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35章 咒引
    “你出现的时间和罗颖师傅死亡的时间前后能对上,地点也对头,就在这栋楼之中。还有,你额头上那道细细深深的伤口,就是被你师傅反击时用匕首划伤的吧?

    你当时躲避仰头,所以匕首没有切到刘海,而是划伤了额头。

    我在匕首上找到了血迹,让禾娜去检查了,不过还需要时间,不可能很快出就结果。那时就开始假设你有问题了,回忆着和你的接触,我想到了,手接触过你的刘海,而你当时的反应太过激了……。

    我的目光停在芸香的厚重刘海上。

    “那就是诅咒引子是吧,你戴的是假发,是你母亲的头发做成的假发!所以你才无比珍惜,并养成了隔点儿时间就梳理头发的习惯,那是你对母亲的怀念。

    这东西就是血统诅咒的引子,或许,只是一部分引子。没关系,我只要实验一下就知道真假了,我们几个商量之后,偷偷的取走了你的一根头发,碾碎了兑水涂抹到匕首上……。果然,剥皮鬼死了,这证明头发就是诅咒引子,而你,就是真凶!”

    说完此话,我缓缓落座。

    芸香怨毒的看着我。

    半响后,她抬头对着高处一叹,伸手到脑后鼓动一下,接着,假发被她了取下来,露出乱糟糟的短发。

    “没错,你推测的都对,我师傅对我很好,但她执意要破诅咒,还找到了可行的方法,我不得不乘着诅咒发动的时机杀了她……,接着,来到你的身边。

    我觉着,你们这些多管闲事的大师都该死,只是没想到你是如此的细心,更没有想到,你不过是碰触过假发,竟然深入到那段记忆中了?

    这都是出乎预料的,所以,被你看穿了。来吧,我就在这,你来杀我吧,反正,我早就不想活了……。”

    女孩抱紧假发,用无比极端的语气说着这些话。

    我浑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真正的看清楚了这姑娘多么的疯狂可怖。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摆出一副‘你来杀我啊’的姿态来,我直接就‘立正’了。

    是,这个姑娘就是主谋之一,也是她参与实施的诅咒,且不知害死了多少人,说是罪大恶极都是轻的,但她是个人,不是鬼,我怎么杀她?何况她岁数不大,我更是下不去手了,严格来讲,即便不杀,她也活不过三十岁,这已经是很悲惨的事了。

    考虑她妈妈遭遇的一切,说一点不怜悯那是假的,但也不能因着这些缘由就被她将住吧?

    “笃定我不敢杀你是吧?是的,我不想杀人,但我可以破除诅咒,只要诅咒一破,你和另外一个实施者,就将被诅咒反噬立马身亡,不用动手,一样能为死在你们手中的无辜冤魂讨债。”

    我冷冷的说着打算,眼神狠毒。

    不要怪我,这姑娘实施了这件事,害死了太多的人,她向仇人下杀手我可以理解,但向无辜者下手,绝对不可饶。

    我示意个眼神,三只女鬼缓缓的包围过去,目标是小姑娘抱紧在怀中的假发。

    这东西是诅咒引子,只要毁掉,说不准诅咒就解了。

    “哈哈哈,方师傅,你还真是天真啊,你觉着,诅咒引子只有我妈妈头发做成的假发吗?你错了,大错特错,诅咒引子可不止这一种,我身上只有这个,你毁掉它又能怎样呢?根本不能破除诅咒,还有一点,你似乎忘了,诅咒引子一点都不能少的,比如说这假发。”

    小姑娘举起假发,完全无视包围过去的三只女鬼。

    她是控制诅咒术法的人,自然能在诅咒之力的加持下看见三只女鬼,若不然,有着封阴符的女鬼除了我之外,怎么会被看到呢?

    金禾娜她们此时的形象很狰狞,在我的示意下,都变的青面獠牙,在白袍和大红衣裙映衬之下,无比的阴森恐怖,光着的脚悬浮离地一尺,脚尖对着下方,长长头发落到地上,无比的瘆人。

    更有甚者,她们宛似没有关节一样的扭曲着躯体,像是鬼片中经常出现的女鬼那样,伸出不停扭曲、蠕动的双臂,鬼爪上指甲锋利的指向芸香!

    不想,芸香看在眼中,却一点惧怕的样子都没有。

    我分外惊讶,这才晓得芸香被罗颖最看着的,可能就是这份天地不惧的胆量。

    任何一个小姑娘,被这样狰狞的三只女鬼围住,不晕过去已经是胆大的了,但这位能做到完全无视,这是怎样的胆量?

