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31章 极度深寒 下
    我只有一个念想:“做鬼也要弄死那个冰冷残酷的女人,我要她死绝!要她的家人为其陪葬!我这样的怨气深重,一定会化为厉鬼去索命,一定放过她和那些动手杀害我的人,一定……!”

    极度深寒冻僵灵魂的水中,我的身躯渐渐僵硬,大脑缺氧了,似乎能感觉到生气一点点的从身体中消失,死亡就要降临了!

    张开双臂,在水中以这样一个形态漂浮,冰寒的水包围着我,世界停止了运转……。

    咔!

    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的声响,然后,黑暗彻底吞没了我,我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好冷,好疼,好恨……!”

    我心中翻涌着这些东西,然后,听到遥远处有呼唤,急急的漂游过去。接着……。

    彭!

    我猛然坐起来,胃部翻江倒海。

    哇哇……!

    不停的吐着,一口口冰水被吐出来。

    睁开模糊不清的眼,看着前方的几道身影,虚弱的问:“你们是谁,我在哪里?”我知道自己说不出话来,这些只是心中在喊。

    “先不要问我是谁,你需要知道的是,我出手救了你,也能听到你心底的话,我就是想要你的一个回应,你愿用这一条命和灵魂,去坑死那些害你的人吗?”

    我听到这话,仇恨几乎要冲破天灵盖、。

    “我现在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要是能行,我愿用这条命和灵魂去报复那个女人和她的亲朋好友!”

    “很好,我听到了你的心声,那么,我要教授你的是一种超级厉害的诅咒术,名为血统诅咒……。”

    “妈妈,我们一定为你复仇……!”有两个身影,猛然跪下。

    “他们喊我妈妈……?”

    我心头大震,努力睁眼要看清跪在那喊妈妈的两个人,但是,根本就看不清……。

    下意识的碰到自己的头发,我再度吃了一惊。

    “好长的头发,到脚踝了?这不是我的头发!”

    伸手到身上……。

    我确认了,身体变了,这是个女人的身体,不是我的……!

    …………

    “啊啊啊啊……!”

    尖叫声将整个建筑震的簌簌发抖。

    我从沙发上滚落到地上,摔得这个疼。

    “大哥哥,你怎么了?”

    小仙熟悉的声音响起,我睁开眼,就看到三只女鬼围了过来。

    砰砰砰!

    荣大昌和芸香慌乱的跑来,异口同声问我:“方师傅,你没事吧,怎么了?”

    “我……!”

    茫然的看着这两人,意识到此时真的梦醒了。

    猛然抱住头,大口的呼吸着,黑暗水牢、极度深寒中的一幕幕闪过脑海……。

    不知道自己为何做了如此恐怖的噩梦,但我庆幸这只是一场梦……。不对,梦中有人提及了血统诅咒……,这……?

    我静静坐在那里,整理着纷乱的思绪。

    见我没事了,只是做噩梦,荣大昌和芸香退出去了。

    三只女鬼忠诚的护卫在身边,我感觉自己像是两世为人一般,心态都变的沧桑了。

    “能自由的呼吸,真是太幸运了。”心底都是这道念头。

    脑中不停翻着经历过的一幕幕,遍体生寒,就感觉,空气中充满难以形容的危险气息,好像,有一只看不到的大手,在导演着一切。

    不信自己会无缘无故的做一个这样真实的噩梦,太真切了,那种寒冷、痛苦、绝望和怨恨,太真实了,都无法说服自己那是一个梦。

    觉着那是真实发生过的,只不过,是一个可怜女人的记忆,而我,莫名的穿到这份记忆中,随着她经历了一场绝望深渊般的挣扎。

    为什么会有这样真实的梦?极度深寒中的所有画面都存在脑海中,挥之不掉,甚至,对那个恶毒女人的仇恨还在心底翻涌,这不正常,非常的不正常……!

    不能乱,仔细想想,这一切到底是因着而什么发生的?

    哆嗦的手掏出烟来点上,从地上爬起开,窝进沙发中,一边吸烟,一边蹙眉思考问题,小仙她们没有打扰,忠诚的守护着。

    一根吸完,换下一根,我的思维已经稳定下来,不再那样的慌乱。

    始终在回想着那几个看不清形象之人的声音,似乎看到了一丝光亮,指引我冲破迷雾看清前路的光亮,但无论如何努力,都不能真的看清楚。

    血统诅咒是那个神秘人教授给可怜女人和她两个孩子的,这一点已经能确定了,那么,若果这不是梦,而是我到了这段记忆中,就可以推论,荣家被诅咒的事件中,这就是起因。

    第一目标是荣老爷子的大女儿,听荣大昌说过他大姑的名字,我那时没太注意,叫什么来着?

