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42章 可怜者必有可恨处
    “这就对了。”

    我将那张检验报告,拍在他俩身前的桌上轻声说:“你们自己看吧。”

    想了想问:“要是没有弄错,荣凤的八字全阴吧?那样,她才符合血统诅咒的第一个条件,八字全阴的女子,用最极端的方式自尽。”

    闻言,他俩脸上闪过极度悲伤。

    我没提荣大昌的死,暂时不想告诉他俩这事儿,他们已经被打击的够呛了。

    老爷子回答:“没错,凤儿的生辰八字全阴,这孩子……,唉。”

    我点头,示意他俩去看那张纸。

    狐疑的对视一眼,董成将报告表捡起,轻声念:“经检验,两份血样,从遗传学角度论证,有血缘关系……。”

    他迟疑的将纸张递给荣老爷子。

    我缓缓说:“董成,恭喜你见过自己的女儿了,这两份血样之一就是芸香,是你和荣凤的女儿。”

    “什么……?”董成颤栗起来。

    “也要恭喜老爷子了,一朝见到了两位外孙女,她们是罗颖和芸香,她俩是同母异父、年龄相差十五岁以上的姐妹,师徒关系只是掩人耳目的。

    而这两位,就是血统诅咒术的实施者,她俩加上那自尽的荣凤,合力将荣家送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对了,需要注意的是,为了让诅咒变得复杂无解,她们做过很多手脚。

    比如,最初使用的诅咒引子,本是从荣鸾身上得到的东西,指甲和头发之类的,后来,她们使用秘术,将原本的诅咒引子,转换成了荣凤身体的一部分。

    芸香戴着的假发就是这么回事。

    我是在追查过程中,发现诅咒引子已经从荣鸾那里转到了荣凤身上,这才揪出了芸香。

    估计,罗颖和芸香很不喜欢带着荣鸾的‘东西’,带着自家母亲的‘东西’才不反感嘛。这样做之后,诅咒也更难被破除,因为,经历了太多的异变。

    她们这么一弄,我追查诅咒引子这条线索的时候,可是费了大力气,好不容易才想明白诅咒引子被转换过了,这诅咒变的更复杂了。

    不管怎样说,她们还是发动了。

    为此,芸香活不过三十岁。罗颖已经过了三十岁的界限,其实,诅咒术之后,她即便还活着,也只有一年半载的命了。

    血统诅咒的实施者最好是年轻人,所以,才有活不过三十岁的说法,我也一直在寻找年轻的施术者,就没想过岁数大的人会玩儿死命的施展此术。

    要知道,超过三十岁的人执行此术也勉强可以,只不过,诅咒术起效后,这人会死的超快。这就是代价,可见罗颖执行诅咒时有多恨你们荣家。”

    我静静的说完这番话。

    董成和荣家老爷子荣鸣齐齐瘫在了那里,嘴大张着,眼中都是震惊和绝望。

    “罗颖师傅和芸香?她俩都是我的外孙女?”老头喘得厉害,哆嗦着,问出这话。

    我凝重的回答了‘是’这个字。

    “凤儿,……孩子,你受苦了,……是爹对不住你!可是,你们娘仨也太狠了,荣家上下数千人的命啊!……还有那么多来帮忙的好友,一道被你们送进了地狱。造孽啊……,凤,你冲我来就是了,是我对不住你们,为何连累荣家陪葬啊……?”

    老爷子哭的这个惨,我都不忍目睹了。

    董成也哭的稀里哗啦的,被自家女儿报复的感觉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小蝶和儿子惨死眼前,这是多大的刺激?

    我觉着,此时的董成根本不知道对这个女儿应该是什么感觉了,好像有痛惜,更有愤怒!

    “方师傅,罗颖和芸香在哪,在哪啊?你能不能将她们找来,我这把老骨头随她们处置,只要能放过荣家剩余不多的子孙就成,……方师傅,求你了。”

    老头可怜巴巴的看向我。

    “老人家,本不想说的,但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了,您要撑住才是。”

    我咬咬牙,在两人震惊眼神中,轻声说:“罗颖死了,死在她辛苦拉扯大的门徒,也是她同母异父的亲人芸香手中。”

    “什么……?”

    晴天霹雳一般,震的老爷子几乎摔下推椅。

    我忙上前扶住老头。

    “方师傅,这是怎么回事,……你说的是什么?”董成不敢置信的看来。

    我指一指上头,说:“罗颖的尸身应该就在最上面那层,事儿是这样……。”

    缓缓的将‘芸香事件’说清楚。两人都惊愣的不能动弹了。

    “芸香为何要杀她的姐姐?母亲不在,长姐如母,这孩子丧心病狂到这等地步吗……?”董成震惊的追问。

    我凝声说:“只是推测,听芸香的意思,罗颖似乎不想继续下去,有终止诅咒的意图了,而芸香为母复仇的执念深入骨髓,可以说是走火入魔了,死也要拉着荣家陪葬。

    罗颖是法术实施者,不该受到诅咒攻击,一定是芸香祭出寿元引动的,同时,她为了搬走挡路石,暗算了罗颖,导致罗颖被杀……。

    这只是我的推测,不做准的,具体的要问芸香,她当时没有回答真话,这姑娘绝对是看起来正常的超级疯子,行为太恐怖了……。”

    我摇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董成重重的缩进椅背中,脸煞白。

    三个不幸的女子,联手将荣家送进深渊!但缘由却要追溯到老爷子和董成等人的头上,这让他俩如何承受?

