣不会上楼来。

    但那一晚,她睡着之后,迷迷糊糊听见身旁有脚步声,还越来越大,这让她非常的厌烦。

    劳累一天了,回家想睡个安稳觉却总是被打扰,无怪左姐很生气。

    她有些恼怒的睁开眼睛,却感觉浑身冰凉,不知何时,被子被踢到下面去了,这还不算什么,感觉左脖子处有一股股的冷气不停的吹着,不由的很是不悦,空调不该打开啊,这些女佣在做什么?

    她愤怒的转过了脸,然后……。

    啊啊啊……!

    惊天动地的惨叫声震动了整个别墅。因为,半睡半醒中,借着窗口漏进来的微光,左姐看见了一张惨白惨白的女人脸!

    一双漆黑且流血的鬼眼,直接和左姐的眼睛对视一处,那一霎间,左姐的心脏几乎被吓炸了!

    左姐一下子就翻到了地下,摔得是七荤八素,张着嘴就玩命的尖叫。

    也是,任谁睡到半夜,一扭头睁开眼,忽然看见枕头旁有张女鬼脸,估计,都是这德行,不被吓死就算是胆大的了。

    当时整个别墅都被惊动了。

    灯火大亮,女仆和管家跑上楼之后,就发现左姐趴在地板上蜷成一团,大喊着‘不要过来’之类的胡话。

    众人都懵了,仔细搜查一番,卧室内什么都没有,但左姐知道,看见了可怖的女鬼脸,都不敢继续睡觉了,一直折腾到天明,第二天就请来几位大师勘察。

    但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几位大师走进清空了人员的别墅中勘察之后,竟没出来!这一下左姐可是惊了,指挥人入内寻找,大张旗鼓的寻找一番,数名阴阳师就是不见踪影。

    这真是白天见鬼了,吓得大多数女仆们辞职离开,只有几个很是忠心的,和老管家留在左姐身边。

    这事惊动了官家,但来人查探后,真就没发现失踪人员,调取监控,发现左姐一行人只是在对着空气说话,她们所说的阴阳师根本就没被拍下来。

    看着那录像,左姐几乎晕过去。难道,那几位阴阳师不是人……?这样的猜测蔓延开来,那座别墅就被她弃了。

    要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是。左姐换了居所,每天夜间还是会看到些奇怪的东西。

    有时候能看见穿着裙子的女人,有时候是一些小孩子,他们‘咯咯咯’笑着,从左姐眼前跑过去,直接融入到空气中,而且,越来越严重,白天也能遇到了。

    这将左姐吓坏了,去看了心理医生和神经科大夫,确诊为幻听幻视,开了不少药,但是不管用啊,她仍旧生活在恐惧中。

    先后又请了不少法师和阴阳师之类的,能在监控中看到他们了,也不会无故的失踪,但这些师傅勘察过别墅和左姐换了的居所之后一无所获,根本就无法断定是什么东西作祟,弄不出结果,自然没面子,收点佣金也就离去了。

    直到左姐无意中遇到了林妍薇。

    这姑娘发现左姐的神态有异,一追问,就知道了前因后果,也是看左姐被折腾的怪可怜的,林妍薇心肠好,想起左姐对她不薄,就将其引荐到我这里来了。

    这姑娘见过我驱鬼的过程,对我是诸多的信任和崇拜。

    我缓缓的将烟头摁在烟灰缸中,抬头看向左姐,疑惑的问:“医生诊断你是幻听幻视的神经类疾病,那么,家族中有类似的病症吗?

    需要先确认这一点,要是遗传类的幻视,那阴阳师啥用也没有,莫名看见东西和真的见鬼,根本就是两码事,对鬼怪我还有点手段,对神经疾病那就束手无策了。”

    “方师傅,别的阴阳师也问过这个问题,这么说吧,左家算不上大家族,但林林总总的也有个几百人,一直以来,都没谁出现过这类疾病,但不久之前,我四叔家的孩子出现了异常,嗯,我一说方师傅就能知道,我叔家的妹子,名为左秋菲。”

    “左秋菲?”

    我一愣,眼前恍惚了一下,左姐这么一说,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了。

    左秋菲,东方天后,手术后出席山海电影节盛典,走红毯过程中突然发疯,当着观众的面自尽身亡,不光她,她的随行人员都是一个状况。

    咳咳咳。

    我连着咳起来,说起别的人可能不知道,但说起天后左秋菲的死亡,还有比我更清楚的吗?那就是我一手导演的好不?

    “啊,原来,你是天后的姐啊,失敬,失敬啊。”我有些尴尬的回应。

    能不尴尬吗?左姐算是那次事件的苦主了,虽然她们可能不怎么亲,但毕竟人家是一个家族的,我这盛典灵异事件的始作俑者,见到了左家的人,浑身这个不自在啊。

    “什么天后啊,和我基本没什么来往,那孩子自小叛逆,家族不喜欢她走娱乐的路,是她非要去折腾的,结果……,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她在众目睽睽下自尽了,手术本来很成功的,可惜了……。”

    左姐不胜唏嘘。

    如坐针毡啊,左秋菲等同我布局杀死的,此时听到了左姐的话,当然坐不稳当了。

    “方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林妍薇很擅长观察,发现我神态不对,就关心的问问。

    “呃……,没事,小薇啊,你不用担心我,我身体好着呢。”

    我只能敷衍过去,看向狐疑看来的左姐。

    “要只是左秋菲的事儿,那可以肯定左家没有遗传的幻视疾病,左秋菲事件道上有定论,确实是撞邪了,缘由很可能是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儿,所以,不属于疾病范畴。左姐,您的全名是……?”

    我看向中年女人,发现这女人保养的真好,皮肤赶上某些整容后的女明星了,这样的女人一定有无数事业成功的男士追求,不知道她为何直到现在还是单身贵族,莫非,是一个单身主义者……?

    这话只能心中想想,万万不能问出口的,太没礼貌了。

    “方师傅客气了,我的名字是左妆,谐音‘茁壮’,是早就离世的父母起的,他们希望我能健健康康的茁壮成长下去……。”

    说着话,女人眼中显露回忆,显然,想起父母了。

    她递给我一张名片,我接过来看一眼,其上有公司名称和她本人的名字、电话号码。

    “左妆,真是个好名字。”点头赞一声,我收起名片,接着说:“这样,你先贴身带上几张阴煞护体符,换个居所暂住,闹鬼别墅的门卡放在这吧,我会选择一个适合的时间入内查看,搞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作祟,只有找出源头,才能针对的下方子,不然就是无用功。

    查探之后,再商量其他的,能不能接手这事儿那时再谈,左姐,你觉着如何?”

    我看向左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