    ……荣鸾!对,就是这个名字。

    这样看来,发布命令的冰冷声音是属于荣鸾的……?对头,跪地求饶的男子声音那么熟悉,不就是董成那厮的吗?这样算来……。

    很明显了,被害的可怜女人和董成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而这个关系让荣鸾无比痛恨,所以,她私下捉了可怜女人,毒哑了她的嗓子,投放到水牢中。

    这是很残忍的行为,但荣鸾做起来毫不犹豫。

    想着荣鸾的样貌,我对自己当初的判断更自信了,荣鸾是个狭隘到极限的强势女人,偏偏她是荣家的大女儿,听命于她的人众多,知道了董成不忠,就一手策划了悲剧……。

    很好,理出头绪了,董成是倒插门的入赘女婿,在荣家就是个受气包,荣鸾这样的强势,他当然不满,在外头有其他的女人并不意外,这种事在大家族中屡见不鲜。

    有句话说得好,压迫越厉害,反抗越厉害,这样算来,董成这算是反抗了?不过,他小看了荣鸾的残酷,害的可怜女人几乎被淹死……。

    这女人有两个孩子要为她复仇……,是不是董成的……?不见得是,也有可能就是,反正,现在搞不清了。

    通过莫名的噩梦,可以将事件还原了,至少有四个人参与了这场咒诅报复。

    一个是可怜女人,她按照诅咒的要求,在特殊的时间,因着心中的怨恨,自剐了那么多刀而亡,成就第一个条件,接着,两个孩子豁出命不要的复仇!

    活不到三十岁啊,这代价真是大,但他们做到了,过去的三年多时间,一直在催动血统诅咒。

    这是实施诅咒的三个人,隐藏在后的是教授给他们诅咒的那个神秘人,他为何要这样做,背后隐藏了什么?这是无法推出来的。

    仔细回忆着两个孩子下跪喊复仇的声音和模糊的影像,可惜,不能和认识的人对上,毕竟,当时的我刚从死亡边缘归来,根本就集中不了心力。

    而且,这两个孩子的岁数没有感觉清楚,不知道是多大的人。

    董成四十多岁,他在外的女人有可能接近他的岁数,那么,孩子的岁数也许比荣大昌还大,但那个可怜女人的岁数到底多大呢……?我搞不清。

    好乱!

    这两个人为了复仇而来,他们会不会置身山庄之内,看着仇人一个个的倒下呢,我如何将他们甄别出来……?

    想的心乱如麻,我停下思考。

    根据目前的线索,只能整理出这些,还有待确认,毕竟,这是建立在一场超级恐怖的噩梦上,到底有没有这件事,最好是能从董成那里得到证实。

    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要是能遇到董成就好了。

    站起来,将烟头碾碎走出房间,荣大昌和芸香正在聊着什么,看到我出来,他俩一道迎了上来。

    不等他们问什么,我就摆摆手说:“什么事都没有,就是做噩梦被吓到了,你们不用担心,这样,先将这栋大楼搜查一番,之后我将采取行动。”

    “什么行动啊?”芸香好奇的看向我。

    我嘿嘿一笑说:“是这样,我发现要是能做到‘出众’这两个字,就能提前引发诅咒攻击……。”

    缓缓的推论整理出来的东西告诉两个人,大家算是伙伴了,当然都应该知道这些。

    “方师傅,你好聪明啊……。”

    芸香双手放在心口处,眼中都是敬佩的目光,虽然她不是个美少女,但毕竟是少女,这种目光让我感觉很舒坦的说。

    这栋楼我不久前检查过一番了。但总有种感觉。自己或许会遗漏看什么,此时人也多了,就好好的查一查,没准会有新发现。

    莫名其妙的感觉我向来很重视,因为,没准就是护身符提醒要注意的,那就要提高警惕了。

    当下,我打头而行,芸香紧跟在身后,荣大昌殿后,一行三人,身旁飘着三只女鬼,向着大楼的每一个房间走去,挨个的检查一番。

    一层层的检查下来,芸香累的筋疲力尽,毕竟她岁数小身体单薄,我就让她到一个安全的房间中等我和荣大昌回来。

    芸香的诅咒都解开了,单独待着也不会有事,相反,跟在我和荣大昌身边更危险一分。针对我俩的诅咒攻击不定何时就会降临,要是因此而连累了芸香反为不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