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33章 活死餐厅
    折腾许久,我建议中午之后再去做‘出众’的事儿引发诅咒攻击提前降临,当然,这是推测,不见得准确。

    他俩没有异议。

    人是铁饭是钢,中午的时候,我们三人围在餐厅桌子边,一道食用简单制作的菜肴。

    我吃了几口菜,就将筷子放下了。

    荣大昌和芸香一愣,同时放下筷子,不解的看着我。

    我缓缓抬起手来,然后,猛地打了个响指。

    噗嗤!

    “啊!”

    一声惨叫,荣大昌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他的后心处有一把匕首,因着这动作而脱离开。

    握着薄如纸般匕首的,正是女鬼金禾娜。

    我静静的看着荣大昌在半空翻了好几个跟头落地,却不为所动。

    “你发现了?”荣大昌的语调变了,后心挨了一匕首,却什么事儿都没有。

    “发现了。”我轻轻点头。

    芸香的眼珠子几乎凸出去,不解的看着这一切。

    三只女鬼静静的悬浮在身边,并没有继续攻击,这场景落到小姑娘芸香眼中一定是无比诡异的,因为,金禾娜持着那口薄如纸的匕首,但芸香看不见鬼,所以,她一定被吓坏了。

    任谁看到匕首凭空悬浮并不断的滴血,估计都不会好受了。

    只听一声尖叫,芸香向后一撞,连着椅子翻倒在地。

    我无奈的摆摆手,小仙飞过去扶着芸香起来。

    感觉被看不到的‘东西’扶起来,芸香骇的脸煞白,就要更大声的尖叫。

    “没事,那是帮助我们的大仙,你不用害怕。”我坐着回过头,看到她害怕的脸,只能温和的对着小姑娘说话。

    芸香的尖叫堵在嗓子眼中不出来了,她被小仙抱到一边去了。

    我转过头来看向前方。

    ‘荣大昌’的后背不停的流血,那道伤口很深,已经穿透了心脏,但因为匕首太薄,刚开始血液没有流出来,此时就挤出来了。

    但是,荣大昌宛似没有感觉,任凭血水滴落,他站在那里稳如泰山,阴狠的盯着我。

    他的容貌起了很大的变化,一块块指甲大小的皮脱落下来,绷带也都落到地上,看着恐怖又恶心,但他似乎一无所觉,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攻击,更不会逃走。

    缓缓点燃一根烟吸着,淡淡说:“你能看见她们是吧?”我指一指旁边持着匕首的金禾娜和严阵以待的萧宝儿。

    “当然。”荣大昌傲然回应,这厮倒是镇定下来,手一挥,一张椅子悬空飘到身后,他缓缓落座,和我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对峙着。

    面对这样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我的心中直犯嘀咕:真是太难看了,要不是有着心理准备,会被吓死的。

    “你是如何察觉的?”荣大昌抱起膀子。

    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吸了一口烟,我缓缓说:“不该喊你荣大昌了,真正的荣大昌早就死了,死在你的手中,人皮被你剥下来披上,你伪装成了荣大昌,应该喊你‘剥皮厉鬼’才对,我说的没错吧?”

    眼底都是杀意的看着这家伙,我心底的怒火翻腾的厉害,被这厮欺骗了好久,感觉自尊受损了,无怪乎,荣大昌正缓缓的发生着质的改变,还以为他经历的事多了变的懂事了,此时回想,真是愚蠢,这就是剥皮鬼玩的阴招。

    利用荣大昌的身份接近,随时可以在背后给我一刀。

    我说怎么总感觉威胁如影随形的呢,原来,身边就是一个厉鬼,还是一个伪装的几乎完美的厉鬼。

    刚开始就是在施展苦肉计,包括后来的水流窒息和瓷片危机,都是这厮故弄玄虚搞出来的,可笑我还以救了他而沾沾自喜,殊不知,已经落到对方的毂中,随时会被反咬一口致死的,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没错,我就是一只剥皮鬼,受到诅咒之力的召唤,杀掉荣大昌之后剥皮假扮了他。难道,你找到他的尸身了?不能吧,我将其扔在山林中,大雪早就掩埋了,除非是偶然遇见。”

