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29章 门徒
    不是人,只是三只女鬼在搬运,但是,荣大昌看不见她们,冷不丁的遇到这状况,不被吓死就算是胆大的。

    “别害怕了,都是大仙,是帮着咱们的,你这样是不恭。”我移动椅子坐过去,淡淡的说。

    咯咯咯……!

    荣大昌的牙关打着响,努力半响才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饭菜自动摆好,哆哆嗦嗦的蹭偎过去,死活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半步不敢远离,更不敢看对面那三幅碗筷所对的空位。

    我再三示意他不要害怕,对面的‘大仙们’不会伤害他,这小子才缓和下来,慢慢的开动了,但冷汗不停的冒着。

    我问到相血腥味,回头看看地面。

    荣大昌摔倒的时候,腿部的伤口裂了,血又流出来了。

    转过头,我说:“你先处理伤口吧,又崩裂了。”

    “啊……?哦,我说咋这么疼呢。”

    荣大昌顺着我的目光看看地上的血迹,低头挽起裤管,果然,血顺着皮肤往下淌,他手忙脚乱的打开纱布重新包扎,换下来的纱布扔到一边。

    我没帮忙,这点儿事还是他自己处理吧。

    三只女鬼专心用餐,也没看这边。萧宝儿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一道出现了,我看看着很欣慰。

    “那个……,你们看到我师傅了吗?我找不到她了。”

    一道软软的、怯怯的声音,骤然在餐厅门口响起。

    我和荣大昌同时一震,急急扭头看去。

    一个十四五岁、满脸都是伤痕的小姑娘出现在那儿,她留着厚厚的齐刘海,此时正看着我们,露出很是可怜的样子来。

    “芸香……?”

    我和荣大昌喊起来,急忙过去,将造的跟小鬼一样儿的小姑娘让进来。

    罗颖没和小姑娘在一起,我和荣大昌都不敢想象,她这样一个体质单薄的少女是怎么熬过这几天的?

    虽然她是罗颖的门徒,但只看样子就知道,她还没有学到多少本事,真是难为她了。

    我示意小姑娘坐到桌子前吃饭,荣大昌几步窜进厨房,重新盛满饭菜,端到眼底蕴藏深深恐惧和后怕的少女面前,还贴心的摆上一副筷子。

    我递给少女一块方巾。

    她听话的擦净脸和手,这时候,我和荣大昌才看到她脸上有三道翻卷着的伤口,本来还算是清秀的脸上,多出三道数寸长的伤口,狰狞的感觉就出来了。

    而姑娘似乎乘着这时间整理好了心绪,眼中的惊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和漠然,好像是将自己的心深深的藏了起来。

    看着女孩的变化,我有些心痛的想说些什么,但此时,言语是如此的无力。

    十四五岁的少女可能是饿得很了,顾不上说话,也顾不上处理伤口,握住筷子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深恐有人抢走饭菜一般。

    我和荣大昌都看的眼酸酸的,这么小年纪的姑娘,被卷进了恐怖的事件中,真是没天理了!

    示意荣大昌去给小姑娘倒水,他赶忙去弄来一杯温水递给少女。

    芸香抬头看看荣大昌包着纱布但眼神温和的脸,眨巴一下眼睛,嘴角还挂着米粒,伸手接过水杯,转头又看看我,低声说:“谢谢。”像是蚊子一样的动静,要不是此地比较安静,我俩几乎听不到。

    我说了声‘不用客气’,和荣大昌的视线都落到了女孩的身上,发现她身上的伤势更重,明显是死里逃生。

    我记着听过她和罗颖师傅喊着眼白有两颗黑点的,想来都渡过去了吧?这就好,这样无辜的孩子不应丧命在这里。

    我和荣大昌都伤在肩膀上,抬手时很痛、很费劲。

    小姑娘吃完饭之后,我和荣大昌合作着给她处理了伤口。

    她像是木头人一样任凭我们给伤口消毒、缠绷带,一声不吭,但疼的额头都是冷汗。

    这孩子在师傅身边的时候吓的哇哇大哭,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却能撑住,这让我理解了罗颖为何收这孩子为门徒,有些人的勇气藏在骨子中,无疑,芸香就是这样的。

    只是这一点,就让她脱颖而出,这个留着厚厚齐刘海的少女让人心疼,但她那淡漠的眼似乎在说‘不需要怜悯’。

    我和荣大昌都能感觉到这个意思,所以,看着她时尽量不露怜悯的眼神,免得刺激到她。

    用完好的手处理着她脸上的伤口,能感知到女孩的倔强,这让我想起了小师妹,动作更是轻柔许多。

    推开她厚厚的刘海,发现有一道更深的伤口横在额头上,似乎能看到骨头了,我不由一惊,就想将这孩子的刘海都翻上去,处理这个像是利刃划开的伤口。

    “不要碰我的头……!”