    这份胆气比我要大好多,对比之下,我感觉很是汗颜,竟然被个十四五岁的姑娘比下去了,这活的是不是忒憋屈了些……?

    脑中胡思乱想,却不又自主看向芸香居高举高的假发,追问:“这话什么意思?”

    我确实被她弄糊涂了。

    “什么意思……?哈哈,方师傅,你可以驱使这些女鬼杀我,但是,你想要破除诅咒让术法反噬杀我,那就是白日做梦了。

    先不说其他的诅咒引子你是否能找到,只说这假发,你就没办法凑齐所有,一根不落谈何容易?”

    说着这话,她手里出现木梳,梳理起了假发。

    我看的是毛骨悚然,因为,看明白了这个动作的含义。

    随着木梳的梳理,总会有那么一两根细细的头发被梳下来,然后,轻轻的落到了地上。

    看到我的眼神跟着头发落到地上,小姑娘大笑不停。

    “哈哈哈,怎么样,理解我的意思了吧?你真的以为我有强迫症?不是的,我走到哪梳到哪儿,这个山庄几乎走了个遍,到处都有脱落下来的头发,是我妈妈的头发。

    它们都是诅咒引子,外头下着大雪、刮着狂风,你觉着,那些脱落的头发会不会随着寒风飞出去老远呢?它们有的挂在树枝上,有的落到冰窟窿里,还有的埋藏在积雪中。

    你如何能一根不落的找到并毁灭呢?我们施展此术的时候,就想到或许会有谁利用这招破除诅咒,所以,我们制定了应对的办法,方师傅,你的想法行不通的,哈……。”

    我脸上火辣辣的,被小姑娘的一番话说得几乎坐不住了,指着女孩说:“你如此的恶毒,非要这么多人陪葬吗?荣家难道一个好人都没有吗?你这样做不怕死后被阴司打入十八层地狱?”

    “荣家该死!这件事你以为那该死的荣家老头子不知道吗?你觉着董成那厮真的尽力救我娘了吗?不是的,他们蛇鼠一窝,都该死,死透才好!

    至于我?没关系,只要能为妈妈报仇,一条命而已,谁想要,拿去!但是,你们解不开诅咒。方师傅,你只是被牵连的,扛过数道攻击还有生路,但荣家的所有人是主要目标,一个都不会逃出去,都会死,会死……!哈哈哈。”

    小姑娘癫狂的笑着,三只女鬼已经接近,就要夺取假发。

    芸香忽然将那口锋锐的匕首横在脖子间,看着我说:“让她们退下!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念想,谁敢抢夺就得踏着我的尸首。方师傅,你可以杀鬼灭魔,但你真能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下手吗?你要是做得到,可以,让她们杀我好了。”

    芸香用力一分,有血从脖子间流下,她宛似不觉,只用通红的眼死死盯着我。

    我握紧了拳头,很想一拳头砸死这个威胁人的姑娘,但是,做不到,因为,那段记忆还在影响大脑,我心底在呼喊:她做得对,做的痛快,就是要让他们死了才好,鸡犬不留,让荣家从世界除名!

    如芸香所言,我永远没有办法将落在山庄各处的头发收集完整,为了预防这事儿,这姑娘没事儿就梳头,不知道梳落了多少头发在山庄中,只要留下了一根,销毁其他的就没有意义,诅咒还是有效的。

    我挥挥手,示意女鬼们不要接近了,缓缓站起来,走到小姑娘身前两米远。

    芸香手中的匕首死死摁在脖子中,阴狠的盯着我,防备着。

    “你要保留假发可以,但是,我需要十几根头发,给我,假发你留着。”

    我淡淡说。

    “好办。”芸香很痛快,看到三只女鬼向后飘退出去,她先戴上假发,再度成了不起眼的齐刘海女生,然后,用梳子一顿梳理,十几根落发出现在梳齿中,捋下来,用匕首挑着递给我。

    我先戴上手套,毫不犹豫的接过来,用一张符纸包住这些头发,慎重的收进怀中。

    “不要你的假发,也不会杀你,但是,我要控制住你,你束手就擒吧,我会将你关在这里。”我看看餐厅。

    “好,方师傅说话我相信。”

    芸香挤出一抹笑意,随手扔掉匕首,很是识趣的将手背到身后去。

    我点点头金禾娜和萧宝儿很是警惕的上前,用黑发将芸香的手反绑在身后,脚也被绑上,为了预防万一,我示意将其绑在椅子上。

    “方师傅,你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真是不礼貌。”芸香冷笑声声。

    “你这样个杀害师傅的人,我没立马杀你,你就偷着乐吧。现在,说说你如何害死罗颖的吧?”我在她对面坐下,开始审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