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45章 黑暗黎明
    “无量寿佛,方师傅,此事另有玄机。”

    常鹤道长指一指清风怀中的桃木剑说:“他原有一位师姐,是贫道的俗家弟子,对清风如亲弟一般,可惜,她红颜命薄,在一次驱魔法事中不幸丧命了,这是她遗留的法器。

    从那时起,清风就带着这口桃木剑了,已经成了习惯。唉,贫道看到此剑就很是伤心,但清风坚持,也就随他了……。”

    原来如此。

    我恍然,暗笑自己的疑心太重了,清风的状况还真就是偏执的心理疾病。

    莫名的,我对清风说:“能不能将你的桃木剑借来一观?感觉不同凡品啊。”

    清风闻言身躯一僵,明显不太甘愿,但转头看眼常鹤道长,发现师傅示意他听话,无奈,道童只能站起来,双手捧着桃木剑递过来。

    我觉着这孩子病的不轻,对此物的依赖太强,要是有一天此物损毁或丢失,很担心这少年的心理状态。

    双手接过桃木剑,仔细打量一眼,点点头赞叹:“好剑。”

    这是一口长三尺三,剑鞘和剑身使用五十年以上桃木所铸成的剑,比一般的桃木剑贵重了多倍,这样说吧,要是换算成金钱,这口桃木剑没有二百万以上别想弄到手。

    要不怎么说修道之人很缺钱呢,法器啊,每一件都是大量金钱换来的,没有法器,谈何驱魔捉妖,那不是笑话吗?

    外行还看不出来我们使用的物件多么金贵,以为只要简单的物件就能吃阴间饭了?那是大错特错的想法。

    法侣财地,修道之人怎么也得凑齐其中的两样,要是四样都齐备,就大发了,可惜,五弊三缺之下,很少有修道方士能真的聚齐这些条件。

    捧着桃木剑,我打量半响,啧啧称赞。

    剑鞘上篆刻了大量的符文,有一大半我都看不懂,因不是同宗所致,但我知道这些符文的加持功效很是厉害,这口剑斩杀妖魔鬼怪一定很给力,在这里发挥不出来功效,是因为诅咒之力的控制太强,要是在外头,一定无比的厉害。

    和我的桃木剑不同,这口剑还带着鲜红的剑穗,其上还有三颗名贵的夜明珠,想到这是一位女弟子使用过的,我就恍然了。

    女孩子都喜欢打扮,将桃木剑装饰成这样不足为奇。

    握住剑柄缓缓的将剑拽出来,感觉重量有个七八斤,拿在手中有些轻,是因为我习惯了自家桃木剑的重量,其实,这口剑的重量才是正常的。

    “好东西,清风啊,你要好好使用,你师姐虽然不在了,但这口剑在,我相信她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将剑归鞘,双手捧还给神态焦急、想要回却不好意思开口的清风,这孩子对我挤出笑意,急忙将剑接回去,继续抱紧在怀中,生怕我夺去的样子。

    “真就病的不轻啊。”我心中叹着,觉着常鹤道长不明白神经疾病的严重程度,等这事儿过去了,要跟老道念叨一下,清风的心理状况值得关注。

    其实,我就是要观察一下这口桃木剑是不是有不对头的地方,在阴阳眼之下,此剑散发着鬼怪害怕的青光,一点异常也没有,我这才放心一些。

    始终怀疑清风有问题,所以,不查探一番不放心。

    常鹤道长显然是看穿了我的意图,这才眼神命令清风将此剑递来,不然,清风会反对的。

    常鹤道长的意思自然是要证明自家徒弟的清白,不光是对我,也是对在场的其他阴阳师们证明。

    宏吉和尚和凤祥先生都看向我,我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两个老油条眼中露出放心的意思,他们也怀疑的很,清风不太正常的表现确实引人怀疑,此时,我看过桃木剑了,没有发现问题,两位大师也就松了口气。

    其实,并不是百分百的,因为,世上比我高明的阴阳师不知多少,要是人家做了手脚,估计,我也是看不出的,但不知为何,几位大师对我的信任度都很高,我觉着没有大问题了,他们也就跟着信了,这事儿倒是神奇。

