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30章 极度深寒 上
    睡了不知多久,一股从心头炸开的惊悚感,将我刺激的清醒了。

    我猛然跳了起来。

    “咦……?”

    我惊讶万分,因为,发现自己不在睡觉前的那个房间中,周围黑黑的,视觉受到严重的影响,看出去一片朦胧。

    “不对啊,我有阴阳眼的,黑暗中看东西都能看清楚,为何眼前一片浓重的黑,怎么看不清环境了?这是怎么回事?”

    心里有些毛了,事儿太诡异了,诡异的无法理解了,阴阳眼突然消失了,这让我害怕了,已经习惯于这东西的存在,冷不丁失去,才发觉,这已经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的一部分。

    “这是哪里啊?”我狐疑的打量着四周,伸手触碰墙壁,收回来的时候沾了满手的水。

    “怎么会有水呢,这是哪里?”

    更可怕的事发生了,我发现自己联系不上三只女鬼了。

    伸手向后,竟然没有碰到皮包和桃木剑,这等同失去了装备,一霎间归零了。

    没有符箓、桃木剑和女鬼们,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身处如此神秘可怖的地方,却一点自保之力都没有,天生的阴阳眼也没了,这是怎样可怕的事

    我感觉恐惧控制不住的从四肢百骸中发散出来,淹没了整个心田。

    从小到大,我真就没有现在这样恐惧过,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什么都不知道,身在到处都在漏水的黑暗环境中,即便我是一个阴阳师,但还是感觉到了透骨的恐惧。

    心中吟咏护身咒语,这才感觉心安一点。

    “有人吗?”

    我试探的喊着,然后,张着嘴巴,不敢相信的僵在那里了。

    因为,我发现自己喊不出声音了,无边的惊慌将我淹没,不明白为何哑了,这是什么道理?

    “有人吗?来人啊,小仙、宝儿、禾娜你们在哪里?”

    我拼命的喊着,但是,张着的嘴巴中,一点动静都发不出来。

    彭!

    一下坐倒在地,冰凉的感觉却告诉我,水深有一尺,一坐下,水就淹没了大半身躯。

    啊!

    一声惊呼,我拼命的站起来,这才发现,身上穿着的衣物似乎很单薄,

    “好冷啊!”

    冻的牙关打颤,身体哆嗦的像是面条。

    努力的抬起手,虚空对着自己的额头画符,画的是玄阴符,可以开阴眼。

    “不!”

    心中一声大叫,因为,画符不成功,身体中的道行空空如也,似乎被什么东西掏空了,无论怎样努力,也别想虚空画符成功。

    浅薄的道行此时就是救命稻草,但是,连这最后一根稻草都失去了……。

    不对,还有保命符呢。

    我忽然心安了许多,靠着水珠凝结的墙壁,努力镇定心绪,拼命的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突然之间到了这个鬼地方,这里是哪里?

    随着我的回想,睡觉之前的一幕幕浮现心头。

    行尸追杀……,无皮尸首……,餐厅和荣大昌汇合……,找到第三个人,是小姑娘芸香,吃饱喝足,三鬼守护入睡……。

    没错啊,就是这些事,但为何醒来后就是这里呢?

    身体不时传来疼痛,

    我惊慌的想着:“经历了什么?难道,第四道诅咒无声无息的发作了……?这好像是有可能的,问题是,这道诅咒攻击是如何将我弄成现在这样的?

    太恐怖了,我师傅也没有提及这样诡异的攻击啊,我的嗓子怎样么了,为何说不出话来,难道被谁毒哑了?不能吧,天啊,到底怎么回事?”

    在黑暗中拼命苦思,但不得其解。

    越是想不明白,越是恐惧。加上能力全失,感觉自己成了最可悲的人,还不知道缘由,这种难受劲儿就别提了。

    又冷又饿,不知道在黑暗中待了多久,试探的向着四周行走,但是,走不出多远就会碰到坚硬的墙壁,上面都是水珠,我来回试探几次,确定了,这是一个水牢。

    在书中看到过,古代刑法中就有关进水牢的一条。

    被投放到水牢的犯人都很惨,过膝的水中,。用不了多久,腿就会出问题,一块块肉将被腐蚀的脱离身体,而犯人就得承受这样的惩罚许久,最终痛苦死去。

    能从水牢中逃出去的,绝对不多。

    “水牢,黑暗,这是谁做的,为何如此对待我?此仇不共戴天,有种就让我死在这里,不要让我活着离开这里,否则,我一定要灭你的满门!”

    在心中怒吼着,仇恨刺激的眼珠子一定是发红了,但我什么都看不清,看出去只是一片朦胧,按理说,在黑暗中时间长了也能看清楚一点,但眼睛……?

