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43章 疑窦丛生
    “方师傅……。”人们向我打着招呼。

    “阿弥陀佛,佛法普照,皆为净土,方师傅吉人天相,老衲就说嘛,佛祖一定会保佑你的,果然,失踪多日,却能好好的回来,这值得庆幸啊,善哉,善哉。”

    宏吉大师带着两个很是平静的小沙弥上前来和我寒暄。

    “大师,承您吉言了,好悬丢了命啊,能活着见到大师,真是太好了。”我急忙上前。

    “无量天尊,方师傅,这是三清祖师爷保佑你遇难成祥啊,看你这样子,没少吃苦吧?贫道得说,苦尽甘来,能活着就是好事啊。”

    常鹤道长领着抱着桃木剑的道童清风上前来,我自然要寒暄一通。

    “小兄弟,多日不见,我们都很惦念你啊,没事就好啊。就差罗颖师傅了,始终找不到她,不知小兄弟可曾遇到?”

    贼眉鼠眼的凤祥先生上前来,先和我说了两句,话就转到罗颖身上。

    众人也都围上来嘘寒问暖的,我都一一回应,其实,心知大家都是来打探消息的,毕竟,看到我和董成他们密谈了,都以为我知道些什么。

    已经是诅咒的第七天了,谁不想扛过最后一天逃出地狱般的山庄呢?此时,一点机会他们也不会放弃的,这个心思我可以理解。

    “三位师傅,我想先和你们好好的谈一谈,有些事……。”我迟疑的看看周边。

    “阿弥陀佛,施主们不要惊慌,方师傅安然无恙的归来,定是有所发现,老衲请施主们在此地休息片刻,我们去一边好好的商谈一番,看看有什么好办法。大家能撑到现在,都是福缘深厚的,老衲深信佛祖会继续保佑的,善哉,善哉。”

    “那我们静候佳音。”

    人们听了主持大师的话,都向着一边行去,不打扰我们这些‘专业人士’研究如何破局,他们心知肚明,能不能撑过最终一天,还要看我们这些人的本事,此时,什么金钱、权势之类的都是过眼云烟,只有活下去才是正途。

    相信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人,在未来的日子中一定会晓得如何珍惜生命的过活。

    这是我所希望的。

    示意三位师傅和几名徒弟到一边说话,我们占据了餐厅的一个角落,师傅们都坐下,徒弟们站着听。

    “方师傅,这里清净,你有什么发现可以说一说了,我们施展了浑身解数,但是,能保住的也就是这么点人了,连荣忠施主都……,唉。”

    凤祥先生看着我,说出这番话来。

    虽然都是吃阴间饭的,但这样惨绝人寰的事儿,也是这几位生平仅见的,说是触目惊心一点都不夸张,只不过,师傅们都知道自己不能垮,徒弟和剩下的这些人,还指望着自己领着他们逃出去呢。

    我看看三位师傅,略带悲痛的说:“罗颖师傅已经死了,就死在这上头最顶层的房间中,我亲眼所见……。”

    几位师傅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态。

    “罗师傅可是茅山符门杰出的弟子,一身本事比贫道还要强一分呢,如何就死了?贫道能撑住,她缘何身死?”

    常鹤道长吃惊的追问,他身后的小徒弟清风,露出惊恐的神态,显然,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

    “道长,罗颖其实……,此事说来话长,诸位莫要着急,事是这样的……。”

    我缓缓的将失去联系后发生的主要事件叙述一遍,言简意赅,表达准确,最终,也将荣家私宅旧事解说清楚,让大家伙明白此事的来龙去脉。

    只有三只女鬼的事儿不会说,这是我的秘密。

    众人震惊的无以复加,听到诅咒术的实施者中有罗颖和芸香,简直像是被一道霹雳劈中了,雷的众人目瞪口呆的消化着讯息,被震的灵魂几乎飞出体外。

    而我,在仔细观察这些人的神态变化,即便最细微的变化也要观察到。

    因为,那个始作俑者,教给芸香她们诅咒术的神秘人还没找到,鬼知道会不会在这些人中间?

    我的眸光最先落到了道童清风身上,其实,芸香被揪出来之后,我最先怀疑的就是清风,因为,他和芸香的年纪相仿,若果说荣凤的两个孩子一个是芸香,另一个就是清风,我真的不会意外。

    清风带着芸香进行复仇,多么的合理?这是我本来猜想的,甚至,因着芸香的那个‘假发’,我都怀疑清风抱着的桃木剑有问题了。

    这孩子始终紧紧的抱着桃木剑,形影不离,这行为和芸香不停的梳理刘海多么的相像啊!像是强迫症,但若果解释成桃木剑里面藏着一份诅咒引子呢?也很顺理成章不是?