    少女好像是被我的动作惊到了,向后一仰,彭的一声,撞在椅背上。

    我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

    “芸香,方师傅没恶意,想要给你伤口消毒包扎。”看眼我的脸,荣大昌意识到气氛古怪,急忙出声圆场。

    “对不起,方师傅,我这是下意识的反应,师傅都说我有偏执症了,太注重发型了,所以,别人一碰我的脑袋,就会反应过激,抱歉啊。”芸香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说着,自己动手将刘海翻上去压住。

    我脸颊僵硬的挤出笑意,说:“没事,女孩子都在乎美,对发型重视很正常。”

    话虽如此说,心中其实很不以为然。

    这孩子对脸上的数道伤口不在意,却在乎个看起来很蠢的齐刘海发型,这是不是本末倒置么?女孩的心思好奇怪,她的审美观也很奇怪。

    算了,我一个爷们琢磨女孩子的心思,累死也弄不懂的,还是不要多想了,这世上最复杂的生物就是女孩子了,女鬼倒是简单些。

    胡思乱想着,放松动作处理好少女额头的伤口,没有追问她遇到了什么,有些事过去就过去吧,重温梦魇并不是什么轻松的体验。

    我是个细心的男人,我为这点自豪。

    找到一件新的羽绒服给少女换上,这姑娘总算有点生气了。

    看着她掏出镜子,用小木梳细心的梳理着齐刘海,我感觉很好笑。

    这孩子的审美确实不太一样,似乎,她觉着有这个齐刘海,自己就是美人一般,其实,她只是长相中等的普通姑娘罢了,要是将这厚重的齐刘海打薄一些,没准还能显的活泼些。

    可惜,这话只能心中想,看着姑娘梳理完头发,满意的对着镜子展现微笑,这些中肯建议只能吞到腹中了,怎么也不忍心打击这孩子的自信心不是?

    荣大昌的样子也很古怪,他瞅着小姑娘梳头发,憋着笑意的样子这般明显,显然,这个阅美不计其数的大纨绔的审美观和我是一样的,那么,就会感觉芸香的行为很脱离实际,只是不能说罢了,憋得很难受是没跑的。

    我暗中狠狠给了荣大昌一脚。

    这厮一声痛哼,然后看向我。

    我死死瞪他,意思是要对芸香友善。

    他只能点着头应下,暗中在那倒吸一口气,将笑意压下去。

    收起镜子的少女看眼我俩,有些狐疑的蹙蹙眉头,但显然没有想明白,她的注意力不在这些方面,只见她转头向我追问:方师傅,你见到我师傅没有啊?……好几天找不到她了,担心她……。”

    说着话,少女泪光盈盈的,分外可怜。

    我的心当时就软了,荣大昌这样的时候我恨不得一脚踢死他,但换了个少女,我就是另一种感觉了,恨不赶快安慰对方才好。

    厚此薄彼不是我的风格,但我控制不好,只能说,人无完人,我也只是个俗人罢了。

    “芸香,你别急,你师傅道法高深,不容易死掉的,我觉着她吉人天相会有好运气,反倒是你,你的诅咒都解开了吗?”

    “我看看。”这姑娘好像是反应迟钝,这才想起要看看诅咒星辰。

    再度掏出专用的小镜子,翻开眼皮打量半响,脸上浮现喜意:“哎呀,两颗黑点都不见了,太好了,我的诅咒解了,真的解了!”姑娘开心的笑起来。

    这是遇到她之后不多的几次笑容,我和荣大昌看着感觉心头熨帖。

    “解开就好啊。”

    我感觉心头大石头轻了几斤,这姑娘是被牵连的,只是两次诅咒攻击,命大逃了过来,后面的时间只要好好等待着即可,七天时间都过去,她就可以回归本来的生活了。

    荣大昌也跟着高兴,看样子,这个纨绔的心地还是好的。

    过不多久,好几天没敢睡觉的芸香趴在沙发上呼呼的睡着了。

    我示意小仙她们三只女鬼守护,和荣大昌各自找个房间睡觉去了。

    不睡觉不行啊,休息不好根本就恢复不了,那么,诅咒攻击来临的时候,可就危险了,有三只女鬼看着,我是比较放心的。

    想着这些,缩在个长沙发中睡了过去,睡过去的很快,睡前想的是:终于聚齐三个活人了,这算是‘众’了,先睡一觉恢复心力,醒来后想办法‘出众’,提前引来第四道诅咒攻击,不能等到深夜了,太危险了……。”

    迷迷糊糊的琢磨着后续计划,我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