    明白了,长期处于黑暗中,视力减退,别说这里黑暗笼罩,即便有光线,也一定是看不清楚的了。

    这种顿悟突如其来的冲到心头,仇恨积累到了巅峰!

    心底在愤怒的咆哮,但是,没有用,走不出困境。

    就在我心急如焚仇恨冲天的时候,忽然听到头顶数米高有动静。

    艰难的伸手向着上方够,但我什么都碰不到。

    “救命,救命啊!”

    心底大声喊,嘴巴张的老大,可惜,什么动静都发不出来。

    也不能如同行尸一般扣进墙壁爬上去,至今还好使的,只剩下耳朵了。

    感谢老天,听力还在,不敢想象这等状况下若是听不见,自己会不会发疯?

    恐惧攥紧了心,似乎要将其捏碎,那是来自于灵魂的害怕,是我从未领略过的,只要尝试一次,终身难忘。

    “求求你们,……救救我!”

    我大声的喊着,却发不出声音,焦急的跟什么似的。

    听到上方传来动静,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打开的样子,接着,感觉一道光落到身上,刺激的眼睛剧痛,好半天才能睁开,向上朦朦胧胧的看着,发现上面有好几道人影,有男有女,其中一个还跪在那里,不停的对着个女人磕头。

    “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我不敢了,这人是无辜的……请你放了吧,我愿为你做牛做马。”

    那个跪着的男人不停的磕头,苦苦的哀求对面的女人。

    被好几个人簇拥的女人不为所动,她低头看向了我。

    我拼命的挥动双手求救,此时能确认了,这女人就是害我的人,她为何要害我?

    我不知道,但是,求生的意念如此强烈,拼命的挥手,身体很疼且没有力气,不然,一定在水中蹦着挥手。

    那个磕头苦求的男人,声音听着好像是有点熟悉,但是,我被恐惧击中了心脏,此时大脑都乱了,分辨不出男人是谁,只感觉很熟悉,绝对是遇到过的,就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下意识的挥舞手臂,希望那女人放了我,不想死在冰冷黑暗的水牢之中。

    “哈哈哈,放了这人……?你说的轻松,做梦,我要你看着此人死!”

    这个女人好恶毒,声音冰冷,没有半点人味儿,我觉着所有的女鬼都不及她恶毒的十分之一。

    “不,不,不,这事不怨她,求你……。”男人继续磕头。

    “堵住他的嘴。”

    我听到女人下令。

    几个人上前去,我努力睁着眼,只能模糊的看到男人被好几个人用破布封住口的场景,更具体的就看不清了。

    这时一定是夜晚,大雪从高空落下,落到我的身上,感觉寒冷透骨。

    “放水,淹死这人。”那个女人冰冷的声音传来。

    “不,不……不,不可以这样……!”我惊了,只能无劳的挥舞手臂了。

    哗哗哗……!

    水流声响起,这是水被放进来的声响。

    “不要啊,你们不能杀人啊……。”

    心中大声的喊,但是,没有人能听到我的心声。

    水位越来越高了,渐渐的,到了我的脖子。

    我拼命的仰着脑袋呼吸,冰冷的空气是这样的稀罕,我想要多吸进一些,越多越好……。

    但是,水位还在上涨,很快,就没过了我的嘴巴、鼻子、眼睛……。

    水,四周都是水!

    恐怖、害怕,还有不甘和仇恨!

    “要死了吗,就要被淹死了吗?……我不甘心啊,为何糊里糊涂的死去?不行,绝对不行。”

    憋着气,在水中游着,游到上方,像是鱼儿一样,将口鼻露到水面上大口呼吸,然后,潜入水中,憋着气,希望方才的动作对方看不见。

    “哈哈哈,你们看到了吧,这家伙还想活命呢,放水,一会儿将木板锁上,我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能支撑多久?哈哈哈……。”

    女人狂笑着,我听到耳中,不由大惊。

    死亡一步步的接近,我只能不停的浮上去换气。

    但是,水位越来越高了,最后,一块冰冷的木板封在最上方,而距离水位到达一点缝隙没有的木板,只有数寸距离了。

    拼命的将嘴巴贴在木板上呼吸着,我知道,时间不多了,下一刻,将没有可以呼吸的机会了。

    水满了!

    我憋着气,拼命的敲打着木板,但是,没用。那块封住水牢的木板,牢不可破宛似金刚。

    绝望击中了我的大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极度深寒中,我感觉死亡气息围绕了自己,周围静静的,水流从口部和鼻子灌进来,死亡距离我只有一步之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