    深深的怀疑过清风,但罗颖的身份被证实了,她才是另一位执行者,那么,清风的嫌疑是不是要减弱了?

    我还是不能确定,此时,重点观察的就是清风的神态和身体动作是不是异常。

    震惊、不解、恐惧、惊骇、发抖、脸白……,这些都在清风的身上一一出现,他对芸香是主谋非常的意外,身体语言很正常,没有异常,唯一异常的动作是,他更紧的抱住了桃木剑,这让我非常的疑惑。

    这孩子为何如此依赖桃木剑呢,难道,真的是强迫症?这也不是不可能。

    先将清风放在那不予理会,暗中观察三位高人的细微动作。

    很正常,就是听闻这等讯息后该有的反应,瞳孔的变化都落在眼中,没有特殊的变化,但若果他们的演技登峰造极,我看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眼神悄悄落到两个小沙弥身上。

    这两个小和尚至始至终都太平静了,这有些不太正常,但若果解释为他们深信佛宗理论,这几天生死间参透玄机,丝毫不惧死亡,那也是正常的……。

    观察一遍,这些人似乎都没嫌疑,但还都有点嫌疑。

    总之,我一向信任的眼力于此时帮助不大,要不就是这些人中没有背后的主谋,要不就是此人隐藏能力太厉害,我的这点道行是看不出来的。

    这些‘同道中人’沉默了好久,这才消化了我的言语,接受了事实。

    宏吉主持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才问:“方师傅,如你所言,目前,我们清楚了事件始末,也知道谁是执行者了,但是,那个暗中教授诅咒术的人,根本就没有眉目啊,方师傅,依你看,他会不会如同芸香姐妹一样藏在人群中,看着诅咒术吞噬荣家上下呢?”

    宏吉老和尚说完这话,向着远处说话的人们看上一眼,转过来,眼神从在座的每一个人身上掠过,藏着深深的怀疑和忌惮,甚至,眼神在两个小沙弥身上停留了一小会,虽然动作隐蔽,但我还是看到了。

    芸香突然出手害死罗颖的事,让宏吉主持唇亡齿寒了,甚至,开始怀疑门徒中是不是潜伏一尊大魔头了?、

    芸香的事儿说明,这次事件,不能用年龄来界分好坏,少年或少女是大魔头,也是很有可能的,谁都有嫌疑。

    不光是宏吉,常鹤道长都下意识的打量跟在身边的清风道童好几眼,要不是听我说明罗颖是荣凤的另一个孩子,常鹤会和我一样深度怀疑清风的。

    凤祥先生蹙紧眉头,仔细打量远处的十几个人一番,似乎感觉谁都值得怀疑,不由苦恼的摇摇头,转过头来看向我说:“这背后教授禁术的家伙罪大恶极,但我们一时半会是找不出他来的,继续这样,只会疑窦丛生,并不是好事。现在,我倒是很好奇方师傅所言的特殊武器和红符,这两种物件真的能帮助我们抵抗诅咒吗?”

    “当然能,没有特殊武器,我当时就被连环袭击弄死了。”

    将皮包中带着的那些刀摆在桌上,示意大师们各取走一口,然后,掏出一张红符,解释了这东西的来历,听说这上面融合了自尽死者的血液,大师们也都为之吃惊。

    红符数量有限,当然不会分发,只是分发了武器。

    小仙她们背着的那些也被我早就放置好了,一并取出,示意大家伙过来,每人捡取一把合手的用。

    我详细的对众人说明分析过的‘出众天’条件和使用特殊武器的规则。

    诅咒正常发生,武器威力最大,但诅咒攻击也厉害。要是提前引动,需要二十分钟致死,诅咒攻击跟着降低好多倍的威力,如何选择?我不能做主,看大家伙的意思了。

    这时候,董成推着老爷子出来了,他俩都是一副生无可恋、不想存活的样子,我们也没办法安慰,只能分给他们武器防身,并解说清楚了使用方式。

    接着,我和三位大师使用朱砂和毛笔,为所有幸存者开了阳眼,虽然所画的符箓不同,但效果相同,这样,他们能看清楚遭遇到了什么。

    至于能不能扛过最凶猛的诅咒攻击?看个人的命了,我也就这点招数了。十几张红符随时准备支援,就等着攻击出现。

    忙活一个多小时,但没谁提出主动引来诅咒的,我只能听之任之。

    “我先来‘出众‘吧。”荣家老爷子一声喊,吸引了大家伙的注意力。

    “荣施主,这是很危险的事,诅咒出现,我们谁都没有把握护住你,要三思而后行。”凤祥先生语重心长的说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