    我怜悯的看着,缓缓问:“那个教授血统诅咒术的神秘人,你们可有怀疑的对象?”

    这才是重中之重,没那个家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掌控这样可怖的诅咒,还能乘着机会怂恿荣凤她们拼死的催动诅咒,这人,太危险了!需找寻出来。

    “荣家得罪的人太多了,产业被人觊觎……,子孙不成器惹是生非,这些,都可能引来仇敌,如何想?好多嫌疑者啊,无法找出那个罪魁祸首。”

    老爷子摇着头,给我一个很实在、但很让人无语的答案。

    “诅咒,真的解不开吗?荣家在外还有幸存者,要是最后这天诅咒停止,还能延续下去……。”老爷子眼中生出期待的看向我。

    “无解了,因为,诅咒引子是假发……。”

    我将芸香频繁梳头散开诅咒引子的事儿说明,此地陷入到难言的沉默中。

    这诅咒只能持续到最后了,就看上天是否保佑荣家留下血脉了?要是运气太差,估计,荣家就此绝种也是可能的。

    老爷子被打击的几乎背过气去。

    “我和小成是重点目标……,为何还没死?让我俩早死早利索啊……。”老头疯狂的喊着。

    “应该是事先设定好了,你俩最后才会死,因为,就是要你倆亲眼看着最在乎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掉,……至少,这是芸香的想法。”

    我淡淡回答。

    说完这话,站起身来,转身走出门,轻轻带上,无力的依着门站一会儿。

    亲眼看到人间最悲惨的事发生在眼前,虽然弄懂了前因后果,但还是改变不了什么,这让我心中很是难受。

    在这个事件中,涉及到的人都不是无辜的,他们都有各自的可恨之处,也有可怜的地方。

    芸香这样的偏激,无法用常人去看待她,那是因为她的出生环境扭曲了她的心灵,最终,她举起屠刀,将造成这一切的所有人送进了地狱,与其说是为母亲复仇,我看,为她自己复仇的比例更重一分!

    她要向荣家讨还公道,即便一道赴死也不后悔。

    相比芸香,罗颖确实是为母亲复仇来的,但诅咒开始之后,她亲眼看着无辜的小蝶惨死,看到停车场中无辜的人们被炸死,一定是后悔了。

    她是施术者,也许,有办法强行中断诅咒,就和芸香商量……,她也没想到芸香变的这样可怕,结果……。

    这就是一出悲惨到无以复加的人间惨剧,我们这些人,只是被牵连进来的牺牲品。

    缓步离开此地,点燃一根烟,猛吸几口,想到了至关重要的问题。

    确认年龄三十多岁的罗颖也是诅咒施术者之一了,那么,是否有另一份被转换过的诅咒引子在罗颖身上?要是有,会是什么……?

    我忽然毛骨悚然,扔掉半截烟,翻起皮包。

    看着罗颖遗留的那些红符,手指颤抖的捏起一张,凑到鼻端细细嗅着。

    “啊……!”

    一声尖叫,我像是被蛇咬到了,将手中红符狠狠的撇飞了。

    向后‘蹬蹬蹬’的退了好几步,重重撞在墙上,大口呼吸。

    红符,血染过的红符!

    “有血腥味,应该是荣凤的血,融合到其中炼制的,……罗颖,你好邪啊。”

    我在心头尖叫着。

    第二份诅咒引子找到了,就是罗颖炼制的十几张红符,让我无比的惊悚。

    缓和半天,我忽然笑了。

    因为,这是融合诅咒引子的符箓,那么,对付诅咒就可以起效了……。

    罗颖,你还真就做了一件好事!

    我急忙戴上手套,仔细的将她遗留的红符单独的收起来,这些红符,加上特制的那些武器,都是对付诅咒、解救剩余之人生命的利器。我整理好背包和桃木剑重新背上。

    荣家的人我救不回来了,但是,剩下的这点儿人不能继续枉死了,要救他们。

    心中都是这种想法。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特殊武器’在诅咒攻击发作的时候使用,可以高速致死,让诅咒所驱使的妖魔鬼怪立马烟消云散,但要是提前引发的诅咒,如我揭破剥皮鬼那样的状况,即便伤到它也需要等待二十分钟左右,才会灭亡。

    这样算来,到底是提前引动省事,还是等待众人的诅咒攻击降临,再立马灭杀比较有利呢?

    我有些计算不清楚了。

    算了,这事和众人商量一下再做不迟。

    何况,如何做才算是‘出众’,还没有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呢。

    至于那些红符?也不知道和‘特殊武器’是否相同,要是红符不论何时使用,都能立马灭杀鬼怪就好了,这不是不可能的,但需要实验一下。

    想着这些,我从后门走进了餐厅。

    几十人听到声音后,都向我看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