    诅咒术不按照零时计算,而是按照凌晨四时阳气回升计算,所以,只有到了凌晨四时,恐怖的血统诅咒才算是完结。

    我们谁也不敢睡,就这样喝茶聊天等待终结时刻的到来。

    为了预防万一,我示意所有人不得擅自离开餐厅,要解手的,需四五个人作伴同去洗手间。

    就这样提着心等待,很快就到了子夜零时。

    万幸的是,什么异常状况都没发生,这让我提着的心松缓不少,但后半夜是很危险的,距离彻底放心还剩下四个小时。

    荣鸣老爷子岁数大,经不起折腾,已经靠在推椅中沉沉睡去。

    董成是他的女婿,算是半个儿,即便再悲伤,当此时刻也得强撑着照顾老头,他找来厚厚的毯子盖在老头身上,自己坐在一边的椅子中,根本不敢睡觉。

    我和几位大师距离他们几米远,有的缩在沙发中,有的靠在椅子上,等待着最后的四个点过去。

    凌晨一时,二时……。

    时间变的特别长,眼皮子很重,想要睡觉,但还是勉强睁着眼,灌了一肚子茶水提神,还是不要睡了,扛过最终几个小时,就赢来安全时刻了。

    度秒如年的感觉啊!

    我从未觉着几个小时会这样的漫长,窗外的夜,黑沉如墨,虽没下雪刮风,但我还是感觉山庄诡谲惊悚,即便心底没有保命符传来的惊兆了,也觉着难以安心的在这种坏境中入睡。

    这就是心理问题了,缘由很简单,教授荣凤母女们诅咒术的神秘人没被揪出来,我当然无法放心了。

    那人的心机和手段太厉害了,只几下子,就将荣家灭成这个样子,谁不惊惧?

    我心底感觉毛毛的,疑神疑鬼的厉害,看着宏吉大师的光头都会想,这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是不是那尊隐藏的大魔头?

    我本不是这样疑心的人,但此时想不怀疑都难,看谁都有嫌疑。

    距离终结的时刻越近,我越是心惊胆战,按照那人的冷酷和手段,他能容忍诅咒结束后还有这么多人没死吗?何况主要目标,荣家老爷子和董成也侥幸逃脱了,若换做是我,会就此不管了吗?

    不会。

    换位思考后,我觉着这隐藏的大魔头不会善罢甘休,但偏偏找不出此人是谁,这个揪心啊,感觉自己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着急的爬来爬去,却找不到正确方向。

    也许,我只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那尊幕后的魔头不见得如芸香和罗颖一样混进来看热闹,所以,无论如何揪住不出他来。

    是他还是她?我连这都搞不清,努力回忆着噩梦中那个人的声音,一点辨别的办法都没有,因为,那声音是处理过的,原声有可能是男人,也有可能是女人。

    摇摇头,不多想了,抬起腕子看看手表,三时五十八分。

    太好了,还有两分钟,诅咒即将结束。

    我放心了,兴奋的站起来,就要将昏睡的那些人喊醒,一道迎接黎明的到来。

    ‘嘎嘎嘎,哈哈哈……!’

    桀桀怪笑声,忽然从餐厅外传来,震醒了快要睡着的人们。

    锁紧的大门‘彭’的一声碎裂,接着,五六道红影脚不沾地的飘了进来!

    红衣厉鬼!

    有男有女,无比狰狞,一尺多长指甲的鬼爪举起来,长长黑发像是箭矢穿空,一道向着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的人群冲来。

    “不好,师傅们开阴眼,这是使用阴气的鬼怪……。”

    我大惊,因为,这些厉鬼不是诅咒之力驱使来的,它们都使用阴气、煞气等能量,这是正常状态下的鬼怪,问题是,为何突然杀来?

    人们都开着阳眼,可以看见诅咒驱使的鬼怪,但没有阴气入体之前,不可能看到攻击自己的红衣厉鬼,这太危险了。

    我不同,阴阳眼让我看的清楚,能高速反应过来。

    随着我的一声喊,宏吉大师火速的开了阴眼,一声‘阿弥陀佛’之后,一串念珠抛飞出去,无量金光在半空炸碎,向着领头的几只厉鬼狠狠攻击!

    随着鬼嚎声,数只红衣厉鬼被佛光击飞出了碎裂的大门。

    “无量寿佛!”

    常鹤道长打了个道家稽首,随着这动作,数张燃烧的红符飞出去,半空响起一片雨点滴落的声音,红符释放的攻击像是大雨天降,落到红衣厉鬼身上,腐蚀出一个个的大洞,疼的厉鬼们惨叫着退出门外。

    我正要跟着释放符箓,忽心头一惊,急急回头,正好看见一只不知何时出现的红衣女鬼,双手狠狠掐住了老爷子荣鸣和董成的咽喉,直接提了起来!

    恐怖的力量下,两人窒息的吐出舌头了,眼瞅着就要一命呜呼了!

    他们没开阴眼,本看不见女鬼,但此时被女鬼掐住咽喉,定是阴气入体了,就能看到女鬼了。

    我看的清楚,老爷子和董成都瞪大了眼睛,眼中都是震惊和不敢置信。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为何有这样的眼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