    这只‘东西’狐疑的转动着变成了全黑的鬼眼。

    此时,坐在我对面的这个东西,浑身的皮都崩碎落地了,头部看起来就是没有脸的奇怪组织,无怪乎需要人皮来伪装呢。

    它使用的是诅咒之力,即便被我揭穿了身份,也觉着不会面临死亡,所以,才敢摆出这样一副姿态。

    “你想的没错,我在清晨的时候发现了无皮尸体,看着他失去的人皮,我就想到了剥皮鬼身上,你们这种奇怪的鬼物,剥皮后向来懒得收拾,这是习惯,所以,留下了破绽。

    因为有着怀疑,就开始考虑,是不是某个人就是剥皮鬼冒充的?而你,是我在当时遇到的唯一生人,想不怀疑都难啊。”我弹弹烟灰。

    “所以,你就留意我了?”剥皮鬼转动一下眼珠,阴森森问。

    “自然,只有你出现在这里,不留意你留意谁呢?记着早晨在餐厅吃饭时,你伤口崩裂的事儿吧,你的腿部流血,竟然需要我提醒,才能发觉,那时候就很是怀疑你了,就拜托这位大仙……。”

    我指一指金禾娜后接着说:“让她留下了一块无皮尸首的血肉组织,在清晨用餐的时候,你流出的血我示意她收集到了。

    你应该知道这处山庄多么豪华吧?豪华的连自家医务室都很上档次,分析血型的物件自然齐全,虽然停电了,有些机器不能使用,但只是测验血液,还是有专门办法的。

    这位‘大仙’生前是医学院高材生,所以,她去负责验血样儿,因为器材不够给力,直到顶楼搜索的时候,我才得到汇报。”

    说着这话,将金禾娜给我的那张纸拍在了桌子上。

    指着其上的字说:“这张纸上有检验结果,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结果了吧?从无皮尸身上采集的样品,和你身上流出的血,是属于一个人的,都是荣大昌的。

    那就是说,真正的荣大昌就是那具无皮尸首,而你,就是假扮他接近我的剥皮鬼!”

    对面的剥皮鬼死死盯着桌子上的纸张,眼神阴寒。

    “方钢,你真够细心的,这样都行?也怪我,没有挖坑掩埋尸首,让你产生怀疑,从而功亏一篑。”剥皮鬼很有些后悔的样子。

    “这个你不用自责,不管后续工作,可能是剥皮鬼的通病了,要不是这样,世界上怎么知道你们呢?荣大昌是我不太喜欢的人,但那是一条活生生的命,你有什么资格剥夺他的命,还残忍的剥皮伪装呢?

    你这样的东西是对生命最大的亵渎,应该下到十八层地狱中……,不对,你应该魂飞魄散永远消失!”

    我仇恨的指着剥皮鬼。

    “方钢,莫要叫嚣,你要是真有把握,早就结果我了,还用在那里吵嚷吗?算你运气好,不过,你灭不了我。”剥皮鬼老神在在的笑着。

    我微微一笑,没接这个话,却轻声说:“要是我估算没错,你应该就是针对我的七道诅咒攻击中的其中一道,但预定的时间还不到,所以,你不会动手。

    为了测试这个,确定你是什么东西之后,我故意留给你不少动手的好机会。

    比如,让你跟在身后。但是,你始终没有动手,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可以确定你就是诅咒攻击的一道。

    第几次才会发作不得而知,但提前揭穿了你,这就等同引的诅咒提前发作了吧?

    这样算,这道诅咒攻击就失效了,诅咒之力确实厉害,这几位‘大仙’都画了封阴符,你还是能看见?真是牛啊。”

    “方钢,不得不说,你足够聪慧。没错,我就是针对你的诅咒攻击中的一道,预定在今夜二十一点动手,这是诅咒趋使,我不能违背。

    那时候动手,将拥有两只蓝衣鬼的力量,估计,你会死的很快。但现在被你揭露出来,看来,第四道诅咒攻击失败了,我此时只有厉鬼的力量,你却有这些厉鬼守护,没办法,谁让你运气好到遇上尸体了?不过,你不要高兴的太早……。”

    剥皮鬼怨毒的看着我,又警惕的看看金禾娜她们,眼底都是不甘。任务失败,想来它会被诅咒惩罚的,具体的我就不晓得了。

    “你还敢威胁我?算了,看在你即将魂飞魄灭的份上,就不和你计较了。”我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弹飞。

    “你说什么?”

    剥皮鬼坐不住了,它一直笃定使用诅咒之力的状态下,进可攻退可守,那么,自身就不会被围杀,冷不丁的听我说他将魂飞魄散,不惊骇才怪。

    因为,他随在左右一段时间了,知道我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你的后心不是挨了一匕首吗?虽然流的是荣大昌的血,但你也将灰飞烟灭,时间在十分钟之后,啊,刚才还有十分钟的,你我对话已经消耗掉了。”

    我冷冷的回应,端坐那里毫不动弹。

    “怎么会?”

    剥皮鬼惊讶了,他摇着头说:“不可能,匕首确实是厉害的法器,可以斩杀鬼怪妖魔,但是,我使用的是诅咒之力,不可能被匕首伤到的,你怎么就敢说我一定会被灭呢?骗鬼是吧?很好玩吗?”

    剥皮鬼出离的愤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